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35 章
    阿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他刚才这句话是对谁说的?不会对我说的吧?”他的师父要结婚……新娘不会真的是潘喆掌门吧?还是, 新郎?

    臧海灵一句话将他从臆想的深渊中解救出来:“他刚才看着印玄。”

    阿宝如释重负地看向印玄:“是你师父要结婚呀?你知道这件事吗?”

    印玄说:“她曾经是郭庄的女主人。”

    大多数时候,阿宝的记忆力还是不错的。他立刻想起, 祖师爷就是查到萧弥月曾是郭庄的当家主母,才会把自己丢到这个旮沓来。

    但是论资排辈, 子孙辈的郭宛江已是百年老鬼,与萧弥月有姻缘的那位, 应该早就转世投胎了吧?

    阿宝呆呆地说:“她现在要和谁结婚?”

    旗离的幻境里, 萧弥月要成亲。

    几个人面面相觑, 心里都是不好的预感。

    喜堂的门挂着大红锦缎, 喜气洋洋,进进出出的人, 眉飞色舞,满面红光, 里面道贺声不绝,外面唢呐曲持续, 恍如普通人家的喜事。

    可落在阿宝等人的眼里, 就是一出排演好的戏剧。

    阿宝脑海闪过一个的念头:“萧弥月会不会……已经死了?”以旗离的德行, 不无可能。他要是看穿萧弥月反装忠,灭了她不说,还会用她的身份反过来恶心他们。

    商璐璐说:“他不是不能杀人的吗?”

    阿宝说:“他不是不能杀人,是不能杀好人。”

    萧弥月是不是好人?

    问印玄就知道了。

    臧海灵是实用主义:“在外面猜, 不如进去看。”他率先往里走, 经过门口, 与迎宾的老头对望了一眼, 老头作揖,他拱了拱手,就进去了。

    那老头喊道:“诡术宗掌门之子臧海灵道贺。”

    臧海灵惊异地转过头来,那老头又去迎商璐璐了。

    “清元派商女侠”之后,就轮到印玄与阿宝。

    老头照旧作揖:“鬼神宗大弟子印玄偕善德世家大公子、御鬼派大弟子丁瑰宝道贺。”

    阿宝纠正道:“你报错了。”

    那老头呆呆地看着他,似乎不能接受自己竟然出了错。

    阿宝说:“是印玄、丁瑰宝夫夫道贺。”

    老头磕磕巴巴了几下,还没成句,整个人就化作一堆沙土,落在了地上。

    阿宝:“……”

    他难以置信地看向印玄:“难道我刚才说的话,跟捅了他一刀似的?”

    其他人对“人变渣”的奇景视若无睹,自顾自的欢喜。

    阿宝进了喜堂,拉着印玄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下来,正要回头招呼商璐璐,就见她早与臧海灵会合,到另一边去了。

    鞭炮声在门口炸响。

    堂中人坐不住了,纷纷起身往门口涌去。喜娘扶着新娘进来,新郎走在另一边,手里牵着大红花。

    阿宝踩椅上桌,登高望远,与新郎看过来的眼睛相对。

    新郎冲他挑衅地笑了笑。

    阿宝半蹲,对印玄说:“是旗离那个龟孙子!”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

    “入洞房——”

    新郎新娘按部就班地走完仪式,在喜娘的护送下,往洞房的方向走。来宾呼啦啦地跟去了一长串,阿宝等人混在其中。

    到洞房门口,一群人起哄,嘴里喊着“郭老爷,且瞧瞧新娘子美不美,俏不俏,剩个儿子闹不闹?”

    旗离拿起喜秤,挑开盖头,露出萧弥月羞红的脸。

    与两边欢呼雀跃的人比起来,四张冷漠脸实在太过突兀。

    新郎亲自垂询:“莫非在下招待不周,使诸位扫兴?”

    阿宝推臧海灵上去应付,自己悄悄告诉印玄测试萧弥月真假的方法。

    臧海灵赶鸭子上架,随口胡扯:“你们喜宴的主食是什么?”

    旗离被问得一愣:“面?”

    臧海灵说:“我一个北方人,你竟然给我吃面?”

    旗离皱眉:“北方人不是喜欢吃面食吗?”

    “我在北方就天天吃面,好不容易出来吃顿喜宴还是吃面?你懂不懂待客之道?”臧海灵说得理直气壮,不管对错,就占了三分道理,让旗离一时应对不及。

    阿宝与印玄说完悄悄话,在旁边看臧海灵舌战麒麟。

    旗离很快镇定:“一会儿让人带你去厨房,想吃什么,自便就是。”

    阿宝笑嘻嘻地凑上来:“我也快结婚……成亲了呢,有几句话想与新娘子说,讨个吉利。”

    旗离似笑非笑地盯着他,仿佛看透了他的用意,却没有阻止。

    阿宝心里凉了半截。他的反应正说明,这个萧弥月有问题。

    这里最了解萧弥月的人是印玄,自然由他提问。

    他看着床上笑靥如花的新娘,仿佛看着一片虚无,新娘的花容月貌,无法在眼中激起一丝涟漪。

    “你的人生可曾有后悔的一刻?”

