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一百零一章 知府之子(三更求月票)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李永生正在瞎琢磨,院门一响,走进来一男两女。

    三人都是丙班的修生,男生叫做杨国筝,女修生分别是明晓媚和周玉琴。

    杨国筝也是插班生,学年初就来了,到现在都快一学年了,他人长得黢黑瘦小,也很木讷,一点看不出二代的影子。

    但是大家都知道,他是南桂郡某个府知府的儿子,可以算是官二代了。

    事实上,普通地级市的市、委书、记,还真不好在朝阳大修堂办下插班来,不过杨国筝的老爸不但是知府,还是出身于朝阳大修堂。

    但就算这样,沈教谕对杨国筝也十分不满,动不动就呵斥。

    有一次,他更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掀开了小杨同学底牌:别以为你父亲是个知府,我就会答应你转进咱们班,想转学转到别的班去,只要我在这个班一天,你就休想!

    揭人肯定是不太好的,但是杨国筝的资质比较差,成绩也在班里垫底,沈教谕绝对不能容忍这样的插班生转为正式的修生他丢不起那人。

    不过他这话当众一说,基本上就断了杨同学转到其他班的可能同为大修堂的教谕,你姓沈的能坚持原则,好像我们就是蝇营狗苟之辈?

    有意思的,杨国筝并不因此而记恨沈教谕,他也清楚自己的资质,知道跟朝阳大修堂的正式生确实无缘,相对顶个冒牌名头,他不如老老实实插班,回南桂毕业算了。

    更可笑的是,他还时不时地拿些南桂土特产,去看望沈教谕我知道自己脑瓜和身体都比较差,但是我已经很努力了。教谕您平时少骂几句行吗?

    沈教谕心里简直……这份酸爽是不用提了!

    不过杨国筝是三个插班生里,修行态度最好的,他推辞了几次,见对方实在诚恳。于是只能收下礼物:行,看在你态度还算端正的份儿上,我不骂你了,但是哪一天你态度也不行了,那就不要怪我继续骂你。

    因为杨国筝是这么个货色。丙班的同学都看不上眼,没错,知府的儿子是官二代,但是朝阳大修堂是什么地方?那是荟萃了全国精英的修院!

    李永生在班里总共露面两天,他坐在墙角减少存在感,杨国筝也坐在墙角,两名插班生,居然稀里糊涂地有了点交情。

    相对其他同学的鄙视,他并没有看不起这个木讷的家伙,李某人是能放下架子的。否则以他观风使之尊,他不需要在意本位面任何人。

    于是,杨国筝就觉得李永生这人不错,又知道他在修院租了房子,时不时地过来走一走,还经常在这里混饭,他身为知府之子,虽然要老实地呆在修院里,但是修院食堂那糟糕的饭菜,实在有点令他难以忍受。

    走动了几天。他就将明晓媚带了过来,明晓媚相貌也极为普通,功课也是倒数的,但是不知怎的。她跟杨国筝关系极近,甚至有人传言,他俩在交往。

    至于周玉琴,那是明晓媚的室友兼闺蜜,她的成绩中上,相貌也姣好。来李永生这里蹭过一回饭之后,就经常撺掇明晓媚一起来。

    这四个人,隐隐有成为小团伙的趋势。

    三人来了之后,李永生招呼一下,又坐在那里发呆,杨国筝却是很不见外地拿了块留影石,听里面录制的歌曲。

    两个女修则是拿了两本书来看,一边看,一边轻声说笑着。

    不多时,葛嫂将饭菜端了上来,大家坐在一起开动,吃喝一阵之后,杨国筝才闷声闷气地问一句,“永生,我看你有心事?”

    “没什么,”李永生很随意地回答,“就是觉得没啥事做,想赚点钱。”

    “你还没钱?”周玉琴闻言叫了起来,她的家庭条件一般,家里两个本修生,父母供养得非常吃力,“你这儿一个月的房租,够我吃三个月了。”

    “要用钱的地方多啊,”李永生回答道,“你好歹也是有家人帮衬,我得自力更生。”

    杨国筝不吱声,他对银钱没什么概念,花钱也中规中矩,他老爸每个月就给他那么多钱,节俭一点能省出些许来,奢侈一点就绝对得借钱过日子了。

    明晓媚却是看了李永生一眼,“你有多少本金,打算赚多少钱?”

    “本金就是几千块吧,不到一万,”李永生皱着眉头回答,“至于说打算赚多少,那当然是越多越好了。”

    “几千块?”周玉琴惊呼一声,“这都是你自己赚的?”

    “几千块少了点,”明晓媚却是摇摇头,又看一眼杨国筝,“喂,有什么好营生,给人家永生介绍点?”

