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二十三章 私家车
    任夫人还待更换礼物,李永生却笑着一摆手,“既然是如此,那就是我的机缘未到,看来将来必然还会有别的事情麻烦夫人,到时还请夫人不吝援手。”

    这孩子,还真会说话啊,任夫人心里清楚,对方轻描淡写地一句话,虽然是婉拒的意思,却是化解了礼物撞车的尴尬,她若再坚持下去,反倒着相了。

    于是她笑着点点头,“那好,你若是遇到事情,一定要记得来找任家。”

    李永生笑了起来,“这是自然的,到时候夫人不要嫌我聒噪才好。”

    任夫人越看,越觉得李永生顺眼,少不得又出声发问,“你在朝阳大修堂,可还住得惯?要不要我派两个老成的仆役,服侍你起居?”

    张木子轻咳一声,淡淡地发话,“修行中人,不必一味追求享受,永生也雇得有人,目前来看是尽够了。”

    她跟李永生是住在一个院子里,不想让任家距离自己太近,任家对道宫体系,有着明显的利益需求,所以她要保持适当的距离。

    任夫人闻言,顿时哑火,道姑的身份原本就高于她,再加上此事可能涉及道宫撬本修院的墙角,她也是真不敢再说什么了。

    “算了,启程吧,”张木子觉得再坐下去也没意思了,于是侧头看一眼李永生。

    李永生见状,就站起身来。

    “这会儿出去,也叫不上马车的,”任夫人起身阻拦,见对方执意要离开,才又发话,“这样,我让人去清洁一下我家的马车,两位稍候。”

    马车很快就收拾停当,是一辆四边有布帘的车子,车夫就待将布帘卷起大夏天赶路。头顶有遮挡就行了,四面透风才最好。

    张木子却喝止住了他,坐进去之后,她从香囊里取出一块玉玦。挂在车顶上,不多时,丝丝凉意就从玉玦上散了开来,虽然凉意不重,但多少减轻了几分炎热。

    过了一阵。她淡淡地发话,却也不看对面的李永生,“怎么样,神奇吧?”

    中土国制冷制热的手段都有,但是可以随身携带的,却少得可怜,她这么问,也是不着痕迹地勾起对方羡慕,她就好多探听些消息。

    空调虽然好,也不能随便吹啊。李永生的眉头扬一扬,似笑非笑地发话,“我还以为,修道之人不该在意这些。”

    你能再煞风景一点吗?张木子没好气地瞪他一眼,随即闭上了眼睛,“大道无数,苦修只是一种手段罢了,我在红尘历练!你真没见识。”

    李永生也不理她,掀开一角布帘,很随意地问一句。“大典的事,规划司也很忙吗?”

    “回贵客,这个我也不知道,”车夫一边驱策着马车。一边随口回答,“官府的事情,咱也不想打听。”

    我倒是忘了,这是私家车,不是北、京城那些的哥,李永生笑一笑。“你这马车不常用吧?”

    “不常用,我都是兼职,”车夫笑着回答,“家里有需要,随便去前面规划司租公车就行了,家里还有一辆简陋马车,是下人们采办的时候用的。”

    合着还有公车私用一说,李永生放下帘子,也没兴趣再问了。

    马车行进了不知道多久,他的心中,猛地生出一种异样来。

    于是他又掀起帘子,四下看一看,却发现车辆正行驶在一片平民街巷中。

    李永生狐疑地四下打量一番,也没找出是什么东西,令自己心神不定。

    他暗暗地记下了这片地形地貌,才又放下了帘子,等他回过头来,却发现张木子不知道何时睁开了眼,正诧异地看着自己。

    见他看过来,她才发话,“刚才有一瞬间,你的气息波动很大……你真的没修到制修?”

    她其实想说的是,在那么一瞬间,对方给自己一种很危险的感觉,仅仅是电光石火的一刹,她甚至怀疑自己感觉出了问题。

    “对我来说,制修唾手可得,”李永生很不谦虚地回答,他觉得自己这么说,符合年少轻狂的形象,“反正也没几个制修打得过我。”

    “有点搞不懂你这个人了,”张木子笑着摇摇头,“有时候像是个多情种子,有时候又是张扬不羁,就你这浪荡样儿……唉。”

    “不矛盾吧?”李永生笑着反问,“江湖少年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我们年轻人的世界,你们不懂。”

    张木子气得眼睛一瞪,“我也没比你大几岁,你这人说话,怎么总带刺啊。”

    李永生见她生气,心里就好受了很多我让你再强租民房。

    不过他也没那么小心眼,于是不再刺激她,“率性而为罢了,这也是你说的‘我自求我道’吧?”

