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零九章 曲老试针(百票加更)
    ps:昨天九十张月票,近百了,加更一张

    李永生却是根本不理曲婉儿。

    这两天他为那俩行针,为了帮他们放松,分散注意力,闲聊了不少事。

    其中,他就问过曲胜男的情况,知道老太太虽然痼疾缠身,但是平日里行走还算利索,而且她极为要强,能走动就绝对不要人搀扶。

    所以在他看来,所谓的上门求医,曲胜男不会反对,就是这个曲婉儿官威太重,总是想摆一下架子。

    而他最腻歪的,就是别人摆架子,凭你也敢跟我摆架子?

    亏得你只是个司修的女儿,要是化修的女儿,别人还要不要活了?

    曲婉儿见他不说话,又冷冷地问一句,“你不跟我走,是吧?”

    李永生扭过头来看她一眼,淡淡地发话,“最后一次告诉你,想治病,就要听医生的。”

    曲婉儿的脸都气得青了,她点点头,“你是打算让我母亲的侍从,住在院子里吗?”

    李永生斜睥她一眼,“他们不是病人,我不考虑他们,想在我这儿求医,把这些架子都收起来……我眼里只有一种人,病人!”

    “好好,”曲婉儿气得点点头,转身就走出了院门。

    一边走,她一边琢磨,该找什么人,才能给朝阳大修堂施压,让他们压服李永生,这小屁孩不整治还得了?眼里还有没有卫国英雄?

    不过下一刻,她还是收回了这个念头,天大地大,为母亲治伤最大,老人家年事已高,不能再这么折腾下去了。

    你若是治不好,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曲婉儿暗暗咬一咬牙,摸出了一块传讯石。

    传讯石激活,那边很快有了反应,是曲胜男的侍女应答的。当她听说婉儿找到了一个能治疗陈旧伤的高手,马上就将传讯石给了曲胜男。

    曲胜男对此,其实不怎么报希望了,所以应答的时候。也有点心不在焉。

    但是很快地,她就做出了选择,“既然小姜也这么说,那我现在就走,地址在哪儿?”

    曲婉儿回答道。“朝阳大修堂门口,我接你。”

    过不多久,曲胜男又发来了讯息,“已经上车,怎么在朝阳大修堂?新来的医学教谕?”

    曲婉儿的嘴角抽动一下,心说我倒是忘了,老妈是个话唠来的,于是回答,“妈,我事儿多呢。传讯石快用完了,见面聊好了。”

    “你总是事儿那么多,”曲胜男悻悻地回答道,“得,我跟小姜聊好了,也很久不见她了……”

    李永生对老太太的第一面,印象很不错,七十多岁的老人,须发皆白,行走之间也非常利索。不过精神不是很好,看得出来,多年的伤病,损了她太多的元气。

    曲胜男对李永生的印象也不错。她哈哈一笑,“这么俊的小家伙,看着就养眼,没下针呢,心情就松快多了。”

    至于说年轻人治病的水平怎么样,她没有说。一来她信得过小姜,二来嘛,行不行要看效果,没必要提前表示什么。

    曲胜男现在的地位,都是她一步步走出来、拿命换来的,后来还经历过先皇对光宗势力的洗牌,虽然她只是武修,文化素养一般,但是她见的东西太多了,心态就不一样了。

    而曲婉儿打小就没有受过什么治,后来在仕途上,也多得坤帅的扶持,伏低做小的时候难免,可那是办公室政治,没有经过真正的政治风暴,气度上就不如她老妈。

    官一代和官二代,气度上的差别是很明显的。

    医患双方的第一印象都不错,然后就是望闻问切了。

    李永生切脉,用了小半个时辰,然后才缓缓地发话,“老人家受创倒是好说,但是还中了毒,由腠理而入骨髓……不是口服了毒,而是被毒虫咬了。”

    “啊?”曲胜男闻言,顿时就傻眼了,“你如何得知?”

    摩云堡一战之后,她在死尸堆里活生生撑了半个月,全身上下浮肿腐烂,都生蛆了,中毒肯定有,但那是腐毒,后来在诊治中,大夫们也考虑过她身体中的毒性。

    但是关注到她被毒虫咬的,只有一人,就是大名鼎鼎的阴九天,阴大师不愧神医二字,他甚至断出,她是被蝎子蛰了,毒性不弱的蝎子。

    不过阴九天实在太忙了,战争结束后,伤患也多,其中有不少功勋的关系,他开出个方子之后,再见曲胜男,就是五年之后了。

    这段旧事,曲胜男没有跟多少人说过,后来在伤势稳定之后,更不提了无非一点蝎子的毒,早就排完了嘛。

    现在又被李永生提起,她真的非常吃惊。

    虽然嘴上没说,她心里还是不怎么重视这个年轻的大夫,她只是知道,此人的针灸术极为了得,却没有想到,人家一号脉,就能号出她被毒虫咬过。

    少不得,她就要看小姜一眼。

    小姜马上摇头,“胜男姐,这事儿我真没跟他提过,你那毒性,应该早散干净了吧?”

