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拒绝(第三更)
    曲胜男完全不能理解小姜的说法:我不方便卖给工建部,卖给军需司就不行?

    要知道,卖给工建部只是技术的价值,卖给军需司,可是连订单都有了。

    要知道,现在军队虽然没多少钱,但是拿下供应的单子,那可是全国的军需!

    李永生最忌讳什么?忌讳被人仿制,所以才不得不卖技术给工建部,然而,自行车一旦成为指定军需品之后,谁敢仿制?

    真当国家的军队是吃素的?

    姜老太太叹口气,“永生这孩子呢,特别有主见,我觉得还是先跟他商量一下比较好,他不同意,你就不用说了……一旦老帅同意了,他反而不同意,你怎么跟老大交待?”

    “这这这……不可能吧?”曲胜男固执地摇摇头,“我觉得你想多了。”

    “我觉得您想少了,”姜老太太果然不愧是曾经的军人,脾气直,而且她跟曲胜男的关系,真的太近了,就不怕说得冒犯点。

    当然,她有她的理由,“您觉得,李永生不知道您是军人出身?不知道您在军役部说得上话?那为什么他没有提军需司呢?”

    “也许……是他还小吧?”曲胜男本身也是个固执的人,而且对上小姜,她不需要掩饰,“军役部是很复杂的,没准他搞不明白里面的机构。”

    姜老太太也不想跟她争,所以重复一下重点,“但是万一老帅过了,李永生不同意呢?”

    曲胜男登时语塞,她在军中的超然地位,除了她的战功之外,跟坤帅的支持绝对分不开,事情若是真的这么发展,她就办得太不漂亮,愧对老帅了。

    所以她最终勉为其难地点点头,“那行。我先跟他说一说。”

    等她说的时候。就是五天之后了,小成已经痊愈,拿了药方回家巩固去了,倒是姜老太太虽然也能离开了。却要停在这里,陪自家的老姐姐。

    曲胜男的伤情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用李永生的话来说,想要根治还得六天左右行百里者半九十,去根儿是最难的。

    这一天。两个时辰的针灸结束,大约就是申末时刻,四点多不到五点,李永生才要走人,曲胜男叫住了他,“小李,你那个事儿工建部行不通,你看怎么好?”

    “行不通,”李永生低声重复一遍,然后粲然一笑。“曲老,他们不给您面子?”

    “我跟工建部就没啥交情,”曲胜男一摊手,“我是军人,人家是地方上的。”

    那你早说啊,现在说不是调戏人?李永生翻个白眼,“郡房一级的可以吗?”

    实在不行,他就只能找蒋看海了,老蒋在房里活动,上面再有人关注一下。施加一下压力,这事儿也未必就难办。

    反正据蒋看海说,工建部下面三十六个工建房,相互之间竞争也很激烈。

    姜老太太眉头一皱。“你为什么一定要卖这个技术呢?”

    “我缺钱啊,”李永生一摊双手,坦坦荡荡地回答,“我本来就是孤儿,穷怕了,而且我在不久的将来。还要用到很多钱。”

    姜老太太马上出声发问,“不久的将来,你要做点什么。”

    李永生的嘴角扯动一下,轻轻地吐出两个字来,“呵呵~”

    “这样吧,”曲胜男发话了,“工建部那里,我卖不了,卖给军需司,你看可以吗?”

    “军需司?”李永生的眉头一皱,那是个采购部门不假,但是人家只采购军需品,不采购技术的据说是这样,他对这一块了解不是很多,普通人接触的书里,也不会有解释。

    “军需司采购技术的价钱不会很高,”曲胜男准确地把握住了他的心态,“他们主要是在于授权生产,你可以搞个工坊,我保证授权给你……当然,你最好拉上一些人入筹。”

    她信心满满地看着对方,“相信我,军需司购买的技术,没有人敢仿造。”

    李永生想一想,最终还是摇摇头,“幽州工建房,您有熟人吗?”

    这就是明确的拒绝了:我不考虑军需司!

    曲胜男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竟然拒绝了。

    这一刻,她有点庆幸,自己听了小姜的建议,但是更多的,是浓郁到化不开的愤怒,她眉头一皱,“老帅跟工建部不睦,你可以自去打听……为什么不能卖给军需司?”

    李永生看她一眼,眨巴一下眼睛,“军需司……是军役部的吧?”

    “没错,”曲胜男点点头,“我也是军役部的,你想说什么?”

