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拜访任家(一更求月票)
    李永生不得不承认,女酒鬼猛起来的时候,比男酒鬼可怕多了。

    张木子喝一口酒,就一口茶,喝得有滋有味。

    李永生当然也能这么喝,不过他并不想暴露出来,于是还是弄了盘凉拌的小菜,一边喝酒一边吃菜。

    酒是真不错,跟仙界的没法比,但是比市场上的大路货强太多了,里面居然蕴含了一丝丝的灵气,不愧是道宫出品。

    喝了一阵之后,他斜睥她一眼,“天天喝这样的酒,很有助于修行吧?”

    你小子还是忍不住了?张木子的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来,“北极宫是禁酒的,我也只有出来的时候,才能喝个痛快……不过你喜欢喝的话,我可以把你安排在后山上。”

    “你总是不忘记拉拢我进道宫,”李永生摇摇头,大着舌头发话,“我有我的安排和打算,就是觉得这酒里面有点灵气,喝得舒服。”

    “看看这是什么?”张木子的手腕一翻,手上已经多了一块赤色的石头,约莫有乒乓球大小,灵气四溢,她得意洋洋地发话,“见过吗?”

    最低级的灵石,哥们儿修院墙都不用啊,不够结实!李永生的眼皮抬一下,“灵石,我知道,我见过那跛子拿出来过……他拿的是青色的,灵气好像比这个强一点,你有吗?”

    “无上灵石?”张木子闻言,腾地就坐直了身子,不过下一刻,她就微微一笑,“真君之能我就不说了,不过你确定是青色的灵石?”

    李永生笑着点点头,“确定。”

    “吹牛。”张木子不屑地哼一声,又靠到了躺椅上,“青色的灵石。你靠近它,都会爆体而亡。”

    李永生白她一眼。也是冷哼一声,“你也说了,真君之能……跛子会故意害我吗?”

    张木子愣了一愣,才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也是,他若想护住你,也很简单……对了,我跟你说。不许再用跛子这个称呼,不许!”

    “切,”李永生又是一声冷哼,“你拿他当真君,我就当他是个老头。”

    “你!”张木子气得眼睛一瞪,不过下一刻,她就陷入了沉思里,良久,方才点点头,“也是啊。你不拿他当真君看,他跟你相处当然就……自在。”

    她想说“不着调”来着,想了想还是换成“自在”二字。

    “你说的这些我不懂。”李永生摇摇头,轻描淡写地发话,“对了,你入红尘之后,就不修行了吗?”

    张木子讶异地看着他,“入红尘不就是修行吗?”

    李永生顿时无语,好半天才一扬下巴,“你既然有灵石,可以摆聚灵阵的吧?”

    张木子捂嘴轻笑。“聚灵阵会影响气运,一旦摆出来。不惊动是修院是不可能的……不过你这小屁孩啥也不懂,跟你解释这么多也没用。学会几个词儿就乱卖弄。”

    这才是……李永生真没想到,自己居然被下界的一个司修鄙视了,看来自己这个上界观风使,还是有点不接地气啊。

    第二天一大早,明晓媚和周玉琴就相伴而来,要在这里吃早饭,李永生心里猜测,大概是周玉琴跟张木子杠上了,不过……他能怎么办呢?

    张木子却是直接无视了周玉琴,吃早餐的时候,还拎出了一坛酒,边吃边喝,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

    周玉琴吃两口,就不服气地看她一眼,吃两口,又看一眼,奈何人家根本没感觉。

    李永生不太喜欢这种气氛,匆匆吃完之后,回房间收拾一下,向外走去。

    “你去哪儿?”张木子马上就站起身来。

    我去哪儿,还要你批准吗?李永生很无奈地咂巴一下嘴巴,“进城走一走。”

    “等我,”张木子手一抬,就拿起了桌上剩下的半坛酒,转身走进了西厢房。

    李永生抬手摸一摸额头……哎呀,还真麻烦。

    张木子用了差不多半柱香的时间,就收拾停当走了出来,“走吧。”

    我可以反对吗?李永生暗暗地吐槽,率先走出了院门。

    张木子紧跟在他身后,院子里只剩下三名本修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没说话。

    修院的林木成荫,一大早还是比较凉快的,李永生信步走着,旁边的女修默默地跟着他,也不问他要去哪里。

    李永生走的是教谕家属区的大门,用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走出来,然后问一句,“你去哪儿?”

    “无所谓,”张木子很随意地回答,“我跟着你就行。”

    李永生想一想,沉声发问,“朱塔任家……你熟不熟?”