    “没有散干净,”李永生摇摇头,“服食塑骨丸之前,应该先驱毒,现在毒性全在骨髓中,自然比别人疼痛百倍……就算当初驱毒了,肯定没驱除干净。”

    “不错,”曲胜男点点头,她太清楚治疗的过程了,驱毒了没有?驱了,驱的是腐毒,后来阴九天开出了驱蝎毒的方子,但是第二天,她拿到了塑骨丸。

    身为军人,她最在意的就是自己不能动,所以她一边吃阴九天的方子,一边就吃了塑骨丸当时的阴九天不到五十岁,虽然也名声大噪,但还没有到现在这个程度。

    “所以你的伤呢,要麻烦一点,”李永生微微颔首,“能治,但是很麻烦,你在我这儿,起码要住半个月,而且要痛苦一些。”

    曲胜男不屑地笑一笑,“比我现在风疾发作更痛苦吗?”

    所谓风疾,是中土国对骨肉旧伤的统称,就是说有邪风入体,当然,这个称呼并不标准,但是大家都这么称,也就约定俗成了。

    “那倒不会,”李永生笑一笑,“这是肌肤的痛苦,吃点药能缓解,不像骨髓的痛苦,恨不得斩掉身上什么部位。”

    “那就治呗,”曲胜男不以为然地一笑,不愧是参加了卫国战争的老兵。

    李永生侧头看一眼曲婉儿,“现在,该说一下诊疗费用了。”

    曲婉儿怪怪地看他一眼,“你不是说,卫国战争受伤的,不收费吗?”

    “普通老兵,当然是不收费的,”李永生冲姜姨呲牙一笑,然后又缓缓地发话,“但是曲老名声在外,不收费的话,是对她老人家不敬。”

    “话不是这么说的吧?”曲胜男看一眼曲婉儿,“你这是又干什么了?”

    “我啥也没干啊,”曲婉儿很无辜地一摊双手,心里却是把李永生恨个要死敢跟我母亲说我的小话?

    “哦,没干什么,”曲胜男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对自己的女儿有几斤几两,她还是心中有数的估计又是摆了点架子,惹毛了小伙子。

    不过她也没纠结这一点,而是冲李永生微微一笑,“难得你这么敬重我这老太太,诊金怎么算?”

    “这样好了……”李永生沉吟一下,一指门外,“我做了个小东西,想把技术卖给工建部,麻烦老人家帮着说句话。”

    曲婉儿很干脆地摇头拒绝,“我们跟工建部不熟,换个条件吧。”

    李永生不理她,只是看向老太太这位才是做主的。

    曲胜男沉吟一下,方始发话,“东西怎么样,先拿来看看?”

    “呵呵,您有这个心就行,”李永生微微一笑,然后一伸手,“先给您行一次针吧,这几天天气不好,其他事可以慢慢谈。”

    “也行,”曲胜男点点头,她的性子并不像表现出的那么随和,不过到了这把年纪,也就不会为小事计较了,而且小伙子先治病的态度,她也比较满意。

    李永生这次针灸,用了四十九根针,将老太太身上扎成了刺猬。

    曲胜男一开始是极力忍着,到最后行针完毕,她才长长地出口气。

    曲婉儿可是太清楚这一声了,少不得发问,“很疼?”

    “一点儿吧,不算什么,”曲胜男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稳。

    但是看得出来,她还是比较痛苦。

    曲婉儿狐疑地看着李永生,“我听说你下针,可是不怎么疼的,姜姨是吧?”

    姜老太太点点头,“确实不怎么疼,小李……你这是?”

    “骨髓里拔毒,能不疼吗?”李永生没好气地看曲婉儿一眼,“你放心,这点疼痛,比阴天下雨的疼痛轻松多了,曲老我没说错吧?”

    “没错,”曲胜男努力地微微点头,她现在不能做大动作,“小李说得一点没错,而且现在背心开始麻了。”

    见母亲这么说话,曲婉儿也没辙了。

    李永生则是走到旁边的书桌跟前,提笔写了一副方子,然后冲曲婉儿一招手,“去抓药,赶紧的。”

    你让我去抓药?曲婉儿又不高兴了,不过这次,她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将方子递给了身边的侍女,“快点抓药,顺便安排人把药罐火架都拿过来!”

    “要买什么药?我来办吧,”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个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