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零七章 曲家来人
    “曲胜男当然是乞骸骨的,”汤昊田很不屑地回答,“摩云堡一战的时候,她就已经是司修了,四十年前的司修啊。”

    他这话是针对尹夏荷去的,那是坤帅的亲卫你想啥呢?

    尹夏荷根本不理这茬,她扭头看李永生一眼,“你不是缺钱吗?这可是个好路子。”

    “您对我的信心还真足啊,”李永生微微一笑,“回头我了解一下情况再说吧。”

    他不介意传出去一些方子,但是身为观风使,不能把太多理念传输出去,否则的话,算是人为干涉位面的发展,他回了仙界都不好交差。

    “不用了解那么多,”汤昊田大包大揽,非常地意气风发,“你如果说你能治,我明天就带你去见曲胜男……让她来见你也不是问题。”

    李永生微微颔首,“那就让她来见我吧。”

    这一句话,就顶得汤昊田受不了啦,但是这个时候,他退也是不可能的,“你敢说你能治的话,我肯定没问题。”

    李永生的脸,登时就皱做了一团。

    汤昊田心里正在舒爽,冷不丁听到对方说一句,“来可以,低调点……我插班读书呢。”

    噗,汤昊田好悬没喷出一口血去,好好好,你且先狂着。

    李永生第二天就待在了大修堂内,昨天晚上喝得差点断片,也忘了自己叫过什么真儿,反正小桔的病,他已经治好了,没啥可担心的东西。

    他要操心的是,马上要来临的大比,目前他以内舍生的身份,在朝阳大修堂插班,若是他表现不好,入不了上舍生,也是弱了博本院的名头。

    中午的时分。天上下起雨来,京城夏天的雨,是狂暴的,视线所及。也不过就是二十来丈,一百米都不到。

    雨下了一个多时辰,后来变得小了,但依旧没停,远处的山峰。出现了七色的云雾,那是阳光的折射。

    就在李永生觉得,今天的雨有点罕见的时候,一辆马车正进入了大修堂,直奔他的小院而来,马车前方的引导者,正是汤昊田。

    李永生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他觉得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雨,打破了自己的算计,于是他回想一下我是不是该去几个道宫的小庙转一转?

    至于说昨天商定的事情。他没有当真,也不指望对方当真八大帅,嘿,他虽然不怎么在意,却也是中土国顶尖的人物了,一般人哪可能那么容易接触到?

    然而下一刻,他的眉头一皱,讶然地望向某个方向似乎有些什么因果?

    没用多久,那份感觉就越发地清晰了,然后就听到马蹄踏水的声音。以及车轮碾过潮湿地面的沙沙声。

    马车在他的院子门口停下了,然后就响起了叩门声,紧接着,汤昊田的声音响了起来。“永生,开门,开门啊。”

    李永生来到院门口,将大门打开,入目就是一辆紫枫木打造的马车,车身没有什么太华丽的雕饰。方方正正的,但是一股厚重的感觉,扑面而来。

    就像政务院的会议室一样,古朴大气,是真正的低调奢华。

    李永生开了门之后,马车上跳下一个精悍的汉子,一拉车门,车上下来一名个子极高的年轻女人。

    女人打开自己手上的伞,又一伸手,从车上扶下一名中年妇女来。

    这中年妇女保养得极好,肌肤白皙雍容华贵,不过细细地一看,能在她的眼角处,看到一丝丝的鱼尾纹,起码也是四十多岁了很可能都超过五十了。

    女人的气场极强,上下打量一下李永生,眼中透露出一丝狐疑,“小汤,就是他?”

    没办法,李永生实在太年轻了,而医生又是个经验型的职业。

    “就是他,”汤昊田笑着点点头,转头冲着李永生使个眼色,“永生快请贵客进门啊。”

    李永生怔了一怔,嘴角泛起一丝微笑,侧着身子一伸手,“请进。”

    中年妇女以极细微的动作,点了一下头,若不是刻意观察,根本感觉不到,但对于她来说,这就是打了一个招呼。

    几人来到了正房大厅,李永生招呼人坐下,自己则是去房檐下的小火炉旁,拎了一壶开水,给众人冲泡茶叶。

    他这是自己居住的地方,待客用的茶具很普通,一个大的瓷茶壶,还有几个很普通的陶瓷茶杯。

    中年妇女很自然地坐到了主客的位置,也不说话,而是上下左右地打量着屋里的布局。

    她不说话,别人就不敢开口,气氛非常地诡异。

    待李永生将茶壶端过来,女人微微抽动一下鼻子,淡淡地发话,“不用这么客气,我的时间有限,听小汤说,你能治疗陈年旧伤?”

