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年轻真好
    张木子说得含糊,但是任夫人将“瘸真”二字听了个真又真,一时间忍不住想一下,这个真字后面,原本是该跟了什么?

    不过她再怎么想,也想不到瘸真君身上,官府对类似的消息,封锁得很死,而任进也不是个多嘴的人这种事情让家里人知道了,反而不好。

    所以她连瘸真人证真的事情都不知道,只知道北极宫百年前,有个瘸真人。

    至于说瘸真君近百年音信全无,她就更不清楚了任进都不清楚。

    那是中土国最顶端的机密,就算有人想嚼谷,也没那胆子,何谓真君?你说出那俩字,人家就感应到了嚼真君的舌头,嫌自己活得长了?

    任夫人心里暗暗做出决定,看来回头要联系一下任冰冰了。

    不过这个复颜丸这东西,还是太贵重了一点,她微微一扬下巴,“永琪,把东西送回去,咱不能要。”

    永琪的脸上的喜色,顿时就暗了下来我帮不了同窗小姐妹了。

    永玢眼珠一转,“伯母,我去喊李哥哥来好不好?要不……有点不尊重人。”

    任夫人略略思忖一下,觉得也是这个道理你送的礼物,我们领了你的心意,但是太贵重了,不能收。

    随便驳回别人的礼物,也是很无礼的,三辞三让才是正道,这种事,不能让孩子来做,必须家长来。

    永玢撒开两条小短腿,就跑得不见了踪迹。

    不多时,李永生过来了,他一进门,就是一拱手,淡淡地发话,“孩子的礼物,是我送的,我也没收回礼物的习惯,任夫人有什么吩咐的?”

    小家伙很霸道啊。任夫人心里生出点不喜,不过她还是淡淡地发话,“只是一些小孩子,贵客的宠惯。我感激不尽,不过太贵重了……真的,任家不能要,也不敢要。”

    李永生不以为然地笑一笑,“对我来说。没有什么事,能比孩子纯真的笑容更重要。”

    听到这个回答,任夫人真的是再也没话了,她身为家主夫人,掌管着这五亩地院落内所有的内务,哪里顾得上惦记什么孩子纯真的笑容?

    可听他这么一说,她虽然觉得,这依旧是小事,但是也受到了几分感染,女人多是感性的。哪怕是平素里很威严的任夫人。

    由此可见,心灵鸡汤对女人的感染力,远远大于男人。

    张木子扬一扬手里的玉玦,“这个东西,你怎么想出来的?”

    “我这人自带吸引仇恨光环,”李永生笑眯眯地回答,“总遇到乱七八糟的事儿,所以做了一些小玩意儿护身,看着永玢挺可爱,送她一个防身。”

    “原来不是让我长漂亮的。”永玢低声嘀咕一句,不过伯母在场,她不敢说“骗子”什么的,这句抱怨都说得极低。

    但是又怎能瞒过初阶司修的耳朵?任夫人没好气地看她一眼。“傻丫头,这东西能保证你安全长大,要是长不大,再漂亮有什么用?”

    永玢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张木子一抬手,玉玦轻轻巧巧地落入了小丫头的手里,然后才看向李永生。“我是问你这个思路,是跟谁学的?”

    李永生笑着一指自己的脑袋,“瞎琢磨出来的,可还入得了你的眼?”

    道宫的护符手段,十有八九就是真君教的!张木子没好气的白他一眼,“你这家伙,嘴里就从来没实话……”

    不过这种事情,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等回头没了外人,再细细地问不迟。

    所以她将话题岔开,“我怎么没听说过,你还有女朋友?”

    “很小的时候定下的,”李永生含含糊糊地回答,“后来失散了,打算完成修业之后,去寻找她。”

    “又瞎扯,”张木子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你很小的时候,会结识愿意给你复颜丸的小女孩?”

    这还是她厚道,没点出李永生孤儿的身份。

    “我说大姐,你要不要话这么多啊?”李永生也有点无奈了,“我就是愿意给孩子……”

    看到任夫人又想张嘴,他果断地发话,“我若是找不到她,恢复了容貌给谁看?你说对吧,任夫人?”

    任夫人原本是要再次退这颗复颜丸的,但是听到这么煽情的话,只觉得仿佛一道雷霆正正地劈中了自己,全身都是麻酥酥的。

    谁不是年轻时候过来的?

    谁不曾有过刻骨铭心的相思?

    谁不希望心上人的眼里只有自己?

