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十九章 天道好还(贺盟主冲浪泥娃娃)
    党玉琦听到这话,登时大骇,“你这话什么意思?”

    荒郊野岭,又是雨夜,他从话里,听到了浓浓的恶意。

    然而,他虽然骄横跋扈,欺负人的时候,也从无顾忌,但是从小到大,他还真的没有杀过人——哪怕很多时候,他的所作所为,让人恨不得杀了他。

    也可以说,他不是不想杀人,只不过没有遇到那么大的事罢了。

    真正面对着浓郁的杀意的时候,他呆住了,“咱们都是博本的师兄弟啊。”

    “你害我的时候,想到师兄弟了吗?”李永生轻笑一声,身子一蹿,一记掌刀,就将对方打得晕了过去,快到令对方无法反应。

    他不想用兵刃,不想见血,那会令事情多出变数。

    下一刻,他一抬手,就将对方收进了储物袋里,顺便将那短刀也收了进去——储物袋不能装活物,在装进去的那一瞬,党玉琦已经死了。

    “唉,”李永生轻叹一声,“抱歉,你必须死,还要无声无息地死去。”

    紧接着,他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了雨夜中。

    第二天,事态继续发酵,那颈骨被打折的安保的家人,跑到七幻府知府衙门那里鸣冤,要求惩治凶手。

    此事昨天就闹得沸沸扬扬,知府早就知道了,于是有人出来解释:别闹了,赔偿不是都已经给了你们吗?

    正是因为有赔偿,我们才要闹,安保的家人理直气壮地发话。有赔偿就意味着军役房做错事了,既然是做错事。伤人的凶手,怎么能逍遥法外?

    前来鸣冤的。不止是这家人,其他受伤教谕和安保的家人也来了,只不过这名安保伤得最惨,若无意外,是不可能治好了。

    其他人闻言,也纷纷附和,说赔偿归赔偿,惩治是惩治,这不是一码事。

    府衙马上着人去府军役房。要他们来人解释。

    府军役房的态度,跟郡房不同,军役使都被请去喝茶了,谁还敢负隅顽抗?

    所以一名副军役使赶了来,向众人客客气气地解释:你们的心情呢,我能理解,但是惩治凶手是真的不可能,军人是奉命执行任务,怪也怪不到他们头上。

    这话当然有道理。但是伤者家属不接受这个解释:兵役报名的期限未到,就来强征李永生,还恶意打伤安保和教谕多人,有这么执行任务的吗?

    因为收音机的环节。已经敲定,没谁敢再多嘴,那么提前强召李永生服兵役。就成了明显的错误,因此而打伤人。肯定也是不折不扣的错误。

    要不然军役房吃撑着了,赔博本院五百块银元?

    副军役使也没办法。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强调:军人是要服从命令的,我们真的不可能把人交出来啊。

    这两边辩论着,府衙就有人过来,说你们双方也见面了,要不换个地方去商量?知府还要办公呢,你们不能在这里争吵啊。

    那我们去哪儿?众人发问了。

    军役房伤的你们家人,当然要去军役房了!这位回答。

    “有你这句话就行,”众人扯了副军役使,来到府军役房门口,直接将大门堵了。

    军役房是什么地方?那是军事重地,搁在以往,别说堵门了,在门外大声喧哗,都可能引发极为严重的后果,想要上纲上线,借口都是现成的。

    但是有知府衙门的认可,众人还就堵了门了。

    有些制修,手里还拿着兵刃:有种你动我一下试试?

    军役房这时哪里还敢挑刺?甚至直接关上了大门——反正还有后门的。

    任何一个军事机构,都不可能只有一个门,那样太容易被人堵在窝里了。

    家属们也不往后门去,他们的力量,也只能保证守住一个门,如果两边都守,万一被军队聚集起来一冲,又有可能吃亏。

    反正守住大门就够了,让过往的人都看到,军役房的大门被人堵了。

    副军役使也没有脾气,一房的老大都不在,没人做主啊。

    府房无所谓,但是郡房的人见状,就受不了啦:这尼玛欺人太甚啊。

    更令人为难的是,为了方便军事上的管理,府房和郡房就在一条街上,郡房想要装看不见,那都不可能。

    不过还好,郡房的两名大使,居然都不在房中,房务室的杜室长算最大的官了,他不出声,旁人更无法做主。

    然而,随着堵门的时间越来越长,府房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从后门溜出来,求告于郡房,请他们为己方做主——凭什么军人听从上司命令,也要被追究?

    若是叛乱,听从了那样的乱命,是没脸求告,但这只是区区的一点小事好吧?

