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零三章 三凤九鸣
    李永生当然有信心治好,不过这个时候说得太肯定,也不合适。

    于是他点点头,“通过脉象判断,现在已经不能再等了。”

    尹夏荷的老妈并不关心这些措辞,她直接发问,“能保证她安全,是吧?”

    李永生看她一眼,做医生的,最烦遇到这种患者,“只能说基本保证安全,天底下的事情,谁说得了那么准?我努力就是了。”

    “哎,你这啥意思呢?”老太太不干了,“年纪轻轻的,脾气这么暴躁!”

    “我是实话实说,”李永生不吃这一套我脾气还能暴躁过你?他冲窦大夫一扬下巴,“他们要开刀的,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对吧,窦大夫?”

    凭你也配跟我说话?窦大夫冷笑一声,“开刀肯定保证没问题,万无一失!”

    就没见过你这种二货,李永生实在有点无语了,只要是手术,怎么可能没有风险?“那我不管了,窦大夫你来。”

    “慢着,”老头不答应了,他就不想让外孙女开刀,“小李,你的意思是,只要你出手,不开刀也很可能好?”

    李永生想一想才点头,“嗯,倒也不敢保证万无一失。”

    老头听得明白,双手一拍,“那就是你了,动手吧。”

    “慢着,我没走呢,”窦大夫铁青着脸发话,他上下打量李永生一眼,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小家伙,你知道什么叫肠痈吗?你这是要将就几个时辰?”

    李永生呲牙一笑,他真是有点火了,所以说话也就不留情面了,“怎么还不将就几十万个时辰?你做不到,不代表别人也做不到。”

    “肠痈当然药物能治,”窦大夫也被这话激起了火气,大声地发话,“但是我说两点。一个,她治得晚了,第二,她还小。用虎狼之药,她以后怎么办?”

    中土国也有能让阑尾萎缩的药方,不过这药方劲儿实在太大,成年人用,都可能造成很大的副作用本来要萎缩的是阑尾。没准大肠跟着都出问题了。

    其他的副作用也有,四岁的小女孩,从此个子萎缩不长了,怎么办?

    这真的不是玩笑,虎狼之药就是这样,药劲太猛,副作用太厉害

    而仙界的药方,不存在这样的问题技术有代差,这个要认。

    李永生根本不理他,而是侧头看向蒋看海。“治不治?不治我就走了。”

    跟那些人扯太多没用,要找就得找正主儿啊。

    “当然治,”蒋看海毫不犹豫地表示,“我是他父亲,我说了算!”

    “那让我先出去,”窦大夫毫不犹豫地向外走去,“我眼不见为净。”

    “蒋看海,你敢!”老太太尖叫了起来,“窦大夫,不要理那些小家伙。求求你救救我的外孙女……我再加一千块银元!”

    “你信不信我休了你个老不死的?”老头子气得大叫,“都是一家人,折腾什么?”

    眼见大家越吵越热闹,李永生看着麻烦。悄悄弹出一缕指风,然后叫了起来,“别吵了,小桔都没气儿了!”

    尹夏荷闻言,一转身就蹿了回来,探了一下女儿的鼻息。放声大哭了起来。

    其他人听到这噩耗,当然也没心思吵了,窦大夫见势不妙,转身就走,嘴里还吩咐一句,“小田你帮看着点,该不该做手术,你自己决定好了……我得去太医院反应一下情况。”

    小田没好气地回答,“人都没气儿了,我去反应吧,您留在这里好了。”

    “老太太让你来,没让我来,”窦大夫大喊一声,他彻底撕破脸了。

    就在这喧闹之中,李永生看一眼蒋看海,拈起一根银针,就冲着小桔扎了下去。

    “哎……”蒋看海的声音戛然而止,目中却是一片骇然,你这一针,还要把人扎活?

    尹夏荷的父母也看到了这一幕,不过他们现在心乱如麻,根本顾不得计较。

    刷刷刷几根银针下去,小桔小小的身子一抖,长吸一口气,竟然真的活过来了。

    不过所谓活过来,也仅仅是有了口气。

    没了阻碍,九根银针在瞬间就扎了下去,屋子里一片寂静,到了这个地步,大家还可能有别的反应吗?

    九针扎下去之后,李永生挨个银针捻动一下,当然,不会是单纯的捻动,还夹杂了其他的手法。

    窦大夫看得眼都直了,虽然他相当于是外科大夫,但是中土国的正式医生,都是首先要精通阴阳、五行平衡的,会针灸也是必要条件。

    他不是很擅长针灸,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没有眼力,看到李永生快速在三根银针上震颤了九下,银针居然发出了轻响,他讶然地发话,“这是……针王失传的凤凰三点头,九凤齐鸣?”

