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十四章 自误
    连志磊想往回走,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他们一路追来,走的就不是平常路,也没顾上吃饭,虽然带了干粮,但总得加热一下,顺便烤一烤火,吃饱了才能有体力往回赶。

    阴雨连绵的季节,想找点干树枝实在不容易,不过军役房的人,对于野外生存都有点经验,有人是在石头夹缝翻出了些干草,有人却是四处寻找岩壁下的鸟巢。

    这个节令,幼鸟都被孵出来了,岩壁下的鸟巢相对干燥,否则小鸟会被冻死。

    就在寻找柴火的过程中,有人在一处山崖上,发现了一株五叶石莲。

    石莲是能提升修为的好东西,年代越久越好,十年长一片叶子,也就是说,这棵石莲长了起码五十年。

    五十年的石莲,搁在阳信府的药店,起码要卖四块银元,差不多相当于景教谕两个月的薪水。

    连志磊倒不差这么点银元,但那是野外挖的,相当于白捡的,于是他就有点兴奋,“石莲这东西,一长就是一片,大家四下看看……五叶以下的,你们分了,六叶以上的我买了。”

    六叶以上的,搁在药店里,能卖差不多十块银元了。

    两名小校闻言,顿时激动了起来,于是漫山遍野地找石莲。

    白制修倒是有点担心,少不得问一句,“天气不好,赶不回去怎么办?”

    “赶不回去就餐风露宿呗,”连志磊大喇喇地发话,“我辈军人死都不怕,还怕淋雨?”

    “可是这荒郊野外,难免有虫豸,”白制修不想冒风险。“很多虫豸都是有毒的。”

    “无妨了,”连志磊笑着摆摆手,“万一找到几朵六叶石莲,就赚到了。”

    六叶石莲那点钱,他也看不在眼里,不过外出一趟能白捡到这些。在军役房里也是段佳话。

    而且……没准有七叶的呢?

    一个时辰过后,还真有人找到了一朵七叶石莲。

    七叶石莲,基本上就是有价无市了,按说是二十多银元一朵,但是谁手里有,也不可能随便卖,没点身份地位的,想买真的买不到。

    连志磊作价十银元,收了这朵七叶石莲。他觉得自己算厚道的——是我带队出来的,我不给你们钱,你们还不得上交?

    你们采的那五叶石莲,我可是直接赏给你们了。

    两个小校也能接受,其中一名提出建议,他指一指头上的山峰,“还得往山上爬,越高。石莲的品级也就更高,万一有九叶石莲呢?”

    那就往上走吧。有这七叶石莲垫底,今天晚上露宿揽云山也无所谓了。

    翻上山头之后,大家一怔,合着不远处又耸起个山头,只不过众人此前在山下,视线被遮蔽了。看不到这山上有山。

    “已经是这样了,”连志磊一摆手,“再找一找,有石莲没有。”

    石莲有五六株,都是两三片叶子的。可以采,但也就那么回事,总共加起来也不过一两个银元。

    连室长无所谓,但是其他三人采得很高兴,看样子今天真是要露宿了。

    然而,随着向另一个山头的推进,猛然间,有人尖叫了起来,“这是……同心藤!”

    同心藤是根据叶片而得名,像两颗连在一起的心,此藤是解毒圣品,对生长环境要求极为苛刻,生长也艰难,若论珍贵程度,还在九叶石莲之上。

    他们看到的同心藤,大约有手腕粗细,长约两丈,连志磊也忍不住倒吸一口气,“起码是两百年的老藤了。”

    “最少值五百银元,”白制修喊一声,快步向前,“稍等,此藤不能用金属砍,会影响药性的,怎么也得用石刀。”

    就在众人四处寻找锋利石片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一声响,灌木丛中走出了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他身着蓑衣,快步走了过来。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他大喊一声,“这同心藤你们不许动!”

    “嗤,”连志磊不屑地冷哼一声,“你算什么东西?快滚,要不然这荒郊野外的……后果你自己清楚!”

    少年犹豫一下,才大声喊叫,“你们擅入道宫的地方,已然是不该了……现在竟然敢偷窃道宫的药材,速速离开,莫要自误。”

    “自误?你笑死我了,”一个小校冷笑一声,“周边百里之内,何曾有道宫?”

    这小校就是阳信府人,对周边实在是太熟悉了,云霞山里有道宫,揽云山还真没有。

    少年紧走两步,挡在同心藤前,冲着他们一张双臂,“都已经告诉你们了,这里就是道宫的地盘,你们快走!”

