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十二章 缺水的悲哀
    安贝克被老院长的话将住了,愣了一愣之后,才一摆手,狞笑着发话,“老头,让不让我在修院修行,你说了不算。≤”

    嗯?于老院长脸一沉,才待发话,只听得黄院长急匆匆发话,“老院长,这个……上面真的很重视他啊。”

    “嗯?”老院长眉头微微一皱,不怒而威,“重视到在修院里摆排场吗?你说的是哪个上面……跟我说一说?”

    “老院长,我真没对您不敬的意思,”黄院长急得汗都要下来了,“实在是,实在是……”

    “好了,你不用说了,”老院长一摆手,又看向安贝克,“你刚才说,不是你的人先动的手,对吧?若是查出你撒谎……你自觉离开朝阳大修堂,这样可以吧?”

    安贝克哪里敢答应这样的条件?他来这里修行,可是被老爸寄予了厚望,若是被人撵出去,他老爸估计杀他的心都有了。

    就算不被杀,他未来的前途也不会好了——要知道,他有上百个兄弟姐妹。

    所以犹豫一下之后,王子继续耍无赖,“当时我在假山后,没看清……不过我相信我的侍从。”

    “这样的担当,也好意思说自己是王子?”老院长不屑地看他一眼,冲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扬一下下巴,“去拿一张回溯符来。”

    回溯符……周围的人闻言,顿时倒吸一口凉气,老院长这还真是舍得啊。

    不多时,中年人回转。身边却多了一个老头,他笑眯眯地发话。“老于,回溯符什么的不用了。你家那盆七叶树茶送我就行。”

    “想都别想,”于老院长一摆手,很干脆地回答,“两百银元。”

    “我给你五百银元,你把回溯符卖给我好了,”老头眼睛一瞪,怒气冲冲地发话。

    众人闻言,轰然笑了起来,回溯符可是比亲自回溯的价钱高太多了。

    回溯的秘术。只要是修炼过的化修,就可以施展出来,但是回溯符可不是修炼过的化修就能制出来的,而且符箓使用很方便,随便什么人,随时随地都能激发。

    当然,请化修出手,代价也不会低,不过请不动化修的。怎么都请不动,请得动的人,就不会太在意请化修的代价。

    但是化修使用回溯秘术,也是要付出代价的。邀请者做出补偿,也是必须的。

    两个老头拌着嘴,后来的老头行动却不慢。问明白冲突地点之后,双手在空中虚虚地画几条线。然后又掐个手诀,张口喷出一口鲜血。“咄!”

    紧接着,虚空中就出现一副图像来,虽然没什么声音,但是只看图像,也能明白个大概。

    回溯其实是指一段时间内,并不能精准到分秒,所以少不得快进一下或者倒一倒带啥的,后来的老头,脸色很快就变得苍白了。

    不过冲突的过程,大家也看明白了,那脸上有新伤的年轻人,真的是无辜到不能再无辜了,先是被人阻路,然后被人推一把,紧接着那制修出手,竟是要斩掉他一条膀子。

    然后,更令人气愤的事儿发生了,面上有刺青的制修一刀斩下,竟然是要杀人的架势。

    “握草!”围观的人顿时就接受不了啦,齐齐怒视着安贝克。

    王子却是很无辜地一摊手,“我说了,当时我不在场,没错吧?”

    “你敢更不要脸一点吗?”说话的却是那中二少年,他刚才指出李永生语言中可能的漏洞,不过是卖弄见识,本质上,他还是一个思维简单的人。

    所以他很轻易地被回溯的场景激怒了,“这儿是中土国,你真以为是新月国了?”

    安贝克的脸皮,比大家想像的还要厚,“好吧,我会惩罚我的侍从,处死他们也可以,但是……冒犯我的人,该怎么处理呢?”

    他斜睥一眼黄院长,“我认为移交捕房比较好一点。”

    “冒犯你?你还真看得起自己,”于老院长淡淡地发话,“朝阳大修堂都是修生,身份平等,你既然不习惯,那我也给你个面子……自觉一点,退学吧。”

    “你要我退学?”安贝克不可置信地瞪着他,“由此引发的外交纠纷……你承担得起?”

    “哪里有什么纠纷?我看到的只是外国人欺凌本国人,”于老院长冷哼一声,“再说,中土国和新月国……有外交吗?”

    “好了,好了,这事儿就到此为止吧,”黄院长站出来,高声发话,然后冲李永生挤出一个笑容来,“这位修生,你继续住在山庄好了。”

    李永生不屑地冷哼一声,嘴巴动一动,最后还是看一眼孔舒婕,“我是不想在这儿住了,总教谕您看呢?”

