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十八章 谈版权
    来去书苑并不是个单纯卖书的地方,事实上,这里更像个会所。

    书苑差不多有十来亩地大小,有七八十个小亭子,次第坐落在假山上,中间有长廊相连。

    亭子里有笔墨纸砚和琴棋书画,可以翻看书籍,也可以现场吟诗作画,

    不高的假山,围绕着浅浅的一汪小池,池中有荷花含苞待放,靠角落处,还有伸出的一个小平台,有人在上面或歌或舞,算是个节目表演。

    孔舒婕来此,是约了人的,三个跟她年龄相仿的女人,还有一个十五六的小姑娘,以及一个二十五六的青衫公子。

    此外还有三个下人,规规矩矩地垂着手,站在亭子的柱子旁。

    “咦?”一个粉色衣裙的女人,看到李永生,忍不住说一句,“小梳子,你终于想通了……这是换口味了?”

    “你可以去死了!”孔舒婕翻个白眼,“这是我的修生,修生……知道吗?”

    一个黑衣女人捂嘴轻笑,“师生恋……哇,真的好让人羡慕,小梳子果然有一颗年轻的心。”

    “去去去,老娘饿了,”孔舒婕大喇喇地坐下来,“上饭上饭上饭,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一个尖下巴的女人冷哼一声,她长了一张地球上的网红脸,“该减肥了你!”

    几个人哄闹一阵,孔总谕才将李永生介绍给她们,同时李永生也得知,这是孔总谕在京城研修院的三位好友,分别是陈师姑、刘师姑和汤师姑。

    听说李永生是被政务院召见。才来的京城,三名师姑也难得郑重了片刻。了解了一下事情的原委,并且对他年纪轻轻就能取得这样的成就。表示了恭喜。

    但是恭喜过后,三女就故态复萌,又扯着孔舒婕闲扯开了。

    李永生原本是真的打算当好学生的,就规规矩矩给坐在那里,吃了点东西之后,捧着一杯茶在轻啜,时不时还给孔总谕等人添点酒。

    但是听了好一阵,那三位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一直絮叨着别后之情。时不时地插科打诨说笑一下。

    孔总谕倒是有心多说几句关于他的事,可是往往话一开口,就被对方打断了——人家对这个小小的本修生,根本不感兴趣。

    区区的政务院召见,那三位师姑就没看在眼里。

    不过这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事,李永生很快就想明白了,对于政务院召见,连鹰是害怕的,因为他怕李永生歪嘴。可是这三位师姑……哪里会担心他歪嘴?

    至于说林锦堂和图元青的重视,因为那是博灵教化房的成绩,他们必须重视,而面前的三位师姑。还分享不了这个荣誉。

    那么,她们为什么要在意呢?

    她们在意同学之情就好了,这也正是孔舒婕说的——她嫌跟林锦堂去了教化部。跟那群暮气十足的人打交道。

    李永生明白这些,然而。既然参与不进去,他就不想多陪了。尤其是他看到,孔总谕有两次想将话题引到自己身上,却没有得到附和。

    还是不给总教谕添麻烦了吧,他端起茶杯,走到亭子边,看向里面那个小小的池塘。

    池塘凸出部的小平台,几名跳舞的女子下去了,又上来一个女人,却是唱歌的,唱的是红娘子的成名歌曲《大明湖畔曾记否》。

    可以看得出来,各个亭子里的顾客,很多都不怎么在意小平台上的演出,反正院子这么大,不用心听的话,基本上不会被骚扰到。

    但是小平台上的艺人,还必须拿出十二分的热情,来认真地演出。

    从这点上看,书苑也有可取之处,起码在这里谈天,不用担心太过喧闹。

    李永生正呆呆地看着,身后传来脚步声,紧接着,一人就站到了他的身边。

    正是那名二十六七的男子,他淡淡地发话,“博灵郡里,有这样的书苑吗?”

    李永生微微摇头,吐出两个字来,“没有。”

    对方问的话,有点不礼貌,但是并不值得生气,博灵郡真的没可能有这种东西,建得起建不起之类的先别说,就算把这书苑搬到博灵郡,也是铁铁的赔钱。

    原因很简单,博灵郡就没有这么强大的消费群体。

    男人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帝都终究是帝都,我最初来的时候,也很有些眼花缭乱。”

    李永生侧头看他一眼,又将目光转了开去,“京城当然是政治、文化和经济的中心。”

    “你的话总结得很好,”男人侧过头,很认真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微微一笑,“既然好不容易去了朝阳大修堂插班,可一定要珍惜这机会。”

    咱能少说两句吗,我跟你又不熟,李永生心里有点无奈,逮着我一个劲儿地说教,很有成就感是不是?

