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2 章
    鬼差收了“金元宝”, 总算给了一个好脸色:“你们召我作甚?”

    阿宝说:“我们是印家故人,惊闻噩耗, 想与他们一见,还请大人行个方便。”

    鬼差不耐烦地说:“人走茶凉, 人死灯灭。他们已去排队投胎,还有什么好见的?”说罢就要走。阿宝没想到以前的鬼差这么难说话, 还在想怎么办, 就见印玄飞快地出手, 将那鬼差抓住了。

    那鬼差惊慌道:“放肆!你欲何为?”

    印玄拿出一根绳子, 在他脖子上一套,那鬼差挣扎得更厉害了:“我是鬼差, 非寻常鬼魂,你竟敢施驾驭之术!”叫骂半天, 见不为所动,放软了口气说, “我们地府与鬼神宗一向交好, 何至于此?你要寻人, 我这就帮你找来。”

    印玄手中生火,那根悬在鬼差脖子上的绳子便不见了。

    但鬼差脖子上被勒住的窒息感并没有消失,不敢糊弄,当下去地府, 提了个印家的少年过来。

    那少年面色惨绿, 喉咙插着一根银筷, 显然保持了死状, 看到印玄时,满脸狐疑:“你是何人?”

    “印家故人。”印玄无意解释,单刀直入地问,“凶手是谁?”

    少年一怔,灭门之恨从心而起,疾声问道:“你要替我们报仇吗?那人来历不明,神出鬼没,手段高强,你敢为我们报仇吗?”

    阿宝感慨,好久没遇到这么朴实无华的激将法了。

    印玄说:“只管道来。”

    鬼差在旁边咳嗽,提醒他们抓紧时间。少年没工夫细思,一股脑儿将知道的说出来:“是个从天而降的红衣女子,样貌秀丽,但心如毒蝎。”想起她杀人的模样,他心有余悸。

    印玄问:“使什么武器?”

    少年碰了碰喉咙上的筷子:“没有武器。她会妖术,身边的东西自发地飞起来,为她所用。”

    阿宝忍不住问道:“她有没有说什么?”

    少年一脸羞愤,半天说不出话来,直到阿宝又追问了一遍,才愤懑道:“大伯听她说,说我们是鸡音……也不知我们哪里得罪了她,竟如此羞辱。”

    基因?

    阿宝问他原话是什么。

    印家被灭口之后,一家子亡魂在地府聚头,自然会聊起这件案子,相互交流了不少消息。少年年纪小,记性好,清楚记得:“她说,要怪就怪你们的鸡音,留着也是祸害。”他解释道,“我们家家风纯正,与人为善,那有什么鸡音……又怎么会祸害!定然是她搞错了。”

    阿宝和印玄都知道,她并没有搞错。知道“基因”,那个凶手是萧弥月无疑了。

    她选了崇祯四年回来,是为了拿长生丹,选在这个地点,却是为了杀印玄的祖先。

    这样一来……

    这样一来……

    阿宝一低头,两颗泪珠子无预警地掉下来。

    印玄温柔地擦去他脸上的泪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阿宝抱住他的腰,难过地说:“……这里的祖师爷没有了。”

    没了祖先就没了后代。

    这个平行空间里的印玄,被萧弥月扼杀了出生的机会。她那时当着旗离的面,说后悔没有掐死印玄,竟是认真的。

    印玄抚摸他的脑袋,安慰道:“你有一个祖师爷就够了。”

    阿宝搂着他的胳膊紧了紧。他不敢问印玄长生丹的现状,生怕得到噩耗。但,逃避不能改变现实。现在不是哀伤的时候,为今之计,只有先一步找到长生丹。

    印玄见他恢复生气,稍稍安心,他说尽快去若水山庄,也应了。两人租了辆马车,披星戴月赶路,不过半月,便到了灃州。

    阿宝是尸帅之躯,哪怕赶路赶得头晕眼花,下了车,依旧神采奕奕。印玄精神尚好,脸色却有些苍白,阿宝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嘘寒问暖不说,端茶倒水兼跑腿,但凡自己能做的,全都一手包办,仿佛伺候坐月子。

    印玄婉拒了几次无效,只好由着他。

    进入灃州之后,阿宝下车打听若水山庄。被问的,是个包子铺老板,生意清淡,口舌正闲,热情地攀谈起来:“两位莫不也是来捉鬼的?”

