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1 章
    四喜那边如何鸡飞狗跳不得而知, 因为阿宝与印玄穿过那个口子,已经到了四喜口里的“其他世界”。

    说来也是乌龙一场。

    萧弥月往口子里跳的时候, 一直关注她的印玄下意识就跟了进去,只是追到一半就想起阿宝还在外面, 当即转身折返,哪晓得阿宝行动力也极强, 紧跟着来了, 一头撞在印玄身上, 直接将他撞进口子里。

    两人从空中掉落, 站稳了想回去,那道口子已经合上了, 回头找萧弥月,也不见了踪影, 完完全全地不知今夕何夕,也不知此地何地。

    凉风习习, 群树苍苍。

    两人静下心来思量, 便想通了萧弥月的用心——

    能揭穿她不是望月的, 共有两人,一是四喜,一是印玄。

    于是,她故意让旗离创造一个幻境, 阻止四喜出现;之前与阿宝谈判, 也是打着联手对付旗离的旗号, 确保印玄闭嘴。因为四喜说过, 她的年龄与真正的望月不符。

    这一切都是为了一个目标,用乾坤轮打开去另外世界之门。

    阿宝原先不知道另外世界是什么意思,直到他们下了山,见了人,问了这里的年代……才明白,所谓另外世界,就是平行空间!

    四喜必然想通了这一点,才会让他们小心萧弥月故技重施,施展夺神术和抢夺长生丹。

    被阿宝拉住问路的,是个上山砍柴的樵夫。他见阿宝身着奇装异服,印玄发色皆白,以为是外族人,便说:“你们从何处来?”

    阿宝实诚地说:“天上掉下来。”

    那樵夫生气地说:“何物等流,来我大明撒野!”

    阿宝问印玄什么意思。

    印玄搂着他的腰,一跃到树上,纵跳数下,消失在樵夫的实现中。

    ……

    樵夫忙丢了柴,往他们离去的方向跪拜下来,口中念念有词:“神仙保佑我家财万贯家财万贯……”

    印玄一向穿宽袍长袖,回到明朝年间,简直如鱼得水,施施然地跑去一户农家,拿一小块碎金,换了一套干净男装,回头给阿宝换了。

    阿宝拿出手机,对着自己照了照,不甚满意:“这头发……像刚还俗的小和尚。”

    印玄笑道:“看头发的长度,破戒已久。”

    阿宝抛了个油腻的媚眼:“你诱我破了色戒,又来嘲笑。难不成想始乱终弃?”

    两人笑闹了一阵,总算将初来乍到陌生地的忐忑去了,开始合计未来。

    阿宝说:“我们接下来怎么办?不如找到萧弥月的小时候?她回到了过去,一定很想见一见小时候的自己吧?”

    印玄摇头:“她为人自私,纵然是平行空间的自己,也是另外一个人,不会过多关注。”

    阿宝说:“对了,我看电视和小说常说,两个‘自己’同时存在是不合乎情理的,所以,如果见了面,其中一个就会消失。”

    印玄觉得这种说法更没道理:“我们通过‘乾坤轮’而来,有明确的出处,与此世界的你我也非同一具身体同一个灵魂,如何会互相影响?”

    阿宝没有细听理由,既然印玄说不会,也放下心。

    印玄说:“此时望月还在天庭,萧弥月尚未出世,我们先找长生丹。”

    阿宝当然也记得四喜最后的那两句话:“现在的长生丹在哪里?已经被三大宗派找到了吗?”

    印玄摇头道:“若没有记错,此时的长生丹应该在若水山庄。”

    “萧弥月知道吗?”

    “知道。”

    阿宝顿时紧张起来。萧弥月使用乾坤轮回到这个年代,一定有目的。现在看来,极可能对长生丹贼心不死。他连忙催促印玄赶路。

    印玄向樵夫问路时,以及知道了山的名字。可惜樵夫世世代代住在山中,对外界了解不多,只知道向东七八里有个山村。

    到山村时,正是炊烟袅袅的用饭时间。

    两人凭借着过硬的姿色,硬是蹭到了一顿饭。城市在东南方向,现在走,也要两个时辰,因为城市有宵禁,农家热情挽留他们住一晚再走。

    听说那座城叫长治时,印玄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色。

    阿宝与他心意相通,自然看了出来,只是人多嘴杂,一时不好问,等夜深人静,关门熄灯,躺进一个被窝的时候,才问了起来。

    印玄说:“我祖上是长治城中的富户,后来兵荒马乱,才败落了。”

    阿宝大感兴趣,身体趴在他的胸膛上,轻啄了一下他的下巴,笑嘻嘻地说:“正好路过,我们不如顺路去瞧瞧。”

    印玄摇头:“正事要紧。”

    阿宝顿觉扫兴,将他的下巴当磨牙棒,努力地啃啃舔舔。

    印玄轻轻抚摸他的后背。

    阿宝说:“萧弥月拿到长生丹之后,会做什么?”