    这女人的气场,未免太强大了吧?李永生的眉头一扬,“有点心得,不敢说能……请问你是?”

    “这是曲老的女儿,”汤昊田忙不迭地开口介绍,“永生,你可说你能治的。”

    “天下哪里有包治百病的医生?”李永生微微一笑,“能不能治,得看过才行。”

    他是笑着说的,但是心里有点不爽,你是来求医的,不要端这么大的排场行吗?

    中年妇女听出了他的语意,所以微微一侧头,看着他淡淡地发话,“我这人不爱说废话,直说吧,我不会答应你直接在我母亲身上试手,先帮我治两个老伤者,看看效果。”

    “巧了,我也不喜欢说废话,”李永生呲牙一笑,不软不硬地回答,“治伤好说,但是我要说明两点,第一,我没有行医许可;第二,我收费很高。”

    “嗯?”中年妇女讶然地看他一眼,然后眉头微微一皱,“小汤,这就是你介绍的医生……连许可都没有?”

    “曲姨,他还是修生,”汤昊田赔着笑脸回答,“您也知道,下面对行医许可,卡得很死。”

    中年妇女的眉头微微一皱,“修生也可以获得许可的嘛……为什么会卡得很死?”

    “那些小地方,只要是能治病的医生,黎庶不会管你有没有许可,”汤昊田笑着回答,他对这个现象,还是比较清楚的,“可是发了许可之后,一旦出现问题,官府可能担责。”

    中年妇女听得又是一愣,“可咱京城……没有许可不得行医的。”

    “曲姨,这是京城啊,谁敢乱来?”汤昊田苦笑一声,“不过,大才在民间,永生是有真才实学的。”

    “哦,”中年妇女点点头,不再深究此事,又看一眼李永生,“你身为医生,怎么治不好自家脸上的伤?”

    “复颜丸我是有的,”李永生微微一笑,“不过,我不想治。”

    中年妇女的眉头一扬,“不想治?”

    “嗯,”李永生很干脆地点点头,“要不,我把复颜丸拿出来您过目一下?”

    “不用了,”中年妇女一摆手,她对这种很容易查验的小事,兴趣并不大,而是饶有兴致地看着他,“你治疗很贵,怎么个贵法?”

    “首先我强调一点,”李永生竖起一个指头来,淡淡地发话,“别人治得好的,我不治。”

    中年妇女气得笑了,她一直牢牢地把握着气场,真没想到小家伙还敢如此张狂,“嗯,我知道你有两下子,你不用强调了。”

    “所以我开价贵,”李永生面无表情地发话,“这不是我狮子大张嘴,是你要我治的。”

    中年妇女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我在等你开价。”

    李永生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她,并不说话。

    中年妇女火了,“不是要开价吗,你这眼神什么意思?”

    “我得先见伤患,”李永生抬手抹一下额头,很无奈地发话,“不见伤患,我怎么开价?”

    中年妇女越发地火了,“要是见了伤患,你治不好呢?”

    “治不好我就不开条件,”李永生很坦然地回答,“这不是很正常吗?我也没想过,我能治好所有的伤患。”

    中年妇女气得鼻子都快冒烟了,“原来你也有治不好的伤患?”

    李永生并不回答,而是走上前,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水。

    “算了,走吧,”中年妇女腾地站起身子来,她今天特意拨冗前来,没想到眼前的小辈,竟然是如此地狂妄真以为你的医术天下无敌了?

    汤昊田这下慌了,他费尽心机请了人来。想要的可不是这种效果,“曲姨,这可是阴大师门下都称赞的,有真才实学,您不试一试?”

    “除了年少张狂,我看不出任何的真才实学,”中年妇女冷冷地回答,迈步向门外走去。

    “可是……”汤昊田犹豫一下,终于喊一声,“可是您就甘心看着曲老,每天痛苦难当吗?您这女儿,当得未免有点不孝顺吧?”

    李永生,我可是把宝全压在你身上了,你千万别给我掉链子啊。

    “嗯?”中年妇女扭过头来,冷冷地看着他,“小汤,你觉得跟我很熟吗?”

    “算了,就当我白忙好了,”汤昊田一摊双手,“落个里外不是人,无非就是这样了。”

    中年妇女怔了一怔,长出一口气,“行,那我安排两个伤患过来,能治好他俩,我也不让你白叫我一声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