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苗子的争夺(加更求月票)
    【播报】关注读书,获得515红包第一手消息,过年之后没抢过红包的同学们,这回可以一展身手了。

    “什么?”杨庶几闻言,顿时吓了一跳,“师妹,咱们此来,是了解真君情况的,你怎么能自作主张留下?”

    “我为什么不能留下?”女修怒视着师兄,“我说带人走,你不答应,那我不留下怎么办?有这么个不着调的真君,咱北极宫也真够倒霉的!”

    “你不用骂了好不好?”杨庶几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若是骂他两句,他就能出来,那咱们师尊早就骂了,被惩处都认了……白白地落个不敬师长的罪名,何苦来哉?”

    “我就是气不过,”女修无奈地扬一扬眉毛,“其实能知道真君还健在,咱们就已经完成最基本的任务了。”

    北极宫近百年未曾寻到瘸真君,一直怀疑他已经陨落了,虽说真君陨落,会有仙陨之光出现,但是真要被人算计了,仙陨之光被故意遮蔽,也是可能的。

    当然,遮蔽仙陨之光极难,最起码需要真君的修为,不过能算计了瘸真君的势力,肯定也不缺这样的顶端战力。

    尤其是四十多年前那场卫国战争,世俗间是两个国家开战,道宫和真神教也掐得一塌糊涂,真君级别的顶级高手,陨落了五位,没准瘸道人就是第六个。

    知道李永生几年前见过瘸真君,北极宫的人心里就是一松,不管他再不着调,起码是真君健在。

    杨庶几轻啜一口茶水,笑吟吟地回答,“师妹也知道,完成基本任务了,那又何必纠结找出真君呢?这里虽然是帝都,灵气却是不如道宫浓郁,反倒还要受到气运压制。”

    “我也快突破高阶了。正要靠气运压制,磨砺意志坚固道心,”女修淡淡地回答,“杨师兄你不是怕我后来居上。超过你吧?”

    “胡扯不是?”杨庶几笑着摇摇头,“被你一时超过又如何?我自行我道,这点心性都没有,我还真枉为你师兄了……你要在哪个道观修行,玄天观吗?”

    “去玄天观作甚?”那女修摇摇头。“既然入世修行,当然要贴近红尘,我就跟李永生在一起好了。”

    “胡闹!”这次杨庶几的声音大了很多,他眼睛一瞪,“男女有别,你不知道?”

    女修笑了起来,“我自行我道,区区男女之别……小道耳,师兄你着相了!”

    杨庶几呆呆地看着她,好半天才叹口气。“好好说话!”

    “我只有跟着李永生,才可能见得到真君,”女修一翻白眼,“窝在玄天观,距离实在太远了,而且在修院磨练自己,也很不错啊,还是朝阳大修堂这种。”

    杨庶几脸上青红白紫闪了好一阵,才淡淡地看一眼李永生,“你方便吗?”

    “我不方便。”李永生摇摇头,他对瘸真君的东西,了解得并不多,随便糊弄一下还好说。天长日久地接触,很容易被人看出破绽来。

    而且他早晚要找到永馨,身边多出个女人来,怎么跟她交待?

    杨庶几的脸色,顿时好了很多,他看一眼师妹。“你看,人家也觉得不方便,你莫要破坏了李永生的机缘。”

    他对这个师妹,有点别样的想法,杨庶几有双修伴侣了,可是这师妹容貌秀丽不说,还是三宫主的记名弟子,最重要的是,这是护法推荐给三宫主的。

    按说他是不该惦记她的,道宫弟子也少有那些心性不稳的人,但是他就是忍不住撇开别的不说,能跟她相好一场,可以获得太多助力。

    事实上,道宫里弟子双修,并不严格要求一夫一妻,只不过一夫多妻的时候,通常是男修比较强势,女修们攀附过来。

    以他师妹的资质和靠山,根本不是他这个有伴侣的男修能惦记的,他也不敢公然表示出来。

    然而,他就是喜欢上了,这没啥道理可讲。

    “我意已决,”女修摇摇头,“师兄你莫要再劝了。”

    莫非是你喜欢上了这家伙?杨庶几的眼角抽动一下,正色发话,“师兄将你带出来,就要将你平安带回去,莫要使小性子,三宫主怪罪下来,我担当不起。”

    “那我跟师尊说一声,”女修一转头,冲着李永生微微一笑,“把你的院子收拾一下,过两天我要来住。”

    “我说,我跟你不熟啊,”李永生苦恼地揉一揉额头,“那个……住我那里也行,得交房租,一个月一两金子。”

    “一两金子?”杨庶几气得笑了,“你真当我们好欺?”

