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九十一章 孔总谕暴走
    安保队长听他俩各说各的,一时间也是头大无比。

    他心里已经有了偏向性,但是这种事情,实在不是他能做得了主的。

    不多时,山庄的院长来了,那是一个面容白净,气质儒雅的中年人。

    “见过黄院长,”不少人纷纷打招呼。

    黄院长来之前,就了解过此事了,他又大致问了两句,然后侧头看向李永生,“冒犯外国友人的是你?现在我宣布,你是不受朝阳山庄欢迎的人……尽快搬出去。”

    “至于说今天的事情,该怎么处理,我会把你们转交到捕房,这已经不是修院能处理的了。”

    这话一出,围观的人登时就炸锅了,你竟然要将此事捅到社会上?

    一般而言,本修院内部出了什么事件,都会自己内部协调,博本院如此,朝阳大修堂也是如此,将事情转交给捕房,就搞大了。

    本修院的修生和教谕,也不愿意将象牙塔内部的事情,公开到社会上去。

    安贝克王子闻言,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他在修院内部,是可以受到优待,但是真要将事情捅出去,他能借助的力量只会更多。

    “宣布他不受欢迎,凭你也配?”就在这时,人群外传来一声冷哼,然后一个女人走了进来,不是别人,正是博本院总教谕孔舒婕。

    她身上的衣衫还算整齐,但是发髻散乱,眼睛里还带着血丝,很显然是接到消息之后,匆匆赶来的。

    她打量黄院长一下,“我是博本总教谕,是不是把我也要撵出去?”

    黄院长看她一眼。不阴不阳地发话,“怪不得修生是这样,原来总教谕也不过这样。”

    “小子。我先不跟你计较,”孔舒婕冷笑一声。转头看向那一群外国人,“哪个王八蛋打我的弟子了?”

    一直以来,孔总谕都是以知性美女的形象出现的,现在蓬头垢面,嘴里也是不干不净,却是有点市井妇女的样子了。

    安贝克王子是有担当的,他冷哼一声,“是你的弟子打了我的人。”

    “滚一边去。”孔总谕一摆手,就像赶一只苍蝇一般,“连制修都不是,你跟我得瑟什么?”

    然后她看向其他人,冷冷发话,“同级切磋,我弟子输了是活该,他学艺不精,你打得好,我现在就问一句……哪个王八蛋大欺小了?给我站出来!”

    中年男人犹豫一下。还是出声发话了,“他威胁到了王子的安全,所以……”

    “是你?”孔舒婕冷冷地看着他。

    中年男人也火了。你是中阶司修,好像我不是似的,“是我又如何?”

    “给老娘去死!”孔舒婕抬手一抓,小小的白皙手掌,幻化成丈许大,狠狠地抓向了对方,“化外蛮夷,也敢侵犯中土上邦?”

    中年男人根本来不及辩解,腰间弯刀出鞘。狠狠地斩向了那只大手,“你算什么东西?”

    他看得很准。对方的战斗经验不多,而他身为王子的贴身侍卫。那是百里挑一选出来的,最不缺的就是战斗经验。

    如果他所料不差,当在两息之内,斩开这只幻化出来的手掌——这样的幻化威力惊人,但是实用性并不怎么好,很容易被以点破面。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几刀斩上去之后,他发现自己失算了,“握草,灵气这么足?”

    灵气足够的话,幻化的缺点,就不成其为缺点了。

    就是老话说的那样:有灵气,任性;没灵气,认命!

    “下去洗澡吧,”孔舒婕的大手捉住对方,她也知道,一时半会儿不好破掉对方的防,纠缠得久了,又要有人多事,于是手一抖,直接将人扔进了湖里。

    她这一掷,就比李永生扔得远得多了,足足扔出去二十余丈。

    中年男子想反击来着,但是被大手裹着,没什么太好的办法,想使出极端的手段,还真没那胆子——那个后果是他不能承受的。

    于是他就硬生生地被扔进了湖里,而更悲催的是,新月国是个极度缺水的国家,几乎九成九的人不会游泳……

    这样的小湖里,他没有溺亡的危险,但是很显然,一时半会儿也上不了岸。

    “好了,碍眼的人去了,”孔舒婕轻松地拍两下手,才看向安贝克,“你跟我说什么?”

    “是你的弟子……他先动手的,”王子殿下的眼神,有点慌乱。

    “别跟我扯这些,我会找人来还原现场,”孔总谕冷哼一声,似笑非笑地发话,“我倒是奇怪了,新月国是我中土的敌国,你凭什么敢这么嚣张……说说看?”

