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前倨后恭(二更求月票)
    朱塔所在的地方不小,差不多有七八百亩,半是办公的地方,半是住宅。

    其实这一片的住宅,都是司修以上才有资格住的,其中还不乏化修,规划司曾经是皇家天策府直辖的部门,那时叫规划部,天策府裁撤之后,部分职能划归了政务院。

    任家在其中,占了一个五亩地大小的院子,算是一等一的大院子了,起了两栋三层楼,连上仆役,住着两百多号人。

    事实上,任家还有子弟,分散在其他住宅里。

    租来的马车在规划司大院的门口,就禁止通行了,李永生拿出朝阳大修堂的铭牌来,登记了之后才进去。

    到了任家大院的门口,门子跟这俩人要帖子,这时候李永生的铭牌就不够看了,张木子不动声色地发话,“跟任进说一声,曲胜男的朋友来访。”

    “大胆!”门子脸一翻,阴森森地发话,“敢对我家家主不敬?”

    任家的家主都是单名,这一任的家主任进,在壮年的时候急流勇退,从规划司乞病休养,现在是高阶司修,若不乞病,当规划司的司长也是可能的。

    张木子脸一沉,“怎么,人起了名字,不是让人称呼的?”

    “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称呼我家家主的,”门子粗声粗气地发话,“没有名帖,再不滚蛋,休怪我不客气。”

    “混蛋!”张木子气得鼻孔直冒烟,总算她还记得,自己来红尘历练要低调,更何况这里是京城,所以只是低声怒骂,“你再胡说八道一个字,信不信我让任进亲手执行家法?”

    大户人家的门子,都是这么个德性,欺软怕硬,这门子见对方说得有恃无恐。又知道自家来往的人,很有些过江猛龙,所以也不敢再拿鼻孔看人了,至于门包。那就更不想了。

    他犹豫一下,然后发话,“曲胜男……跟家主没有来往啊。”

    规划司虽然只是一个副部级编制,但是权力着实大得吓人,真敢跟军方交往过密的话。那真是自寻死路。

    “你只管去通报便是,”张木子冷冷地发话,“你现在已经欠我五十杖了,再敢拖延,生生打死你!”

    你没必要这么狠吧?门子不敢再怠慢,马上去通报。

    不多时,一个中年贵妇走了过来,笑吟吟地发话,“外子有事出门公干,贵客请先进门。下人无礼,请贵客海涵。”

    原来这是任进的夫人,听说来的一男一女,女宾为主客,她就出来接待。

    “你家下人,果真无礼,”张木子点点头,一边进门,一边大喇喇地发话,“居然要我滚蛋。好大的胆子,先打他五十杖吧。”

    中年贵妇的眉头微微一皱,淡淡地发话,“贵客你说是曲胜男的朋友。曲老我们是久仰的,但是没什么交集,也不便跟军方过多接触……你看?”

    她不知道这女子什么来头,但是不亮身份,开口就要惩罚门子真当我任家好欺?

    任家在京城经营四代了,门子不是外人。也是任家的远亲。

    这话说得在理,但是张木子虽然行事跳脱,脑瓜却不差,她冷冷一笑,“不管有没有什么交集……门子就能替任进做主?”

    中年贵妇的眉头又一皱,对方年纪轻轻,就直呼夫君的姓名,她心里极其不高兴,但是她还不敢轻易发作万一有天大的来头呢?

    她领着张木子,穿过了第一栋三层楼,这楼下有个月亮门洞,可以直抵后宅的三层楼。

    看到那个男人也跟着走进来,她的眉头微微皱一下,终究没有说什么。

    穿过门洞之后,她才低声发话,“贵客是子孙庙的?”

    “不是,”张木子的声音也不高,“我来自十方丛林!”

    “十方丛林?”中年贵妇的嘴角抽动一下,这尼玛还真的是贵客了!

    十方丛林和子孙庙都是道宫系统的,但是两者有极大的不同,

    这个不同,体现在很多方面,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简而言之,十方丛林是整个道宫系统的运作基础,而子孙庙更倾向于家族传承。

    中土国的道宫,从来都是十方丛林当家。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敕牌是十方丛林才有资格发的,而道士云游,只有十方丛林的观院,才有资格接受挂单,子孙庙没这个资格,官府也不认可。

    子孙庙的道士,想要获得敕牌,必须经过十方丛林的认同,而他们的道士出行,也不便大摇大摆地云游,去十方丛林挂单的时候,也要矮人一等。

    当然,这并不代表子孙庙的道士啥都不行,其实他们的优势也很明显,这个以后再解释。

    中年贵妇所知道的,比读者还多。

    所以她清楚这小女娃娃不简单,任家所交好的玄女宫,就是十方丛林体系的上宫,若来人是子孙庙的,她还有一点点底气,但是对方来自十方丛林,那就绝对地不敢怠慢了。

    她脑筋急速地转动,“贵客是玄女宫的?一向少见。”

    张木子淡淡地回答,“我是北极宫的,任家若是眼里只有玄女宫,那我就告辞了。”

    “哎呀,是北极宫?”中年贵妇顿时喜出望外,扭头吩咐一下身边的侍女,“门卫秦老头怠慢贵客,责五十杖……不,六十杖!”

