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八十章 以心换心
    在秦天祝来探望的时候,李永生直接发问,“道宫之中,有没有治疗老王伤势的药?”

    这个我得回去问一下,汽车人如此表示。

    一天之后,秦天祝给出了回复,“药是有的,名唤塑骨丸,不甚珍贵却极为稀少,就算高阶上人,也要提前申请。”

    道宫口中所谓的上人,就是正经拥有道宫敕令的,而且得是司修这个级别。

    秦天祝的大伯,是高阶上人,差一步进真人的,想得到塑骨丸,也是需要排队的。

    排队肯定不行!李永生不能接受这个答案,伤及骨头,肯定是越拖越难好,而且他是还要进京的,在七幻城待不了太久了。

    他沉吟一下,“我记得你跟我要唐红豆的处理方法时,曾经跟我说过,道宫的人认为,欠我一点东西,是吧?”

    在普通民众中,道宫是个比较罕见的话题,有关系的人,也很容易被人攀附,不过两人已经很熟惯了,倒也不存在什么禁忌。

    秦天祝当然不是不认账的人,他点点头,然后一怔,愕然地看向他,“不会吧?你要用到这样的机会?”

    “老王是为了保护我,”李永生淡淡地回答,“我认为值得。”

    我了去的,秦天祝艰涩地咽一口唾沫,“你知道道宫的承诺,有多么宝贵吗?”

    你早说愿意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我直接把秦家的战力全调过来,全心全意保护你两个月——半年也行啊。

    李永生也不说话。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

    “好吧,”秦天祝见状一摊手。事实上,他一直是个比较干脆的家伙。虽然心里不舍,却也没有多么矫情,“老王真是个幸运的家伙。”

    “老王……那是比较幸运,”李永生的嘴角,泛起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在地球界,老王那可是传说中的人生赢家,雕丝逆袭的典范,摘尽了整个位面的红杏,又怎是区区“幸运”两个字能够道尽的?

    秦天祝也没多想。只当这厮让出了机会,标榜一下自己的高大上——本来嘛,这种大机缘让出去,还能不让人家得瑟一下?

    他更多考虑的,是可操作性,“不过这种事,我不能马上给你答案……道宫做事的风格,你请出的。”

    “尽快吧,在我离开之前。”李永生也清楚道宫的行事风格,“对了,你记得跟老王说,这是你的心意。别提我。”

    “你什么意思?”秦天祝哼一声,他很好强,特别爱计较——否则他也不会从观星楼上跳下来。所以他真不喜欢把别人的功劳据为己有。

    “你就是那传说中的高人,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我就是那俗人?”

    “我跟道宫没关系,”李永生淡淡地看他一眼。“唐红豆的事儿,你打算传出去?”

    “忘了还有这桩公案,”秦天祝闻言,忍不住抖一下,“这事我当然不能说出去。”

    汽车人就这么离开,三天之后,才又过来看李永生,“那个……两天之后,我接你回秦家,我大伯会专程回来。”

    李永生有点纳闷,“为了这小小的塑骨丸,有必要吗?”

    “山南有野祀,已成气候,有不止一个化修出现,”秦天祝正色回答,“我大伯恐怕不是单独回来……这事儿你知道就行了。”

    野祀就是不被道宫认可的寺观,涉及到偷窃气运和功德。

    他们窃的气运不多,主要是窃功德,所以对付他们的,主要就是道宫的力量,官府反倒不怎么积极——有道宫操心,我们没必要太上心。

    不过李永生身为上界观风使,心里十分清楚,道宫在意的不是功德,而是天道——在意功德的,是那帮秃驴。

    野祀窃功德事小,关键是他们会用功德影响天道,这是道宫无法忍受的。

    汽车人对这些不熟,也是可以理解的,他又不是从上界下来的。

    然而这个位面,大家说天道少,说功德多,其实……也未必就是误传。

    总之不管怎么说,秦天祝能知道野祀的消息,就已经很令人震惊了,肯告知李永生,那就是实打实的仗义了——这消息就不可能外传的。

    然而,李永生对野祀并不感兴趣——这事儿是根本不可能禁绝的,天底下总有想投机取巧的人,左右不过是那些东西,而且他认为,道宫完全解决得了。

    人大口吃肉的时候,总有些肉屑掉落,然后被蚂蚁叼走,谁会在意?

