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零六章 老帅亲卫(加更求月票)
    李永生大致讲完方子原理,三个人每人就半坛子酒下肚了。

    窦大夫满意了,李永生却是扯上了蒋看海,说起了自行车的事儿。

    蒋看海好酒,量也不算小,不过他有个毛病,喝不了多少,人就会变得亢奋,就是那种很容易就能喝高了,但是很难喝得断片。

    大致问了一下自行车的情况,他拍一拍胸脯,“好说,我跟房里老大关系还不错,回头给他敲敲边鼓,买了你的技术……技术还可靠吧?”

    “蒋看海!”尹夏荷气得狠狠一拍桌子,“你家老大不过是区区一个幽州郡工建长,小李要全国推广呢,说话能靠谱一点吗?”

    “你们女人家懂啥?”蒋看海很鄙夷地看一眼自家的女人,“幽州郡房是小,但是全国三十六郡,各个郡之间,也比业绩呢,永生的项目够好的话,老大也得力撑我。”

    相较他的头脑发热,尹夏荷却是极为清醒,“你省省吧,明天不喝酒再说这事儿行吗?”

    蒋看海狠狠地一拍桌子,“我现在头脑清醒得很,为啥不能说?”

    尹夏荷不理他,而是扭头看向李永生,“小李你搞这个项目,是手里缺钱?”

    “是啊,”李永生笑着回答,“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那不如让他给你介绍几个工程,这钱赚得保险,”尹夏荷看一眼自家的夫君,“反正工建房手里,从来不缺工程。”

    “工程也行,”蒋看海点点头,大着舌头发话,“我好歹也是司修,还是专业的,老大肯定要卖我面子。”

    李永生听得大奇,“既然是这样,蒋大哥为什么不拉一支队伍做工程?”

    “他干不了那个。没那个时间,也没那个能力,”尹夏荷很干脆地回答,一点都不给自家夫君面子。“永生你肯干的话,有你这个修生身份,能免不少税,各家工程队会抢着要。”

    原来是这样,李永生有点傻眼。“赚那点避税的钱,能有多少?”

    “绝对够你的开销,”尹夏荷的眉头微微一皱,她觉得他的心思有点大了。

    就在她想继续开口劝说的时候,门被推开了,汤昊田端着一个酒杯走了进来。

    他笑嘻嘻地发话,“永生,跟师叔介绍一下,都是哪些朋友?”

    蒋看海白他一眼,大声发话。“你比我还小吧?跟谁说师叔呢?”

    汤昊田才待发火,猛地发现,对方桌上,摆的是金色凯旋三十年,心里就是一抽,我去,有身份啊这种酒,一坛就是五块银元,面前就是三坛。

    他请人喝的也是金色凯旋,不过是二十年陈的。一坛两块银元这都够撑场面了,要知道这么一坛酒,等于本修院普通教谕一个月的收入。

    所以他马上端正了态度,“呵呵。玩笑而已,大哥你在哪里高就?”

    “高就不敢当,”蒋看海喝了酒,也是相当豪放的,“区区的小司修,在幽州工建房打杂。师叔你干什么的?”

    “大哥,玩笑,玩笑,”汤昊田赔着笑脸发话,顺势坐到了一个没人的座位上,“我做点小买卖,我姐是孔总谕的同窗,按辈分,永生该叫我师叔。”

    “哦,”蒋看海点点头,既然对方说明白了,他也就不计较了。

    “嗐,”窦大夫叹口气,“我还以为教永生医术的师尊呢,原来是修院的教谕。”

    他一直没说话,就是怕这年轻人来历不凡。

    “孔总谕医术也不凡啊,”汤昊田奇怪地看他一眼,“那是博本院的总教谕。”

    窦大夫斜睥他一眼,连话都懒得回。

    “这位可是太医院的医官,”蒋看海大声发话,“是阴九天大师门下。”

    门下就不一定是徒弟,也可以是徒孙,反正他看这年轻人有点不顺眼,少不得就要帮着吹嘘一下。

    “阴大师门下?”汤昊田听得吓了一大跳,阴九天实在太有名了,此人不光是宫廷御医,也帮人看病,在市井传说中,基本上是“神医”的范畴了。

    他纳闷地看一眼李永生,“永生你的医术师尊……是哪位?”

    李永生含含糊糊地回答,“东学一点西学一点,来……喝酒!”

