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十七章 帝都,帝都!
    白制修可是不敢接招了,“道宫家眷”四个字,直接将他吓得魂飞魄散,说不得转身拔脚就跑。

    以前他对道宫二字,还没有多么深刻的认识,但是昨天的事,清楚地告诉他,那真不是一般人能惹得起的——郡军役正使的儿子,连家的后起之秀,被人干脆地斩断了双腿!

    他俩这么一折腾,别的小校也不敢围上来了,政务院什么的可能距离大家太远,但是连室长这榜样,就活生生摆在大家面前!

    秦天祝将白制修追得四处乱窜,眼看实在追不到人,才悻悻地回转,“小子你别张扬,不要让我抓住你!”

    然后他摸出两块银元来,递给中年人,“再去买爆竹来!”

    这天中午,阳信府发生的事情,让阳信人念叨了足足十来年,堂堂军役房,被两个外地来的本修生堵了门,鞭炮放得没完没了,却没有人敢上前阻拦。

    本地人也没谁上前阻拦,真是令人……那啥。

    事实上,李永生二人,还是被本地人劝走的。

    两名教化房的教谕说了,你们赶紧走吧,要不然捕房的人赶到,又是麻烦——我们知道你俩不怕,但是耽误了事情,总不好吧?

    两人于是就此离开。

    离开后不多久,捕房的人赶到了——警察从来都是姗姗来迟。

    不过了解了事情经过之后,捕房的人也没去追那俩本修生,人家啥也没干。为啥追?

    至于说在军役房门口放爆竹,这确实不太好。但是人家不是已经不放了吗?

    捕房的人反倒是进了军役房,问刚刚醒转的连志磊。外面那俩人你认识吗?

    “博灵本修院李永生?”连室长噗地喷出一口血来,再次昏迷了过去……

    李永生和秦天祝用了两天时间,日夜兼程赶了回去。

    第四天一大早,李永生就跟着孔舒婕来到了郡务房,那里已经备下了飞舟,要赶奔京城而去,同行的还有林锦堂、图元青等人。

    即将登上飞舟的时候,郡军役房副使赶来了,他去京城有公干。随行还带了三名小校。

    为副使送行的,是正使连鹰。

    连鹰长了一副枣核脸,两头小中间大,远不如连志磊的国字脸好看,一双小眯眯眼中静芒四射,一看就是很不容易对付的那种人。

    连军役使低声同副使交谈,眼睛都不扫教化系统这边一下,一副心无旁骛的样子。

    只有在登舟之际,他才有意无意地扫了李永生一眼。

    李永生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感觉到有目光看向自己,他也侧过身来扫视一下,然后很淡然地收回目光。

    很快地。飞舟拔地而起,一阵轰鸣过后,逐渐消失在远方的天空。

    连鹰转身向外走去。嘴角的肌肉忍不住抽动一下:小子,别得意。咱们走着瞧。

    阳信那边的事情,已经传到了他的耳中。若说自己的儿子残疾,跟李永生无关,打死他都不会相信。

    天底下的事儿,哪里有那么巧?很明显,连志磊是受到了报复。

    他甚至详细地了解了事情的经过,不难得出结论,这是个一环套一环的计策。

    然而,就像他在收音机事件中,巧妙地摘出自己一样,他没有证据去指责李永生,在这件事里发挥了什么作用。

    双方都是哑巴吃饺子,心里有数。

    这件事情,当然不能就那么算了,但他是堂堂军役使,不是街头小混混,不能那么沉不住气,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当然,李永生若没有教化系统护着,他也不介意提前下手,不过现在的问题在于,除了教化系统,居然还惹出了道宫。

    连鹰当然只会更谨慎。

    儿子残疾了,他很愤怒,连家的未来之星陨落了,但是他若处置不当,把自己也搭进去,那连家的破败就在眼前了。

    为今之计,最主要的是他需要搞清楚,这厮怎么能勾搭上道宫,以道宫不惹俗事的约定,此子又是怎么打动对方的?

