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36 章
    这么多年来, 旗离全凭着对回归天庭的向往,才会放弃神力, 绞尽脑汁、费尽心机地施展阴谋诡计,暗地里操纵这些如蝼蚁般渺小的凡人, 如果,回归天庭之梦破碎, 那约束他的最后一道屏障也就没有了。

    旗离扯开大红喜服, 露出黑灰软甲, 胸前护心镜擦得油光锃亮, 扭曲着其他人复杂的神色。

    鏖乘直起上半身,威胁似的发出怒吼。

    旗离右手一张, 一根长矛凭空出现在手中:“天庭的时候,你仗着天帝偏心, 处处压我一头,连望月都死心塌地地向着你。你看看如今如何?你的女人为我生儿育女, 你那颗脑袋长不出龙角, 草地倒长势喜人啊。”

    鏖乘受激, 一双圆眼充血,张嘴就喷出一场大雾。

    阿宝下意识地搂住印玄的腰肢,两人悄无声息地向后移动。前方,兵器落地, 发出清脆的一声“叮”, 一阵劲风从面前扫来, 印玄按着阿宝的脑袋, 低下头去,随即长鞭似的物体从头顶上掠过去,砸在门框上。

    “好大的脾气!”旗离在右前方轻笑了一声。

    印玄抱着阿宝跳到屋顶上,从上面往下看,依旧是白蒙蒙的一片,但鏖乘的蛟躯和旗离的长矛时不时在迷雾中忽隐忽现,显然战况激烈。

    商璐璐和臧海灵已经跑到了门口,隐约能看到细长的马尾辫和剑柄。

    阿宝突然问:“萧弥月呢?”

    事情闹到这步田地,萧弥月“功不可没”。

    他记得祖师爷说过,她做事一向极有目的,今天的目的又是什么?把旗离当刀,引他们来,以除后患?

    “小心!”

    商璐璐叫起来。她的声音尖细,隔着层层迷雾,也听得一清二楚。

    阿宝目光飞快地搜寻,只见对面屋顶上,萧弥月一身红衣,迎风而立,衣袂翻飞间,露出手中的鲜红短弩。她盯着迷雾,眼睛微微眯起,手随意一抬,箭便射了出去。

    当的一声落地。

    似乎没有击中。

    鏖乘却大受打击,猛然从迷雾中窜出来,尾巴在空中甩了一圈。萧弥月屹立不动,那尾巴从她面前扫过,带起了丝丝微风。

    只是那双大眼睛欲哭不哭地看着她,完全是伤心透顶的样子。

    萧弥月面色不变,依旧举起短弩,对准它。

    鏖乘眼珠子瞪得几乎要贴到箭头上去,泪水在眼眶打转,风一吹,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

    萧弥月不为所动,手指一动,箭矢就射了出去。

    鏖乘没动,任由那箭近身……擦过胡须,射落在地。

    雾中依稀有动静。

    ……

    阿宝说:“我刚才好像听到了旗离的闷哼声。”

    印玄目光深沉:“嗯。”

    阿宝摇头,啧啧有声:“萧弥月真是太可怕了。喜欢她的,被她用弩射的。娶了她的,被她用弩射中了。”还是分手保平安。

    迷雾渐渐散去,露出旗离的轮廓。

    他张大嘴巴,作吸气状。那雾竟是被他吸走的。

    阿宝小声说:“没记错的话,这雾是鏖乘吐出来的。”

    旗离突然呛了一下。

    阿宝说:“他喜欢她,她嫁给他,他又吸了他吐出的雾……没想到三个人也能发展出这么复杂的感情线。”刚说完,脚底一滑,差点从屋顶上摔下去。

    印玄眼疾手快地将人拎起,放在身边。

    阿宝捂着脖子:“阿玄,你下次能不能换一种拉人的方式?我不怕我被掐死,但我怕衣服破。”又不是赢了比赛。

    嘀嘀咕咕的两人,完全像旁观的观众。

    下场子战斗的依旧是旗离、鏖乘与萧弥月。

    旗离突然出现在鏖乘身后,不等对方反应,直接抓起尾巴,往前往后往前往后地来回甩了四下,才缓缓地放开手,看着他从高空坠落。然后,跳下来,踩住他七寸的位置。

    鏖乘摔得头晕眼花,张嘴吐出一口黄胆水。

    旗离踩着他,看着萧弥月。

    萧弥月冲他微微一笑,手中短弩毫不留情地射出。

    旗离抬手,抓住箭头:“夫人,这是作甚?”

    萧弥月收起短弩,笑道:“失手。”

    旗离抬眼:“一次是失手,两次是误伤,但是,事不过三。”手中的箭头猛然一转,朝她反射回去。

    萧弥月右脚踢飞来箭,足见在瓦片上轻轻一点,人飘然落在院子里,落落大方地说:“吃的哪门子的醋?我都与你生儿育女了,难道还会偏向他?”

