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32 章
    那书的封面, 黑底红字,字的底部还流淌着血, 充满奇诡,书名《鬼循环》三个字更是将这种奇异诡秘的气氛渲染到了极致。

    翻开书页, 迎面便是一张大头照。旗离板着面孔,端庄肃穆, 眼睛眉毛, 毫发毕现, 实打实的明星作者的待遇。

    阿宝原以为旗离化名黎奇是权宜之计, 推理小说作家只是胡编乱造的身份,如今看来, 编造了一个套餐,将小说家的人设进行到底, 也算是很敬业了。

    王警官说:“很多事情不能明面上说,写成小说, 也是另一种纪念了。”

    阿宝说:“你们后来还有联系?”

    王警官说:“黎老弟的手机打不通, 短信也没有回。他是大作家, 大概忙吧。你们要是遇到他,给我带声好。”他生性豁达,没往心里去,还是将旗离当作朋友。送给阿宝的书也是他自己在新华书店见到之后, 掏腰包买了五本支持。

    告别王警官, 阿宝启程去常乐村。

    交通工具依旧是11路, 不过有祖师爷陪伴, 三元、曹煜插花,臧海灵当背景,一路也不寂寞。

    进村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村口的狗闻声吠叫。曹煜用鬼身吓唬它。狗能见鬼,扑了两下扑不到,呜呜叫着跑回屋里去了。

    阿宝带他们去鑫海宾馆。

    因为村长丢了官,阿宝他们便从宾馆的黑名单上下来了。

    宾馆总经理似乎对他们还有印象,入住之后,特意送了一份水果,算是对过去拒他们于门外的一个道歉。

    买了晚饭在臧海灵的房间吃,几个人都没什么胃口,吃了一点就放下了。

    阿宝兴致勃勃地介绍起郭庄老酒的桃花酿,臧海灵却对郭庄更感兴趣。

    阿宝叹息:“这是一个冗长的故事。”

    臧海灵说:“今夜还有很长。”

    阿宝翻了翻《鬼循环》,递给他:“故事里的黎奇就是旗离,你看完这本书,我再给你讲一讲背后的故事,大概就是真相了。”

    趁他翻书,阿宝与印玄商量战略部署。

    按理说,他们到了常乐村之后,就应该联系萧弥月,只是阿宝始终不放心:“来之前还不觉得,到了地方就有种掉入陷阱的深切危机感。”

    或许是这个地方发生过太多不好的事情,让他的心理产生阴影。

    曹煜听三元提过阿宝与萧弥月的对话,立刻分析了一波:“不管她有什么心思,都逃不出三个立场,一是帮我们,二是帮旗离,三是坐收渔翁之利。我们只要想一想,她有没有帮助二三的理由就可以了。”

    这不容易想。

    萧弥月虽然是印玄的师父,但他们交恶已久,间隔着百年未见,早已成了陌生人,哪里能凭空揣测对方的心思。

    偏偏曹煜能。

    他说:“帮助旗离,我想到两个可能。第一种可能,叫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她夺取了望月的元神,与鏖乘结下死仇。旗离举报过望月和鏖乘,又被连累下凡。为了对方鏖乘,他们联手也不是不可能。”

    阿宝深觉有理。

    曹煜又说:“第二种可能,就是旗离先一步联系上了她,许以重利,让她打入他们的内部。”

    至于“渔翁得利”,就更有说头了。

    印玄对萧弥月“穷追不舍”,她自然希望能借刀杀人。

    ……

    曹煜分析了一大堆,都是不利的,阿宝越听越沮丧,觉得自己这趟走得太鲁莽了。毕竟,与萧弥月私下洽谈的人是自己,其他人是基于对他的信任才与萧弥月合作,若是萧弥月真的另有所图,那自己就是帮凶。

    尤其是祖师爷……

    他握着印玄的手,微微用力。

    祖师爷何等高傲刚直的人,追寻百年的敌人近在眼前,却要委曲求全。

    印玄说:“以我对她的了解,这次合作没有问题。”

    笃定得仿佛经过了验钞机的认证。

    阿宝呆呆地问:“为什么?”

    印玄说:“直觉。”

    自己的直觉和祖师爷的直觉,更相信哪个?

    面对这样的难题,阿宝连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果断选择了印玄。

    他拿出竹子,传讯告诉萧弥月,他们已经到了。

    传完之后,不经意地看到了印玄微蹙的眉头,心中一动,突然明白了祖师爷的“直觉”从何而来。他必定是看出了自己的不安和担忧,才主动将话应了下来。万一萧弥月真的设下了陷阱,那也不是阿宝一个人的黑锅,毕竟,当时印玄也是“赞同”的。

    阿宝急切地拉着印玄回自己的房间。

    刚进门,阿宝就扑了过去,像无尾熊一样挂在印玄的身上。

    印玄手掌托着他的屁股,回脚将门关上。

    阿宝嘻嘻嘻地笑。

    印玄侧头问他:“笑什么?”