    阿宝一听是老本行,来了精神,买了十个包子,请他说得详细些。

    包子铺老板的热情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知无不言:“听说若水山庄闹鬼,庄主找了几波大师,都不得用,正悬赏五千两黄金,广邀高人出手。”

    何谓瞌睡送枕头?这便是了。

    据印玄说,若水山庄半年之后,会彻底败落,府中家财被哄抢一空,连棺椁都没保住,长生丹也是那个时候流落民间,辗转落入三宗手中。

    但那都败落后的事。他们对若水山庄败落前拿到长生丹一点把握也没有,再加上萧弥月在旁虎视眈眈,不知会使什么手段,正想找个机会接近庄主,如今机会就来了。

    阿宝在路上,早已新置了一身衣裳,与印玄款式颇为相似,一身杏黄,衬着面白唇红,比一般的小姑娘还俊俏,与印玄站在一起,十分引人注目。

    若水山庄的下人见了他们,即使不觉得他们有多大的能耐,却也老老实实地将他们迎了进去。

    到了客堂,才发现他们并不是唯一的应聘者。在他们之前,已有三个和尚,三个道姑占满了堂中的椅子。他们见门房引人进来,都露出不悦之色。但瞧清楚两人容貌后,便神色各异。

    和尚面露不屑,就差明晃晃地说,什么阿猫阿狗都往里头塞。

    道姑收起了敌意,收起了眼神,凝神静气地看着对面的和尚。

    和尚:“???”

    道姑:“……”还是看丑丑的和尚吧,心境没有波澜。

    他们进来没多久,管家就出来了,给每个人送上纸笔,然后报了一个生辰八字,要他们根据生辰八字,来推算这个人的生平。

    ……

    阿宝将笔递给了印玄。不止因为他不会推算,更因为他不会写毛笔。

    印玄放下笔,拉着阿宝转身去了堂外。

    阿宝小声说:“就这么走了吗?好歹填几个‘C’啊。”好歹写几句似是而非的话呀。什么“幼年家境颇有曲折,但能逢凶化吉”“偶有不顺,也能很快化解”之类的。反正这种话,随便蒙一蒙,十个人里总能蒙对五六个。

    印玄说:“让曹煜出来。”

    阿宝恍然,急忙放出曹煜与三元,让他们去偷看和尚与道姑的答案。

    印玄无奈地说:“不,让他们去后院,看一看庄主。”

    阿宝抓不住他语言中的精髓:“只是看一看吗?”他脑袋里浮现了很多留威胁信、闹鬼等措施。

    无奈印玄一个都没有采取,只是让曹煜好好地看一看。

    阿宝与印玄重新回来,纸上依旧空白。

    有个和尚对着他们嗤笑一声,随即低头,继续冥思苦想。

    几个道姑一边窃窃私语,一边警惕地看向四周,生怕有人偷听,但问题是——从开始到现在,她们也一个字没写。

    管家一柱香后出现,催促他们尽快交卷。

    但曹煜和三元还没有回来。阿宝正想着怎么拖延时间,印玄已经拿起笔,奋笔疾书起来。

    阿宝正准备传授几招万金油语句,印玄已经写好了:

    吾惟擅通神御鬼。

    鬼神宗,正是通神御鬼的意思,所以后来分出去的两支,就成了通神派与御鬼派。

    不过……

    这个时候说实话,就等于在数学考试的时候说,我精通八国语言一样不靠谱吧?

    阿宝凑近印玄的耳朵,小声说:“神棍也是通神。”

    必要的时候,他也可以试一试。

    可惜为时已晚,管家过来收试卷,见到答案,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眼,便将卷子收走了。

    没多久,管家出来公布答案,印玄一组与道姑一组留下,和尚组淘汰。

    和尚不服气,高声质问他们输在何处。

    管家亮了他们的那份答案,竟与阿宝想的不谋而合。但管家说:“适才的生辰八字,属于一匹公马。”

    阿宝:“……”分明是童话故事里的钓鱼执法啊。什么给一颗煮熟的种子种花……

    和尚生气地说:“那又如何?有公马在这个时辰出生,必然也有人在这个时辰出生,我算的便是那人的生辰八字,有何不妥?”

    管家说:“如此,你找那人去吧。”

    和尚指着印玄和道姑:“难道他们算出是一匹公马了?”

    管家直接将答案给他看。

    道姑写的是:阳气旺盛,命不过卌。

    阳气旺盛是公,而马的平均寿命是三十多年,“命不过卌”也不算错。

    和尚无言以对,又看印玄写的,虽离题,却诚恳,相较之下,自己输了技术又输了态度,无话可说,三个和尚当下灰溜溜地走了。

    管家领着余下的人往里走了一段路,到了另一个院子。

    这院子面积不大,门口种着一片竹林,郁郁葱葱,环境清幽,十分雅致。

    管家说:“里面有两个鬼,谁先捉住,谁便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