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十四章 不与众谋(三更)
    李永生在地球上,见过了太多的利益之争,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从来都是利益之争。

    就算带路党,也有自己的利益诉求——否则他凭什么带路?

    安罕部族是亲中土国,但是中土国带不给它利益的话,它为什么这么做?

    李永生的意思很明白,别觉得新月国来人,咱就要谦让,没准它更需要咱们呢。

    蜡黄脸中年人当然也知道这个,不过他虽然是有关部门的人,但终究只是一个中阶司修,有些事情他根本不知情。

    还有些事情,他虽然知道,却又不敢随便说——做不了主啊。

    所以他只能无奈地看李永生一眼,心说劳资说话,你居然敢插嘴?“你说得也对,但是……人家有归附之心,朝廷总不能寒了人家的心,将人撵到对手怀里。”

    “拉倒吧,”孔舒婕不屑地哼一声,“在我看来,国外来求学的人虽然多,新月国这里实在不合适,切……当初卫国战争,多少人站到了新月国那边?”

    “那是,”甄老闻言点点头,“教会徒弟饿死师傅,新月国的修生里,当有不少细作。”

    “但总还是有不是细作的不是?”蜡黄脸这次叫上真了,“也有修生从此心慕中土上邦,甘心为中土国奔走不是?”

    李永生听到这里,忍不住有点微微的惊讶,合着中土国也能意识到文化输出的重要性,着手来培养精英,扶持代理人?

    这种事情,他在地球听说过,当初华国对美利坚的庚子赔款,美利坚将本金退还华国,用做留美基金,华国人就对美利坚人的印象非常好。

    事实上,那时美利坚做为新崛起的强国,正在布局全世界,退还一些本金,通过留美基金,培植一批精英出来,掌控华国,成为本国的代理人,就是他们的目的之一。

    后来西方国家在非洲很多国家,也是那么搞的——殖民地行不通了,我就培养该国的精英,成为本国的代理人。

    这话扯得远了,总之,李永生对中土国有关部门竟然有如此的意识,还是有点吃惊。

    “新月国是真神教的教国,”甄老不屑地哼一声,“跟本国运修根本不一样,你们脑子得进多少水,才能觉得人家会心向中土?”

    化修真不是好忽悠的,一神教的国家,指望他们放弃信仰和修炼方式,投奔中土,实在有点一厢情愿了。

    蜡黄脸中年人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顿了一顿才发话,“肯定是有的,这个我不方便说,不过……总要试一试的吧?大家忍一忍,也是相忍为国。”

    “你真不害臊啊,”李永生火了,“你要相忍为国,那自然由你,凭什么你要求我们黎庶,也相忍为国?提这个要求的时候,你征得我们同意了吗?”

    蜡黄脸看他一眼,淡淡地发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这种大事,朝廷决定就行了,你一个小小本修生,也敢质疑,你配吗?

    黄院长也冷哼一声,“大事不与众谋,懂吗?”

    “是啊,与众谋的时候,就是要交税了,”甄老阴阳怪气地说一句。

    其实他本人,以前也是支持大事不与众谋的说法,但是自从被乞骸骨之后,在朝廷里出不了声,他就一肚子火。

    黄院长却是不敢得罪甄老,少不得讪讪一笑,“甄老说笑了,黎庶中贤愚不齐,更有不肖甚或大恶之徒,不敢与众谋,还是相忍为国的好。”

    李永生听到这里又火了,“合着我今天没忍,就是不对了?”

    “那当然了,”黄院长理所应当地回答,“你本是无依无靠一孤儿,朝廷养你这么大,自该报恩才是,有外国友人阻路,你离去便是,为何要挑衅,为何要骂人?”

    有关部门办事,还果然快捷,短短一个上午,竟然弄清楚了他的来历,想必用了不少传讯石,那可……也是民脂民膏。

    “我靠了自己双手活过来的,为何要感激朝廷?”李永生气得笑了,“没错,朝廷给了我一个安定的环境,但是……”

    他一指自己脸上的伤疤,“你当安定的环境里,就没有强取豪夺了?”

    蜡黄脸对此人脸上的伤疤,也有所了解,少不得哼一声,“不懂忍让,少年人,你实在有点过于狂妄了。”

    李永生呲牙一笑,“少年不狂妄,莫非等到老了才狂吗?”

    “噗”地一声响,原来是甄老的一口酒喷了出来,他笑眯眯地冲着李永生伸出个大拇指来,“小子,你很合我的胃口,我也曾年少轻狂,却还不如你。”

    “总之呢,今天这件事,就此作罢,”蜡黄脸淡淡地发话,“追究下去对谁也不好,以后做事之前,多想一想。”

    “怎能作罢?”李永生一拍桌子,眼睛一瞪,“若不是我身手还算矫健,早就被对方斩做两段了,你们就是这么保护黎庶的?”

