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31 章
    这一刻, 祖师爷情圣附体。

    看过祖师爷很多面的阿宝仍然被最新更新的一面吓了一跳,之余, 又悄悄窃喜。自己果然是家庭经营的高手,不动声色间, 将恋人调|教得如此可口、可人、可心。

    “我也永远不会让你伤心。”祖师爷追加了情话。

    阿宝心动又感动,忍不住又叫了一声:“阿玄。”

    横亘的年龄差距、辈分差距在悄无声息地拉近、追平……

    “所以, 你大可放心。”印玄的手抚过阿宝的脑袋, 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郑重、虔诚。

    阿宝陶醉地回味着难得的情话。结合上文下文, 联系前因后果, 忽而不对。他眨着眼睛,谨慎地问:“让我放心什么?”

    印玄说:“若有那一天, 我会亲手清理门户。”

    阿宝:“……”

    这感觉就像,收到了一个捧着爱心的粉红小熊, 童心刚起,就被告知这熊里面装着颗定时炸|弹。

    纠结的滋味啊。

    阿宝仰头, 一脸历经情海沧桑后的得道升天状。

    印玄本意是指, 从他们在一起的那刻起, 他便是自己的责任。无论阿宝做什么、变成什么样,都有自己收拾残局。只是话说得太冷硬,失了原味。

    他手指抚上阿宝的后颈,温情脉脉地补救:“然后, 我会为你报仇。”

    阿宝:“……”

    这个故事以相知相爱为开头, 经过相爱相杀, 最后自杀殉情。真是比梁祝还凄美, 罗朱还坎坷。

    他们回到岸上,夜幕将临。

    臧海灵提议吃海鲜,三人就去了海边的大排档。三元中午不方便出来,错过了大餐,此时一定补上。中午未吃够的,晚上也不吝再添。

    梭子蟹、皮皮虾、杂螺、大黄鱼……摆了满满一桌。

    四喜闻香而来,身后跟着久违的曹煜和阎王。

    一桌菜七张嘴吃,本是够的,偏偏臧海灵和阎王都觉得少,又拼了张桌子,点了个双份,分量多得其他客人频频瞩目,像亲眼见证六个大胃王的诞生。

    臧海灵和阎王也不叫他们失望,袖子一捋,风卷残云。

    曹煜三元久别重逢,憋了一肚子的话,自去开了个两人的小专栏。

    阿宝、四喜等人无处下筷,干脆要了几瓶啤酒,你敬一杯我干一口地喝着聊。

    阿宝说起与萧弥月的见面,请四喜帮忙参详:“以你老奸巨猾的眼光、老谋深算的经验来看,此次是否有诈?”

    四喜看着他真诚的表情,十分真诚地回答:“难说。自己徒弟找了个不靠谱的媳妇,做师父的难免偏激。”

    阿宝“恍然大悟”:“反过来说,她因为对我太满意,想通过阿玄的关系,与我沾亲带故,才千方百计地想要重修旧好。这么一解释,逻辑就很通顺了。”

    胡吹了两句自己都听不下去的肉麻话,四喜与阿宝感觉到了反胃,终于消停下来,开始说正事。

    四喜说:“就目前来看,她有事利用鏖乘,不希望我们插手揭穿她的身份,所以才卖个人情来堵我们的嘴。”

    这个猜测与阿宝之前所想,不谋而合:“萧弥月究竟是谁,和望月有什么关系?”

    四喜正色道:“没有证据,我不能妄下判断。”

    这官腔打的!

    阿宝酸溜溜地说:“吾等凡夫俗子,竟妄自非议天庭事,实在不自量力。”

    头一偏,可怜巴巴地看着印玄。

    印玄虽然没说话,但眉宇间藏着冷锋,仿佛随时都会出鞘。

    四喜真正是猪八戒照镜子,无奈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阿宝冷眼瞪过去:“你当然不能是这个意思。想想这些年的不太平,不都因为天庭没管理好自己的手下而引起的吗?”

    四喜辩解:“萧弥月不是。”

    “那她是怎么回事?”

    四喜闭上了嘴巴。

    阿宝没想到激将法被轻易看穿,继续添油加醋:“大镜仙和旗离先不说,尚羽还是你的枕边人呢,你怎么管的?”

