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十六章 看热闹不容易
    秦天祝笑得肆无忌惮,笑得恶形恶相,好半天才止住笑声,抬手一指李永生,“你这家伙,也好意思说,自己不喜欢惹事?”

    从他结识李永生,就知道此人打了党玉琦,又因为租房的事情,屡次三番遇事,连房子都被投石机砸了,再加上被赋税房查,被食为天盯上,又被军役房捉走打个半死。`

    哦,还有一个军役使自杀,一个军役房的副室长残疾……

    这一件件一桩桩,随便搁到哪个本修生头上,都是了不得的事情,而这厮竟然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经历了这么多。

    说自己低调……这么说真的好吗?

    李永生无奈地扬一扬眉毛,“都不是我找的事儿,是他们非要主动找我啊。”

    他遇到的事情里,数租房那件事最无辜,那也是宋院长想撵走那个贪得无厌的曾求德,李某人只是享受了利益,所以不得不尽义务。

    就在这时,两名小校已经住手了,也不打那人了——反正不能打死,人家就是要一直告状。

    两人走来,恶狠狠地话,“找死?”

    李永生斜睥他们一眼,不屑地呲牙一笑,“不是笑话你,我就算找死……你敢杀吗?”

    问话的小校眼睛一瞪,才要作,旁边一名小校拉他一把,才粗声粗气地问,“干什么的?”

    “游学的,”李永生待理不待理地回答,“路过。”

    一名小校伸出手来,“游引呢?拿出来看一下!”

    李永生看他一眼,伸出筷子夹菜,吃了一口,才冲那中年男子一招手,“过来一起吃点。”

    小校的脸顿时沉了下来,手按到了腰间的刀上,阴森森地话,“你是抗拒检查了?”

    “凭你也配查我?呸!”李永生放下筷子。`一抬头,一口唾沫就吐到了小校的脸上,“让教化房的来!”

    游引是游学的证明,在关口处是捕房和军役房查。但是到了城里,想辨真假,需要教化房的来查,捕房也有一定的权力,但是真的跟军役房无关。

    “你找死!”小校手一紧。狠狠地攥住了腰间的刀柄。

    “你敢动手,他真敢杀你,”秦天祝笑眯眯地话了,“不信你可以试试。”

    平民杀军人是大罪,但是反击中杀掉,也就那么回事,尤其是这军校不占理的时候。

    小校还真不敢动手了,因为他看得出来,对方的样子,真的是有恃无恐。

    所以他只能狠狠地瞪着对方。瞪了好一阵之后,冲着军役房方向一招手,喝令那里的卫兵,“去教化房找人来,检查游引!”

    阳信府军役房不是被吓大的,这事儿肯定没完。

    而那被打倒在泥地的男人,晃了晃脑袋之后站起身,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然后又噗通一声,跪在了泥水当中。“两位大人,要给我做主啊。”

    “站起来说话,”李永生不耐烦地话,“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你跪了那么多年……解决问题了吗?”

    “求大人做主,”男人并不起来,低着头话,细细的雨丝,就那么打在他的肩头。

    “再不起来。我就不管了,”李永生淡淡地话,他不喜欢跪着说话的人。

    “我知道错了,”男人站起身来,他还是很识趣的,虽然他一直在偏执地告状。

    “坐下喝酒,”李永生招呼一声,其实他俩现在也就是坐在路牙子上,将雨伞插到了一根竹竿里,再插到路上,位置并不高,酒菜也都摆在一块一尺高的石头上。

    男人犹豫了半天,才坐了下来,战战兢兢地话,“谢谢大人。`”

    指望他放得开,实在是太难了,李永生也不强求,端起酒杯跟秦天祝喝酒。

    看到菜少了,他一扬下巴,那男人就跑到对面的酒家,将菜单要过来,让他俩点菜,实在小心翼翼得紧,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常年告状的“刁民”。

    吃喝了没有多久,又有两名制修从远处走了过来,却是府教化房的人到了。

    这两位检查一下李永生和秦天祝的游引,看不出不对来,一名制修匆匆回返,想必是核实信息去了——传讯石也不是随便谁都用得起的。

    不多时,此人就回转了来,两人悄声嘀咕两句,冲军役房的人摇摇头——对不起了,人家拿的游引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们真的是爱莫能助。

    李永生却是从褡裢里摸出两块银元来,直接塞到中年男子的手中,“刚才燃放的爆竹不错,接着放,我就喜欢听热闹。”