    阿宝“啵”得一下,亲在他的脸上:“刚认识祖师爷的时候,怎么都想不到祖师爷会变成现在这样。”纵容地抱着自己,还用脚关门。

    印玄说:“为何又叫‘祖师爷’?”

    阿宝新奇地看着他:“阿玄?”

    印玄似是满意了,将人在床上放下,准备去浴室洗澡,却被勾住了脖子。

    阿宝嘻嘻嘻地凑过去,在他耳边小声地说:“玄玄?”

    印玄似笑非笑地说:“玄之又玄的道术?”这是取笑上次阿宝叫了“阿玄”之后没胆气,硬生生改成了“啊,玄之又玄的道术啊。”

    阿宝说:“早知道你喜欢,我早就改口了。玄儿?”

    印玄眉头微皱。

    阿宝立刻意识到原因:“是不是想起了萧弥月?”萧弥月就喜欢这么叫他,一副很熟稔的样子。

    他脸色颇为不爽。

    印玄说:“你再叫一遍。”

    阿宝说:“玄儿?”

    印玄又让他叫了好几遍,阿宝虽然不明原因,倒是每次都配合。循环了几十遍之后,印玄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洗脑成功。从此以后,只要听到‘玄儿’,我就只能想到你。”

    ……

    这波情话,阿宝直接将他保送清华!

    印玄洗澡的时候,阿宝收到了萧弥月传来的讯息。大概是知道印玄不待见她,自从海中一晤,之后的联系都是她与阿宝进行的。

    印玄出来,就看到阿宝趴在床上看自己留给他的作业。

    难得的用功,让他沾了水珠的面容柔软下来,犹如出水芙蓉一般。

    阿宝本是一心两用,一边看作业,一边看他,如今完全被美色所惑,哪里还有半点注意力在书上。

    印玄说:“你将书拿反了。”

    阿宝下意识地将书倒过来,做完之后,猛然想起自己刚才看书,明明是正着的,几时拿反过。低头一看,果然,现在才是反的。

    印玄拿毛巾擦干了脸:“刚刚在想什么?”

    老夫老夫还看呆,阿宝觉得太没面子,就没有照实说,将萧弥月的传讯说了:“明天下午两点在郭庄见。”

    印玄随口应了,仿佛不放在心上。

    两人睡前亲吻了一会儿,却也知道不是干大事的时候,便拥抱着睡去。

    阿宝第二天早早地醒来,转头发现印玄早醒了,正温柔地看着自己。

    漂亮的眼睛,满满都是自己。

    这可真叫忍受不了。

    他毕竟是血气方刚的青年,昨晚只是一脸水珠子就叫人把持不住,何况现在?

    反正见面是下午两点,现在才七点半……

    经过一番自我说服,两人度过了内容丰盛的早晨,到十点多才与臧海灵他们集合,一道往郭庄的方向走去。

    “查案的时候,这条路我真的来来来回回走了不知多少遍。”

    上山的时候,阿宝感慨。

    现在想起,查案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个时候,黎奇只是个爱管闲事的推理小说家,哪里能想到,他竟是这一系列命案的幕后主使。

    阿宝说:“我一直在想,旗离虽然没有亲手杀人,但间接干了那么多坏事,难道都不用记录在案?天庭论的因果难道这么简单粗暴?”

    可惜这里没有神仙,只有两个鬼、两个人,一个尸帅,无人能回答。

    他们走到半山腰,郭庄老酒竟然还在。

    老板看到他们,也是十分高兴,一个劲地介绍的新菜单。

    阿宝原本就打算在这里吃午饭,自然没有推脱,只是说桃花酿不用准备。上次吃酒的后遗症实在太大,以至于他现在还会时常想起梦里的内容。

    不管梦里是真是假,但她学会了一个道理:珍惜眼前人。

    臧海灵是第一次,吃得十分尽兴,立刻要求打包,桃花酿自然不能少。

    阿宝不知道自己那场梦是特例还是规律,反正没有危险,也就没有提醒。

    吃完饭后,他们立即启程去郭庄。

    离上次离开,也不过是几个月,没想到郭庄里里外外就变了个样子,墙壁新刷了,桌椅橱柜都换了,要不是先前来过很多次,阿宝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几乎以为这里是个格局与郭庄一模一样的新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