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十五章 只因没钱(四更求月票)
    对于于老院长的问话,孔舒婕很想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

    但是犹豫半天之后,她最终还是摇摇头,“只有他一个。”

    老院长沉默片刻,叹了口气,也没再说话。

    倒是甄老好奇地发问,“小家伙另有传承?”

    “这我就不清楚了,”孔总谕斜睥李永生一眼,嘴角泛起一丝微笑,“据说少年时曾得异人看重,武技和见识都不差。”

    “见识也不差?”甄老愕然,见识两字可跟武技不同,不是勤修苦练就能得来的,必须要有思考和积淀,“他才多大?”

    孔舒婕也不想说关于通窍的讨论,这种级别的见识,能让她眼前一亮,但是打动化修,恐怕还是不够,于是她选了另一个说辞。

    “他在修院里,研制出了收音机,写的话本,也位列庆典征文第三。”

    甄老的嘴巴,张得越发地大了,眼睛珠子也瞪了出来,好半天才不可置信地发话,“就是那个……让荣载道骂得很惨的话本?”

    这次轮到孔舒婕纳闷了,“这个话本,您也听说了?”

    “我何止听说啊,”甄老苦笑着摇摇头,“京城里够点份量的,都知道了,不过这件事里,味道太多,我就不跟你细说了……”

    下一刻,他的声音戛然而止,然后看向李永生,骇然发问,“你写的时候……想到结果了?”

    李永生顿一顿,还是点了点头,“想到了。”

    “果然见识不差,”甄老颓然点点头,然后又狠狠瞪他一眼,愤愤地发话,“这么着急干什么,晚几年拿出来不行?”

    这种为光宗正名的事,今上迟早要做,但是眼下强行推动,令京城里有实力的人,都面临站队的问题,所以他才抱怨。

    李永生沉吟一下,略带点无奈地回答,“没钱交学费了啊。”

    “噗,”甄老又一口酒喷了出来,一个话本,就搞得京城诸多大佬人心惶惶,居然是因为……区区的一点学费?

    老院长的表情也不轻快,他忍不住发问,“你不是挺有钱的吗?”

    “他是孤儿,怎么会有钱?”孔舒婕做出了回答,“发明了点好东西,差点被人强夺了去,这不是……他脸上伤还没好。”

    老院长最是听不得修生受委屈,闻言狠狠瞪她一眼,“你们修院干什么吃的?”

    “赵平川那人,您应该知道一二,”孔总谕无奈地撇一撇嘴。

    不过她也无意爆出太多细节,于是话锋一转,“是军役房下的手。”

    听到“军役房”三字,两名化修都不言语了,没法再说了。

    沉默片刻,包间门被推开,汤家姐弟走了进来。

    “好了,”老院长站起身向外走去,“记得把他带过去插班。”

    不愧是曾经的朝阳大修堂一把手,他根本没有给孔舒婕拒绝的机会。

    “算了,改天再聊吧,”甄老见状,也站起了身子。

    他俩离开之后,网红脸汤师姑坐下来,好奇地发问,“这老头是谁呀?”

    “我也不认识,姓甄,”孔舒婕一摊双手,“会回溯术法。”

    “化修?”汤师姑倒吸一口凉气,“是京城的吗?”

    孔舒婕无奈地笑一笑。

    “后面来的那蜡黄脸,告诉我别管朝阳山庄的事,”汤师姑不屑地撇一撇嘴,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回来包间晚了。

    不过她也没将此人放在心上,“这又是什么鸟人,敢跟我指手画脚?”

    孔舒婕嘿然不语,半天才说一句,“汤圆你就别管这事了。”

    “我还真不服气了呢,”汤师姑气得一拍桌子,“他是什么人?”

    孔舒婕苦恼地皱一皱眉头,“是负责安罕部落王子的……有关部门。”

    汤师姑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又狠狠一拍桌子,“有关部门就怎么了?敢冲法院指手画脚?”

    她的话说得凶,但是看她的脸色就可以知道,也有点色厉内荏。

    “不用了,汤圆,”孔舒婕摇摇头,“老院长说要动那姓黄的,你还不知道他的脾气?”

    “哼,”汤师姑气呼呼地哼一声,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第二天一大早,孔舒婕带了李永生,去朝阳大修堂办插班手续。

    孔总谕是重回故地,又因为此前都联系好了,事情办得极为顺利,辰末时分,大部分流程就走完了,她带着李永生,找到了要插班的教谕那里。

    教谕姓沈,近四十岁的男人,他对于突然出现的中年美、妇,先是微微愣了一下,待听清楚事由之后,脸刷地就拉下来了。

    不过虽然拉下了脸,他也没说什么难听话,只是淡淡地表示,插班可以,我也可以给你安排住宿,但是有句话我说在前面:你要么就别住,住了就别随便出修院。

    李永生看到他这个态度,很是有点奇怪,我招你惹你了,这么给我脸色看?

