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曲胜男发飙(三更求月票)
    【播报】关注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留学生班的教谕气得一跳脚,就要动手。

    不等他动手,四五名留学生就冲了过来他们在朝阳大修堂习惯抱团了,只要不吃眼前亏,修院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但是五个武修班里,也有血气十足的修生,纷纷走上前拦住,结果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了这里,气氛紧张得一触即发。

    留学生班的教谕发现不对了,马上跑去找测试教谕,“喂,你给做个主吧。”

    我做毛线的主!测试教谕冷冷地看他一眼,我是说武修班的修生没意见,你可以插队!

    不过他心里再恼火,当着这么多修生的面,肯定是要维护教谕的尊严这不是没有是非观,而是屁股决定了他的立场。

    所以他大喊一声,“搞什么搞?都给我散了!看把你们能的……谁不听话我就揍谁,意念测试你们也别想过了!”

    武修班的修生闻言,纷纷住手,而留学生班的修生,也不敢再折腾了,测试教谕都是武修,脾气上来了,真是会动手打人的。

    留学生班在大修堂里,虽然也享受一些优待,终究跟博本院的胡畏班不能比。

    测试教谕见状,很满意自己这一嗓子的效果,于是一摆手,“不要看热闹,继续测试,都要放假了,谁也不希望开学回来补测吧?”

    留学生班的教谕等了一等,见他没别的意思了,就又恼了,“这个修生你不惩罚?”

    我为什么惩罚他?测试教谕斜睥他一眼,轻咳一声,大声发话。“谁想插队的话,好好跟排队的修生商量,朝阳人以和睦友爱为荣,都是自己师兄弟。有什么事儿协商解决。”

    他的这个表态,其实是对的,武修班的修生们一听,心里的火顿时就去了大半凭良心说,谁也不在乎这点时间。大家在意的是,就算插队,你得有句话吧?

    而且你留学生,凭什么就牛逼呢?

    屁大小地方来的,因为是大臣之子,就能耀武扬威,拜托了,我们一个府城,比你们全国的人都多,堂堂的知府之子来了。成绩若是不好,在普通班里还要被人鄙视呢。

    留学生班的修生听到这话,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他们倒是不怕测试教谕为难自己大不了换一块场地去测,大修堂也不仅仅这二十个意念间。

    但那终究是比较耽误工夫的事儿,能现场解决,何必浪费时间再去协调?

    然而这一打招呼,就出现差别了。

    刚才插队的时候,有的留学生素质比较高,跟排队的人打了招呼抱歉。我们赶时间。

    对这种人,武修班的修生心里就算不爽,有人也就认了。

    但是有些留学生的素质,那是真的不行。二话不说就要插队,现在他们跟排队的人商量,那些修生就绝对不干了尼玛,你赶时间,劳资还赶时间呢。

    刚才大家是敢怒不敢言,现在有人带头了。测试教谕也不偏帮,还有啥不敢拒绝的?

    留学生班的教谕一看,着急了,他带修生们测试完,晚上活动还多呢。

    而且平时,他享受留学修生的孝敬也不少,关键时刻肯定要撑场子。

    这疤脸修生,起了一个很坏的带头作用啊,必须惩罚。

    他冲李永生一招手,冷冷地发话,“你,跟我去一趟安保室。”

    “我还要测试呢,”李永生待理不待理地看他一眼,“有什么话,你跟我的教谕说去。”

    “不跟我走是吧?”这教谕狞笑一声,他才不会去找这疤脸修生的教谕,教谕的胳膊肘大多是往里拐的,此人如此有恃无恐,想必也有仗恃,“那我就喊安保来抓人了。”

    “你为什么要找安保抓人?”远处有个苍老的声音发话了。

    这教谕扭头一看,发现不远的雨棚下,坐着两个老妪,应该是其中一个人发话了。

    只看这做派,能在朝阳大修堂竖起雨棚,而不被人干涉的,就应该是有点来历的。

    但是他也不担心我占着理我怕谁?

