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二十五章 自带的光环
    落魄汉子是土生土长的五道坊人,上一代就扎根在这里,对这一片门儿清。

    这个人叫谢文东,是一家茶馆的小二推荐的,那小二新来京城不到一年,拿了赏钱总要办事,可他还说不出什么,于是推荐此人有什么事问他就行。

    此人从小就不学好,偷鸡摸狗的,大错不犯小错不断,五道坊的街坊邻居,就没几家没被祸害过的。

    后来此人迷上了赌博,将家里的房子输了,老婆也卖了,街坊邻居借钱借了个遍连新邻居都不放过,借得着就借,借不到就偷,反正他身无长物,也不怕人逮到。

    而且这家伙大运特别好,进了两次捕房,没过多久就遇到两次大赦,继续出来祸害。

    茶馆的小二,还真没介绍错人,谢文东是真正的五道坊通。

    不过李永生找到他的时候,一开始谈得并不愉快,这厮甚至很嚣张地发问:知道我是谁吗?咱们找个小巷,进去好好谈一谈?

    此人也有点底气,因为他是制修肯定是社会上混到制修的,至于说是什么机缘,那就不好讲了。

    小巷里谈话的时间很短,满打满算十来息,惨叫声就传了出来,再然后,这位就鼻青脸肿地出来了,一脸谄媚的笑容。

    不过他的制修修为,真的有点水分,李永生想请他进酒家详谈,店小二根本不让这人进来小伙子,你买单也不行,大家看到这厮,真的坏胃口啊。

    所以两人弄一坛酒,两碟小菜,蹲在酒家门口吃喝。

    李永生其实一向看不惯此类人,在博本院的时候没办法,怕地赖子惦记上,在这里遇到,直接就饱以老拳。

    但是他还不能不请对方喝酒。想要获得正确的消息,光靠打是不行的。

    这地赖子没有瘦竹竿冯扬那么滚刀肉,但也不是师季峰那种胆小鬼,吃了一顿拳脚之后。他说好几天没喝酒了,你请我几顿,我就说多少。

    京城夏天的雨,通常都比较简单粗暴,房檐下的饭菜里。都落了一些雨水进来,不过地赖子并不嫌弃,兴高采烈地吃着,同时讲述着五道坊这十数年的变迁。

    按他这个,起码得十来八顿酒,不过李永生最不缺的就是耐心,对方肯讲,他就肯听,时不时还开口问两句。

    雨大?那也不怕,盛夏的雨。正好降温。

    地赖子正说得兴起,猛地一顿,站起身就跑,没有任何的征兆。

    李永生扭头一看,却见四五个汉子追了上去,他苦笑着摇摇头这厮的人生,果然是好精彩。

    他不着急跟上去,反正地赖子能脱身的话,还要找他来喝酒,脱不了身。也只能怪那厮运气不好,通晓五道坊事情的,又不止那厮一个。

    他做了两种假设,真没想到还有第三种。

    一炷香之后。那唤作谢文东的地赖子被人拖了过来,雨很大,地面有积水,他是真的被人从地面上一路拖过来的。

    拖人的是两条壮硕的汉子,还有一条汉子手按腰间的刀柄,左顾右盼地警戒。

    打头的。却是一个精悍的龅牙汉子,他打着雨伞,走到李永生面前,呲牙一笑,“你是三手谢的掌旗?”

    李永生看着他,缓缓摇头,“掌旗什么的,我不懂,我跟他说点事。”

    “说尼玛的事,”按刀汉子走上前,一脚就踢翻了两个菜盘,他狞笑着发话,“三手谢欠我们两百银元,给个交代吧。”

    “你这话说得奇怪,”李永生的眉头一皱,“我就跟他要点消息,请他吃个酒,他欠你们的钱,关我什么事?”

    “你是不打算给了?”汉子狞笑着发话,“先礼后兵,这可是给你面子,到时候拖着你走,你可就不好看了。”

    李永生想一想,从腰间拿出一块牌子来,“我是朝阳大修堂的修生,今天第一次见谢文东,我是托他找人。”

    按刀的汉子扭头看一眼打着雨伞的龅牙京城的人都知道,朝阳大修堂的修生,可不仅仅是本修生那么简单。

    “少尼玛扯淡,”龅牙汉子冷笑一声,走上前用雨伞尖捅一捅李永生,“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信不信我扒光了你的衣服抵债?”