    杜室长闭门不见,传出话来说,你们坐看就行了。

    这越发地刺激了军人们,反正杜室长长于政务,而短于军务,几名军人登高一呼,顿时拉出四五十名不怕死的好汉,要驱散堵门的人群。

    博本院的人寸步不让,更有人大声喊着,“不就是那天没把人杀死吗?来,今天让你多杀几个!”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躲在幕后的连军役使也不得不露面了,发生兵乱的话,他的好日子铁定就到头了。

    接下来,军役使走访了郡守府,跟韩郡守和蔡同知短暂会晤一下,然后又派出若干夫役,大索七幻府三天,务求捉拿到党玉琦。

    这时还哪里捉得到党玉琦?那个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那就不用说别的了,为了避免蔡同知搅局,韩郡守直接发话,就当党玉琦跟胡畏族有勾结,图谋收音机技术好了——没勾结,他跑个什么?

    连军役使认可这个猜测,然后他在军役房里一调查,才发现此般种种,竟然都是房务室的杜室长背着他为之。

    没错,坏事就是这个杜室长干的,军役使是好人,他只是不知情被蒙蔽了!

    杜室长很光棍地承认了自己败坏军队形象的行为,录口供画押都没问题,也被军役使当场免职了——当然还要往京城汇报一下,但那不过就是个流程了。

    然而,对于巡荐房接管此人的要求,连军役使断然拒绝,这是我们军队内部的事儿,军役部会做出相应的惩罚的,你们就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了。

    正经是你们该把李满生交还我军役房才对。

    巡荐房当然不肯答应交还李满生,说让我们交还也行,这得巡荐部通告我们。

    这个回答有点没道理,但是孙巡荐使有别的想法,他还想努力拖延一阵,抓紧时间从李满生嘴里挖出杜室长上面的人!

    对巡荐房来说,案子查得漂亮就是业绩,至于说查出案子之后,该不该捅出来,那就不是孙巡荐使要操心的了——自然有别人替他操心。

    当天夜里,李满生在巡荐房里割断喉管而亡,巡荐房和捕房定义为自杀。

    短短几天之内,七幻城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真是令人眼花缭乱,目不暇给。

    不过这也就是尾声了,博本院的胡畏班嚣张依旧——不管是巡荐房,还是捕房和军役房,都没去调查他们,是不是跟党玉琦约定了什么。

    他们不是不想去,而是不能去,只能暗暗地打听。

    李永生终究是年轻,受的也是皮肉之苦,几天时间就可以下地行走了,不过身上的伤,肯定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尤其是脸上那一鞭子,分外地明显,虽然伤口结痂了,但是想要真正地痊愈,起码得三四个月,这还是他用了不少自己做的伤药。

    反正这一鞭子让他出名英俊的面孔破相了,男性修生惋惜之余,少不得有点幸灾乐祸。

    该,谁让你帅到没朋友?现在好像,又赚了一大笔钱?既帅又有钱……你不破相谁破相?

    女修们的嘴里,就全是叹息了,咱们院的院草……怎么就这样了?

    孔总谕消失了两天之后,特地给李永生带来了平复肌肤的丸药,她郑重地告诉他,“这复颜丸是我好不容易求来的,非同小可,古老相传,曾经引发过蘑菇天劫……”

    不就是陈太忠那点儿事吗?地球界有风传的,李永生并不是很在意,他在意的是,“老王怎么样了?”

    老王就是那个断了颈骨的安保,博本院的药,只能保他不死。

    “唉,”孔舒婕叹口气,“郡守府也提供了最好的药,只能令他恢复行走,想要干体力活,那却是不可能了,连洗碗炒菜都不可能……只是不需要人照顾而已。”

    李永生眉头一皱,“郡守府不可能没有更好的药吧?”

    “更好的药,轮得到他?”孔舒婕皱着眉头回答,“军中有些好药,但是化修之上才有资格使用……别说是他,连鹰也弄不到。”

    伤药这些东西,市面未必就有最好的,最好的药,永远是权贵阶层垄断的,区区本修院的安保,能治到这种程度,也就是他遇上大事了。

    若是平常制修遇到类似的事,能保证不死,慢慢地恢复行动,就可以满足了——还得花不少钱才行。

    李永生却是不甘心这个结果,不管怎么说,老王是为了保护他受伤的,他不能坐视。

    他能调制出点药来,治这个伤病,不过那些调配的药材里,很有些贵重的,还有几味药,是在博灵郡买不到的。

    (为盟主加更,三更了,大声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