    于是他面无表情地回答,“这修生出手偷袭,伤了新月国安罕部落的王子,这属于非常严重的政治事件,两位就不要多事了。”

    刚才的问话,是姜老太太出声的,但是听到“新月国”三字,冷眼旁观的曲胜男顿时勃然大怒。

    是的,她已经老了,火爆脾气也收敛了不少,甚至听说李永生曾经跟新月国的人打架,也没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但是有人面对面提出来,这是她绝对不能忍的。

    撇开中土国三千万死难的同胞不说,只说摩云堡一役,数万同袍葬身在那里,里面有不少她相熟的人,而她自己也是九死一生,靠着吃虫蚁活下来,伤痛至今还折磨着她。

    她强忍着愤怒,缓缓发话,“新月国跟我国,至今没有恢复邦交吧?”

    “这是内阁和政务院要考虑的事情,我一个教谕并不知情,”这教谕扬一扬眉,“我只知道,这是修院接纳的修生,是我的修生。”

    “那你的修生,就该肆无忌惮地插队吗?”曲胜男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哆嗦了起来。

    怕了吧?怕了就对了,这教谕心里暗哼一声,“看你也是有身份的人……相忍为国,你总该懂的。”

    “我去尼玛的相忍为国,”曲胜男腾地站了起来,手一摆,“给我打,打死了我担着!”

    “喂喂,曲老,”测试教谕见势不妙,也顾不得测试了,转身跑过来,“您息怒!”

    “李永生!”曲胜男叫了起来,她身边是有侍卫,但是战斗力很一般,万一遇到事。主要是充当肉盾的角色。

    所以真讲打,李永生虽然还不是制修,却是个不错的好手此人曾经力败两个制修。

    她大声地发话,“给我往死里打那个新月国的。战场上没赢,别想在战场下赢!”

    留学生班的教谕脸都绿了,“你考虑清楚,这里是朝阳大修堂,容不得你撒野!”

    朝阳大修堂是本朝太祖所设。名字也是太祖起的,哪怕是今上来了,可以对修院做出批评,却也不敢在这里肆无忌惮地折腾。

    曲胜男冷冷一笑,“我今天还就撒野了,你奈我何?”

    原来是个疯子!这教谕冷笑一声,“我无可奈何,但是劝老人家一句……你凭什么?”

    “就凭我卫国战争得到的战功!”曲胜男的身子微微颤抖着,声音却也不高,但却格外有穿透力。“只要我活着,新月国的小崽子们就别蹦跶……老娘曲胜男,谁不服谁上来?”

    “曲胜男?”这教谕倒抽一口凉气,顿时傻眼了。

    曲胜男啊,谁不知道?虽然职位不高,但那是中土国卫国战争时候的样板,在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传说了。

    朝阳大修堂不怕传说,甚至修院里还有黑光宗的势力,但是四十多年前的卫国战争并不遥远。曲胜男的经历,大家都知之甚详,她对新月国的痛恨,是天生的政治正确。

    这教谕心里真的是郁闷坏了。今天的事情,他宁可对上一个三院六部的化修,也不愿意对上曲胜男。

    三院六部的化修们,要考虑太多的因素,但是……曲胜男不需要。

    他想一想,最终硬着头皮走上去。“曲老,不知道是您,我多有冒犯,请您海涵。”

    “我踏马的跟新月国势不两立,你要我相忍为国?”曲胜男破口大骂,“摩云堡数万死难英烈,你要我海涵?你家死得了这么多人?”

    “好好好,是我不对,”这教谕真的不敢再说了。

    “这个朝阳大修堂的教谕,我看你没资格当了,”曲胜男一点面子都不给。

    按说军方是不能干涉地方事务的,按说朝阳大修堂的地位是非常超然的,按说曲胜男只是军方一个过气的、乞了骸骨的高阶司修。

    但是今天的事情,她要叫真的话,要求一个教谕离职,真的不存在任何问题。

    “我不管留学生班,还不行吗?”这教谕快哭了。

    “你根本不懂朝阳大修堂存在的意义,”曲胜男淡淡地发话。

    “那是,我以后会认真体会的,”教谕不住地点头,心里却是有点愤愤不平,我做教谕十来年了,你说我不懂修院存在的意义?