    他其实也知道,朝阳大修堂的修生,在京城里有多么难惹。

    但是他的思维陷入了一个误区,因为他认定,三手谢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儿。

    谢文东在五道坊祸害街坊邻居时间不短了,居然没摊上什么大事,那就是因为此人招子亮,惹不起的人绝对不去惹一旦惹了,他那尿性根本扛不住。

    而这个年轻人,会请三手谢喝酒,那就肯定胆小而腰板不硬。

    胆子是天生的,腰板是底气,这两者都没有的话,就算是真的朝阳大修堂的修生,龅牙照样敢动。

    而且谢文东也说了,此人是外地的,来五道坊找失散多年的亲属。

    你要是能去神泉找亲戚,大家绝对退避三舍,哪怕去朱塔找亲戚,大家就都要掂量一下,来五道坊找亲戚那算什么玩意儿啊。

    龅牙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直接上前威胁你眼瞎到跟三手谢喝酒,也不能怪我。

    凭良心说,三手谢欠龅牙的钱,本金早就还清了,差的就是利息,而这利息利滚利的,到底欠多少,别说三手谢,就连龅牙自己都算不清楚。

    不过龅牙有账房,他也无须操心,专业的事儿,交给专业的人来做,他知道自己不亏就行。

    龅牙也知道,三手谢现在根本还不起这两百多银元,但是债肯定要追,不追的话,在京城怎么混?

    事实上他也在意,谢文东能从哪里搞到钱?

    三手谢原本就是欺软怕硬之辈,这厮能找到钱的路子,他不介意插一脚。

    像眼下就是这么个情况,外地来的年轻人,在京城找亲戚,关键是还有钱,这样的肥羊,不宰一刀,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啧,”李永生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我怎么就这么能惹事呢?好端端地请人喝酒问几个问题,都要被人找上来。

    可是他不想再动手了,要不消息传回修院,自己的名声也太不好了。

    于是他抬手推开那伞尖,淡淡地看龅牙一眼,“别动手动脚的。”

    然后他又看向谢文东,“跟他们说明白,我跟你只是偶遇。”

    “大哥,我都快被打死了,”谢文东躺在地上,有气无力地回答,“咱们交往一场,你先帮我垫十块银元好吗?先把这一期的利息还了。”

    “嗯?”李永生眼睛一眯,脸也冷了下来,“叫我大哥,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我一直都叫您大哥啊,”谢文东顾不得那么多,今天不能从这肥羊身上刮下点油水的话,他可就惨了,“您大名叫什么,我哪里敢问?”

    李永生的脸色,越发地冷了,在他看来,这已经是两拨人合伙谋算自己了。

    可是如非必要,他是真的不想动手啊,他看一眼龅牙汉子,淡淡地发话,“告诉你,你惹不起我,现在我不计较你们踢翻我的菜盘,把人留下马上离开,我就当事情没发生。”

    他的语气很平淡,但是相当地自信,只要对方眼不瘸,就能品出味道。

    龅牙一行人长期在京城市井厮混,眼力那是没得说没眼力的早就混不下去了。

    按刀的汉子首先就迟疑了:这一份自信,还真不像装出来的。

    可是三手谢明明说了,这厮在京城并无亲友,于是他一扭头,看向自家的老大。

    龅牙也有个微微的错愕,然后他就冷冷一笑,“蹲在地上喝酒的人,我还真是惹不起,你在京城这么拽,居然身边连个服侍的人都没有,简直是真君的做派……你吓死我了!”

    按刀汉子也反应过来了,冲李永生微微一笑,“好了,真君大人,你这么拽,还能罩不住自家旗头?本期利息十块银元,只要十块,你给我们面子,我们当然给真君面子。”

    李永生心里这个恼火,也就不用说了,他真不知道谢文东欠了对方多少钱,对现在的他来说,十块银元不算多大事,“我出十块银元,今天的事儿就揭过了?”

    若是真能找到永馨的话,送对方十万银元……送百万银元也不算多大事。

    按刀的汉子呲牙一笑,“空口说白话可不行,你得先把钱拿出来啊。”

    “咦?”李永生眉头一皱,然后,居然泛起一丝奇异微笑来,“我让猜一猜,我给你十块银元的话,估计还得再交一百九十块银元……反正我看起来很好欺负,对吧?”

    “哈哈,”按刀汉子大声笑了起来,他原本就是一身短打扮,站在雨中仰天长笑,那做派,真是要多张狂有多张狂了。

    然后他看向李永生,大声发话,“做人掌旗,小弟的恩怨就得担当起来,你说是不是?”

    自从对方答应出十块银元,他就已经确定了,这果然是冤大头没错,那还十块的利息的说法,原本就是一种试探。

    你若真的牛逼,绝对不肯答应还十块银元,你若没底气,十块银元肯定不算完,总要榨干你丫的才好。

    (更新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