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落花奈流水何
    【最新播报】明天就是515,周年庆,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礼包书包,这次的515红包狂翻肯定要看,红包哪有不抢的道理,定好闹钟昂~

    朱教谕的话,说得有些水平,武修副总教谕的脑子里,长得也不全是肌肉。

    但是李永生不这么认为,他冷哼一声,“阵痛不阵痛,是你们想的事儿,我承认你说得有道理,可是有苦衷,不代表我们黎庶就要认账。”

    朱教谕的眼睛一眯,阴森森地发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对方的话,已经有些大逆不道的味道了知道官方有苦衷,还不想认账,这是要干什么?

    “没什么意思,”李永生淡淡地回答,“既然是阵痛,那就是非正常状态,而我现在看到的,是某些人试图把这种非正常的状态常态化!”

    朱教谕思索一下,微微颔首,“你继续。”

    其实他也不认同那种“相忍为国”的说法,他的叔叔就是曾经的军中猛将,骨子里,他也是血性十足的汉子,但是大气候就是如此,他也只能跟着大气候走。

    “非正常状态,就是非正常状态,让它成为常态,根本的性质就是钝刀子杀人,从而阉割国民的血性,”李永生说到这里,微微一笑,“我只是拒绝被阉割,错了吗?”

    你说得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朱教谕抬手一抹额头,不说话了。

    “小李你说得好,”曲胜男用力鼓掌,“拒绝被阉割,没错,说得太漂亮了!有些丑陋的现象,以这样那样的形式存在,但是堂堂中土人,心里要明辨是非。拒绝阉割!”

    她觉得李永生太给自己长脸了不枉我这遁出朝堂的老人,为你张一次目!

    姜老太太听不太懂这些大道理,“小李,你这是在看什么?”

    李永生收回了自己的目光。笑眯眯地回答,“没什么,我只是想说,存在未必就是合理,对那些不好的现象。我会坚定地拒绝认为他们合理!大道无尽,须得不忘初心。”

    听到这话,朱教谕也忍不住竖起一个大拇指来,“大道无尽,不忘初心,说得好!”

    这是玄青版的点赞吗?李永生暗暗吐槽一句,接着又心不在焉了起来:为什么安贝克旁边的那个异族女孩儿,我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意念测试的风波,最终就这么波澜不惊地过去了。

    李永生在接下来的测试里,也是一路过关斩将。没有一科能难得住他的。

    而他也收获了同班同学的欣赏,大修堂的本修生们眼光很高,看不起那些没本事的,看不起没钱的,看不起插班的,但是他们终究还年轻,保有一份赤子心态。

    看不惯留学生做派的,并不仅仅是李永生,大多国族学生,就算嘴上不说。心里也耿耿于怀,而李永生就敢直接动手,班里同学对他的印象,当然就好了很多。

    后来有人打听到了他跟安贝克结怨的经过。也传到了班里,合着这位就是在朝阳山庄大打出手,逼着山庄换了管事的主儿?

    修生们比较年轻热血,也喜欢听这样的传奇八卦。

    所以李永生最后一天测试综合实力的时候,全班有二十余人围观,八名女生来了七名。

    不过在教谕们的眼里。此人就是不折不扣的麻烦篓子。

    测试完毕,文化课的评判也下来了,李永生正式晋阶武修上舍生。

    丙班三十一人,五名插班生,一共三十六人,全头全尾升入上舍生的只有二十一名,其他的若是补测不过,就要继续待在内舍里,等着并入别的班。

    杨国筝和明晓媚都是挂了三科,周玉琴只挂了一科,是她所不擅长的力量测试。

    所以,周玉琴就算补测不过,也能升入上舍,结业前完成就行,但是那两位补测最少要过两门,否则只能留在内舍了。

    由此可见,博本院的秦天祝一门没有考到最佳,就留到了内舍生里,对他是怎样的打击,怪不得着了急要跳观星楼。

    总之,杨国筝根本连家都没回,直接留在了京城,明晓媚家就在京城,但是她也没回家,而是继续住在大修堂的修生宿舍里。

    要说起来,明晓媚比杨国筝还苦一点,杨国筝只是插班生,只要南桂本修院认为他合适升为上舍生了,他就可以在朝阳大修堂的上舍生里插班。

    但是明晓媚不同,她是正经的大修堂修生,挂的两门补测不过,留级没有商量,所以她在假期也不肯回家,哪怕家里离得很近。

    当然,杨国筝也不想动用外卡升入上舍生那样的话,他无法向知府老爹交差。

    同理,周玉琴也不想带着挂科的成绩,进入上舍生,那是一种耻辱!

