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一十二章 道宫来人(四更求月票)
    这侍卫盯着李永生,是想从对方脸上,看出一些端倪来,但是他的打算落空了。

    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面无表情地发问,“那又如何?”

    “曲老是军中耋老,”侍卫还是在观察着他,一字一句地回答,“道宫中人……太危险了。”

    道宫和官府之间的关系,实在是有点复杂,谁也离不开谁,但是还有相当的竞争,对外是一条心,对内的时候……那就很难讲了。

    当然,曲胜男已经老迈,按说不值得道宫中人算计,但她是军中的一面旗帜,影响力极大,侍卫肯定不愿意发生任何意外。

    说句实话,道宫中人出现在本修院内,这原本就是比较奇怪的事,不是什么友好的信号。

    “是吗?”李永生抬脚向大门走去,到了院门口,看到一男一女,都是二十多岁,男的英俊女的漂亮,身上穿的并不是道袍。

    他奇怪地看一眼侍卫,“这就是你说的道宫中人?”

    没穿道袍就不是道宫中人了吗?侍卫些有点着恼了,我们军方跟道宫中人打交道多了,鼻子抽动一下,就能闻出那股道宫的味儿来。

    不待他回答,那年轻男子冲着李永生一拱手,“敢问阁下可是李永生?”

    李永生表面上讶异,心里当然知道,这俩是货真价实的灵修,而且还是司修,应该是道宫有了敕牌的正式弟子,所以他微微颔首,“是我,敢问二位可是道宫中人?”

    “此处非谈话之地,”女子冷冷地回答,又扫了一眼门口两个侍卫,“还请阁下喝退闲杂人等,我们此来,有事相商。”

    “闲杂人等?”一名侍卫气得笑了,“你等不入红尘之辈。已经是违规了,这里受军役部保护,还不速速退去?”

    年轻的男女根本不理会他,而是一眨不眨地看着李永生。

    李永生沉吟一下。微微颔首,“那咱们换个地方谈好了。”

    他抬脚就要走人,冷不丁旁边有人一把将他拽住,却是那侍女,“你还未起针。”

    “待时间到了。你帮着起一下就行了,”李永生摇摇头,“起针不需要多少技巧。”

    其实起针也需要技巧的,除了前后顺序,还要相当的手法,不过现在他对曲胜男的治疗,已经到了尾期阶段,起针的手法就不怎么重要了。

    至于说前后顺序,他起针这么多回,那么多人细细盯着。相信背也背得下来了。

    侍女还是不想松手,却听到曲胜男的声音传来,“好了,让小李去忙。”

    李永生甩脱她之后,走到那俩年轻男女面前,“随我来。”

    三人快步离开,很快就在两里地外的树林中,找到了一处相对僻静的地方。

    这里人迹罕至,偏偏树木比较稀疏,能见度不差。可以看得很远,而且还有一个石桌,四个石凳,正经的谈话好去处。

    三人坐下之后。女人一抬手,手上就多了一个小炉子,又一翻,多出了一罐茶叶,一个茶壶和几个小杯子。

    李永生的眼睛一张,惊讶地发话。“须……须弥戒?”

    “哪里当得起须弥戒?不过是储物袋罢了,”美女微微地一笑,晃一晃手上的玉色香囊。

    李永生还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算是储物袋,也是罕世奇珍了。”

    “这可不像是真君看好的人,”男人面无表情,淡淡地发话,“自我介绍一下,北极宫内门弟子杨庶几。”

    李永生一听“北极宫”三个字,心里就明白了,于是面容一整,收起了那副懵懂的样子,很认真地发话,“你二位寻我何事?”

    杨庶几并不回答,倒是那女修一边烧水,一边淡淡地发话,“首先,能让我俩确定一下,你跟真君的关系吗?”

    他俩修为虽然不高,都是中阶司修,但是既然能携带储物袋,身份绝对不会差了并不是所有的内门弟子,都能有储物袋的。

    李永生犹豫一下,字斟句酌地回答,“事实上,我并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君,他也没告诉我他的姓名,只是在双溪镇停留了月余。”

    两名弟子对视一眼,无奈地摇摇头,很显然,他们也知道,自家的真君就是这毛病,神出鬼没极为率性。

    杨庶几叹口气,拿出一块玉石,在手中激发,空中出现一个虚影,那是一个蓬头垢面的跛子,脸上满是玩世不恭的笑容,“你遇到的可是此人?”