    不问后悔之事,只问后悔之时,显然对萧弥月的人品不抱太大希望。

    阿宝欲言又止。原本怕萧弥月恼羞成怒,临阵倒戈,但仔细一想,此时坐在床上的新娘极可能是假的,自然也没什么倒戈不倒戈了。

    萧弥月收敛笑容,郑重其事地说:“有,有很多。”

    她定定地望着印玄,一字一顿地说:“我后悔当初收下你的时候,没有掐死你。”清丽的面容突然狰狞可怖,如半夜索命的女鬼。

    阿宝一直牵着印玄的手,明显感觉到他的手指僵硬了一下,急忙握紧,想将自己的力量传达给他。

    旗离笑眯眯地说:“你们说,这位萧弥月究竟是真是假?”

    阿宝冷笑道:“坏得和你如出一辙,一看就是同一个流水线加工出来的,肯定是假的呀。”

    旗离也不生气,伸手抚摸萧弥月的脸颊:“夫人,她说你是假的。”

    萧弥月侧头,含情脉脉地望着他:“我与夫君成亲数百载,连孩子都有了,哪里有假?”

    阿宝觉得旗离是个变态,竟然控制假人说这么不要脸的话。虽然他不喜欢萧弥月,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也觉得她被抹黑得太狠。

    “是真的。”

    身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阿宝没反应过来:“嗯?”

    印玄眼神冰冷,说出的话更冷:“萧弥月,是真的。”

    ……

    那,信息量就很大了。

    阿宝的信息处理系统几乎要当机。

    萧弥月和旗离结婚了几百年,还有了后代。萧弥月曾是郭庄的当家主母,所以……

    阿宝失声道:“郭宛江是旗离的后代?”他千方百计设计郭宛江的时候,心不会痛吗?

    旗离嫌恶道:“不肖子孙,不提也罢。”神兽寿元无尽,也就没有让后代继承衣钵的想法,对他们的感情极其有限。

    阿宝说:“他对不起天,对不起地,也没有对不起你。再说,”后面的声音极小,却又不会让人听不见,“就算他不孝,那也是你基因不好。”

    旗离冷哼说:“蟠桃树本就是我的,他竟占为己用,有此下场,也是咎由自取。”

    阿宝原本看郭宛江哪哪不顺眼,现在倒有些同情了。

    萧弥月站起来,轻轻地抚摸着旗离的胸膛:“夫君莫气,生气伤身。”

    “你,你叫他什么?”一声惊叫从人群中传来,鏖乘站在最外围,但凭借着身高,硬生生将F区的位置站出了A区的视野。

    萧弥月斜眼看他,正要说话,被旗离一把揽到怀里:“夫人,当初你我大婚,竟未请他到场,殊为可惜啊。”

    鏖乘气得两眼翻白,差点昏过去:“你,你怎么能和他在一起,你可知,可知道他当初做了什么?我们之所以下凡,都是他告的密。”

    萧弥月淡然道:“过去的事都已过去,我只知道现在他是我的夫君,我是他的夫人,这便够了。”

    “不够!”

    鏖乘猛然大喝。

    他原本想着,望月若有了新的幸福,自己无论多痛苦、多不舍,也当祝福,但给她幸福的那个人绝对不能是旗离!

    鏖乘双眼通红,目露凶光:“这一切都是他的阴谋!”

    他突然大吼一声,直接化身为蛟,除了光秃秃的脑门,其余模样犹如传说中的龙,浑身金鳞闪闪发亮,比那24K黄金还耀眼。

    阿宝见状就知道主角轮流做,今年到他家,急忙跟着印玄往门外跑。

    洞房里的龙凤烛、囍被都被掀翻在地。除了旗离和萧弥月及时躲开,其余客人都被撞成了散沙。好好的一桩喜事,顷刻间成了祸事,看的阿宝忍不住拍手叫好。

    旗离也动了真火,抓住鏖乘的尾巴,往门口一甩,鏖乘被重重地拍在地上,很快又起来,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旗离不屑地说:“就凭你这些三脚猫的功夫,我要是想动你,你早就尸骨无存了。以前天庭那些智障护着你,才让你作威作福,到了这里,我要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阿宝见鏖乘明显不是对手,忙在旁边提醒:“别忘了,你不能做坏事!”

    旗离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了悲怆和愤慨。他看向阿宝,留存在眼里的谨慎底线荡然无存:“天庭自身难保,竟还想用这条来束缚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