    孔总谕也冷笑一声,“大好的朝阳山庄,被你这种谄媚之徒掌管,风景也变得恼人了,这地方我们不住了……告诉你,这事儿没完。”

    黄院长满不在乎地点点头,“不住那就算了,本来想给你们免去费用的。”

    孔舒婕见他这副模样,愈发地恼怒了,她看一眼于老院长,“老教谕,此人跟新月国勾搭紧密,甚至不惜颠倒是非,我建议细查一下,是否有不可告人之事。”

    就在这时,响起了一声怒吼,“无论如何,王子的侍从,肚子上被人斩了一刀,总不是假的,我强烈要求去捕房!”

    原来却是那中年男人被人从湖里救起,怒气冲冲地大喊。

    “也是哦,”安贝克暗骂自己,这么大的把柄不去抓,非要去纠缠什么细节,他看一眼后来的老头,“你再回溯一下,看他如何中刀的。”

    老头斜睥他一眼,鼻子里发出一声哼,“对我指手画脚……你算什么东西?”

    中年男人登时闭嘴,新月国的修炼体系虽然跟中土国不大一样,但是回溯是化修才能使得出来的,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

    一个化修对他呵斥,他只有夹起尾巴乖乖闭嘴的份儿。

    不过他也并非毫无办法,下一刻,他一咬牙,拔出弯刀,就割破了自己两手的中指,“当我神教没有回溯的术法?”

    他的两根中指在脸上涂抹一阵,画了一个玄奥的六边形图案,然后一抬手,又在额头中央划出一个竖着的血口,仿佛多了一只竖眼一般。

    做完这些,他头冲西边跪倒在地,连磕六个头,大喝一声,“恭请神眼降临!”

    一阵晦涩的波动,从他身上缓缓地发出,他的眉心,开始汩汩地流出鲜血,不过那鲜血并不滴落,而是很诡异地悬浮在空中。

    于老院长和那老头交换个眼神,不屑地笑一笑——两人身为化修,当然听说过这种法门。

    当鲜血淌出半个排球大小之后,蓦地从空中消失,化作一团一丈方圆的红色血雾,先是一只眼睛的模样,扭曲片刻之后,上面出现了湖边的影像。

    请神眼是要耗费精血的,尤其是司修请神眼,付出的代价极大,不过中年人已经豁出去了,一定要问李永生的罪。

    然而片刻之后,他还是失望了,“这是……这怎会是他自己伤了自己?”

    来回地看画面,他最终不得不承认,被刀砍伤的那位,正是伤在他自己的刀下。

    “这简直是胡闹!”他大声地呵斥,“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脚,一定是!”

    “嗯?”孔舒婕眼睛一眯,阴森森地发话,“诬陷本朝化修,小子你是找死吗?”

    能在回溯上作假的,起码也得是化修的级别。

    “他怎么能在落水的瞬间,狠狠地斩自己一刀?”中年男人大声地叫着。

    “稀奇吗?”中二少年不屑地冷哼一声,“他的手臂被水拍了,压上了肚皮。”

    “被水拍了?”中年男人愕然地回望,眼中是满满的不可置信,“你想说柔软的水,竟然能有这么大的劲儿?”

    “二货,”中二少年翻一翻眼皮,“你自己从高处往水里跳一下不就知道了?”

    众人也都用怜悯的眼神看着那脸色苍白的中年人:不愧是来自缺水国家的人啊。

    中年人原本就失血过多了,见到大家都这样看着自己,一口气提不上来,直接就晕了过去。

    孔舒婕也一直担心,李永生会被送到捕房,见到对方受伤的经过,虽然她心里依旧生气,但也长出一口气:真的是跟他半点关系皆无啊。

    她沉吟一下,走到于老院长面前一拱手,“老教谕,我先带着弟子搬出去住了,回头得空了,再来拜见您老人家。”

    老院长一摆手,淡淡地发话,“高阶司修再来,要不然我不见。”

    老教谕一直就是这么个古怪性子,孔舒婕也不以为意,然后冲着那老头一拱手,“多谢这位大人出手相助,有些金银在行囊中,待我去取来。”

    “总教谕,我这里还有一些,”李永生招呼一声,“五六两金子。”

    回溯术法是要耗费气血的,谁也不能让化修白忙,五六两金子固然不少,但是有钱并不一定能请到化修。

    于老院长能开出二百块银元的价格,主要是因为他跟老头太熟了,熟到给点营养费就行,出场费什么的根本不考虑。

    李永生当然不能这么给了,而且此事因他而起,他也不能让孔总谕为自己买单。

    (有加更,任性!没月票,认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