    两块银元的爆竹,足够买刚才燃放爆竹的三倍了。

    “不用,我自己有钱……”男人才待推辞,看到对方眼中的寒芒,只能讪讪地接过来,一瘸一拐地离开。

    两名小校见状大怒,对方是本修生游学,那就真不是他们能随便招惹的,军人的身份地位虽然比较高,本修生一样是地位然,

    其中一人强忍怒火话,“既是游学修生,离开,军役房门口,不是你们放肆的地方。”

    秦天祝笑眯眯地话,“也没谁说,军役房门口不能放爆竹。”

    另一名小校忍不住了,抬手一指他,“军役房今天有事,你们这么做就是幸灾乐祸,有煽动民意之嫌,我现在跟你讲理,别逼得我们动粗。”

    “有本事冲道宫出气去!”秦天祝不屑地哼一声,“没胆子招惹道宫,就别来烦我,欺软怕硬,呸,什么玩意儿!”

    李永生这时就不能坐看汽车人单独扛了,他轻哼一声,“谁若敢出手,我不介意将他的腿也打断,不信你就试一试。”

    他一向不怎么喜欢出风头的,像收拾师季峰,也是暗中下手。

    但是今天的事,不能暗着来,阳信府军役房的行事,实在是太差了,只知指责他人,却不反思己过——不是连志磊做事太缺德,人家至于放爆竹庆贺吗?

    这种风气可是要不得的,他必须遏制!

    然而,他的话说得越狠,那两名小校反倒是越迟疑了。

    其中一人想一想,转身向军役房跑去,大约是喊援兵去了。

    教化房的两名制修也不着急离开,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着李永生和秦天祝,博灵本修院虽然不是豫州郡的,但是名头也是相当响——如果不跟朝阳大修堂比的话。

    未几,中年男子买了爆竹回来,又噼里啪啦地放了起来,这次就没人再拦着了。

    这次的爆竹,数量比上次多得多,放到一半的时候,军役房里又冲出四个人来,其中赫然就有战训室的白制修。

    原来那跑进去的小校不但求援,还找人来辨认门口这二人。

    白制修一眼就认出了李永生二人,顿时怒吼一声,睚眦欲裂地大叫,“就是这两个混蛋,竟然敢拒绝征用,延误了连室长的救治……抓起来!”

    他在连室长残疾一事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跟那美女套近乎,是他建议的,还是由他来执行,去揽云山,他也是一马当先。

    为了脱罪,他必须多找些替死鬼,而且他对这两名年轻人,也很有些恨意。

    几名军校闻言,手按刀把,慢慢地围了过来。

    谁想两名年轻人并不慌张,面上有新疤的年轻人,饶有兴致地看着那两名教化房的制修,“两位教谕不管吗?”

    这二位面现犹豫之色,游学修生在外受到委屈,第一求助的方向就是教化房,当然,也受到外地教化房的监管。

    “两名教谕,这是私人恩怨,”白制修阴森森地话了,“他们延误了战训室连室长的疗伤时间。”

    私人恩怨……两名教谕越地犹豫了,教化房还真不方便插手私人恩怨。

    “两位教谕,这是博本院第一高材生李永生,”秦天祝一拍李永生的肩头,笑眯眯地话,“三日之后启程进京,政务院召见,你们能坐视他出事吗?”

    政务院召见?众人闻言,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在这种小地方,能让知府召见一下,都是无上的荣耀了。

    不过有一名教谕偏偏不喜,皱着眉话,“政务院召见又如何?年轻人不要太招摇。”

    政务院的召见,肯定了不起,但是这修生不是豫州郡的,那么……关我们吊事。

    白制修早就吓傻了,听到这话,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少不得大喊一声,“将人拿下,倒要看你能不能及时赶到政务院!”

    “我自会找到修院,将他赶不到的原因,汇报上去,”秦天祝冷冷地话,“后果如何,你想过吗?”

    白制修狞笑一声,合身就扑了过来,“你以为你走得了?”

    秦天祝原本是蹲着的,这时猛地暴起,掣出了腰间的短剑,刷地斩了过去,嘴里大喝一声,“原来是找道宫家眷报复,看我北关秦家怕你不怕!”

    白制修身子一闪,让过短剑,抖手打出一道白光,不过下一刻,他就猛地一震,“我去……道宫家眷?”

    秦天祝虽然天资过人,但终究是本修生,离制修还有一定差距,他身子一闪,让过了白光,不过那白光还是斩落了他一截袖子。

    “握草?”他先是愣一下,然后勃然大怒,能斩断柔软的衣袖,这厮是想要我的命啊。

    “给我去死!”他想也不想,再次扑了上去。

    他是被激出真火了,秦某人一旦暴走,连自己都舍得杀,还有什么不敢的?

    (加更求月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