    朱塔任家,还是来京城以前,那个道姑告诉他的,那道姑管蓝衣道人叫七师兄,而七师兄的祖姑,好像是北极宫的三宫主。

    张木子侧过头来,讶异地看他一眼,“你怎么知道这家的?”

    “一个叫任冰冰的道姑跟我说的,”李永生一摊双手。

    张木子很干脆地摇摇头,“没听说过,什么修为?”

    “我也不知道,”李永生摇摇头,“不过她的七师兄的祖姑,是北极宫三宫主。”

    “原来是这样,倒也不是外人了,”张木子点点头,须知她虽然仅仅是内门弟子,却已经是三宫主的记名弟子,对自家师尊的事情,还是比较清楚的。

    事实上,北极宫就是三宫主最先知道李永生消息的,很大可能就是她的这个侄孙传来的,张木子虽然很得师尊青睐,却也不敢向师尊打听消息来源。

    所以她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任家我知道,你去他家做什么?”

    李永生沉吟半天,才缓缓回答,“你不是道宫中人吗?去那儿拜访一下不行?”

    他总不能说,我听说任家有女名叫永馨那不是有病吗?

    他并不认为,那个任永馨会是自己要找的人,但是寻人这种事,有一丝可能,他就不愿意放弃,如果不是没有合适的借口,他早就想上门去了。

    “嗯?”张木子狐疑地看他一眼,想一想之后才发问,“那个任冰冰很漂亮?”

    你的脑洞敢更大一点吗?李永生很无奈地看着她,“她漂亮不漂亮,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她跟我说的是,遇到事情之后,可以去任家求助。”

    “呵呵,小丫头有私心呢,”张木子笑着摇摇头,然后似乎猛地想起什么,侧头上下打量李永生一眼,“你真不是看上人家小丫头了?”

    李永生再次无奈地看她一眼,想了一想,一指脸上的疤,“我有复颜丸……真的。”

    张木子怔了一怔,眼珠又一转,“有道疤也不错啊,要不然你就太帅了……有点彪悍劲儿,很不错的。”

    “道宫里的女修,都是你这么八卦吗?”李永生有点无奈,“拜托,咱有点修道的专业性好不好?”

    “这是我的红尘修行嘛,”张木子翻个白眼,不再说话了。

    李永生眉头一皱,“我说,你到底去不去朱塔任家?”

    “走吧,唉,”张木子叹口气,招来一辆马车,表情有点郁闷。

    接下来,她在马车上解释了一阵,李永生这才明白,合着这位不怎么想去任家。

    原来这朱塔乃是政务院的规划司所在之地,因为有两座红色的塔而得名,因为规划涉及的方面太多,内阁在这里设置了问事处,还有一个内廷的通传室。

    从官府的结构上讲,内廷是不许干涉政务院的,它们的存在,主要是负责宫内安全和国家安全,不过政务上很多大的规划,今上也必须知晓才对,所以有个通传室,做到下情上达。

    这些都是题外话,最主要的是,这个规划司做国情规划的时候,没准会跟道宫的利益发生冲突,所以道宫也有必要知道一些东西,好协商和规避。

    然而,道宫不干涉官府事务,所以不能派人过来,于是就扶持了几个家族,从规划司打探消息这也是政务院和内廷默许的,作用相当于道宫的通传室。

    这些家族京城最有名的,是齐家、楚家和晋家,就连黎庶都知道,这三家是奉旨勾连道宫。

    不过这日子过得久了,就有一些弊端出来,于是又有两家崛起,就是武家和任家,比老三家还差得很多,但是跟道宫走得也算近,势头看好。

    所以李永生一说朱塔任家,张木子就明白所指道宫基本上就是从这五家获得规划的消息,这真不是什么秘密,只要肯了解就知道。

    事实上,张木子知道得更多,她告诉李永生,这任家几代子弟,在规划司公干的极多,潜势力不可小觑,别的四家不敢说朱塔某家,就他家敢这么说,我们是朱塔任家。

    不过她不想去任家,原因很简单,任家是靠亲近玄女宫起家的。

    玄女宫是跟北极宫同级的势力,一家尊南方朱雀九天玄女,一家尊北方玄武真武大帝,两宫之间不是对立的,都是道宫体系的顶梁柱。

    但是任家是靠着玄女宫起来的,北极宫当然就不怎么乐意接近说得好像我家寻不到消息,要找你家来打探。

    所以张木子对去任家,兴趣缺缺,也就是李永生坚持,她就走一趟,说来说去,还是一直在道宫修行,太过无趣了,来红尘历练,趁点热闹也不错。

    (想加更就加更,任性!有盟主继续加更,没盟主,认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