    张木子斜睥他一眼,不屑地哼一声,“今天编那个故事,还是喜欢上那个女孩儿了吧?”

    李永生无奈地叹口气,“我就知道,我说实话的时候,你们总不信。”

    “本仙姑早就看出来了,你那么说,就是想引起那个永馨的注意,”张木子用戏谑的眼神看着他,“那女孩儿眼高得很……不得不说,你的小手段还挺管用。”

    “修道的人,都像你这么八卦吗?”李永生无奈地摸一摸额头,我至于那么无聊吗?

    “我红尘历练来的,”张木子根本不受刺激,“据我分析,你成功地挑起了她的好奇。”

    她的话并不完全对,李永生挑起的,是永玢的好奇。

    他们去任家的第三天,任家的马车再次出现在李永生的小院门口还是那辆私家车。

    车上下来的是永玢,她是来回访李哥哥的,同行的还有一个侍女。

    两人不是空手来的,带了一些堪称华贵的日常用品,比如说茶具、餐具和床具送床具可能会引起误会,所以侍女专门解释说,家里听说李永生来得匆忙,所以表示点小心意。

    事实上,就这两天时间,任家已经打探过李永生的情况,知道他是孤儿哪怕他不缺钱,但是想来也没人帮着准备这些东西。

    除了这些,就是一些精美的小菜,很显然,这是用来讨好张木子的。

    张木子对这些礼品没啥反应,在她看来,这是任家想把小女孩送进道宫,先多走动走动,混个脸熟,就好再提别的要求了。

    上杆子巴结道宫的人海了,类似的事情,她也见得多了。

    李永生对永玢的印象不错,正好天气阴沉,他也懒得出门,就带着永玢去湖边玩耍。

    周玉琴也喜欢这小女孩儿,少不得一起跟了来,那俩挂了三科的主儿,却只能苦逼地待在屋子里复习课业。

    三人游玩,任家的马车全程陪同,还有侍女在一边服侍,支个阳伞弄壶茶之类的事情,都有人张罗,玩得非常放松。

    尤其是大修堂正是暑假时期,湖边基本上没什么人,清净得跟自家的园子差不多。

    午餐也是在湖边吃的,不过周玉琴似乎肠胃不好,吃完之后不久,匆匆地坐上马车,说是要去更衣湖边没厕所。

    永玢见她离开,才气呼呼地发问,“李哥哥,你有女朋友,还跟别的女人厮混?”

    我勒个去的,你知道厮混是什么意思吗?李永生是相当地那啥,但他还得耐心解释,“这只是哥哥的同窗,真的……她还没有你永馨姐姐漂亮。”

    永玢歪着头想一想,大大的眼睛滴溜溜地乱转,“那你的女朋友,比我姐姐还漂亮吗?”

    “你这个话不对,”对于这个价值观歪曲小家伙,李永生决定将她掰直了这也是观风使的职责,他正色发话,“找伴侣呢,不能光看相貌,空有相貌没有德才的话,也不合适。”

    “这个我知道,”永玢得意洋洋地回答,“娶妻娶贤,纳妾纳色。”

    这尼玛都谁教你的?李永生很无语地看着她:想要掰直这小家伙,要费一定的工夫啊。

    “但是我永馨姐,是不可能给你做小的,”永玢见他目瞪口呆的样子,越发地得意了。

    李永生咂巴一下嘴巴,“永玢啊,你早熟得有点过了。”

    “这叫智慧,”永玢哼一声,很不屑的样子,不过配上她圆圆的娃娃脸,显得异常地滑稽,可她还偏偏要很郑重地说,“上次的承诺,我没完成,现在你可以提问了。”

    李永生愕然地看着她,“问什么?”

    “问我永馨姐的秘密啊,”永玢理所当然地回答,想一想之后,她又接着说道,“问我的秘密也行,不过不要问生日这种了……女孩子的生日,确实是秘密,不过我比你小那么多,告诉你也没事。”

    显然,她后来是问了别人,知道女孩儿的生日,不能随便告诉男人,可是两人的岁数相差太大,不可能成家,就没必要担心合八字的事情。

    李永生沉默片刻,方始发话,“要不咱们钓鱼吧,要下雨了,正好钓鱼……比赛谁钓的鱼多。”

    “钓鱼好啊,”永玢高兴得蹦了起来,不过下一刻,她缓缓摇摇头,“你问我秘密,快点,我回答完就可以钓鱼了……我是个重承诺的人。”

    “真没啥可问的,”李永生有点无奈,“那这样,你把你永馨姐最大的秘密告诉我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