    或者,是小看了秦家那位,在道宫的影响力?毕竟军役房后来的所作所为,有点不给秦家面子……

    李永生在飞舟上,好奇地打量着,跟仙界的法器飞舟相比,这里的飞舟,更像是地球界的飞机。

    飞舟的空间不小,座位却不多,类似于头等舱的感觉,只可惜速度有点慢,一个时辰还飞不到一千五百里。

    可就这,都是难得的待遇了,整个博灵郡也不过才数艘飞舟,其中郡务房占了三艘,两艘是跟京城对飞,每日一次,另一艘则是机动地飞向其他郡。

    飞行了足足六个时辰,飞舟抵达了京城。

    这里并没有驻京办什么的,下面郡里来人,下了飞舟就四散离去。

    林锦堂招呼李永生和孔舒婕去教化部的庄院,说那里紧邻教化部,能结识一些人。

    孔总谕明确地拒绝了,而且言语非常有个性,“不过是一群蝇营狗苟之辈,永生还小,不想让他沾染那些暮气……我带他去朝阳山庄。”

    林教化长嘴角扯动一下,干笑一声,“看你这话说得。”

    图元青则是直接告辞,说我离家经年,得先回家看看了。

    朝阳山庄就是朝阳大修堂的接待宾馆,不过这山庄二字不是吹牛,真是依山而建,面积有千余亩,这就是中土国顶尖本修院的底蕴。

    这朝阳山庄内,有奢华大院七八个,中等独院二十多个,独立小院近百,还有连排平房大院几十个,六层的客舍楼九栋。

    奢华大院是为外国王子家属设计的,中土国这般级别的修生,在京城周遭都有自己房产,中等独院则是方便郡守、同知之类的暂住。

    独立小院就要驳杂一点了,除了官府中人,特别有钱的也能住在这里。

    连排平房大院,则是更差一点的人居住,当然,若是有人喜欢登高远眺,舍这里不住,去住客舍楼也行。

    这些房舍虽然多,但是架不住占地面积实在太大,山庄里有六个马车租赁点,修生家属之间想相互拜访一下的话,很可能需要马车。

    仅仅朝阳山庄,就能接待两千名修生家属,若是搁在博本院,基本上够接待所有修生家属了。

    朝阳大修堂的修生也不算太多,五千多人,加上研修生博修生,也不过六千多,但是接待的山庄,就是这么大。

    孔总谕来得不是时候,以她的级别,是能住独立小院的,但是正值庆典之年,来京城的人着实不少,很多教谕家属,都是拖家带口来游玩的。

    中小独院都已经住满了,奢华大院倒还有两套,但是……孔总谕的级别不够,就算人家让住,那账她回去也报不了。

    所以她索性选择了客舍楼,必须指出的是,客舍楼其实也满了,还是她亮出了博本院总教谕的身份,才占了两个教化系统内预留的房间。

    飞舟上用了太多时间,两人安排好入住,差不多就是戌末了,李永生随便洗个澡,就站在楼道口等着孔总谕。

    孔舒婕是在亥初才出来的,她也洗了一个澡,虽然人到中年了,竟然容光焕发,美艳不输于少女,更有一种成熟女人的风韵。

    “等久了吧?”她微微一笑,向楼下走去,“今天让你见识一下帝都的夜生活。”

    这里的夜生活吗?李永生微微一笑,也没有多说,跟地球界相比,你们这儿根本就是文化的荒漠啊。

    下楼之后,孔舒婕叫了一辆马车,直接出了修院。

    她并不是本地人,但是来京城的次数实在太多,不熟也变熟悉了。

    马车奔行小半个时辰,到了一处灯火辉煌的所在,大门上挂着四个灯笼,上书四个大字,“来去书苑”。

    李永生先下了马车,探手去扶孔舒婕,总教谕先是一愣,才捉着他的手下来,随即就是会心一笑,“小家伙挺会哄女孩子啊。”

    “这是该有的礼节吧?”李永生嘴角抽动一下,“要是女孩子的话,她们就直接跳下马车了。”

    这里并不流行女士优先这一套,他这么做,是对长者的敬重之举。

    “嗯?”孔舒婕脸一沉,很不高兴地发话,“你是说我老了?”

    “这个……”李永生头上冒出了黑线,只能赔着笑脸回答,“您这年纪,正是年轻貌美,人生最好的年龄,怎么跟老字沾得上边?”

    这倒也不是完全违心的话,李某人在仙界,闭个关都数百年,三十多岁的女人,哪里谈得上“老”字?

    孔总谕给了马车一块银元,要车夫在这里候着,然后才又看他一眼,“你这家伙嘴真甜,也不知道将来便宜了谁家女儿……嗯,还算不错,脸上多了道疤,不至于让人太放心不下。”

    “我这疤将来会去了的,”李永生无奈地一摊手,对于这个口无遮拦的总教谕,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有您给的复颜丸,我想留下疤也难。”

    “我有点后悔把复颜丸给你了,”孔舒婕冲着他,不怀好意地笑一笑,“你这家伙脸上有道疤的话,感觉更顺眼一点。”

    身为总教谕,这么跟修生说话,真的好吗?李永生无奈地翻个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