    “你总是没死,”蜡黄脸淡淡地看他一眼,“该避让的,你得避让。”

    “我知道避让他吗?”李永生的声音,越发地大了,“你有关部门觉得他该被保护,你们为什么不派人来保护?要我对一个说鸟语的外国人屈膝?对不起……我做不到。”

    “没错,”孔舒婕很干脆地点点头,“博本院培养不出来软骨头的修生!”

    这话却是连朝阳大修堂都骂进去了。

    “是这个道理,”于老院长点点头,他的脸色很不好,“我不管本国外国,修生就该有个修生的样子,若是你有关部门强行要保护,我们也没话,就是三个字……派人来!”

    这要求再正当不过了,你们觉得他重要,派出专人来保护,要不然任他这么跳腾,算怎么回事?

    蜡黄脸和黄院长登时语塞——派人过来的话,还能低调吗?

    接下来,两人也没脸再留着了,匆匆告辞而去。

    于老院长也不想再呆着了,今天的事儿,让他真的很没面子,于是他对着孔舒婕点点头,“姓黄的自有我处理,你的弟子……在朝阳插班就是了,有问题找我。”

    然后他看一眼甄老,“你不走?”

    “我还有别的事儿,”甄老白他一眼,然后看向李永生,饶有兴致地发问,“那制修斩了自己肚皮一刀,可是你刻意为之?”

    我勒个去的,李永生忍不住翻个白眼:果然啊,没有一个化修是简单的。

    不过他嘴上,当然要否认了,他摇摇头,“茫然”地回答,“不是啊,那是他运气不好吧?”

    “你跟我这么说,就没意思了,”甄老意味深长地笑一笑,“你对付那两个制修的过程,我看得很明白……不是博本院能教出来的,任何一个本修院都教不出来。”

    他本身就是掌握了回溯术法的,所以对那新月国的秘术,并不感兴趣,对方再次回溯的时候,他反倒是在细细琢磨,一个本修生,是如何将两名制修重伤,并且扔进水里的。

    李永生的手法,粗看起来也没什么奥秘,无非是占了一个快字,再加上灵活的身法,就侥幸地战胜了那二人。

    真要说有什么奇怪之处的话,那就是此人在战斗中的直觉太灵敏了,每一个时机都把握得恰到好处,也没有多余的动作,简直可以说是异常精妙。

    套一句烂了大街的话就是:观看此人的战斗过程,是一种享受。

    然而,甄老看到的,却不止这些,因为他不属于两个修院和新月国任何一方的势力,所以他要细细地琢磨:此人是如何取胜的?

    不琢磨还好,越琢磨,他就越觉得有味道,须知化修的眼力,真不是白给的,琢磨来琢磨去,他竟然猛地发现:新月国的制修给了自己一刀,似乎……也在李永生的算计中?

    否则的话,就不能解释,为什么李永生在将人抖手扔出的时候,手腕为何诡异地转了一下。

    当然,这仅仅是甄老的猜测,并没有任何的证据,毕竟在这种电光石火的战斗中,偶尔出现动作走形,是很正常的。

    然而必须指出的是,修炼到化修这个境界,都有非常敏锐的直觉,也有自由心证的实力。

    所以甄老就认定,这小子是故意使了阴招,至于说原因?很简单——转手腕那个动作,是完全多余的,而李永生在做其他动作的时候,如行云流水一般,自然且恰到好处。

    于是他就生出了好奇:什么样的武修,才能培养出这样的少年战斗高手?战力极强不说,还会不着痕迹地阴人?

    李永生讪讪地一笑,“甄老您想多了,绝对是凑巧,运气好。”

    甄老斜睥着他,眼神中明显表现出一个意思:忽悠……继续忽悠。

    于老院长听到这话之后,也不着急离开了,而是闭上了眼睛回味——能让他这老友看在眼里的事,他也有必要琢磨一下。

    须臾,他缓缓睁开眼睛,冲着孔舒婕点点头,“果然很强的战斗实力,博本院这样的修生,多吗?”

    老院长在文修上比较杰出,对武修不是很看重,不过既然得了提示,回想一下所见到的战斗经过,以他的眼力,还是能看出其中精妙的。

    当然,他不会将李永生的实力看在眼里,他看重的是对方在这样的年龄和修为,所爆发出的战斗力——博灵本修院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