    当然,少男少女总要长大,那些幼稚的想法,也终究会成为过眼的烟云,若干年以后想起来,或者就只化作淡淡的一笑那时年轻。

    但是有些情怀,一旦被勾起,由不得生出发自内心深处的共鸣。

    任夫人想到了自己和任进年轻的时候,当时的他俩有什么?无数的艰难险阻,都是两人携手度过的,其中的艰辛,实在不足与外人道。

    但是现在的任进……他在外面有外室了,身份变了,环境变了,人也就变了。

    夫君对她还是很好,非常尊重她在家里的权威,她也能大度地假装不知道此事,公婆赞她贤惠,但是……她的心里,真的没有一丝丝的介怀吗?

    那不可能,真的!

    听到这话,她心里甚至对李永生,有些淡淡的恨意,现在你说得好听,将来事情的发展,未必就是你想的那样。

    然而不管怎么说,这话对她的触动,还是相当地大,真的由不得感慨一句,年轻真好!

    所以她笑着点头,“本来想退你的礼物来的,不过你这么说,我就替永琪同意了,也提前祝你能找到失散的朋友,莫忘初心。”

    这是必须的!李永生笑着点点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谨受教。”

    任永馨在旁边坐着,基本上不说话,但是此刻她的眼中,蕴含了一丝怪怪的味道。

    “好了,”任夫人抬起手来,轻轻一拍,“你给我家孩子见面礼,我也不能来而不往。”

    “夫人,”李永生抬起手,用力摆一摆,“只是看着两个孩子可爱,当不得真。”

    “她们叫你哥哥,那我就是你的长辈,就这么定了,”任夫人强势起来,也是不容人分说,她对着闻声进来的中年仆妇淡淡地吩咐,“去将替身偶拿来。”

    中年仆妇转身离开,她才又转头过来看着李永生,笑眯眯地发话,“你这个自带……吸引仇恨的运势,我是不信的。”

    “因为你的机缘很强大,未来定然会一飞冲天,不过我这做长辈的,也要给你一份保护和祝福,希望你快乐地成长,不忘初心……必得始终!”

    中年仆妇的动作很快,眨眼间就回来了,手里端着一个银制的托盘,上面摆着一个小小的人偶。

    正经的送见面礼,都该是这样。

    送钱币的,应该包红包直接给钱,那是打发乞丐的做派,对人不够尊重。

    送东西的,就要摆在银制的托盘上,用金子做的托盘,太奢华了,而且银器对很多毒物有反应,用这样的托盘,也有让对方放心的意思。

    当然,李永生送出的见面礼,也不能说不正式,毕竟不是任何人都有随身携带红包和银制托盘的条件或习惯,见了陌生小辈,兴之所至,随手送点小礼物,也不能太苛求形式。

    看着银盘中的人偶,李永生的脸上,露出了极为怪异的表情。

    仆妇将银盘端到他的面前,躬下身子,只等他拿取。

    片刻之后,任夫人不高兴地发话了,“李哥儿这是……觉得我任家只会占便宜?”

    “倒也不是,”李永生抬手摸一摸额头,无奈地苦笑一声,“这样的人偶,好像……我已经有了。”

    他的手伸进身边的布囊里,再拿出来的时候,手上也多了一个人偶,“好像差不多吧?”

    任夫人和张木子齐齐看过来,三四息之后,任夫人愕然发话,“一模一样……怎么可能?”

    李永生一摊双手,不好意思地笑一笑,“感觉真是好巧。”

    就在这时,旁边响起一声轻哼,众人扭头看去,却是一个美貌少女皱起了眉头。

    任永馨确实有点不高兴,“李大哥果然机缘深厚,不过,是不是太巧了一点?”

    一边说,她一边还看永玢一眼,会是这小家伙说出去的吗?

    对于这小家伙拿自己的消息换礼物,她心里有数得很,不过一直以来,她就当是小孩子玩闹了,也没怎么在意。

    但是现在伯母的礼物跟对方撞车,送不出去,这就有点尴尬了。

    李永生也看出她心里不是滋味,所以笑着摇摇头,“我的替身偶,是博本院的孔总教谕借于我的,她也很关心我在京城的安全,夫人手上的替身偶,我就不知道来历了。”

    总教谕?张木子斜睥他一眼,心说这厮的运势还真旺,官方有人力保不说,教化口也有人力保,简直是两个体系通吃啊。

    不过这么一来,想将此人接引入道宫,就要麻烦很多了。

    “若是本修院的教谕,那便没错了!”任夫人恍然大悟地点点头,“据说此物确实是本修院搞出来的,我一个后辈先得了一具,拿来孝敬我……”

    话说到一半,她苦恼地一皱眉,得,见面礼是真的拿不出去了,这可怎生是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