<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朱大姐(520加更)
    朱捕长是卫国英烈之后,她的父亲就死在了卫国战争中,按说她应该享受相关待遇。

    不过非常悲催的是,她的大哥在战争中被俘了,以中土国人的观念来说,成为俘虏是不能忍受的这是保家卫国,没有必死之心,你上什么战场?

    后来她的大哥死了,在交换俘虏的过程中,新月国试图发起偷袭,中土国坚决地反抗,结果两边的战俘十不存一。

    所以朱捕长,是被大姐带大的,朱家七兄妹,朱捕长排老三,大姐为了带大五个弟妹,付出了太多太多。

    当她本修院结业,接下带四个弟妹的职责的时候,大姐因为意外事故瘫痪了。

    瘫痪好治,也不好治,关键是那时的朱家没钱,等有钱之后,这病就拖得太久了。

    这么多年下来,朱捕长想了很多办法除了柳云鹏的虎狼之药,她基本上想遍了法子。

    虎狼之药,她一开始没打算用,这也是北柳不能成为御医的原因瘫着的大姐,也是活着的大姐,总比死了的大姐好。

    现在她后悔了,但是也不敢用了大姐的身子扛不住了。

    那么,治疗这样的沉疴,什么手段最好?问都不需要问,针灸!

    她跟刘白莲结识,起初是医患关系,刘白莲的医术很强,所以就成了很好的私交。

    今天刘白莲赶来告诉她,说我有个师侄,被捕房抓了,这师侄的针术相当了得,帮一下吧。

    朱捕长说,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他只要做得不是太过分,我就保了。

    结果刘白莲告诉她:他有可能治得了大姐的瘫痪他做错事,你也得保!

    朱捕长当时就毛了:尼玛,有这样的人,为啥你不早给我介绍?

    我也是才知道,他有那么牛。刘白莲不会告诉她,说此人治好了曲胜男,所以她解释说,关键这个人太年轻,我怕你不相信我自己都不相信。

    朱捕长却是很相信刘白莲的,于是赶到城南捕房,揪住了当值的范捕长,赶了过来。

    看到李永生的相貌,她也有过那么一点点动摇。这人真的太年轻了不管在哪个位面,医生都是个经验型的职业。

    但是接下来,李永生表现出的言谈举止,以及他泄露出的一些信息,都告诉她这不是个普通人。

    所以她马上开口,要求对方帮着治疗大姐的瘫痪。

    李永生听完这些之后,很干脆地点点头,“好说。这病我能治。”

    无非是个瘫痪,甚至连塑骨丸都不需要不过话说回来。以朱捕长的地位,想方设法求一颗塑骨丸,也不是多大的难事。

    对大多数有办法的人来说,塑骨丸治不好的病,那真是绝症。

    “你真的能治?”朱捕长骇然地看着他,眼中有惊也有喜。“不需要看一看再说?”

    这还需要看?李永生心里冷哼,不过为了避免麻烦,他嘴上却说,“请你相信我的针法,这种情况。适度康复没有问题。”

    “我不希望仅仅是适度,虽然那样我也会很惊喜,”朱捕长冲着李永生一拱手,郑重地发话,“家姐尚未有子嗣。”

    “啥?”李永生愕然地张大了嘴巴,你还想让你大姐生孩子?这可就太难了!

    他看面前这位朱捕长,似乎也奔五张了,你大姐起码五十多吧?“不知令姐高寿?”

    “五十六岁,”朱捕长淡淡地回答,“不过她若康复,生孩子的危险我们会考虑到。”

    这才是……李永生彻底无语了,老蚌生珠从来都是很危险的,若是生过一个孩子,产道通畅的话,危险多少会下降一些,但是从未生过的话,成功概率实在太低了。

    “朱捕长的大姐,以前做的就是稳婆,”刘白莲解释一句。

    “那好吧,”李永生点点头,人家都已经拿定主意了,他多什么的事儿?“现在就带我去看人吧?”

    朱捕长的大姐住在城南郊区,一个五亩地大小的院子,里面差不多有百十人朱家子弟全住在这里,大姐没嫁出去,当然也住在这里,接受弟妹们的照顾。

    李永生进来的时候,一个女仆正在帮她翻身,天气太热,必须得时时翻身。

    女仆的动作轻柔而熟练,李永生走上前,捏一捏老人的胳膊和腿脚,笑着点点头,“看护得不错,肌肉也没有过度萎缩,肌体反应很好。”

    “惭愧,现在也是雇人来做了,”朱捕长苦笑着摇摇头,“家里人都有大小事要忙,我们能做的就是找个会照顾的人,多弄点好药物。”

    李永生闻言点点头,看来这大姐瘫痪三十年,肌体能保持得这么好,除了是弟妹们用心照顾,珍稀药材跟得上,也是一大原因。

    他用手在对方全身按一遍,陷入了沉思里。

    等了一等之后,朱捕长还是按捺不住焦躁,“能治吗?”

