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十一章 震惊道宫
    原来这才是你要见我的真正原因啊,李永生瞬间就反应过来了,仅仅一个唐红豆的炼制手段,旁人也许以为他是凑巧得到的,但是再加上这个说法,就由不得别人生出疑惑了。

    他犹豫一下,不答反问,“敢问秦上人,这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蓝袍道人冷哼一声,“你知道的有点多了……来历成谜。”

    这可不是什么好话,来历成谜,可能是敌国探子,也可能是野祀卧底。

    道宫的人,感觉没有孔总谕和善啊,李永生轻咳一声,“是个矮胖老头,我不知道来历。”

    “算了,我叫你来,也就是看一看你气运和功法,”秦孟飏意兴索然地一摆手,“气运扎实灵动,祖窍中正平和醇厚,当没有什么问题……”

    “慢着,”黑脸道人蓦地出声,眼睛还是半睁着,有气无力地发问,“老头什么长相?”

    李永生闭上了半径,似乎在回忆,过了一阵,才缓缓睁开,“断了一腿,酒糟鼻,衣衫褴褛,有一根很结实的黑木拐杖,很轻。”

    黑脸道人顿了一顿,半睁的眼睛蓦然张开,骇然地看向秦孟飏,“此人……”

    蓝袍道人也倒吸一口凉气,“不是吧?”

    “握草,”秦孟飏的眼睛差点瞪出眼眶,嘴里直接蹦出了脏话,“尼玛,这次我亏大了。”

    他原本就是随便问问,落实一下李永生来历,也就是了——塑骨丸倒没有多珍贵。但是经他的手流向道宫对头的话,肯定是不合适的。

    但是没想到。对方直接给了他这么个答案,他顿时就深深地后悔了:早知道是这种来历。我该私下悄悄地问啊。

    现在可好,又多了两个见证。

    “那真……那老者还说了些什么?”蓝袍道人直接开口发问,眼中满是狂热。

    “他……他说了很多,”李永生茫然地看着他,“你指的是什么?”

    “两位师弟稍安勿躁,”黑脸道人发话了,“未必就是咱们想的那位。”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他心里也清楚,这种长相和造型的主儿。就只有那么一个。

    别的不说,到了那样的修为,断腿可以重生,酒糟鼻那简直就是……那厮的恶趣味,既轻又结实的黒木拐杖,这个位面更是独此一家——百炼万载风梧木所制。

    不过,万一是个比较像的凡人老头呢?

    他沉吟一下,又缓缓发问,“他可跟你说过七星连珠?”

    “七星连珠……”李永生沉吟一下。方始缓缓回答,“可趋可避,不知趋避者……”

    “如何?”黑脸道人饶有兴致地看着他,“还是存乎于心?”

    李永生摇摇头。淡淡地吐出两个字,“趋之!”

    黑脸道人沉吟不语,秦孟飏和蓝袍道人也不说话。

    良久。黑脸道人摸出一块灰色的石头,“我当传讯证之……二位师弟以为如何?”

    “师兄。这可是我申请的塑骨丸,也是我秦家弟子的机缘。”秦孟飏斜睥着他,“你这么做,让我很为难啊。”

    “倒是我疏忽了,”黑脸道人干笑一声,“但是,若不是我提醒……这大好机缘就错过了。”

    “是不是机缘还难说呢,”蓝袍道人接话了,脸色不太好看,“就算是……我也是个见证吧?”

    “倒也是,”黑脸道人笑着点点头,又看向李永生,笑眯眯地发问,“真……那老者可说,什么时候你能再见他?”

    再见他的时候,就得是我任务圆满,回到仙界了,李永生茫然地摇摇头,“他只说有缘自会相见,万法总要相逢。”

    “缘法大会,”三名道人齐齐点头,这可是道宫内部的事,非敕牌弟子不能得知,外界虽然也有人知道,但绝对不会妄传。

    打个比方说,朝廷里三院六部以上的官员,肯定大都知道这个缘法会,但是他们不可能传出去,一旦传出去,下面官员就要问了——道宫有缘法大会,咱官府有什么大会呢?

    官府就不可能有这种大会,传出去徒乱人意。

    以李永生这样普通百姓的身份,能知道缘法大会,那更不可能了。

    黑脸道人再次发话,“此次任务以我为首,自然也是我来求证。”

    秦孟飏知道自己争不过师兄,只能叹口气,“以后的沟通,却该由我来。”

    蓝袍道人的脸涨得通红,最后才说一句,“身为见证,我列个名,总是应该的吧?”