    不过对方是那网红脸汤师姑的弟弟,他少不得点点头,“确实难得,我很感激总教谕。”

    孺子可教,汤昊田微微颔首,“对了,你那个获奖的话本,卖吗?”

    你这自来熟得太过分了吧?李永生呆了一呆,才微笑着回答,“价钱合适的话,我当然会卖,是汤师叔你要买?”

    “价钱你放心好了,”汤昊田大喇喇地一摆手,“有孔总教谕的面子,我坑谁也不会坑你……你打算卖多少钱?”

    这话一出,明显还是存着捡漏的心思,真要有诚心,他该自己报价才对。

    李永生本来就是可卖可不卖的,听他这么说,心里越发地没了兴趣,“这事儿我没想过,倒也没有什么心理价位,回头先了解一下市场行情。”

    “你想知道什么,可以问我,”汤昊田倒是真不见外,竟然毛遂自荐了起来,“一般而言,话本的行情,是千字八十钱左右,若是新人,还要更低些。”

    他的用意很明显,不管《拯救战兵雷锋》获了多么高的奖,新人就是新人。

    “哦,”李永生点点头,看着小平台上的歌手下去,又看着一个独舞演员上来,非常专心的样子,没有再说什么。

    汤昊田一拳打了个空,觉得有点没意思,他其实还有半截话在后面呢,只等着李永生发问,那些名家的稿子值多少钱。

    他并没有打算用太低的价钱买话本,但是他也想让对方知道,就算我高价买你的,那也是对你的照顾。

    可是,这厮怎么就不接话茬了呢?这令他有点抓耳挠腮。

    汤昊田本人并不在体制中,而是开了一个书行,不过门店并不是利润的主要来源,他主要是靠着教化房,向各级修院推销一些辅助书籍。

    他的姐姐在法院工作,有着不大不小的权力,他的姐夫在巡荐部,权力更大。

    再加上他姐姐在教化部,有不少的同窗,所以他的买卖做得还算顺手。

    今天他跟着来,就是想跟孔总谕混个脸熟,将来需要博本院订书的时候,他起码有个说话的机会,就算成不了也无所谓,做他这一行,就是要多认识点人面儿。

    也就是说,他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要买什么话本,事实上他也不擅长做话本,不过买来好的话本印刷之后售卖,在他看来没什么难度。

    听说李永生写出了好的话本,他才临时起意,想要买下,在赚钱之余,也能加深一下孔总谕对自己的印象,何乐而不为?

    对方不接话,他就有点不高兴了,“话本这个东西,基本上没有大卖的可能。”

    这话也倒不错,中土国的民众里,不识字者占大多数,市场原本就不大,怎么可能大卖?

    而那些贫寒者,就算买书,多半也会买些《识文解字》之类的,买话本那就不叫买书,是有实力的识字者的消遣。

    如若不然,也不能解释,为何说书这一行当,在社会上会有广泛的受众。

    你还没完了?李永生越发地不高兴了,于是侧头看他一眼,“还没请教,汤师叔是哪个本修院出身?”

    汤昊田的嘴角,登时抽动一下,半天才哼一声,“我是京城刑捕专修院出身。”

    京城刑捕专修院?李永生的嘴角一抿,这不是第九大刑捕专修院吗?

    中土国刑捕专修院,有公认的八大,第九大……那就是跟博本刑捕专修院类似了。

    李永生微微颔首,“原来是弃官从商,汤师叔果然有大魄力,不同凡响。”

    有你这么骂人的吗?汤昊田的眼睛微微一眯,他确实是制修,但是专修院出来的修生,想入制修是很不容易的,除非是那些比较冷僻的专修院。

    然而刑捕专修院,可谓是最不冷僻的专修院,很多结业的修生,连捕房都进不了,只能去其他部门打杂。

    汤昊田能成为制修,也不是在捕房里熬出来的,而是做了几年生意之后,手里有了点钱,硬生生拿钱砸出来的。

    怎么拿钱砸?这很好办,通过大量气运的冲刷,久而久之,将修为硬生生地拔高到制修。

    前不久李永生要“把玩”几天的奖牌,结果恶了院长赵平川,而博本院如果将奖牌收走,会将其归纳到气运室里。

    气运室就是可以受到气运锤炼的地方,运修在那里修行,进度是很快的。

    总之,不是所有的制修,都是本修院出身,只要有钱有势力,自家资质还不算太糟,成就制修没有多大的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