    “能治,”李永生干脆地点点头,眼睛依旧闭着,“她体内药性残存太多,怎么妥善处理好这个问题,才是关键。”

    朱捕长愣了一愣,才又发问,“药性残存……好事还是坏事?”

    “是好事也是坏事,”刘白莲出声发话了,“好事是药性深入腠理,甚至骨髓,但是积蓄下来的药毒也不可小看。”

    朱捕长一听就明白了,于是冲着李永生一拱手,深深地鞠一躬,“那就拜托您了。”

    堂堂顺天府的副捕长,竟然向一个小辈施此大礼,可见她对姐姐的感情了。

    “朱师姑您客气了,”李永生让开身子,笑着一摆手,“这是我该做的,处理得好的话,三个月……三个月我就能保证她康复。”

    “什么?”一直默默地看着他们的大姐,终于发话了,她一脸狐疑地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然后侧头看一眼自己的妹妹,“三儿,小心骗子啊,他收你多少钱?”

    朱捕长不理会自己的大姐,而是盯着李永生,颤抖着发问,“你确定?”

    “处理不好的话,得半年时间,”李永生笑着回答,“不过康复……我保证。”

    “三儿,撵他走,”大姐叫了起来,“看他年轻,我就不追究他的责任了,但是咱朱家的钱,不是那么好骗的。”

    “大姐,”朱捕长没好气地看她一眼,“我好歹是捕长呢,谁敢骗到我头上?你放心好了,人家虽然年轻,是有真本事的!”

    “姐,真的,”刘白莲笑着点点头,“这是我师侄,您信不过别人,总要信得过我吧?”

    大姐当然信得过这位,她愣了好一阵,然后泪水从眼角滚滚落下,止都止不住。

    良久,她才哽咽着问一句,“真的……能康复?”

    “能,你平息一下情绪,”李永生点点头,转身向门外走去,“明天,朱师姑你把人送到我那边去治……算了,我在五道坊租个客房吧。”

    两位师姑看着他离开,好半天之后,朱捕长才问,“白莲,他在五道坊,真有什么亲戚?”

    “这个……我也不知道,”刘白莲摇摇头,“听说是孤儿来的。”

    “孤儿能攀上朱塔任家?”朱捕长冲着窗外努一努嘴,别看她是顺天府的副捕长,比任家可是差多了,顺天府是归幽州郡管辖的,纵然是京城,也不是直辖市,就是个计划单列市的级别。

    李永生走出门,永玢就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脸上是狡黠的笑容,“李哥哥,怎么跑到五道坊了?”

    “找亲戚,”李永生一本正经地回答,“真的。”

    “是这样吗?”永玢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嘴角的笑意,是挡也挡不住,“回家我就告诉永馨姐。”

    “随便你了,”李永生笑一笑,“不告诉她的话,也许你能长得漂亮一些呢。”

    他实在是不想让红塔任家误会自己,不过她真要说了,那也无所谓。

    那我就要想一想了!永玢大大的眼珠不住地转动,却没注意到身后站立的侍女。

    大概诊断清楚,李永生就要告辞了,朱捕长不答应,一定要留饭这里虽然只是她的娘家,但是身为朱家在官场里发展最好的人,她说话没人敢不听。

    不过李永生坚辞不受,他说今天你先帮着你大姐调整一下情绪,伤患心情好的话,治疗起来会事半功倍,而且我也需要一段时间,来考虑治疗方案。

    他摆脱朱家的挽留离开了,刘师姑跟他一起,坐着任家的马车走了。

    既然已经被永玢发现了,李永生也不掩饰,坐了马车来到五道坊,找了一家客栈,定了一间房间之后,又邀请刘师姑吃晚饭。

    虽然今天是任家的永玢最先赶来的,但是刘师姑的支持也很有力,他必须感谢。

    刘白莲说,咱们还是去来去书苑好了,现在时间还早,我去那边订个亭子,你晚点过来也行。

    李永生要送永玢回家,倒也没有多想,笑着点点头。

    去了任家,他也没有进门,在门口,他就跳下了马车,又叫了一辆马车走了。

    到了来去书苑,问一问门童,他来到刘白莲订的亭子,发现刘师姑居然没在。

    他也没有在意,叫了一壶茶来喝,半个时辰之后,汤师姑来了。

    他正奇怪,汤师姑怎么也会来的时候,远处又走来几人,中间一人个子不高,却异常精神和矍铄,不是别人,正是曲胜男。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加更了,我爱你……风笑的书友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