    一气之下,他就不想住修生宿舍了,但是想一想住到外面的话,万一遇到事情,可享受不到修院的庇护了,于是他犹豫一下发问,“有相对独立的宿舍吗?”

    不是他有意搞特殊化,说他来修院,本来就是混文凭来的,而且因为昨天的事,他对朝阳大修堂的观感并不好。

    “没有,”沈教谕摇摇头,面无表情地发话,“修院就是这条件……其实宿舍环境也不好。”

    你真的不是故意往外撵人吗?李永生非常怀疑这一点。

    “修院教谕家属楼,总有出租的吧?”孔舒婕对这些名堂,还是很清楚的,虽然她不知道,李永生为什么要住独立宿舍,但是他既然有意,她当然就要帮着争取。

    沈教谕的脸,越发地黑了,好半天才回答,“家属楼有没有出租的,我并不知道,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家属区和教学区距离非常远,起码五里地。”

    朝阳山庄就很大了,朝阳大修堂更大,面积接近万亩,其间不但有山水湖泊,假山园林都不少,还有集市,更有各种试验田,工具作坊,那是为工科和农科修生提供的。

    而朝阳大修堂跟朝阳山庄不同,并不崇尚奢靡,极少能看到马车,马匹多一点,也都是教谕在用,修生们赶路,一般就是靠两条腿。

    “远一点不打紧,”孔舒婕淡淡地发话,“永生不在乎。”

    “但是我在乎,”沈教谕面无表情地发话,“我班上的修生,不允许迟到。”

    咦,这有意思啊,孔舒婕就算心思再粗,也发现对方有点针对性了,少不得冷冷一哼,“有人跟你说了什么吗?”

    她怀疑黄院长在捣鬼,姓黄的只负责山庄那块,按理说是管不到大修堂本部的,但既然是出身于大修堂,跟本部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也是必然的。

    “那些闲言碎语,我没兴趣听,”沈教谕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身为一班的教谕,他特别烦插班生,尤其是这个大庆的年里,各种关系塞进来的插班生格外多,他所在的班,现在已经塞进来三个了,这厮是第四个。

    有人跟我说了什么?对不起,爷没兴趣听——我管你是谁的关系呢。

    孔舒婕盯着他看了半天,才轻笑一声,“别自找不痛快,我一直很想尊重你。”

    “你来找我不痛快好了,”沈教谕顿时就爆发了,“插班,你就老老实实地插班,要不然去别的班,我堂堂的教谕,还要看你修生家属的脸色了?”

    “好像有点误会,”李永生笑眯眯地打个招呼,“咱们的沟通,似乎出了点问题。”

    “哼,”沈教谕冷哼一声,并不答话。

    李永生能感觉到,对方真的好像误会了,不过因为昨天的事,他都有点不想来朝阳大修堂插班了,之所以跟着来,实在是碍不过孔总谕的面子。

    既然对方是这种态度,他也就不打算忍下去了,于是眼睛一瞪,“我迟到了又怎样?”

    “你迟到当然无所谓了,你关系硬嘛,”沈教谕冷哼一声,“但是会带坏班里的风气,修院的名声……不能毁在你们这些人手里。”

    “哈,”孔舒婕闻言笑了起来,她这才知道,沈教谕为何是这般嘴脸,“毁名声的事儿,你放心好了,我也是这里出身……永生是真的有实力,不是凭关系进来的。”

    “随便你们怎么说好了,”沈教谕虽然在象牙塔内,但是接触的修生家长也极多,并不完全相信她的话,“我的意思就是,不管你住哪里,来班里上课,不要迟到,不要搞特殊化。”

    李永生笑眯眯地点点头,“明白,你不希望我住修生宿舍,也是怕我搞特殊化了?”

    “别人上课,你在宿舍睡觉,别人什么感觉?”沈教谕眼睛一瞪,“朝阳大修堂聚集了全国的精英,你们这些外来的,老老实实插班就行了……不就是想在京城里看点热闹吗,何苦糟蹋你的同学?”

    孔舒婕一听这话,登时就呛了,“你那几个弟子,加起来比得上我这一个?”

    “随便你说了,”沈教谕并不驳斥,他心里早已认定,这名脸上有疤的修生,是借机来看热闹的——那些夸张的话,他听得多了。

    (四更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