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寻情仙使 > 第七十七章 丧家之犬
    事情是被兵役室的室长捅出来的。

    这室长原本是不想说的,他也是官府体制里的人,被羁押在巡荐房,心里本来就不服气,所以拒绝交待任何问题。

    没错,他知道自己摊上大事了,可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奉命行事,惶恐是一定的,却没有多少担心。

    所以他就是一个态度,要我交待问题可以,我也不怕交待问题,但是我有个要求——你们让郡军役使来跟我说一声。

    否则的话,我是绝对不可能跟你们说的,知道军役房是什么地方吗?可能涉及军事机密!

    巡荐房这帮人也坏,见他不说,也就不问了。

    两个时辰过后,巡荐房的人来见他,说军役房那边表态了,你做的事情他们不知情。

    兵役室的室长也不是小孩子,不是那么好骗的,他说你们的话我不信,如果想让我相信,让军役房的人来亲口跟我这么说。

    巡荐房的人不屑地冷笑,然后反问一句:你觉得他们可能来吗?

    肯定不可能啊,如果能来,上午就是军役使来了,而不是让他这个室长来。

    兵役室的室长也知道这个道理,就说那你找个级别低点的人来,给我透个风就行。

    话说到这里,他就有点放弃抵抗的意思了——他都不要求来人的级别,有人透个风,他就能就坡下驴了。

    然而,这巡荐房的人非常艹蛋,他们都不去找个人来,而是冷笑着又反问一句:你有没有想过,出了这么大的事,军役房总要有人出来背黑锅?

    看你好歹也是个室长。年纪不小了,怎么会幼稚到这种程度呢?

    兵役室的室长顿时就石化了,好半天才叹口气:唉,算了,反正也不是啥要紧的机密。

    指使他这么做的,是房务室的杜室长。所谓房务室,跟博本院务室的地位类似,都是对大老板负责的。

    杜室长要兵役室对府军役房下令,征博本院李永生服兵役。

    府军役房提前抓李永生的时候,杜室长也提前打了招呼,说那边要提前动手了,你心里有个数,别人问到你,你该这么这么说。别解释什么三天时间到没到,知道吗?

    这可不行!对于这一点,兵役室室长不答应,军人里直肠子很多,他也很讨厌杜室长在自己的地盘上指手画脚。

    所以他就说,你得告诉我为什么,要不然这解释错误,出了问题是我兵役室的责任。

    杜室长实在没办法。这才丢下一句:今天必须找到人,要不然明天巡荐房要出动了。

    兵役室长听到这话。知道自己也只能硬着头皮办了。

    他原本就不想背黑锅,现在发现有这个可能,就更坚决抵制了。

    至于杜室长如何知道博本院即将的动作,他没问,但是他确定有这么回事——要不然府房等期满之后再抓人,那真是所有手续都合理。何必冒这样的风险?

    他的供述,很快就传到了博本院,这就彻底确定了内奸的存在。

    内奸会是谁?

    当天在的四人里,宋嘉远和孔舒婕的态度很明确,就是要保李永生。他俩真不可能。

    赵院长可能吗?也不可能,别看他不欣赏李永生,但是堂堂的博本院老大,真做不出这种低三下四的事来——丢不起那人。

    再说了,赵平川想收拾李永生,简直就是一句话的事儿,用得着脱了裤子放屁?

    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当时也在场的李室长了。

    消息到了博本院,很快就经由安保的口,告知了李室长:你也别硬撑着了,军役房的人都交待了,你还要坚持着受刑,这不是犯贱吗?

    你当我想受刑啊?李室长破口大骂,老子疼着呢,你们这帮孙子都给我记住了,冲我下手的,回头我慢慢收拾你们!

    至于说军役房传来的消息,他根本不当回事,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在讹人?

    赵院长身为修院老大,在安保上也有人,平时懒得关注就是了,听到那厮的反应之后,沉吟半天之后,去安保的值班室走了一趟,撂下一句话就走了。

    “小李子,我还真是看错人了。”

    李室长痛哭流涕,求院长留步,怎奈院长大人步履坚定,仿佛是在说:你这厮做事太过。

    事实上他想的是,不跟你撇清关系,没准都要连累到我了!

    院长一离开,安保们就狞笑着走了过来——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没怎么下狠手,这厮身上确实多了点伤口,但是谁都不傻……万一过几天,人家官复原职呢?

    就这,李室长都一边哀嚎一边骂娘。

    现在当然就不一样了,什么叫丧家之犬?主人不罩着你了。

    李室长见状,顿时就跪下了,再也不复以前的嚣张,“我说我说……诸位哥哥放我一把,我说还不行吗?”