    两位师兄齐齐点头,“那自是应当的。”

    李永生眨巴一下眼睛,心说这就是地球界写论文,第一作者、通讯作者和署名作者的区别了吧?

    黑脸道人运起灵气,灰色的石头顿时就泛起一片白芒——这便是传讯石了。

    “小弟内急,告个方便,”秦孟飏和蓝袍道人站起身,齐齐离开了,出门之后,一个左拐一个右拐。

    秦天祝侧过头来,一脸羡慕地看着李永生:你这是……发达了吧?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黑脸道人收起传讯石,已经是一脸的笑意,“小兄弟……你叫雷永生是吧?那个,咱们其实不是外人,呦,你脸上这是怎么搞的?”

    一边说,他一边又摸出一块灰色的石头,“给你弄点复颜丸先,这个东西不好搞,得从官府弄……你等我一下。”

    “这位上人,请等一下,”李永生忙不迭地发话,“所谓无功不受禄,我做人一向有原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对了,我叫李永生。”

    “什么上人不上人,就是个称呼,”黑脸道人笑眯眯地一摆手,“都是自家人,何必如此见外?你可知遇到的是什么人?”

    “果然是北极宫的那位,”一个声音从外面传来,然后秦孟飏就走了进来,“没错,不知趋避者趋之,就是他的道。”

    “这雨季也太坑了,”蓝袍道人也走了进来,黑着脸发话,“两块传讯石叠加,才传出去……效果好差。”

    信号不好啊,李永生心里暗暗吐槽,可惜不能让铁通背黑锅。

    “好了,答应你们的,都会做到的,”黑脸道人气得哼一声,然后又笑眯眯地看着李永生,“那位说了没有,平时该去哪里找他?”

    李永生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没说,反正我遇到麻烦,默默想他面目即可……不过他也说,未必顾得上我。”

    三位道人又默然了,然后相互交换个眼神,秦孟飏率先发话,“我看你骨骼清奇功底扎实,可愿随我入道宫?”

    “咳咳,”黑脸道人干咳两声,“秦师弟,师兄尚在……良才美质,当让长者。”

    “我祖姑是北极宫三宫主!”蓝袍道人急眼了,“你们凭什么跟我争?”

    三人顿时吵做了一团,原因竟然是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矮胖老头。

    “三位上人,可否听我一言?”李永生清一清嗓子,大声发话,“我前些日子,刚得了政务院的邀请,要进京相见,入道宫一事,不妨放一放。”

    “荒谬,”三人齐齐呵斥,“官府那帮运修,有几人能得大道真意?”

    运修和灵修,从来都是相互看不起对方,运修修的是天下气运,按部就班地走上人生巅峰,虽然对资质、努力和机缘都有要求,但是要求比灵修低很多。

    但是同时,运修对世俗界的掌控,比灵修强太多了,一旦晋阶到相当的地位,享受的荣华富贵,不是道宫中人能比的。

    然而李永生看重的,恰恰是运修在这方面的优势,不管是寻找永馨,还是观风使的职责,都注定他要在世俗界厮混。

    所以他笑一笑,婉转地回答,“这是答应了修院教谕和教化房的,我必须要做到。”

    “你真是……”蓝袍道人又要生气了。

    “师弟!”黑脸道人冷哼一声,又瞪他一眼,才对李永生笑着点头,“你有主意,我们也不勉强,不过你记住,道宫的门,始终是为你敞开的。”

    “多谢这位上人,”李永生笑着一拱手。

    “既是政务院相召,想必你也能弄到复颜丸,”黑脸道人微微颔首,他对博本院和郡教化房的能量,还是很清楚的,“很高兴你告诉我们,那位的下落……有什么要帮忙的吗?”

    “这还用问吗?”秦孟飏很不客气地打断师兄的话,然后狠狠地瞪秦天祝一眼,“永生既然是你的学弟,你怎么能让他伤成这个样子?”

    “我也无能为力啊,”秦天祝苦笑着一摊手,“一开始只是农司在为难他,咱们秦家也出力了,后来实在是军役房出头了,这我想帮也帮不了啊。”

    一听说“军役房”三个字,连黑脸道人也忍不住皱一皱眉头,“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天祝少不得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完完全全说一遍。

    事实上,道宫中人也有点忌惮军役房,听完之后,黑脸道人看一眼李永生,“可要我道宫帮你追查一下党玉琦?”

    “这就坏了规矩,道宫不该插手俗世,”李永生摇摇头,“不过此番真凶尚未伏法,我想起来,心里多少是有点不舒服……”

    (五更到,召唤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