    受了这番惊吓,汤昊田也暂时提不起谈话本的兴趣了,他又坐一阵,才知道合着李永生治好了连太医院都束手无策的小孩儿肠痈。

    当然,窦大夫既然被冠上了“阴大师门下”的名头,为了不堕大师威名,他也少不得解释一下,小李掌握的很多医术,都是失传的比如说一代针王桂一男的“九凤齐鸣”。

    桂一男的名头,在医疗界很火,但因为年头久远,外人还真没多少知道的,汤昊田就没有听说过这人。

    但是他也知道,既然号称针王,被阴大师的门下尊崇,肯定不是一般人,他少不得眼珠一转,“永生,陈年暗伤,你治得了治不了?”

    不等李永生回答,尹夏荷先不高兴了,“我说小伙子,暗伤在什么地方,陈年又是多少年……你这态度就不端正,不说清楚,让永生怎么看?”

    “确是我的不是了,”汤昊田笑着点点头,“差不多四十多年了吧,伤在背部大椎附近,脊柱都断过,倒是接好了,但是留下了暗伤,阴天就痛得死去活来,药石无用,能治否?”

    李永生斜睥他一眼,“塑骨丸都弄得到,会留暗伤?”

    “当时是在战争啊,卫国战争,”汤昊田一摊双手,“这人受伤之后,大家以为他死了,过了整整半个月,才在死尸中发现了他。”

    脊柱断了半个月都没死?窦大夫想一想发问,“这肯定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吧?”

    塑骨丸是道宫出品,本来就极为罕见,战争期间更是有价无市,不是随便谁都能弄得到的,而且……脊柱断了还能在死尸里撑半个月,起码也得是司修吧?

    “坤帅亲卫,”汤昊田淡淡地回答,心里却生出了浓浓的优越感乾坤坎离震艮巽兑,卫国八大帅之一,哥们儿认识啊……嗯,她的亲卫。

    而且八大帅已经有五人故去,坤帅现在可是还活着。

    “原来是她,”窦大夫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可是曲胜男?”

    “正是她,”汤昊田点点头,讶然发问,“你也知道此人?”

    “你这不是废话吗?”窦大夫无奈地笑一笑,“坤帅为了她,曾经大闹太医院。”

    卫国战争初期,中土国遭到新月国突袭,节节败退,为争取赢得时间,坤帅胡秀凤曾经以己身为饵,坚守摩云堡月余,然后成功突围,成为战争初期中土国唯一的亮点。

    这一战,三万战兵埋骨在摩云堡一线,而曲胜男身为坤帅亲卫,在突围的途中,为了掩护坤帅,用身体挡住了敌方高手的攻击。

    胡秀凤脱险之后,马上派出人去,要查找曲胜男,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怎奈那时的摩云堡,早已经是敌占区了,精锐的小队小心翼翼地搜索了七八天,才发现了滚落到山谷中的曲胜男。

    那时的曲胜男已经醒了,用下颌一点一点地爬着找吃的,虫蚁草籽都不放过,那个惨象真的没办法说了她被发现的时候,以为是敌方的军队,差点咬舌自尽。

    小队将人救回去,胡秀凤动用特权,弄了一颗塑骨丸回来当时她才是初阶化修,塑骨丸都轮不到她,不过她在摩云堡打得实在漂亮,光宗亲自过问了此事。

    塑骨丸是很好的,然而,半个月在山间餐风露宿,曲胜男落下了病根。

    卫国战争结束之后,坤帅要求太医院,无论如何治好曲胜男。

    但是那又怎么可能呢?卫国战争中,出现太多伤患了,根本不可能都救治得好,曲胜男得了塑骨丸,能行动自如,已经是很不错了。

    但是胡秀凤不满足,因此在太医院打伤了两人。

    这种事情在那时也是很多的,局外人很少知道,京城里的人都不是很清楚,就遑论外地人了,但是窦大夫身在太医院,对这个传闻还是相当了解的。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汤昊田点点头,然后他热切地看向李永生,“你要是能治好她,钱不是问题。”

    切,窦大夫对他的热切嗤之以鼻能治好早就治好了,根本不可能的事,也不知道你激动个啥劲儿。

    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圈外人确切说是太医院之外的人,能接触到曲胜男,就足以自傲了,不管能不能治好,先竭尽全力地找法子。

    事实上,蒋看海和尹夏荷都没听说过这人,见汤昊田如此说,尹夏荷先发话了,“她是乞了骸骨的吗?”

    乞骸骨是官员退休的一种说法,然而,不是所有的官员退休,都是乞骸骨,高阶司修以下,基本上是不用想的,化修才能乞骸骨当然也有例外。

    这就跟地球界的离休一样,厅级干部以上叫离休,后来条件放宽,49年以前参加革‘命的,也叫离休。

    退休的待遇,当然跟离休不能比,离休之后治病,想要多少钱,张嘴就行了。

    (看出来了,月票是喊不出来的,加更了,今天月票过百的话,明天继续加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