    任家是靠着玄女宫起来的,一开始是想死抱玄女宫的大腿,别人来联系都不理,本着做人要尽忠的原则。

    但是事实证明,这一套走不通,道宫系统虽然也非常繁复,可他们本来就与世无争,北极宫和玄女宫的矛盾,远远赶不上三院六部之间的矛盾。

    光靠玄女宫,肯定是有点不够,任家奉旨勾连道宫,但是攻击任家的那些人,挑毛病的时候也是花样百出,令人防不胜防。

    简而言之,任冰冰当初要交好李永生,图的就是为任家找奥援,那么,张木子表明身份之后,任进的夫人欣喜若狂,也是正常的了。

    又走几步,任夫人看一眼李永生,“贵客,再走就是后宅了,这位男贵客,可否留步?”

    不管谁家,后宅都是女人和孩子为主,男人进去算怎么回事?

    张木子闻言笑一声,“他可是你家人请来的……任冰冰是你家的吧?”

    她本来就不想来任家,给了李永生面子,所以来了,但是你丫一直躲在幕后看我冲杀是不是也不太厚道?

    “冰冰……不是在青龙观吗?”中年贵妇闻言又是一愣,她身为任进的夫人,任家现在杰出弟子的去向,她一清二楚,“这位贵客,是来自青龙宫的?”

    李永生抬手摸一摸额头,很无奈地说一句,“我是朝阳大修堂的本修生,那个……插班。”

    这啥意思啊?中年贵妇顿时就懵了任冰冰请个本修生来?

    “这个事情很复杂,你不用问了,”张木子大喇喇地发话,“我师尊的侄孙,也在青龙观,道宫的事情,你没必要了解太多。”

    这话说得有点不客气,但是中年贵妇哪里敢计较?事实上,自打知道对方来自道宫,她都有点怀疑,眼前的这名年轻女修,会不会年纪比自己还大。

    然而,不管怎么说,有一点她还是要坚持的,“这后面的宅子,是给女人和孩子住的,这位仙姑你看?”

    “就在院子里坐一坐好了,”张木子一摆手,“你家这院子风景也不错。”

    两栋楼之间是个院子,林木繁茂不说,还有小亭子和一个半亩地大小的小池塘,更还有小拱桥横跨池塘。

    三人选个露天的石桌旁坐下,张木子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的身份,又大致介绍一下李永生,就这一会儿工夫,侍女已经将茶水和点心干果摆放了上来。

    随便聊了几句之后,张木子一指李永生,“这个修生,对我北极宫比较重要,他若在京城有事,还望任家帮忙看护一二。”

    “这个是应该的,”中年贵妇浅浅一笑,反正只是看护一二,再说了,区区本修生能有多大事?“张上人此次进京,是云游至此?”

    “挂单了,”张木子淡淡地回答,然后又一扬下巴,“目前我也住在朝阳大修堂……你知道就好,莫要外传。”

    “这是肯定的,”中年贵妇波澜不惊地点点头,心里却是大骇:此人前来,莫非是要点化朝阳大修堂的修生?

    她可是知道,这种事情比较敏感,所以少不得又看李永生一眼:你何德何能,居然能得了北极宫的青睐?

    结果这细细一看,她不得不承认,小伙子的相貌,还是很拿得出手的,若是没有面部的新伤,只靠长相就足够一辈子衣食无忧其实多了一道疤都无所谓。

    然后她就想起刚才张仙姑的话来,忍不住出口发问,“我家冰冰,跟你,跟你……很熟?”

    李永生笑一笑,“就见过一面,倒是她七师兄我见过两面。”

    哦,中年贵妇有点明白了,并不是任冰冰看上了李永生,而是这厮的身份确实不一般,不过想一想也知道能插班到朝阳大修堂,这身份简单得了吗?

    她看一眼张木子,“张仙姑手上,没有复颜丸吗?”

    这话看似是关心李永生面上新伤,但实际的意思是探听二人关系。

    (不小心又爆发了,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