    “中土国早就跟新月国停战了,”安贝克胡乱地回答。

    “那也轮不到你们来中土国摆谱吧?”孔舒婕奇怪地看他一眼。

    “这位女士,”就在这时,黄院长发话了,他一脸的肃穆,“我现在代表朝阳大修堂宣布,你和你的弟子,都是本修院不欢迎的人……”

    “第一,你们要搬出去,朝阳山庄不是给你们这样的人住的,第二,我们会把你们移交给京城捕房,希望你们配合一下,不要做无谓的反抗,那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孔舒婕侧过头来,看他一眼,眼中是说不出的奇怪神色,“不是给我们这样的人住的……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住的是教化系统的预留房间。”

    “教化系统的人,也未必就全是好人,”黄院长淡淡地回答,“我只知道,你殴打外国友人……现在,能跟我去捕房走一趟吗?”

    李永生在总教谕来了之后,一直就是个乖乖仔的模样,但是听到这话,他忍不住了,“外国友人殴打国人的时候,你干什么去了?”

    黄院长不能回答这个问题,只能当听不到了。

    “新月国只是跟中土停战,没有签订任何协议,”孔舒婕补充一句,“黄院长你如此庇护他们,是不是别有缘故?”

    这话问得就太恶毒了,简直是怀疑对方出卖本国利益。

    “他根本就不是院长,”人群里传出一个声音来,“区区中阶司修,执掌一个山庄,还真以为自己是大修堂的副院长了?”

    这是谁说的,大家都没看到,不过由此可知,黄院长的行为,让某些围观的群众,都看不过眼了。

    “就是啊,人家这孩子,政务院召见呢,”一边又有人高声附和,“黄院长的胆子真大,连政务院的召见都可以不看在眼里。”

    “政务院每年召见多少人?”黄院长狞笑一声,“算多大的事?捕房里扣下,见不着也就见不着了。”

    要不说这京城人士,活在天子脚下,很多事情都不会太当真,他们见识的权贵,实在太多了。

    “你想扣下李永生?”孔舒婕呲牙一笑,雪白的牙齿煜煜生辉。

    黄院长冷冷一笑,“我想连你也扣下,别张狂……真的,这里是京城!”

    “咳咳,”就在这时,一声咳嗽传来,“小黄你退下吧,这事儿你办得不体面。”

    “于……老院长?”黄院长的脸色大变,“我这是秉公办理,真的啊。”

    人群散开,一个唐装老人背着手,慢悠悠地走了进来,此人头发雪白,却是长了一张年轻人的面孔,肌肤白嫩齿白唇红。

    “我不管你有没有秉公办理,”他大喇喇地发话,然后冲孔舒婕点点头,“小孔,委屈你了,来京城,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老教谕,我怎么敢打扰您?”孔总谕抬手一拱,眼睛就红了,“您这,您这……您这琉璃心境了?”

    “弟子未必不如师,”于老院长笑着一摆手,“你是我看好的弟子,这么远就认出你来了……你将来该比我强才对啊。”

    “弟子愧对教谕期盼,”孔总谕眼睛一红,豆大的泪珠不住地落下,眨眼就打湿了前襟。

    “好了,老大不小还哭鼻子,”老院长的眉头一皱,有点不耐烦的样子,看得出来,此人是个偏严肃的人。

    孔舒婕吓得抬手抹一下眼泪,顿时就不敢哭了。

    刚才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总教谕,见了于老院长之后,表现得就像个小姑娘。

    老院长没再理她,背着手看一眼安贝克,“是你在我朝阳山庄划禁区的?”

    这嘴巴一张,就直指关键处。

    “我没有划禁区,”王子也不是没头脑的,他摇摇头断然否认,“我只是出行时,不习惯身边有人接近。”

    “你是修生,在修院修行,”老院长淡淡地发话,“凭什么把社会上那一套,带到修院里来?你若执意如此,只能请你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

    “老院长,”黄院长吓得魂飞魄散,不住地挤眼。

    于老院长扭头看他一眼,眼中露出了一丝不屑,“你的事儿,回头再说!”

    安贝克王子闻言一愣,他身为王子,出行有做派是再正常不过的,中土国官府也得认,刚才他跟李永生的冲突,主要原因还是自己的侍从没有说中土话。

    若是跟前些日子一样,用中土话拦人,应该就不会有太大问题了。

    不过……这不是习惯了旁人的避让了吗?

    要不说,人的毛病都是惯出来的,这话一点不假。

    正经是这白发老头看问题不一样——修生就不该有这样的做派。

    (三更召唤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