    所以在大比之后,这三人都留下来了,而丙班留下来的,还不止这三人有些人是准备补测,还有些人则是想看大庆之年的庆典。

    这三位留下之后,很多时候以李永生的小院为家,两名女修还好一点,到了晚上就回宿舍了,杨国筝直接把铺盖搬了过来,还很郑重地要给李永生食宿费。

    李永生哪里会收他这个钱?但是对方还非要给,他也不好伤了其自尊,就说这样吧,等来年你回南桂,给我带点土特产来就行了。

    杨国筝这才罢休,这个知府公子也挺有意思,人笨了点不说,还不爱占别人便宜,一点儿没有官二代的样子。

    事实上,他的零用钱也不多,根本不足以支持他胡乱花用。

    随着时间的推移,四个人越来越有凑成两对的意思,尤其是周玉琴对李永生的态度,简直是瞎子都看得出来。

    但李永生偏偏就无动于衷,对她的种种关爱视而不见。

    又过了几日,连明晓媚都看不过眼了,她私下找到李永生,“我说,你不管愿意不愿意,给人家一句准话。我看玉琴都有点魔怔了。”

    “她啥也没跟我说啊,”李永生苦恼地一摊双手,“难道要我主动告诉她……‘我对你没感觉’?这也未免太自恋了吧?”

    明晓媚顿时愕然,“你对她……真的没感觉?她的条件不差啊。”

    “两情相悦。谈条件就俗了,”李永生摇摇头,“你以为就像你跟杨国筝一样,必须讲个门当户对?”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终于知道。原来明晓媚也是官宦子弟,她的父亲也是朝阳大修堂出身,现在某郡任法司的掌法。

    两家的实力大致相当,尤其是掌法跟某个知府还是同窗,现在家中子弟在一起读书,亲上加亲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这俩官二代都很低调,形象也都很一般,甚至挂科都挂得非常同步,可偏偏的,两人就是对上眼了。

    当然。他俩的资质一般,那只是相对本修生而言,相比那些连本修院都上不了的大部分人,他俩的资质并不算差。

    等将来结业了,一出修院的大门,两人的就必然高于大多数同窗,手握大量的资源,他俩的发展怎么都不会差了。

    两人现在的处境,有些尴尬,也不是什么郎才女貌的类型。但是真的能这么走下去,大约是有笑在最后的资格。

    不过很显然,明晓媚也知道,两人的关系还存在变数。于是不以为然地回答,“我们俩将来怎么回事,也不好说……李永生你为什么不喜欢周玉琴?她值得你珍惜,真的。”

    “我该珍惜什么人,你怎么知道?”李永生又好气又好笑,见过家长包办婚姻的。真没见过同窗包办婚姻的。

    明晓媚无奈地摇摇头,“那你就给人家一个明确的信号,不要害了她!”

    李永生无奈地翻个白眼,“要不这样,你替我跟她说一声?”

    明晓媚登时语塞,狠狠地瞪他一眼,转身离开了你自己不说,让我当恶人?

    不过她也想好了,如果有机会的话,不妨暗示周玉琴一下李永生并非良配。

    其实她挺奇怪,为什么李永生看不上周玉琴,在她看来,玉琴的相貌不错,脾气也不错,成绩也不错,属于大有前途的力量欠缺那是体质的问题。

    朝阳大修堂里女修本来就不多,像她这条件的,可以算罕见了。

    而且周玉琴的家庭条件也不错,母亲是制修,领着一份干饷坐在家里,父亲是拥有千亩农田的中小型地主,算是家底殷实。

    李永生却是什么都没有的孤儿好吧,他赚了点钱,但是家底恐怕还不如周玉琴家。

    无非是长得英俊一点,明晓媚无奈地摇摇头:长得好看能当饭吃吗?

    不过,不等她跟周玉琴敲边鼓,情况就发生了变化一名美貌的女修,直接找上门来,要见李永生。

    李永生放了假也没闲着,整天出去转悠,除非是天气太热的时候,他才在家里呆着他很想尽快找到永馨,然后就能静下心来,慢慢地履行观风使的职责。

    女修找上门的时候,他正好出去了,而他院子的树荫下,三名挂科的本修生正一边纳凉,一边复习。

    周玉琴挂的是力量测试,这个天气也没办法练习,只是拿了一本书在看,见到有人进来,她上前招待,很客气地表示说,李永生现在不在,你能留下姓名吗?

    她不想让这女修在此地多待,原因大家都知道。

    而这女修却淡淡地回答,“不在无所谓,反正我要住在这里。”

    ps

    15下红包雨了!中午12点开始每个小时抢一轮,一大波515红包就看运气了。你们都去抢,抢来的币继续来订阅我的章节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