    “我脸上这道伤,曲老你看到了吗?”李永生笑一笑,抬手指一指自己的脸,

    “看到了,我问你怎么来的,你不说啊,”曲胜男点点头,然后下一刻,她眉头一皱,“难道……”

    “不是难道,是确实,”李永生微微一笑,“这道伤,是博灵军役房留给我的,您说,我可能跟军役部再做生意吗?”

    “握草,谁干的?”姜老太太顿时就发作了。

    她是很喜欢李永生的,不光是因为他医术高明,关键是孩子年轻,说话客气,长得也俊俏,脸上突兀地多出一道疤来,真的是丑死了。

    李永生冲她微微一笑,淡淡地发话,“连鹰干的,他想夺我的产业,指使静疆军役房李满生监禁我,若不是话本获奖,也许此刻我已经是一堆白骨了。”

    “连鹰?”姜老太太叫了起来,“那是博灵军役使啊。”

    都是军队系统的,她知道连鹰,实在太正常了,不知道才是不正常。

    “连鹰……”曲胜男的眉头也是一皱,不过她想到的,却是别的,“好像那里出事了,你不会就是那个什么发明收音机的本修生吧?”

    李永生讶异地看她一眼,“原来这消息,都传到京城了?”

    “静疆府的军役使都自杀了,京城里怎么可能没风闻?”曲胜男淡淡地看他一眼,“这样的消息我都不知道的话,军役部也就该裁撤了。”

    “所以我信不过军役部,”李永生微微一笑。

    “你不知道自己惹了什么祸,”曲胜男轻喟一声,不再说话。

    博灵郡军役房的事情,牵扯到的东西很多,说不清楚,也没法说,她虽然乞骸骨了,但是距离军队的核心实在太近,很多事根本不用刻意去打听。

    李永生也没兴趣说话了,半天才轻哼一声,“您不方便,那就算了。”

    “这孩子,你别赌气啊,”姜老太太急了,她是真的很喜欢李永生,“这事儿可以慢慢商量,曲老也是为难,她能帮你的话,肯定不会袖手。”

    曲胜男的脸色也不好看,她一向不喜欢占人便宜,现在受了这小子的好处,却是完成不了对方的托付,心中的羞恼可想而知。

    甚至她连掩面而走的机会都没有治疗还没完呢,她可不想再回到从前那样了。

    当然,她可以将治疗费量化,直接给银元就行,可是这小伙子看起来并不怎么缺钱缺钱缺的也是大钱,人家给小姜治疗,都是免费的。

    而且这样的神医,人家提出了要求,自己却拿钱去结算,也是种羞辱,没准会适得其反。

    念及此处,曲胜男忍不住心里暗叹,还是让女儿跟那个姓汤的小家伙多接触,侧面打听一下,李永生还有别的什么需求没有。

    她的郁闷,让下午来探病的小成知道了,他提出一个建议,“还是先详细了解一下,连鹰是跟他有什么冲突,若是李永生被欺负得惨了,曲老您说一两句,也不过分啊。”

    曲胜男默不作声地点点头,也是,虽然我不干涉军中事务,但是师出有名的话,过问一下也是无妨,还是这两年胆子小了。

    这次谈话之后,李永生并没有表现出别的异样来,他继续帮曲胜男针灸治疗,也没再提报酬的事情,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不过第二天下午,又突发了一件事情。

    李永生正在给曲老行针,猛地听到,门口有喧闹声,他倒是没受什么影响,坚持扎完针之后,才走出了房间,皱着眉头发问,“怎么回事?”

    “有人想进院子,”一名侍女淡淡地发话,“曲老正在治疗,实在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李永生奇怪地看她一眼,“不进治疗的房间就行了嘛,怎么要拦在院门外?”

    一直以来,他对曲胜男的印象还是不错的,身为知名人物,没什么架子,说话做事也干脆,虽然她不能帮自己联系工建部,但是人家也说得很清楚。

    甚至还爆出了一个他不知道的猛料:坤帅跟工建部不对付!

    而曲老的侍卫,也不干涉人进出他的院门,这次居然出面阻拦,这令他有点不高兴。

    侍女犹豫一下,低声回答,“侍卫阻拦,肯定来人有不合适的地方。”

    “有没有搞错,”李永生气得笑了,“这是我租住的院子,你们护好那间房子就行了,不要替我这个主人做主好不好?”

    他俩这么说话,屋里的曲胜男也听到了,她满背都是银针,趴在那里哼一声,“小玉,问一下到底为什么拦人。”

    下一刻,一名侍卫走了进来,趴在曲胜男耳边,低声说两句。

    “别跟我说,”曲胜男哼一声,“跟小李说。”

    那名侍卫走过来,盯着李永生,低声发话,“我们怀疑……来人是道宫中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