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零五章 沐轶的怨念
    高明的医生,能通过药方,看出开方子人的流派。

    沐轶有名师,对中土国的医疗流派,知道得也很清楚,所谓高人一出手,就知有没有,他一眼就看出,李永生开的方子,不但非主流,也不属于任何有特色的流派。

    不过这也怪不得李永生,他自打来了这里,就很少生病,遇到不舒服的时候,自己就去山上找药来熬他所处的双溪镇,周围山上有不少药材,遇到实在没有的,还能去药店买。

    这种情况下,他也不知道这里主流的方子是什么,完全没接触的嘛。

    “道宫?”蒋看海听得吓了一跳,“他就是个孤儿,还能跟道宫扯上关系?”

    “倒未必一定要扯上关系,”窦大夫对此知之甚详,“很久以前,道宫和官府的治疗手段,没那么对立,是相互包容的……现在也包容,不过发展方向不同。”

    “当然,李永生也可能是得了道宫什么人的传承,这很正常。”

    “方子没问题吧?”得,这么问的,只可能是小桔的外婆。

    “目前看不出问题来,很精妙的方子,”沐轶实话实说,“不过这一味主药铁线藤,用得太多了……这个东西,主要是控制在道宫手里,它近灵气而远气运。”

    可惜了啊,这么独特的方子,不能拿来推广毕竟治病救人的时候,要考虑成本问题,铁线藤没啥人使用的时候,价钱是一回事,大量使用,价钱就是另一回事了。

    不过,总也是一种收获,不是吗?

    “铁线藤又不值几个钱,”老太太不以为然地回答。

    “你们根本不懂,”沐轶很不耐烦地发话,然后看一眼蒋看海。“两个方子中间,应该还有个方子吧?”

    蒋看海看他一眼,微微颔首,“是有一个。”

    沐轶斜睥他一眼。“那你拿出来吧。”

    “凭啥呢?”蒋看海脸一沉,“我欠你的?还是以后我去太医院看病,不用花钱?”

    “哎,你这人,”沐轶很是有点无语。“这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你有点觉悟行吗?那个本修生说,要你不泄露方子了吗?”

    蒋看海冷着脸摇摇头,“他也没说不泄露,你们想要方子,去找他啊。”

    我要合适找他,会来找你吗?沐轶也是相当地无语,“你对我们太医院,意见挺大啊,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工建房的吧?”

    这话就隐隐有点威胁了,太医院虽然不掌实权,但是……人家掌握着生死大权,别说工建房,工建部的老大,还不得看太医院的眼色?

    “我是工建房的,”蒋看海根本不在乎,他冷笑一声,“太医院又怎么样?我女儿差点被你们破开肚子了,我就是有意见。不行吗?”

    沐轶顿时无语了,在他看来,这事儿不能怪太医院,小窦也尽力了。但是不管怎么说,那个本修生确实做到了太医院做不到的事,患者家属不高兴,也是常情。

    “蒋大人,此事确实是太医院力有不逮,”见到师尊吃瘪。窦大夫只能站出来说话了,“不过这个经验推广,也是造福苍生,你希望别人的女儿,都跟你的女儿一样吗?”

    尼玛你这说话……真不是口腔科的吗?蒋看海也无语了,“这个方子,我已经忘了,你们想要,就要去找李永生。”

    反正他对自己女儿差点被破开肚子,是耿耿于怀一个孤儿都做得到的事,你太医院都做不到,还指望我尊重你?

    沐轶闻言,嘴角抽动一下,征文我输给那厮了,医术也要输?

    做为文学爱好者,他也为庆典写了征文,排在第五十一名,这实在是个太悲催的名次,因为太医院有规定,前五十名在今年太医院的分房里,能获得十五分的加成。

    五十分,那可是整整的五十分啊,初阶司修和中阶司修的差距,也不过才三分,而第五十名和第五十一名,差距有十分!

    沐轶觉得自己就是话本里的悲剧主人公,这剧情虐得……简直了!