    按说他该高兴才对,这个开价是在撵人,但是他偏偏要指出来其中荒谬师妹,这个人真的不地道。

    “我又没有求你们住,”李永生一口喝掉杯中的茶水,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发问,“两位还有什么指教的吗?”

    师妹犹豫一下,方才出声发问,“你到底打算走运修的路,还是灵修的路?”

    “今天我听了一句话,觉得特别有道理,”李永生哈哈一笑,迈步前行,“我自有我道,就不牢二位费心了。”

    年少轻狂,就该是这个样子。

    看着他的背影,女修轻声嘀咕一句,“这也是我选择跟他修行的原因之一,真君不会希望自己的有缘人,走上运修的道路吧?”

    杨庶几一抬手,狠狠地一拍自己的额头,无奈地发话,“好吧,你这样想,我也无话可说。”

    李永生回到了小院,也没人问他,道宫的人跟他说了什么。

    晚些时候,姜老太太前来看望曲胜男,听说此事之后,将他拽到一边,低声发问,“道宫来人找你,许了些什么?”

    “没许什么啊,”李永生一摊手,很无辜的样子,“他们该许我什么?”

    “道宫总是喜欢抢好苗子。”姜老太不屑地一笑,“不过说实话,道宫的竞争太残酷了,他们又没有运修的手段。一味地修灵气,实在是本末倒置。”

    运修的手段,简单来说可以称之运器,国之重器,郡之重器。就是说这个,借用气运来驱使器具,越级杀敌很正常。

    姜老太太只是曲胜男的小姐妹,人很厚道,但见识实在有限,她的想法,跟大多数中土人的想法类似道宫是很好很好的,可竞争太激烈,出头太难。

    当然,真正有野心、自命不凡的人。多半还是会选择道宫,也正是因为如此,道宫经常会在本修院里,选一些好苗子来拉拢。

    不过官府不允许道宫随便插手凡间事务,在这方面也看得很严,他们不知道什么“二十一世纪是人才的世纪”,但是好苗子不能被人抢了去,这总是常识。

    正是因为如此,道宫的人一出现在本修院,就被人死死地盯住了撇开曲胜男敏感的身份不谈。道宫的人出现在这里,本身就是不友好的信号。

    李永生笑一笑,也不跟这老太太争执,“道法自然。姜老你着相了。”

    “还不是怕你这小家伙被人骗了?”姜老太太没好气地白他一眼,“你主见这么强,那我这老太太就不多说了,吃亏的又不是我。”

    李永生听到这话,心里真的挺感动的,虽然他有很多的想法和不得已。但是也不能不承认,姜老太太做人非常地纯粹,性情中人,没什么杂念。

    所以他微微一笑,“道宫之类的事情,我暂时不想考虑,还是先修行到制修再说吧。”

    “这话才是正理,”姜老太太点点头,“年终大比快要到了吧?”

    “两天之后,”李永生笑着回答,“姜老放心好了,这些轻重,我是拎得清的。”

    不但他拎得清,曲胜男也拎得很清楚,她的针灸还得有几天,不过她很干脆地表示,大比为重,我这个治疗,推迟一两天也无所谓。

    以她高阶司修之尊,军中楷模的身份,都要为修院晋级大比让路,可见修院在中土国的地位,真的是很超然。

    不过事实上,李永生也只耽搁了一天,就是文比的那一天。

    文比相当于文化课考试,上午两门下午两门,因为他修的是武修专业,文化课就四门。

    以李永生的知识水平和见识,他是当得起学霸二字的,不过朝阳大修堂做为国内顶尖的修院,考试的难度也极高。

    他每一门考试,都能提前交卷,不过想要跑回教谕生活区,抽空给曲胜男扎针,却是不可能了。

    沈教谕虽然平日里对他要求不严,但是文比的时候,对他多少还是有点担忧,于是在监考的时候,动不动就走过来看一看征文获奖只能代表创作才华,并不代表学识。

    总算还好,李永生也对得起他的信任,才思敏捷,不但卷子答得非常漂亮,而且每次都能提前完成。

    要知道,朝阳大修堂不但修生强得变态,教谕也极强,为了精益求精,给修生们施加足够的压力,每次出的题,都是相当古怪刁钻的太容易了,显不出修院厚重的底蕴!

    所以李永生所在的武修丙班,有接近一半的人,在考试结束的时候,还没有答完卷子。

    四门课加起来,全部能答完卷子的,不过五六人,而李永生不但是其中之一,还都能提前相当的时间完成。

    四个插班生里,也就是李永生像那么回事,沈教谕暗暗感叹,同时不忘记大喊,“杨国筝,时间到了,不许写了……听到没有?我说不许写了!”

    (又加更了,咦,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ps.追更的童鞋们,免费的赞赏票和币还有没有啊~515红包榜倒计时了,我来拉个票,求加码和赞赏票,最后冲一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