    曲胜男看出他的不甘心了,也懒得多说,而是冲李永生一扬手,“永生你过来。”

    “啥事儿?”李永生不情不愿地过来了,我正要收拾那安贝克呢。

    “你刚才出手,是因为什么?”曲胜男沉声发问,“别跟我说,你和那新月国的有仇。”

    我跟他确实有仇啊,要是换别人来,明晓媚也不反对的话,我可能就认了!李永生心里非常明白这一点。

    他虽然是观风使,但是有些事情能得过且过的话,对他来说也是无所谓的我是观风使,不是兴风作浪使。

    不过还好,他出手确实是有别的原因的,“身为武修,总要有点血性才好,不能枉担了这个名声,自家的国土上,总不能任由外人嚣张,曲老您说呢?”

    不待曲胜男发话,姜老太太先出声了,“你说得没错,国朝的政策,实在是太软弱了,须知这中土国的万里江山,是打出来的,不是求出来的。”

    这种话,也只有她能说,曲胜男都不方便说。

    但是曲胜男对李永生的夸奖,也是非常高调,她大声发话,“没错,身为武修,就要有血性有担当有责任感,若是武修都不敢匡扶正义的话,还有谁来保卫国家,保卫朝廷?”

    她对这个年轻人是有点小看法,但是这一刻,她真的太欣赏他了。

    一边说,她一边看一眼某个教谕,“有人要找你麻烦的话,就说我曲胜男保你!”

    “我们沈教谕也是眼里不揉沙子的,”李永生笑眯眯地回答,“不过还是多谢曲老了。”

    “你担得起我的夸奖,”曲胜男深深地看他一眼,要说起来,她一直挺烦李永生这种不卑不亢的态度我都说要罩着你了,你非要扯什么沈教谕,真当我的庇护很廉价吗?

    但是现在她看李永生顺眼,就觉得他的话也顺耳身为修生,尊重教谕不是应该的吗?

    要不说境由心生,到了她这个岁数,真是可以活得比较率性了。

    就在这时,大修堂的武修副总教谕知道这里出事,也赶了过来。

    整个经过他已经了解了,所以一来就是劝曲胜男,说曲老您息怒,今天这个事儿呢,只是个意外,您放心好了,我给您打包票,没人会再追究李永生的责任。

    “仅仅是不追究责任吗?”曲胜男一指某个教谕,“这样的人,也配当教谕?新月国再打过来的话,他绝对是出卖国人的叛徒!”

    你才是叛徒!那教谕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心里委屈极了,却也不敢回嘴,只能走到安贝克面前,为他清创治伤。

    副总教谕干笑两声,压低了声音发话,“曲老,我是朱有道的侄儿,您给个面子。”

    “嗯?”曲胜男闻言,又上下看他一眼,不过表情依旧不太好,“小朱那个疯子?你既是他侄儿,怎么没有他的血性?”

    “这不是有没有血性的问题,现在是和平时期了啊,”朱教谕赔着笑脸回答,“留学生班,终究存在一个外交关系的问题,不能一味地强硬,刚柔并济才是正道。”

    “切,”曲胜男不屑地哼一声,想要反驳吧,又觉得不知道该怎么说,于是她斜睥李永生一眼,“小李,帮我驳倒他!”

    你用我用得挺顺手啊,李永生有点无奈,瘸真君也不敢这么跟我说话!

    不过曲胜男今天的表现不错,大义也把握得非常准,还帮他解决了后顾之忧,这个情他还是要领的。

    正好,他也对朱教谕的说法有点微词,于是点点头,“刚柔并济确实是正道,但是以此来让国民接受一些屈辱,却是不合适的。”

    “然而现今就是这样的实情,”朱教谕一摊双手,看着李永生淡淡发话。

    他在意的是曲胜男,而不是面前这个小小的本修生,所以他说话很直接,“你年纪尚小,不明白其中的分寸。”

    “中土所处的国际环境,并不是很好,和平之中酝酿着危机,有些委屈,该接受也得接受……有点大局感好不好?没有阵痛,何来新生?权当是阵痛了!”

    (本章四千字,三更一万字,求月票)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