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十六章 教化部(加更求月票)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孔舒婕闻言,心里是要多不舒服有多不舒服了,“你的学生够优秀的话,又何惧骚扰?”

    沈教谕耸一耸肩膀,并不说话,但是已经将态度表现得十分明显了我不跟你计较。

    李永生不想陷入这无谓的争执,于是出声发话,“我若迟到,不去也就是了,可否?”

    “你不去上课都无所谓,”不等沈教谕说话,孔总谕先开口了,“对你来说,升上舍生是手到擒来。”

    “你不能不来,”沈教谕看向李永生,郑重地摇摇头,“迟到时不来,平时还要来……时来时不来,别人怎么看?”

    “那我一直不来好了,”李永生觉得这不是问题。

    “行,你有这话就行,”沈教谕一拍桌子,“学年大比的时候,你若能过……考勤之类的因素,你不要考虑。”

    李永生闻言,大喜过望,只觉得这沈教谕可爱极了,于是忙不迭地点头,“既然教谕这么说,我自当遵从,您放心,我是一定会过的。”

    “那就这么说定了,”沈教谕狐疑地看他一眼,“先上两天课,按时上……然后你想不来,就彻底别来。”

    说完之后,他觉得这么针对一个孩子,也挺没意思,说不得又补充两句,“你想去书阁之类的,都由你,别影响大家就行……修院里自修的人也不少,只要你有那个实力和天分。”

    “先上两天课,怕是有点问题,”孔舒婕犹豫一下,还是实话实说。“后日政务院要召见他……能否过两天再说?”

    “神马?”沈教谕愕然地张大了嘴巴,“政务院召见……他?”

    “李永生在全国的庆典征文,排名第三,”孔总谕傲然地回答。“如果不是考虑未来京城还可能需要他配合,他根本就不需要留在这里插班,明白吗?”

    “原来……是真的插班?”沈教谕腾地站起了身子,先跟孔舒婕一抱拳,又冲李永生点点头。讪笑着发话,“抱歉,我实在被关系户折腾怕了,真的失礼了。”

    孔舒婕翻一翻眼皮,她还是有点不能释怀刚才对方的无礼。

    倒是李永生笑着一拱手,“教谕坚持原则风骨铮铮,着实令人佩服,哪里来的失礼一说?”

    “你家总教谕可还生气呢,”沈教谕哈哈一笑。

    他是坚持原则的,所以并不怕孔舒婕。但是当他发现,弄出了一场乌龙,自己不占理之后,哪里还敢跟堂堂的中阶司修呲牙咧嘴?

    孔总谕哼一声,“你的做法我能理解,但是先入为主真的不好。”

    “都是本院毕业的,总教谕留个面子,”沈教谕赔着笑脸回答。

    平常他是不怎么在意大修堂的师兄弟,因为他就留在了京城,留在了修院。师兄弟实在太多了,触目全是,想要照顾都照顾不过来。

    但是现在,他就要套套近乎了。“家属区的宿舍,我正好知道一套房子要出租。”

    孔总谕虽然是女人,但也是心比较大的那种,并没有揪住对方不放,于是笑着点点头,“若是这样。那可太好了……麻烦学弟了。”

    沈教谕斜睥她一眼,“我好像比你大吧?”

    “那又如何?”孔总谕翻一下眼皮,“学无先后,达者为尊!”

    沈教谕奸诈地一笑,“那好,您确实比我老,这总成了吧?”

    孔舒婕登时就怔住了。

    不得不说,抛开面具的沈教谕,还是很有意思的一个人,他很热情地借了一辆马车,带着他俩去家属区走一趟,看一下打算出租的房子。

    房子是平房,足有七间之多,北面、东面和西面各两间,南面只有一间,旁边是院门,中间还有圈起来的小院。

    屋主去了边陲的本修院,支援那里的教化工作,三年之后才会回来,而他的家属因此回了老家,房间就空下了。

    房间有点多,还是孔总谕不喜欢的平房,但是李永生喜欢,他问了一下价格,知道这里月租不过三块银元,毫不犹豫地拍板了,“就租这里。”

    三块银元,比景教谕的薪水还高,但是这里是帝都啊,还是这么大的一个独立小院,真心不贵。

    李永生在地球界的时候,就见识过帝都房价的疯狂,而且这现象不是偶然的,想当年白居易入京城,就曾经有人吐槽他的名字长安居,大不易!