    说是这么说,下手时却毫不手软。

    旗离一个怔忡的工夫,脸颊已经被短弩划伤。

    鏖乘见状,满血复活,自觉上前接下旗离的含怒一击,粗壮的身躯牢牢地护在萧弥月的周围。

    旗离目光阴冷:“你最后还是选择了他!”

    萧弥月道:“你连我们的后代都下手,难道还指望我对你心慈手软吗?”

    旗离冷笑道:“说的倒是好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当初嫁给我,是为了蟠桃树。”

    两口子撕破脸,抖出来的内情比旁人的叫骂更戳人心窝子。

    一个说他喜怒无常,一个说她无情无义。

    边打边骂,精彩纷呈。

    鏖乘夹在里面,听得又心酸又难过。天真地想:望月必定是吃了太多苦头,才会变成如今的模样。自己既然找到了她,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她,再不可让她难受。

    别人是有情饮水饱。他是情还不知何处,人已鸡血上头。刚刚还被旗离压制得抬不起头,此时有了心上人共同奋战,整条蛟的实力都产生了质的飞升。

    不仅鳞片光彩夺目,连久无动静的脑袋都拱起了两个小包。

    旗离没有防备,被打得连连后退。最狠的一下,鏖乘尾巴拍在偏厅,房子塌了一块,旗离从缺口逃了出去,被萧弥月一箭射中了脚跟。

    旗离吃痛狂吼,身子往前一倒,竟变回了麒麟。

    他后腿一蹬,朝萧弥月扑去。

    萧弥月干脆将短弩一丢,手里拿出一串铃铛。

    铃铛一晃,四周大大小小的东西齐齐震动起来,犹如地震的前兆。

    旗离四爪落地,拍的大地为之一晃。萧弥月脚边的地面突然像文件夹一样,折了起来,想要将人“压扁”。阿宝和印玄站在旁边也被殃及,脚下屋檐倾斜,人跟着往萧弥月的方向倒去。

    鏖乘爪子与尾巴分别顶住两边的大地,用蛮力硬生生地将它们顶开。

    屋顶的瓦片倾倒了大半,露出屋顶粗梁。

    印玄单手构住横梁,另一手拎起阿宝的后领,随后想起阿宝之前的抱怨,连忙将人往上轻提了一下,搂住他的腰。

    阿宝两条腿在空中晃了两下,自觉地抱住印玄,然后借力将人往上一送,同样勾住了横梁。

    印玄用眼神询问他如今的状况。

    阿宝说:“找到了挤公交的感觉。”

    旗离与鏖乘的比拼完全体现在这个“文件夹”究竟能不能合上。

    身处两兽中间的萧弥月抬步往旗离的方向走去。

    旗离瞳孔微缩,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他与她做了几年朝夕相处的夫妻,最清楚枕边人是个什么样子。昔日在天上,他与鏖乘都被她骗了。什么天真单纯,不知世事,分明是两面三刀、面慈心冷的蛇蝎美人。

    趁他走神,鏖乘绷紧了身体,浑身鳞片如汗毛般一片片地立起,那“文件夹”被他突生的蛮力压平,轰隆一声,大地恢复成直线。

    只是这片天地的许多处地方开始坍塌。

    起先是一小片天空,没多久就发生了地陷……

    阿宝与印玄从横梁上下来,与商璐璐、臧海灵会合。

    商璐璐紧张道:“这是什么回事?”

    阿宝看向印玄,印玄反倒用眼神鼓励他说。阿宝只好说:“这里是旗离建立的幻境。他与鏖乘战斗中落了下风,这幻境应该要坍塌了。”

    一旦幻境坍塌,他们就有机会出去了。

    印玄拿出爆竹传讯筒,送去“速来”二字。

    无需问,阿宝就知道他在传讯给四喜。毕竟是神的事情,他们这些凡人和曾凡人都不便插手,只能老老实实地报警加围观。

    怕一个传讯筒不保险,印玄陆陆续续地放了三个。

    与此同时,场中战势又发生变化。

    萧弥月节节败退,鏖乘为了救她,被旗离揍了好几下。

    聚精会神看战斗的阿宝:“我看的很不舒服,却又说不出来,具体哪里不舒服。”

    臧海灵到底是用剑高手:“萧弥月没有出全力。”他不知道萧弥月的实力,却看得出她的状态。每次出手,看似虎虎生风,其实留了余地,在旗离反击之前,就撤离。

    几乎到了退无可退的境地,萧弥月终于开口:“我们用‘乾坤轮’。”

    这话显然是对鏖乘说的。

    鏖乘想也不想地拒绝。

    萧弥月说:“旗离已经疯了,让他跑出去,我们没关系,但天下一定会大乱。”

    这话不是无的放矢。

    没了回归天庭希望的旗离现在就像一条破罐破摔的死鱼,毫无生气。

    或许是萧弥月的话打动了他,或许是萧弥月的美□□惑了他,总之,鏖乘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