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37 章
    鏖乘爪子一缩, 长条般的身躯卷起,额头凸起的两个包硬生生地破出两个小龙角出来。

    萧弥月口中发出嘹亮的吟唱, 大红喜服从里到外的撑裂开,色彩斑斓的羽毛如春笋般露出来, 慢慢地覆盖全身,鸟爪锐利的指甲刺破绣鞋, 插|入地面。她一低头, 嘴唇外凸, 慢慢地化作鸟喙, 一双眼睛向上吊起,神采飞扬。

    如此炫目的彩鸟, 阿宝只能想到凤凰。

    旗离喉咙发出警告般的低吼,前爪伏地, 屁股撅起,蓄势待发状。

    阿宝看得目不转睛。敌人的敌人不一定是朋友, 却是战友。萧弥月对付旗离, 他当然不会拖后腿, 压低声音问印玄:“四喜不是说萧弥月是假的望月吗?为什么她能变成凤凰?”

    印玄对神兽的所知有限,也不能确定,猜测道:“或与元神有关。”旗离下凡之后,便是肉体凡胎, 纵有元神, 也无法飞升天庭, 所以想要蟠桃王。他既然能变出本体, 那吸收了望月元神的萧弥月变回凤凰,也就不足为奇了。

    阿宝很快接受了这种说法:“望月是凤凰,鏖乘是蛟龙,那他们不就是龙凤配?”

    印玄说:“她未成凤凰,是鸾。”

    萧弥月不是凤凰,鏖乘不是龙。阿宝指着旗离:“那他是什么?”

    印玄说:“他是麒麟。”

    阿宝恍然。怪不得鏖乘被麒麟压着打,原来后者血统比较正宗。

    他们窃窃私语的时候,鏖乘联合萧弥月,已经压制住了旗离。

    萧弥月爪子按住麒麟的尾巴:“就是现在。”

    鏖乘却临时反悔:“他修行不易,何必赶尽杀绝。我们将他抓了关起来,让他闭门思过岂不更好。”

    萧弥月怒道:“我要杀他,还不是为了你。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今日不杀他,明日他必除你我!”

    鏖乘感动:“日后你我时时刻刻留在一处,何惧他来?”

    旗离感觉到萧弥月爪子松动,忙将尾巴收回来,转身要跑,萧弥月忙挡在他的前头。

    旗离当头就是一爪,阿宝与印玄站在旁边,看得清清楚楚。他那一爪,威胁居多,并无杀意,谁知萧弥月不躲反迎,硬生生地让那爪子抓秃了一块,惊叫着往旁边扑腾。

    鏖乘站在旗离的后面,看不到猫腻,以为旗离有意伤人,勃然大怒,尾巴用力抽向旗离的脑袋,口中喷出一团冰雾,将他后脑勺的毛直接冻成了霜。

    阿宝以为他憋着大招准备发,正要摇旗呐喊,就见鏖乘的尾巴蔫蔫地垂落下来,蛟头低得跟杨柳条似的。

    旗离趁机暴起拍他的头。

    萧弥月见状,立刻冲上去用爪子解围。

    传说中的神兽,此时就跟野生动物似的,贴身肉搏。

    阿宝恨不得化身主持人,在旁边配音:□□的季节还没有到,麒麟已经与蛟展开了殊死搏斗。现场唯一的雌性,鸾也很快加入战局。她选择站在蛟的一边,用尖利的爪子撕扯麒麟的鳞片……

    阿宝见萧弥月与鏖乘处于下风,紧张道:“我们要不要下去帮忙?”从个人情感出发,他对萧弥月与旗离都没有好感,两败俱伤才喜闻乐见,但中间夹着鏖乘,心里那杆秤就有了偏向。何况,萧弥月事前与他们打过招呼,算是临时盟友。

    印玄一直盯着战局,阿宝疑问过去十秒钟,才缓缓回答:“再等等。”

    此时,鏖乘与萧弥月完全处于下风,旗离越挫越勇,一爪踩着萧弥月的尾羽,嘴巴还叼住了鏖乘的后颈。

    “等着,别动。”

    印玄匆匆丢下一句,身如鬼魅般地出现在旗离身后。他的指尖正要触及旗离的后脑勺,就听一声鸾鸣,萧弥月展翅飞起,将旗离拖了起来,站在背后的印玄顺势被掀开。

    “祖师爷!”关键时刻,阿宝出口是最熟悉的称呼。

    但印玄仿佛早有预料,轻飘飘地后掠出三米,目光微抬,与空中的萧弥月对视了一眼。

    萧弥月张口喷火,那火焰七分对旗离,三分对印玄。

    印玄袖子一卷,将火团住,转了个三百六十度卸力,将火又送了回去。火团被旗离的尾巴扫开,砸向鏖乘。鏖乘后颈被旗离咬去一口,正痛得头晕目眩,一时闪躲不开,被砸了一脸,刚直起的脑袋又摔了回去。

    萧弥月看向罪魁祸首,那一眼,阴冷、狠毒,就算长了张鸟脸,也掩不住满满的恶意。

    阿宝一直关注战局,自然看得一清二楚。他本就相信印玄的判断,此时见了,更是遍体生寒。暗道:“坏”要是论级别,萧弥月可能远在旗离之上。本觉得她帮忙对付旗离就好,不必深究理由,此时却不得不警惕起来。

    印玄加入战局,分去了旗离少许关注。

    萧弥月抓起鏖乘,拖出中央战圈:“时至今日,还不肯动手吗?”