    这还真是土豪,沈教谕暗暗咋舌,“要请仆役吗?扫洒院子。”

    “那就一并麻烦教谕了,”李永生呲牙一笑,反正他现在不差钱,而且最关键的是,他还打算再聘请一些学姐学弟,在京城也开个广播电台。

    不过这个事儿,要稍微往后放一放,谁知道京城这帮大佬,是如何规划的收音机。

    中午李永生请客,邀请沈教谕小酌一下,拜托他下午找到仆役,因为晚上他打算入住了。

    沈教谕有点不解,等一两天也行啊,旁边的朝阳山庄也能住,你反正不差钱。

    打死都不住那里,孔舒婕恨恨地表示,姓黄的那厮,昨天就撵我们走,只要他在朝阳山庄一天,我们就不去那里住。

    沈教谕闻言大奇:你们是怎么招惹他了?

    待他听明白因果之后,狠狠地一拍大腿:原来就是你二位,昨天打了新月国王子的?

    国外修生,在朝阳大修堂里,喜欢惹事的并不多,但是绝对不包括安贝克。

    多少教谕都看安贝克不顺眼,而且对修院的“绥靖”态度,十分的不满,不过有人强调相忍为国,大家也只能硬生生地忍着。

    所以沈教谕对李永生的行为,表示出了强烈的欣赏,说既然你在我的班上插班,遇到不公正的事情,你尽管出手,修院的压力,我绝对帮你扛住。

    至于说来自外界的压力,我也能帮你协调,但是你自己也要努努力终究你是要被政务院召见的了,对吧?

    沈教谕做人有底线,但也非常实在,并不大包大揽。

    在他的帮助下,李永生下午就请到了仆役,一个姓葛的中年妇女,管吃管住月薪一个银元。

    第二天,孔总谕去教化部走了一趟,得到了一个消息:下午的时候,征文的前十名,要去教化部沟通一下。

    其实这沟通也没啥内容,无非是确定一下,前十名是不是都来了终究是政务院召见,万一有人来不了,就是不可原谅的疏忽了。

    随后,李永生跟着总教谕去了,见到了教化部言德司的司长。

    图元青也来了,俨然以李永生的发掘者自居,不过司长大人也就是客套了两句。

    京城真是盘龙卧虎的地方,有本事的人太多,今天来的不止是征文第三,还有征文第二呢,倒是第一那位身居京城,不用提前来应卯。

    司长大人正经是对收音机比较感兴趣,问了两句之后,表示说此事已经上报给了部长,既然是博灵教化房和本修院共同开发的,那当然也算教化部的功劳你明白吧?

    李永生并不做声,倒是图元青笑眯眯地表示,那是当然,这一切都离不开部里的关怀,否则我们也不能取得这样的成就。

    而孔舒婕的脸色,就有点不好看了,出了司长的房间之后,她冷哼一声,“图教化长,你想说自己支持了李永生,也就算了,还扯到部里,这算怎么回事?”

    “孔总谕你想多了,”图元青也不着恼,而是笑眯眯地回答,“部里哪里会在乎这点小功劳?他们也就是希望,咱们能在政务院提一下名字……你应该这么想,不知道感谢上司的人,政务院也不会喜欢啊。”

    孔总谕也知道这一点,她微微颔首,又怜惜地看李永生一眼,“永生这次可是吃苦不少,我不想再看到什么意外了。”

    “你放心好了,就是挂个名,”图元青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保证,“永生脸上的疤,就注定了部里不可能再抢……否则这疤都不好解释,再说了,博灵军役房弄出那么大动静,真当政务院的都是聋子瞎子?”

    他这话是说到点子上了,不过还有几分私心,他没有说。

    李永生微微一笑,“总教谕,部里挂个名,图教化长的功劳就坐实了。”

    饶是图元青心机深沉,听到这话,也忍不住怔了一怔,骇然地看他一眼我说,你小子不要这么早熟好不好?

    不过他终究是放下了面皮的主儿,接着就哈哈一笑,“永生,我现在真的相信,那个话本,是你独立完成的了……有思想啊。”

    孔舒婕也不是笨人,听明白两人的对话之后,看向图元青,“咱们现在,是不是该求见一下部长?”

    “这个嘛……”图元青犹豫一下,“算了,还是我先去问一下吧,你们在这儿等我。”

    他就是出身于教化部,在这里轻车熟路得很,一转身就不见了。

    孔舒婕和李永生往院子中间走一走,那里有几张石桌,还有石凳,两人拂一拂浮尘,就那么坐下了。

    坐下不多久,有人从远处走了过来,那是一个身材高壮的中年人,他气势汹汹地大喊,“谁是李永生?李永生在哪儿?”

    (加更求月票,最后七个小时了。)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