    他有时候会怀疑,自己千辛万苦地阻止着这些神神鬼鬼,到底有没有意义。

    比如说尚羽,当初喊打喊杀,恨不能同归于尽,如今呢,他傍上了四喜的大腿,跟《西游记》里那些著名的坐骑一样,改邪归正了。打萧弥月的时候,还以正派形象出场;

    还有大镜仙,阴谋一个接着一个,也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后来还不是销声匿迹了。最近,四喜还想利用他打旗离呢。

    也许有一天,萧弥月也会加入他们的队伍,那自己今日的所作所为又有什么意义呢?

    他叹息着将想法告诉印玄。

    印玄说:“今日的结局,都是我们万般努力后的成果。”

    阿宝顿时豁然开朗。

    印玄天蒙蒙亮就起来,顺便“伺候”用不惯古物的现代人洗漱。

    阿宝难得体验这么不方便的农家乐,颇感新鲜。

    吃过早饭,印玄留下一小块金子当食宿费。主人家更加热情,介绍他们去了隔壁有牛车的徐老汉家,还主动交了车费。

    徐老汉便驾出牛车,送他们入城。

    阿宝坐着新鲜,笑道:“坐了那么多次的宝马,还是第一次坐宝牛。”

    牛车走得不紧不慢,阿宝有些焦急,半途就拉着印玄下车,靠两条腿跑了。

    谁知跑到城门外,就遇到了排队长龙,问了人才知道,长治城里出了一桩惨绝人寰的凶杀案,城中戒烟,捕快正在挨家挨户的盘查身份,守城的门外也被抽调了人手,于是负责“安检”的人少了,速度也就慢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阿宝就问起凶杀案的事。

    那些人也是口耳相传,哪里有什么干货,翻来覆去都是一夜之间,一家三十几口人,鸡犬不留,仆役们却是毫发无伤。

    说的人越来越多,大多都是议论,说这家人如何如何凄惨。

    有个人说:“这印家本是慈善之家,逢年过节的,还会在家门口施粥,没想到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已经打算退出话题的阿宝重新杀回去:“你刚才说是哪一家?”

    “印家啊。”

    阿宝看印玄脸色,虽然内心不安,已经问着头皮翁下去:“哪个印?”姓印的人虽然少见,但保不齐就遇到了一个。

    那人说:“印章的印啊。”

    印玄终于开口:“你可知印家老爷的名讳?”

    那人没回答,便有热心观众抢答道:“印珍。”

    阿宝暗道:亏得现在是明朝,没到清朝的雍正年间,不然这个名字都不好在大街上嘹亮地叫出来。

    印玄终于变了面色,默不作声地拉着阿宝离开了队伍,在外面虚晃一圈,让别人看着以为他们回家去了,其实早就摸到了城墙根,穿了隐身衣,与印玄一起越过高墙,直接入了城。

    虽然长治城很大,但是印家惨案实在太轰动,多少人掩不住好奇心,跑去印家门口,就为了看上一眼。阿宝随着人流走,自然就找到了地方。

    门口有捕快进进出出,此时进去,目标太大,印玄与阿宝就打算去客栈将就一晚上,但是这里的客栈管得极严,住客栈需要路引。身上只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二代身份证的阿宝颇觉棘手。印玄倒有路引,可惜是清朝的,两人只好去茶馆坐了坐。

    到了天黑,阿宝主动拉着印玄去了河边杨柳树下。

    那杨柳树枝垂得严又密,两人躲在里面,外面并不容易发现。

    阿宝没问此印家是不是彼印家,看印玄的脸色,就知道十有八九是了。

    他自觉拿出冥钞,开始召唤鬼差。

    鬼差倒是来了,见了阿宝烧掉的纸钱,脸色一变,当下连个招呼都不打,直接哪里来哪里去。

    阿宝手里拿着冥钞,一时反应不过来:“他被我……帅走了?”

    印玄牵起他的手,往城里走。

    阿宝起先走得云里雾里,等印玄买了“金元宝”“银元宝”,才知道自己烧的“钱”太前卫了,一张脸顿时羞得通红。回到杨柳树下后,再度扛起召唤鬼差的大旗。

    但鬼差“上过一次当”,这次死活不肯再来,最后还是印玄出马,那个鬼差才姗姗来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