    “去尼玛的,”一名小校抬手一刀就砍了过来,开什么玩笑,你一个小屁孩,也敢跟我们抢价值五百银元的东西?

    财帛动人心,别说这是无主之物,只说这里是人迹罕至的山中,对方少年身上若有五百银元,他也照样砍了。

    少年身子诡异地一闪,躲过了这一刀,一时间脸涨得通红,“你竟敢砍我?”

    “别说砍你,杀了你又如何?”小校冷笑一声,“凭你也敢虎口夺食?”

    少年闻言,身形暴退,然后抬手向天打出一团烟花,脸上泛起一丝狞笑,“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了。”

    “杀了他,”连志磊眼睛一眯,阴森森地发话,他已经觉出不妥了,不过这么一大笔财富放在眼前,若说他不心疼,也是不可能的。

    索性将人杀了,砍了同心藤就走,没事也就算了,万一这孩子真的跟道宫有什么关系,他也可以推说不知道——死无对证嘛。

    事实上,他并不相信对方是道宫之人,这里根本就不是道宫的地盘。

    至于那烟花,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两名小校冲上去抡刀就砍,不料那少年身形极为灵巧,一边躲,一边大喊,“有人强抢宝物,还想杀人,请真人出手啊。”

    两名小校几刀砍不着他,正在恼火,听到这话,一名小校一抖手,一道黑光直奔少年而去。

    这是袖箭,对方再灵活,距离这么近,想要躲过也是不可能的。

    就在袖箭及体的一瞬间,一道青影掠过,少年的面前已经多了一个人,青衫青冠,是一名三十多岁的道人。

    道人白皙的手上,捏着那支袖箭,冷冷地看向前方的小校,“怎么回事?”

    连志磊心中一揪,脸上却不动声色,“本人是军役房战训室室长,你这野祀道人,快快束手就擒,莫要误了自家的性命。”

    不管对方是怎么回事,他先咬住是野祀再说。

    “竖子!”道人一挥手,只见空中的雨丝一阵扭曲,已经将对方四人定在当地。

    连志磊感觉身上一紧,再也动弹不得,禁不住大骇:这难道……真的是真人?

    真人可是化修,还在司修之上的存在。

    还好,他的嘴巴还能动,忍不住高声叫着,“我是军役房的!”

    连志磊知道,道宫最不愿意打交道的,就是官府军役房的人,原因很简单——道宫强横,但是军队正是朝廷用来抗衡的利器。

    那道人却是根本不理他,而是对着少年一扬下巴,“清风,你说。”

    唤作清风的少年,马上将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而且强调说,自己已经亮明了身份,也强调了这里是道宫的地盘,对方却是要斩杀自己。

    道人冷冷地看连志磊一眼,“你还有什么话说?”

    “这周边百里,哪来的道宫?”连志磊冷笑一声,“想抢同心藤,直说罢了。”

    “我们向阳信府已经递交了传告,”道人面无表情地发话,“你知道与否,并不重要,我只问你,刚才你们听到清风的话,还想强抢同心藤,杀这孩子?”

    握草,连志磊吓得登时就冒出了冷汗,马上大声发话,“传告之事,我并不知情,我父是博灵军役正使连鹰!”

    没办法,这时候必须搬出家长来了,否则的话,后果不堪想像。

    “郡军役使?”那道人仰天长笑一声,“好大的官!”

    “道长息怒,此番是在下做错了,”连志磊见势不妙,马上道歉,“还请看在……”

    不等他说完,道人抬手打出一道白光,直接将他两条腿齐根斩断,“什么样的阿猫阿狗,都敢在道宫面前耀武扬威了?”

    连志磊还想再说话,不成想他刚刚一拱手,就觉得自己上半个身子向前栽去……呃,为什么是上半身呢?

    见到这道人如此强势,其他三人哪里敢再多说话?忙不迭抬了连志磊就走,生恐走得慢了,就会全部葬身于此。

    见他们离开,那名唤清风的少年才嘀咕一句,“他们是要杀我的,您太便宜他们了。”

    道人笑一笑,也不跟他计较,而是低声嘀咕,“伤人是送人情,杀人可就难说了。”

    “多谢真人了,”不远处传来一声轻笑,走来一个帅气的年轻人。

    不过年轻人的脸上,自右眉到左下颌,有一道长长的血痕,才掉痂的样子,露出了粉嫩的肉色,令他的面容显得有些狰狞。

    “无妨,”这真人一摆手,淡淡地发话,“你记得去阳信府勾留两日。”

    “这是自然的,”李永生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