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自己作死
    阿宾对李永生的印象,一直不错,身为刑捕的专修生,他也非常痛恨龅牙这种地赖子,所以中年的张哥去雨棚下休息了,他反而没走。

    “留点情面?”帮闲王二斜睥他一眼,冷笑一声,“刑捕专修院的,就是牛逼啊,就算你进了捕房,劳资不给你情面,也就不给了……我呸,小屁孩儿!”

    阿宾的说情,起到了反效果。

    李永生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对这帮闲就越发地讨厌了,站在那里不说话。

    王二心里也不高兴,心说劳资要是刑捕专修院出来的,早就洗脱白身进体制了,尼玛你个专修生,也敢跟劳资指手画脚?

    他心里有气,就刻意无视了李永生的朝阳本修生的身份,要不然他还真会有点忌惮。

    他询问一阵之后,不耐烦地一摆手,“大典前夕,当街斗殴,性质极为恶劣……你们每个人,两个选择,关押十日,或者交五十块银元保释。”

    李永生听到这话,也有点火了,“我平白被打也要交这么多钱?”

    “再跟劳资叽歪,信不信关押你到庆典结束?”王二一拍桌子,眼睛一瞪,“朝阳大修堂的修生,嘿,吓死我了……我呸,算什么玩意儿!”

    “你屡次三番辱骂▼我,”李永生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发话,“这笔账我记下了……我要求请我的教谕来。”

    王二呲牙一笑,“还教谕……要不要我请你妈过来?”

    李永生看他一眼,转身走到年轻红箍的身边。“能麻烦你帮我请个人来吗?”

    阿宾点点头,很干脆地回答。“你说!”

    帮闲王二怒视着他,但是年轻的红箍一点都不睬他你是捕房帮闲。劳资是志愿者,你看我不顺眼,我还看你不顺眼呢。

    李永生在京城能找到的助力不少,不过很显然,道宫系统不合适用,他对军方又不感兴趣,夏雨荷的老公太爱吃醋,他来五道坊找机缘,也不合适让任家知道。

    所以他的选择并不多。只是将嘴巴凑到对方耳边,轻轻地说了两句。

    阿宾深深地看他一眼,转身就走。

    “尼玛,你去哪儿!”帮闲狠狠地一拍桌子。

    阿宾根本不理他,头也不回地走了。

    王二气得转身看向正式捕快,“渤哥,这小子欠收拾啊。”

    “滚尼玛的远点,”渤哥没好气地哼一声,“你也知道是大典前夕……我艹你!”

    帮闲听到这回答。也没招了,于是走到龅牙旁边,低声发问,“大板牙。这小子身后有些什么人?”

    “没啥,肥羊一只,”龅牙轻声回答。“我们这京城讨生活的,招子一定要亮啊。那厮在京城,连个亲戚都没有。就是比较能打……不过大修堂来人,估计能保出去他。”

    保人?保个尼玛!王二心里越发地不平衡了,他背着手踱着步,慢慢走到李永生面前,然后一抬手,狠狠一记反手耳光抽了过去,毫无征兆。

    李永生真没想到,众目睽睽之下,这厮居然敢打人,他下意识地一闪,闪过了这一记耳光,不过这一击之后,就是一个扫堂腿,他就再也没有防住,登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你居然敢辱骂今上?”王二一指他,高声地叫着,然后一抬腿,就是个飞脚,直取对方头部。

    李永生的身手,不知道比他强了多少,事发仓促被绊了一下,已经很丢人了,再被这一脚扫中的话,他就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他身子一纵,就稳稳地让开了这一脚,然后冷笑一声,“你哪只耳朵听到我骂今上了?”

    “你声音低,但想不到我耳朵好吧?”王二也冷冷一笑,然后厉喝一声,“给我拿下,死活不论!”

    他出声招呼的,是那些持刀弄枪的自愿者,十来个自愿者看守三四百人,其实完全够用了,而这些自愿者里,真的不乏制修。

    王二一声令下,那些自愿者相互看一眼,就冒雨围了过来,按常理来说,区区一个帮闲,根本没资格说“生死不论”的话,但是庆典之年,他就有资格,自愿者还必须得听从。

    都是你们逼我的啊,李永生暗叹一声,摸出一块黑色的牌子,大声地发话,“住手……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他拿出的是赦免卡,轻赦的那种,这种事,他原本是不想浪费一张赦免卡的,但是自愿者围上来了,他又不能反抗,只能亮出此物来。

    王二根本就没见过赦免卡,见那厮拿出个东西来,随便看一眼,发现不是京城里令人心惊胆战的几种证件之一,毫不犹豫地喊一声,“给我上!”