    四喜愣了下说:“他不是……”

    一声充满兽性与威胁的咆哮从不远处传来,夹杂着阵阵阴气。

    来势汹汹的气势,瞬间压倒了四喜,将剩下半句话吞了回去,成了个默认的事实。

    退了一步,就撤军千里,四喜终究没挡住阿宝的攻势,将揣测说了出来:“认人,看的是魂魄,认神仙,看的是元神。鏖乘是望月的恋人,不可能认错元神。而我当年见过萧弥月,绝不可能是望月。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夺神术。”

    阿宝忆起印玄给他的书,顺口说:“夺神术,大邪。舍其本而逐末,得之短而失久,非正道也……”

    四喜欣慰地说:“近朱者赤,看来你最近真的用功读书了。”

    阿宝抱住印玄的胳膊,得意地说:“都是祖师爷教得好。”

    印玄听他又叫自己祖师爷,嘴唇微微一动,有点想纠正,又忍住了。涉及学业,还是保持祖师爷的威严比较好,近来,自己对他多有纵容,若连称呼都改了,只怕以后更无法无天。

    四喜说:“自古而今,想走捷径为神的,不知凡几,却不知捷径的尽头是死路。”

    阿宝与印玄同仇敌忾,自然不会盼萧弥月好,闻言道:“夺神术有副作用?”

    四喜说:“移植手术有排异的风险,而夺神术是一定会产生排异的影响。”

    阿宝回想与萧弥月的见面,没看出端倪:“怎么样的影响?”

    四喜说:“殊途同归,难免一死。”

    “有没有期限?”

    四喜说:“那倒没有。”

    ……

    阿宝深沉地说:“你知道吗?其实人类一出生,都是殊途同归,难免一死。震不震惊?”

    四喜顺口接住他的嘲讽:“当然震惊。你和印玄看久了,差点忘了人类的基本规律。”

    夜风徐徐,天海黑黑。

    岸边点起了灯火,觥筹交错间,如身处繁星之中。

    是一种映入眼帘,存在心底的美好。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

    吃到空盘、空瓶,两眼空空,便到了散的时候。

    四喜叮嘱阿宝小心行事。虽说萧弥月只是个用了夺神术的凡人,但望月的神力终究落在她的手里,能发挥出几成暂且不论,对付起来总是麻烦的。能暂且稳住,一道对付旗离是最好的。

    他们继续保持联系,不管是旗离、萧弥月还是鏖乘,一旦有消息,都要互相通气。

    阿宝说起四喜难觅。

    四喜幽幽地看了阎王一眼。

    谁说的“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分明是“阎王天天见,阎王天天缠”。

    四喜问印玄要了鬼神宗传讯筒,到地府使了一下,竟也能用,只是入口处信号最好,走得深了,便有延迟,再深些,只能听到嗡嗡声。

    如此也极好了,等于多了一个报警器。

    传讯筒实验用掉了五个,又给了四喜两个,库存便只剩一个。

    阿宝兴致勃勃地要上山砍树。

    曹煜怕三元在这些日子里受了苦,心疼地直吐槽:“真的是夜以继日,上山下海。”

    阿宝以为是表扬,谦虚地表示感谢。

    曹煜没在地府累得吐血,此时气得有些想吐血。

    无关底线的事,印玄总愿宠着阿宝。他说上山砍竹子,就真的找了座长着竹子的山,徒手就掰断了一株,然后掰成一节节的,传授阿宝制作方法。

    阿宝平日里学习能懒则懒,能躲则躲,喝了酒之后,倒规规矩矩,学得非常认真。

    印玄说的咒语,几乎一遍就会,一会就对。

    传讯筒很快满为患,就送了臧海灵一些,三元和曹煜名下也有,不过都被阿宝和印玄代为收起。

    手工劳作到天亮,阿宝醒了酒,总算肯下山睡觉,走到一半,突然停步,眼神木讷,重现了昨日醉酒的状态。

    印玄很快发现,他停顿的原因不是宿醉。

    阿宝说:“萧弥月约了旗离去郭庄。”

    臧海灵不知常乐村的事,便问郭庄在哪里。

    阿宝说:“一个桃花很美鬼很多的地方。”

    离开王家镇的时候,阿宝绝对想不到自己这么快又回来了。故地重游,自然要看看故友。阿宝提着水果篮去派出所,正好王警官当值。

    许久没见,想念没有,八卦倒有些。

    陈杰的案子还在审理,不过铁证如山,对方的律师就算是孙悟空,也注定逃不过五指山。王警官说,二十年是逃不掉的。陈杰父亲的村长位置最后也没有保住,儿子是杀人犯的影响实在太坏,这个村官世家终于输给了法网恢恢。

    作为被村长动手脚从宾馆里赶出来的受害人,阿宝没有笑得太久——总要留一点以后再笑。

    王警官还送了阿宝一本书。

    收到礼物是开心,但看到礼物的真面目之后,阿宝的笑容就变得十分勉强。

    王警官不但没看出来,还兴高采烈地介绍:“黎奇老弟真的是作家啊!你看,都出书了。真的是大作家啊。”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