    单独的一根银针,凤凰三点头并不算难,难的是那三根银针扎对地方,那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而且让三针齐鸣,那就太难了。

    三针齐鸣可不是只图了好看,那是能在那片区域内,激发极为精妙的震荡,里面的学问大了去了。

    九凤齐鸣是昔年一代针王桂一男的绝学,可惜他的弟子们不争气,没谁掌握了精髓,三代之后,出了一个杰出弟子,可惜这弟子应邀为雅利安国王治病时,离奇地死在了雅利安。

    他死的时候,还不到三十五岁,一身的医术,根本没有传下来。

    李永生待理不待理地点点头,心说九凤齐鸣算多大点事,没见过一百零八凤齐鸣吧?

    下好了针之后,他又摸一下小桔的脉,冲着尹夏荷点点头,“她马上会排泄,不要移动她的身子,擦洗干净……”

    话音未落,小桔噗地放了一个响屁出来,臭味弥漫在整个屋子里。

    李永生走到桌子旁,看到上面已经准备好了笔墨纸砚,他提笔就写下了一张方子,随手递给蒋看海,“快去抓药,千年老参为引。”

    虽然是修者的社会,千年老参也是极为难得的,卖是有卖的,价钱不是一般的贵。

    其实百年老参为引,就足够了,不过千年老参的效果要好一点,而且李永生觉得,这一家子实在太不着调了。

    尹夏荷是个官迷,蒋看海爱吃点小醋,夫妻俩对孩子关心不够,而孩子的外公外婆更是奇葩,女孩儿都快死了,还在那里争执不休真的前世是冤家吧?

    反正这家看着不差钱,他就用上千年老参为引不能光让你们折腾别人。

    蒋看海拿过药方就往外走,他现在对李永生,真的是非常信服了。

    哪成想他的老泰水身子一横,将他拦住,劈手就将药方夺去,转身递给了窦大夫,赔着笑脸发话,“窦大夫,麻烦你看一看药方。”

    窦大夫自己都想抢这个药方来看,见她拿过来,一眼扫过去,登时就张大了嘴巴,“我去,这是……治疗肠痈的?”

    治肠痈的方子,左右不过那么几味药,君臣佐使大抵都有定数,也正是因为如此,第一天那郎中没治好小桔,蒋看海也没法去找麻烦。

    但是窦大夫看这个药方,那是完全看不懂,他细细看了一遍,抬头愕然地看向李永生,“敢问这位小友,这方子……你是如何辨证的?”

    医生是最爱坚持己见的,这是良医必备的素质,不能因为某些意外因素而动摇自己的看法,但是他们也是最佩服那些具有真才实学的同行。

    这是个救死扶伤的职业,多学一点,就能多对患者负责一点,尤其是太医院的医官,他们固然也为普通黎庶治疗,但是面对的主要客户,还是那些非富即贵的主儿。

    所以窦大夫的嘴里,才道出了“小友”二字。

    “收敛的方子,”李永生淡淡地回答,并不多说。

    他这个方子,是仙界的方子改良过来的仙界的很多药材,这个位面并没有,少不得他要用三五种草药来替代,有些药材药性就有冲突,但是他求的是两者中和之后,剩下的药性。

    这个方子里,根本看不到君臣佐使倒是能看到昏君和逆臣。

    别说是太医院的窦大夫,就算为今上和阁老看病的御医来了,十有八九也看不懂这个方子。

    窦大夫心里实在茫然,他看这个方子,跟看天书差不多,若不是看到对方神奇的针灸术,他肯定直接翻脸呵斥了。

    就算这样,他也要忍不住问一声,“白术和石莲搭配……土性岂不是被排走了?”

    “白术取凉下,石莲取延绵,”李永生吐出八个字,点出要点,也就不再多说,而是看向蒋看海还不去抓药?

    就在这时,只听得扑哧扑哧连响,屋子里顿时臭气熏天,原来是小桔在昏迷中,开始排泄了。

    尹夏荷上前照顾女儿,蒋看海则是看向丈母娘,伸出手来,“老泰水,这方子……”

    老太太固执得很,她盯着窦大夫,“窦大夫,这方子合适吗?”

    “收敛的方子……”窦大夫呆在那里,愣了好一阵,才微微颔首,“我有点明白了,好像虎狼气被消去很多。”

    太医院出来的医官,真的是有真材实料的,虽然不懂这方子里的君臣佐使,但是有“收敛”二字提醒,他竟然分析出来了,药性一综合,竟然有化去肠痈的可能。

    (渣后台,上传到现在,不过月票还是要求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