    所以他对于任何一个排名在自己前面的征文作者,都有极大的敌意。

    他不知道李永生写了什么,甚至也没记得那厮的姓名,但是……这本修生排在前十了,就是挤了他一个名次。

    于是他站起身就走,“我还有个会诊的辩证,小窦你回头见了那个本修生,帮着问一下。”

    沐轶走了,但是窦大夫却不敢走,缠着小桔嘘寒问暖。

    女孩儿虽然小,也知道这个叔叔是打算给她开肚肚的,态度当然不好,不过她的外婆却知道当初人家也是给面子了,倒还算比较热情。

    最后还是蒋看海有点扛不住了,“好了,晚上我请他喝酒,你一起去吧,问得出来问不出来,那是你的事儿了。”

    这次帮女儿治疗,他算是领了李永生不小的人情,关键人家提前就警告过,是他自己没有珍惜机会,现在女儿大好,他当然要有所表示。

    为了照顾李永生,蒋看海请客的地方,就在距离朝阳大修堂不远处,是一个名叫天元酒楼的豪华酒店。

    他到了之后,还专程派了马车,去修院里接对方。

    李永生赶到天元酒楼的时候,愕然发现,蒋看海、尹夏荷和窦大夫居然在门口等着自己。

    “不用这么夸张吧?”他笑着下了马车,“帮了一点小忙,怎好让三位在外面等着?”

    “你救了孩子一命,我们做父母的,当然要表示感激,”尹夏荷笑着回答,她可是比她老公会说话多了,“你看是小忙,我们看就是天大的事了。”

    “这还……真是的,”李永生笑着摇摇头,“我正好还有点事,想请教蒋大人。”

    “不急,一晚上呢,”尹夏荷笑着回答。

    四人一边说笑,一边走进酒楼,刚走上二楼,还没进包间,就听到有人大喊一声,“咦,小李……怎么是你?”

    李永生抬头一看,笑着点点头,“汤大哥,这么巧?”

    打招呼的人,正是汤师姑的弟弟汤昊田,他的眼睛一瞪,“叫汤师叔!”

    “好,汤师叔,”李永生也不跟他争辩,然后一指身边的人,“我跟几个朋友坐一坐,师叔你且去忙。”

    汤昊田见了他,却是想起了那个话本,“定了哪个房间?我一会儿去找你喝两盅。”

    李永生对他印象不怎么样,但是不管是师叔还是大哥,对方总是长者,于是他笑着回答,“怎么敢劳动汤师叔,你在哪个包间,我一会儿去敬酒。”

    汤昊田却是不便报出房间号,通过朝阳大修堂一名教谕,他结识了两个外地来的教谕,本着“有枣没枣三杆子”的想法,他先接待对方一下。

    有大修堂的教谕在场,李永生又是大修堂的插班生,他就不想让两边碰面,这是生意人的本能,所以他笑一笑,“我这边接待着一些主顾,不方便,你哪个房间?”

    李永生侧过头来问蒋看海,“咱们哪个房间来的?”

    “山海阁,”蒋看海回答,然后冲汤昊田微微颔首,算是个招呼。

    四人进了包间,很快菜就上来了,蒋看海今天得了夫人的应允,很高调地发话,“先来三坛金色凯旋,要三十年的,咱们今天不醉无归!”

    “你少喝点,”尹夏荷很不给面子地瞪他一眼。

    窦大夫也是个好酒的,喝了几盅之后,话就多了,“永生老弟,我师尊问了,你第一个方子和最近一个方子之间,是不是还有一个方子?”

    “你们这是习惯了做伸手党?”李永生听得就笑,“还是得自己多琢磨啊。”

    “知道知道,学你者生,像你者死嘛,”窦大夫点点头,声音稍微大了一点,“你的方子,我们也是参考一下……对了,师尊说,你的方子有点道宫的味道。”

    “我怎么不知道呢?”李永生继续笑,“你师尊是哪位?”

    “太医院说师尊,先是职业上的带路人,我还没入门呢,”有二两酒垫底,窦大夫说话也豪放了起来,“沐轶你知道吗?算了……阴九天你总知道吧?”

    “我还真不知道,”李永生笑得醉态可掬,“我就是一乡下孤儿,没见过啥世面。”

    “阴九天这人可厉害,”蒋看海难得地服气一个人,“那是给今上、娘娘开方子的。”

    “沐轶是阴九天入了门的弟子,”窦大夫努力让自己说话认真一点,“什么时候方便了,我帮你引见一下,对你有好处。”

    “这个再说吧,”李永生一摆手,他认识我,对他才有好处吧?“窦大夫你不就是想知道这个方子吗?好说,我这人不习惯藏私,但还是那句话,学我者生像我者死……”

    接着他就把第二个方子说一遍,然后又解释一下,这方子里的生克是怎么回事,又讲述怎么去除虎狼药性。

    窦大夫一开始还能听明白,听到后面就傻眼了,说不得直接摸出个留影石来,记录两人的谈话。

    李永生也没在意,这个东西就跟他给道宫的唐红豆处理秘方一样,不明白的就是不明白,点破了也就那么回事。

    正经是九凤齐鸣这种针法,想要学会,不但得掌握原理,还得有那个悟性。

    (后面越追越近,前面越落越远,大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