    鏖乘头昏昏,脑沉沉,翻着死鱼眼,说话的口气倒是温情脉脉:“使乾坤轮对你伤害太大……”

    萧弥月一巴掌拍向他的脑袋:“为天下苍生,何惧伤害?”

    她讲得铿锵有力,诸人都听得分明。

    旗离一边冲过去,一边嗤笑道:“这话竟是你说……”

    鏖乘突然跃起,身体飞快地转成一个圈,依稀能看到头上的龙角越长越大,与此同时,萧弥月跟着飞起来。空中呈现相套的两个环,一个金光闪闪,一个流光溢彩。

    旗离浑身的鳞片与毛都炸开,极度戒备,口中不忘嘲笑:“一条伪龙,一只假凤,也敢使乾坤轮……”

    青天白日,忽然打了一道闪电。

    仔细看,却不是闪电,而是……天裂了。

    已经崩塌的幻境更是顷刻间灰飞烟灭,露出一片青山绿水。阿宝看得真切,分明是王家镇通向常乐村的那条路。

    “找到你们了!”

    一个声音横插进来。欢喜不过一瞬,紧接着便是惊讶:“乾坤轮?”

    刚与印玄会合的阿宝转身瞪着姗姗来迟的四喜:“你怎么才来?”

    旗离的幻境是全封闭的。虽然先前崩塌了一块,传讯筒递出了消息,但确定方位很不容易。只是解释起来太啰嗦,四喜直接无视了这个提问,专心致志地看着天空中越来越大、越来越亮的两个环。

    一向抓重点的印玄问:“乾坤轮是何物?”

    四喜说:“龙凤联手的终极绝招,能颠倒阴阳、开天辟地……故而龙凤受天帝忌惮,早已去了三十三天外天。没想到蛟与鸾竟也能使出三分力。”

    阿宝道:“开天辟地?那不就是毁天灭地?”

    四喜脑袋疯狂运转,显然也没有想通萧弥月到底要做什么。只是对付旗离?还是另有打算?

    这么一迟疑,天空的裂缝越来越大。

    再下去,殃及的绝不是简简单单的几个人!

    没有迟疑的时间了。

    四喜一跃而起,脚在旗离的脑袋上轻轻一点,手往前一探,一只半透明的巨手猛然伸入彩色圆环,想要扯住它。双方碰触的刹那,那彩光如火花般飞溅开来,巨手瞬间消散。

    印玄与旗离一上一下同时攻击,也被那转圈的环卸了力。

    四喜对鏖乘道:“还不住手!”

    鏖乘叫苦道:“我停不下来。”

    乾坤环,龙为乾,凤为坤,此时主动权握在萧弥月手中,鏖乘十分被动。

    眼见着裂缝越来越大,四喜脸色大变,正要出手,一个更快的身影从他背后窜出来,撞在那彩环上,穿了过去。彩环微微扭曲了一下,但很快恢复原状。

    那身影停下来,一回头——

    一头牛。

    阿宝认得神屠,知道是尚羽。

    这下可好,除了大镜仙,所有大BOSS都聚集了。不知道这锅乱炖里,哪个更可恶些。

    尚羽对着彩环咆哮一声,四喜落在他背上,一神一神兽,蓄势待发。

    阿宝突然对着旗离高声喊道:“萧弥月不是望月!她对望月使了夺神术,抢了她的元神!她是杀望月的凶手!”

    旗离一怔,两只铜铃般大眼睛若有所思地望着那彩环,不知在想什么。

    鏖乘却急了,大喊不可能。

    四喜说:“他说得不错。你们被贬下凡时,萧弥月已经两岁,不可能是望月。”他关注过印玄,自然调查过萧弥月的身世。

    随着一声悲鸣,金环忽而椭圆,忽而扭曲……鏖乘极力想停,但此轮以萧弥月为主导,由不得他的意志。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从这个怪圈中出来。

    四喜与尚羽合力撞了几次,印玄也数度出手,都无功而返。臧海灵与商璐璐更是连站都站不住,早已夺去了百米开外。

    阿宝看着越来越大的缝隙,能够感觉到一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风从里面狠狠地刮出来,又吹进去,仿佛空气交换器一样,阵阵烈风进进出出。

    他问四喜:“她不会真的想开天劈地吧?”

    四喜面色凝重:“不可能。她只有三成之力……”一滴血珠子飞溅在他脸上。

    阿宝正想提醒,就见那缝隙突然撑开一个口子,里面的情形清晰可见,竟然是另外一片天空。他惊愕道:“天?天外天?”这是创造出了一条通向天外天的通道?难道萧弥月的目的和大镜仙一样,都想飞升去三十三天外天?

    四喜忽来灵感,将一切融会贯通,大呼:“不对!这是其他世界!”

    “什么?”

    四喜指着不断淌血的彩环说:“夺神术有缺陷,不能久用。她已是强弩之末,想去其他世界……小心她再用夺神术,小心长生丹!”

    “长生丹”三个字刚落,就见那彩环突然展开,萧弥月矫健地跃入那开了口子的缝隙中。

    四喜伸手去抓,扑了个空,身体差点被那缝隙卷进去,被尚羽用牙齿咬着腰带拖了出来。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地从他身边擦过,义无反顾地追踪而去。

    鏖乘力竭落地,两只龙角自额头脱落,天空那道口子随即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