    “慢着!”一直懒洋洋躺在那里的渤哥,见到这卡片之后,蹭地就蹦了起来,他快步走上前,探手抓了过去,“给我看看!”

    “凭你也配?”李永生身子一闪,就让到了一边,冷笑着发话,“你知道这东西我是从哪儿弄来的吗?”

    “你最好给我,”渤哥伸出手,黑着脸发话,“要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他这正式捕快一说话,比帮闲的威力大得多。

    “我可以给你,”李永生笑着发话,“但你若是搞得不见了,别怪我收拾你全家!”

    赦免卡是能给别人看的,但是他对这些人,真有点信心不足,虽然是轻赦卡,也能赦免一年的刑期,相较而言,他这次不交钱,也不过是被关押十日。

    而且,赦免卡是认定有罪之后求赦免的,今天的事儿,他根本就是冤枉的,所以他才不会早早拿出来,博取脱身。

    眼下他是拿出来了,但只是想缓和一下气氛,对方收了赦免卡放他走的话,这尼玛就太亏了,他找的人已经在路上了,完全用不着使用这张卡。

    他担心的,就是这正式的捕快直接收了卡走,到时候就真没道理可讲了。

    而且他不是被判定有罪,只是一起纠纷,没有使用赦免卡的案底,原本五十银元就能买个自由,而这轻赦卡,就算卖五百银元,市面上也买不到啊。

    捕快将卡强行收走,可能性极大,这里面的利润值得人冒险赦免卡是无记名的。

    渤哥心里想的也是这个,见到对方不中圈套,他的脸越发地黑了,“你拿你手里莫名其妙的玩意儿,威胁我这个捕快?是吗?”

    “这是赦免卡!”李永生直接喊了出来,“我在政务院有领取记录,有种的,你再喊一声生死不论,弄死我!”

    很多事情,不喊破没事,一旦喊破了,想装瞎子也不可能了。

    “赦免卡?”周围的自愿者顿时就站住了,没人见过赦免卡,但是谁都听说过这东西。

    “赦免卡?”帮闲王二的脸顿时就白了,他怔了一怔之后,缓缓地转过头来,狠狠地盯着龅牙几个人我艹尼玛,这就是你们说的乡下人?

    “赦免卡?”捕快渤哥干笑一声,“真是赦免卡吗?我还没见过呢,就是想看看,真的还是假的。”

    既然被说破了不能强夺,他也只能找个台阶下了。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微微一笑,“你都没见过,凭什么判断真假?”

    渤哥干咳一声,正色回答,“样本我见过,没见人使用过。”

    李永生深深地看他一眼,“今天你见到了,我不是使用,只是告诉你……我有!”

    王二壮着胆子,哆里哆嗦地说一句,“谁知道真的假的呢。”

    就在这时,门口驶入一辆马车来,渤哥见状大怒,“拦住……这是谁家这么没规矩?”

    “朱塔任家,”车上下来一名侍女,手执一张名帖,走上前递给一名自愿者,“李永生是我家贵客,有德之人,名帖担保。”

    朱塔任家在京城,不算什么顶级家族,差得很远,但是只冲着“朱塔”二字,就没谁敢小看,规划司虽然只是个副部,但是权力太大,被人称为“第七部”。

    更别说,知道任家的都清楚,这一家可是奉旨勾连道宫。

    “慢着,”王二此刻也豁出去了,他今天把李永生得罪狠了,知道也吃不了什么好果子了,那么索性不如得罪死了,他冷笑一声,“什么时候,朱塔管得到捕房了?”

    侍女闻言,顿时愕然,这个问题,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和任永玢离开朝阳大修堂之后,就一路赶往五道坊,怎奈路上大雨阻路,车夫不敢驱策得太快,还绕了些不太好的路段。

    赶到五道坊的时候,就听说一个年轻人,刚刚被人捉走有疤,而且英俊,还是外乡人,这几天一直在五道坊。

    永玢毫不犹豫地表示,用我家的名帖,去救李哥哥。

    不过她的岁数实在太小,虽然聪慧,但是场面上的事儿,应付不来,只能让侍女出头。

    侍女也知道自家的招牌还可以,可是对方不认账,她顿时就不知道怎么做了她只是个区区的下人而已。

    人影一闪,车上跳下一个胖乎乎的小萝卜头来,她抬手一指王二,“大叔,我就问你,我任家的名帖,不够资格保人吗?”

    王二一见,就知道这是任家的嫡系了六七岁的小丫头都敢说话,那肯定有资格。

    帮闲心里苦,帮闲不说,他只是苦笑一声,“此人辱骂今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