    只要那些蝼蚁别爬到人身上,甚至还咬人,那就没有任何问题。

    道宫现在想做的,就是扫灭这些蝼蚁。

    不管怎么说,秦天祝的大伯回来了,还要见李永生一面,才能决定给不给塑骨丸。

    李永生当然没有别的选择,两天之后,他坐上秦家的马车,赶到了秦府。

    这是他第二次来秦府,跟着秦天祝来到了一个小院里,等着道宫召见。

    然而不多时,出去打听消息的秦天祝回来了,他很遗憾地表示,大伯遇到了点事儿,可能要耽搁一阵。

    李永生在秦府等了两天,秦天祝的大伯秦孟飏才回来,同行的还有四个道宫中人,其中就有上次的那个蓝袍道人。

    蓝袍道人似乎遇到了什么麻烦,须眉皆无,头上的高冠也不见了,露出的发髻上,有明显的焚烧过的痕迹,面色也不是很好看。

    五人一来,就占据了一个独立的大院,关上门似乎在议论什么,秦家派出大量的制修,在四周巡逻防范,防范人轻易闯入。

    就连端茶倒水这种伺候人的活儿,也是各支的嫡系子女亲手张罗,并不假手于外人,而且还是候于门外,随叫随到。

    不过这些子女毫无怨言,反倒一个个欢天喜地,秦天祝对此有点不屑,“不安心修炼,把希望寄托在幸进之上,有意思吗?”

    要不说这厮实在太傲了,对着自家的兄弟姐妹,都有浓浓的优越感。

    “这你就有失偏颇了,”李永生笑着摇摇头,“先天的天赋固然重要,但是所谓修行,修的是一种态度……人家不过是天赋差一点,想求些机缘,你又何必在意?”

    秦天祝不屑地哼一声,“苦修才是王道,把心思用在这些不靠谱的事上,实在是舍本逐末。”

    李永生白他一眼,“你当别人都有你这资质?”

    “哈哈,”秦天祝仰天一笑,“这话我爱听,我一直就在等你夸我。”

    李永生很无语地看他一眼,居然敢跟我显摆资质,你还真有勇气……

    直到晚上酉末时刻,秦孟飏才着人传话出来,要秦天祝和李永生进去相见。

    传话的秦家子弟,眼神中透露出浓浓的艳羡。

    跨进大院之后,院门在身后关上,走进正房,却发现里面只坐了三名道人。

    中间的是一名黑脸道人,右边的是蓝袍道人,左边的一名年轻道人,跟秦天祝有七分相像,应该就是秦孟飏了。

    “见过三位上人,”秦天祝在外面狂得很,见了这三位,却是异常恭敬,走上前小心翼翼地行个礼,连大气也不敢出。

    李永生则是很随意地拱了一下手,连话也没有说,就当秦天祝已经替他说了。

    “嗯?”蓝袍道人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目光中透出几分不满。

    黑脸道人却是没在意,道宫和黎庶之间,有巨大的鸿沟,大象会在意蝼蚁对它吐口水吗?

    他看一眼秦孟飏,微微颔首,“秦家有如此麟儿,也是难得。”

    “师兄谬赞了,”秦孟飏的嘴巴扯动一下,似乎想要笑一下,不过他的双眉皱做一团心事重重,这个笑容明显属于半成品。

    然后他收回心思,看一眼李永生,“看到上人,你不见礼吗?”

    “已经见过了,”李永生微笑着回答,“我身上有伤,不能剧烈动作,身份差异原本就大,想必三位上人也不会在意。”

    差异确实巨大,堂堂的上界观风使,对你们施礼的话……你们受得起吗?

    “你倒是会说话,”秦孟飏心不在焉地哼一声,“我且问你,你确定要用一枚塑骨丸,抵消你提供炼制唐红豆秘方的功劳吗?”

    “确定,”李永生很干脆地回答。

    “竖子,你也太不把道宫当回事了吧?”蓝袍道人见他连个“回上人”都不肯说,火气又起来了,“你知道不知道,以你的功劳,可以求入道宫的?”

    须知对普通人来说,能入道宫是莫大的机缘,秦天祝那么狂妄,也是以入道宫为目标。

    “啊,是吗?”李永生恰到好处地愕然了一下,目中还带着些许的懊恼。

    “不过,求入道宫,不等于就能入了道宫,”蓝袍道人淡淡地发话,“现在,你还要求这么交换吗?”

    李永生犹豫一下,最终还是“毅然”点点头,“是的,好汉子当言而有信,此人因我而伤,我自然要以果偿因,求个道心圆满。”

    “嗤,口舌之利罢了,”蓝袍道人不屑地哼一声,凭你也敢说道心圆满?“莫要以为能放狂言,道宫就会赏识你。”

    “师弟,莫要逗他了,”秦孟飏微微摇头,然后看向李永生,“塑骨丸我带来了,不过我还想问一句……你所说的通窍之术在乎一心,是得自何人的说法?”

    黑脸道人原本眯着眼睛,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听到这话之后,将眼睛半睁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