    “我还缺钱花呢,”杨国筝闷声闷气地回答,“这儿要是南桂,我还能想一想办法,京城我可是不行……你家呢?”

    明晓媚沉吟片刻,缓缓发话,“你若是有意,弄几个粮油铺子如何?”

    “粮油铺子,”李永生讶异地一扬眉毛,“你在农司有门路?”

    中土国的粮店,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开的,必须经过农司审核,粮价和进货渠道,很多时候也是由农司指定,就连经营的场所,也要接受农司考察。

    一条街上,必须有粮油店,而相邻的粮油店,不许离得太近。

    这么说吧,谁要是能办下粮油铺子的手续,都不用自己经营,转卖了就能拿钱。

    “勉强说得上话,”明晓媚含含糊糊地回答,“反正弄几个铺子,你想经营就自己经营,不愿意经营,就转包给别人。”

    李永生的心里,是越发地惊讶了,“看不出来,你不吭不哈的,门路挺广。”

    明晓媚微微一笑。并不答话。

    估计这也是个二代,李永生暗暗地做出了判断,怪不得跟杨国筝能走到一起。

    “粮油铺子,赚不了多少钱吧。”杨国筝闷声闷气地回答,“还不如搞饭店,那个利润大。”

    “饭店太熬人,”李永生摇摇头,“粮油铺子赚的其实也不少。利润不大,关键是要走量,资金占用比较多,我不合适干这个。”

    “那就没办法了,”杨国筝没心没肺地回答,他对这些就不感兴趣。

    明晓媚斜睥李永生一眼,“那你说,你干得了什么?”

    “我有个想法,”李永生将自行车的构思说一遍,并且将其特点也强调一下赶路速度快。而且不需要畜力,还比跑步省力。

    “这个东西,需要见到样品才能断定,”明晓媚很认真地发话,“如若果真跟你说的类似,应该是大有市场的。”

    “要是真能做到这个,我也能找人来投资,”杨国筝也有点心动,只有真正明白他的人,才会知道知府公子动心投资。是多么地难得。

    “为什么要找人来投资?”明晓媚奇怪地看他一眼,“你还要跟永生争利?”

    “这个市场很大,永生做不过来,”杨国筝一摊双手。“尽快把摊子做大才行。”

    李永生沉吟一下,方始缓缓发问,“能……能追究别人仿制吗?”

    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收音机那一套,比较难以仿制,但是自行车是很简单的机械。买一辆拆开,不用一天就能搞明白原理。

    这个位面,可没有什么保护知识产权一说。

    明晓媚那粗短的扫帚眉,讶异地一扬,“很容易仿制吗?”

    李永生沉吟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仿制不难。”

    “这就不好办了,”明晓媚摇摇头,“还是……先看看样品吧。”

    她说话是相对比较靠谱的,而杨国筝比她就差多了,“起码在南桂郡,我保证没谁敢仿制。”

    两天之后,李永生拿出了样品自行车,修生们都有很强的身体平衡能力,上手不到一炷香,就骑得很熟了,这个时候,也没谁急着去琢磨自行车的原理,主要是先玩个新奇。

    不过,骑了两圈之后,杨国筝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永生,上坡很累啊。”

    朝阳大修堂依山而建,就算本修生的身体比一般人强,但是坡度太陡的话,也肯定喘。

    “你这不是废话吗?”李永生白他一眼,“上坡不累,难不成下坡累?”

    “可是,南桂郡到处是山啊,”杨国筝愁眉苦脸地看着他,“这玩意儿在南桂,怕是有点不实用,不是我不想帮你……真不如骑马。”

    “啧,”李永生嘬一下牙花子,也为难了,“那就……唉,算了。”

    “这个东西,平原的市场会大一点,”明晓媚发话了,“但是真的太简单了,很容易仿制。”

    中土国的工业生产能力很一般,但是由于有修者存在,锻造能力极强,自行车的关键部位,大架、中轴、飞轮和链条,生产起来并不难。

    李永生看看这二位,“你俩谁想买走我的这个技术吗?”

    众人嘿然不语,好半天,明晓媚才出声发话,“这个技术,你最好找一找工建部,只有他们出钱买,你才卖得出高价。”

    工建部买下技术,那就是国有资源了,别人想仿制,工建部也不会答应,就像地球界曾经有盐铁专营、烟草专营一样,任何行业,一旦掺杂了国家意志,那真是谁碰谁死。

    李永生苦笑一声,心说我工建部哪里来的熟人?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声喊,“小李,可算找到你了!”

    李永生扭头一看,顿时一愣,有些事真经不起念叨,来的这位,可不就是工建口儿的?

    (三更了,召唤月票。)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