    李永生皱着眉头,“让我想一想,耳朵太大吧?好像……从来没见过他的耳朵。”

    两人齐齐颔首:这就对了,真君证真之后,天耳通神通必然会大成。

    别人只知道瘸真君耳朵大,并不清楚他是在修炼这个神通,而知道这神通表象的,只有北极宫中寥寥几人。

    他俩此来所带的真君留影,并不是瘸真君证真之后的相貌,不过谁也不清楚,真君会以什么样的形象游戏红尘。

    自家这位真君,实在是太任性了。

    不过李永生一指出耳朵上的问题,两人基本上就能确认,此子不是在胡说就算有人要冒认真君传人,也不可能知道天耳通的隐秘不是?

    良久,女修才叹口气,“真君他老人家,也真是、真是不着调……”

    “好了,不要妄议长者,”杨庶几冷哼一声,虽然他心里,非常认可师妹的评价,但那是真君啊,心里诋毁都是不敬了,哪里能说出来?“小心被真君听到,你就惨了。”

    “正巴不得他听见,”女修哼一声,“他来收拾我啊,谁家的道君,像他这么不负责任!”

    杨庶几的嘴角抽动一下,师妹还真是啥也敢说。

    反正他是不敢这么说,他看向对面的年轻人,“你可知真君的去处?”

    我当然知道了,李永生面无表情地摇摇头,“我真不知道。”

    他并不是要故意作弄人,而是那瘸真君现在……仙界!

    此人不是正常飞升上去的,而是他游戏人间,积攒了极多的功德,后来被仙界某仙人察觉,待他证真之后,就被接引到了仙界。

    为什么不在证真之前将人接引上去呢?原因很简单,修为境界太低的话,接引者需要耗费更多的仙力。

    当然,这种破格提拔,仙界之人肯定要问瘸真君的意思,而瘸真君做事,也确实不靠谱,一听说能去仙界,忙不迭地点头。

    至于说北极宫的摊子,就顾不得了他平时原本就没怎么招呼过。

    李永生在仙界活动观风使一职时,偶然听说有人从玄青位面上来,少不得要前去打问一下,所以才认识了瘸真君。

    按说以这人的性子,李永生好好询问,对方都未必会认真回答,然而在仙界,一个小小的下界真君,基本上也是打杂的下界真正飞升上来的,都是超脱了真君境界的存在。

    所以,瘸真君虽然打扮得依旧另类,但是对李永生的询问,也是有问必答反正人家问的,也都是些普通问题。

    当然,瘸真君被接引的时候,并没有告知北极宫这种破例的事情,尽量少让人知道为好。

    那么对北极宫来说,他们只知道瘸真君证真之后,就失去了踪迹,只当他又游戏红尘去了,谁想得到一代真君,早就被接引到上界了?

    李永生本来也无意拿此人做噱头,但是后来频频遇到麻烦,根脚也暴露出一些来,于是索性托一下瘸真君的名头那厮就算在仙界知道了,想必也不敢有半点不满。

    但是他的回答,令前来的两人非常失望,那女修更是脸一沉,“你是不想说,还是不知道?”

    李永生无可奈何地回答,“我真不知道,他在本位面何处修行。”

    女修眼珠一转,看向杨庶几,“杨师兄,要不咱们把他带回宫中?”

    “胡闹,”杨庶几狠狠地瞪他一眼,“这是真君的有缘人,你自问,当得起真君一怒?”

    “无非是相处过月余罢了,”女修哼一声,开始端茶倒水,“再说了,就算有缘人又如何?正好让真君回宫去寻他。”

    “你这话却是错了,”杨庶几脸一沉,一本正经地发话,“真君喜好游戏红尘,正是他的本性,他少回宫,就是因为宫中庶务繁忙,你强行将此人带回去……有缘人也变得无缘了。”

    “这个倒是,那跛子最不喜欢别人纠缠,”李永生插句嘴,“我不找他,他会来寻我,我去找他反而找不到。”

    “住口!”两名灵修齐齐呵斥,“跛子二字,也是你叫的?”

    李永生翻个白眼,“我一直就这么叫他,也没见他生气啊。”

    这话属实,他身份不知道比瘸道人高出多少,别说瘸道人是个不拘小节的,就算是睚眦必报的性子,也不敢计较。

    这二位闻言,又沉默了没办法,瘸真君真的就有这么不着调啊。

    良久,杨庶几才叹口气,“真君可曾说,下一届缘法大会一定参加?”

    “没有,”李永生摇摇头,“他只说有缘自能相见,万法总会相逢。”

    三人默默地喝一阵茶,女修发话了,“师兄,我打算留在这里,看能不能等到真君。”

    (四更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