    “去尼玛的,你先受刑吧,”安保们忍这厮真的很久了……

    事态的发展,还不仅限于这些,巡荐房得了口供之后,来到郡军役房,要请房务室的杜室长,去巡荐房喝杯茶。

    杜室长出去公干了,不过军役房的小校们告诉巡荐房来人,喝茶的话,来军役房喝就行,你巡荐房还没有从我们军役房带人走的权力!

    至于说在你们那里喝茶的兵役室长,也尽快放回来的好,要不然这事儿……没完!

    巡荐房的人碰了个软钉子,只能灰溜溜地回去了,然后他们来到府军役房,“友情建议”对方,向博本院支付五百块银元,治疗打伤的安保和教谕。

    这本不归巡荐房管的,但是他们在郡房那里碰了钉子,就来府房刷一下存在感。

    府房的老大李满生已经去巡荐房喝茶了,剩下的小兵蛋子哪里做得了这些主?于是他们就说,这得李军役使签字才行啊。

    很快地,巡荐房就拿来了李满生的签字。

    与此同时,郡守府的偏房内,四个人坐在那里,谈论的也是今天的事。

    除了郡守韩秋斌、同知蔡石,还有政务司长夏明妃,郡务房长张则暄。

    同知不用说,其实就是副郡守,郡务房不是六房之一,但是每个郡都有设置,择六房中能干官员提拔,朝廷委任,就是个办公厅主任的意思。

    张则暄跟夏明妃的职责范围,有一定的冲突,都是负责一郡政务的,不过郡务房主要负责协调,政务司长握有实权。

    郡务长跟夏司长有点不对付,不过夏司长级别高一点,而郡务长的委任,巡荐房的考评是很重要的一环,此次又是巡荐房出手,张郡务长也不好多说什么。

    几个人呆坐已经半天了,终于,蔡同知轻咳一声,打破了屋里的沉寂,“军役房在此事上,做得是有些不妥,还是彻查一下的好。”

    郡守韩秋斌冷哼一声,“从未听说,同级巡荐,拿下同级军役的,此事要慎重。”

    两人的分歧有原因,郡守不能管理军役房,但按照职责规定,他对军役房有一定的干预权,虽然军役房更接受军役房和内廷的指令,但是一郡的老大,不能干预军队,那成什么了?

    同知则是不能过问军队事宜,半点都不行,对于军队的事情,他的话语权还不如巡荐房,做为牵制郡守的存在,他在财权上有很大的话语权。

    他俩在亮屁股,夏明妃不参与这些,“我就是提示一下,一房有兵,一司有粮。”

    “荒唐,”韩秋斌不屑地哼一声,毫不客气地斥责她,“他们要谋反,我这个堂堂的一郡之长却不知道……这是怀疑我的能力,还是怀疑我的忠诚?”

    郡守大人没接受挑唆,反倒是觉得伤自尊了,承平日久,怎么可能有造反?

    “咳咳,”张则暄轻咳两声,小心翼翼地发话,“李永生的遭遇呢,咱们都很同情,但是一个小小的本修生的话,可信吗?没准是想要泄私愤的妄言。”

    他努力地不把话题扯到巡荐房身上,没办法,别人都看到他是为郡守服务,高阶司修风光无限,却不知他身处夹缝中,也有太多的无奈。

    “嗤,”蔡同知不屑地冷笑一声,“张郡务只看到可信与否,我看到的,却是可能有人跟外族内外勾结,图谋军国利器,万一有事……谁来担当?”

    张则暄果断地闭嘴,军役房和农司怎么回事,他能说两句,牵扯到胡畏族和新月国的话,他是真的不敢多说了。

    韩郡守也哑巴了,涉及了军国大事,他有几个脑袋敢担保?这跟他的执政能力无关!

    而且那胡畏族,近些年……也闹得太不成样子了,大家心里都有数。

    夏明妃左看看,右看看,见没人说话,最终出声,“还是要先抓住党玉琦!”

    “党玉琦必须抓住!”韩秋斌果断表态,“到时有没有勾连,就能查清楚了。”

    “也不知道这捕房,是怎么做事的,”蔡同知阴阳怪气地发话,“若是抓不住,事情可就查不下去了。”

    韩郡守登时就恼了,怒视他一眼,“你这么说话,是什么意思?”

    他身为郡守,虽然能部分干预军队的事情,但是为了防止军役部和内廷猜忌,真不敢胡乱干预,正经是捕房,这军队之外的国之利器,是彻底掌握在郡守手中的。

    (月票还是要求的,万一谁还有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