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30 章
    萧弥月见他有兴致, 故意讲得详细:“人有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 欢喜只占其一。便是有了爱,也会因爱生忧, 因爱生怖。所以,人本就是不快乐的时候比快乐的时候多。”

    阿宝想:谬论!人有七情不等于七情都要平均分配。心胸宽广的人, 少惊少思少忧, 即使有怒有悲有恐, 也能及时开解, 积极处理负面情绪。怎么就不快乐比快乐多了?

    萧弥月不知自己说一句,对方心里就会反驳一长串, 见他沉默不语,以为说到了心坎里:“可想而知, 当我被煞气侵蚀,整日沉浸在悲伤痛苦之中, 仿佛疯魔了一般。后来的事情我无法推卸责任, 却绝非本心。我若真是不择手段、杀人如麻的人, 玄儿也不会是今日的玄儿了。”

    阿宝想: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岳不群这样的伪君子不一样教出了令狐冲这样放荡不羁的小说主角?俗话说,缺什么想什么。就是知道自己内心邪恶,为了掩饰,才更要装出大义凛然的样子。

    萧弥月的目光若有似无地朝着阿宝胸前顿了顿。

    阿宝十分警觉。

    幸好他觉得一个男人挂着一颗珠子太奇怪, 一直将清一色放在衣服里面。大概遇到鬼王后, 翻起了旧时不好的回忆, 此后的清一色安分许多, 很少出来说话。

    那一眼好似错觉,萧弥月神情自然地继续道:“如今想来,我对长生丹的执着其实是为了报仇。”

    长生丹的作用不是长寿吗?

    阿宝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想熬死仇人吗?”

    萧弥月说:“仇人千方百计想杀你,你却过得越来越好,难道不是对仇人最大的报复?”

    阿宝说:“这和长生丹有什么关系?”

    她手指微微攥紧,一脸恨意难消的样子:“当年,那仇人不知从哪里听说我家有长生副丹,才痛下杀手。可怜我们一家三十六口……”

    阿宝:“……”这段理由牵强,演得也略用力了。

    萧弥月自觉铺垫得差不多,言归正传:“我知道玄儿一时三刻不能原谅我,没关系,我这一次本就是为了帮助你们。”

    阿宝说:“那你说的条件……”

    萧弥月叹气:“记在心里的账,又怎么可能因为一句话、一件事就真正勾销?我这么说,也是希望玄儿能心无芥蒂地接受我的帮助。”

    阿宝说:“你打算怎么帮助?”

    萧弥月说:“我与旗离也算故人。到时候,由我将他引出来,你、我、玄儿,加上鏖乘,四人合力,必能让他命丧当场!”

    她说着说着,煞气就像香水一样,轻轻地飘散开来。

    阿宝与她说了好一会儿的话,总算见到所谓的煞气。只是形式大于本身,不知是否为了印证自己被煞气操控,故意设计的。

    阿宝说:“旗离是瑞兽麒麟,你有多大把握?”

    萧弥月苦笑道:“三成吧。就算鏖乘与他打个旗鼓相当,我们想要彻底杀死他却是不易。他性格狭隘、记仇,若是一击不中,未来必成后患。”

    ……

    叨叨半天就是为了个三成?

    阿宝握着茶碗的手有些沉重。但仔细一想,萧弥月不出手,鏖乘不知道在哪儿折纸呢,胜算连一成都没有,如今已经是大大的进步了。

    萧弥月说:“你们若是信我,我就布置一个阵法,用来困住他,不叫他逃脱。”

    阿宝顿时警惕道:“阵法我们来布置。”

    萧弥月竟不反对:“也好。”

    阿宝心里不太踏实。

    萧弥月说:“既然是盟友,自当守望相助。我与鏖乘之间的事,还请你们不要插手。”

    阿宝暗道一声来了。说一千道一万,都不如这句话有说服力。四喜肯定了萧弥月不是望月,而鏖乘是望月的旧情人,若是让他知道这件事,萧弥月的下场可想而知。

    阿宝心中有数,就有了底气:“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萧弥月说:“旗离生性多疑,引他出来,需费工夫。玄儿没有忘记门中的练习方式,我们就借此联系。放心,我也希望早日解决这件事。”

    阿宝听出她的真诚,一时找不出破绽,只好点了点头。

    萧弥月突然看了看东边,露出揶揄的笑容:“我认识玄儿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着急。他是真的很喜欢你,你莫要辜负了他,不然我可饶不了你。”

    阿宝说:“我们不是互相喜欢的关系。”

    萧弥月愣了下。刚才还说着饶不了你,真正到了这时候,她又不知道如何反应。

    阿宝本意不是为难她,很快接下去:“是互相深爱的关系。”

    萧弥月轻声一笑,随手一挥,阿宝从竹筏上跌了下去,落在游船上。对一直坐在游船上的众人来说,仿佛从天而降,姿势却不太雅观——两脚劈开,屁股着地,脸上犹带着惊疑。

    只是,他的姿势没有摆多久,就被一把拽起,捉住了下巴。

    阿宝惊慌又镇定。既担心众目睽睽之下,发生点少儿不宜的事情,又有种“终于来了”的期待感。

    谁家少年不怀春?有了相知相爱的恋人,总会脑部一些浪漫刺激的场景。尽管情况与想象不符,但观众到位,也可勉强接受。

    印玄凑近看了看他的瞳孔:“没事就好。”

    阿宝:“……”心里有首歌,唱了不知道多少遍,却还想唱一唱:早知道是这样,如梦一场……

    从年轻男女的角度来说,这艘游船发生了太多奇怪的事情——一起玩儿的青年突然从船上消失,又突然从天上掉下来,水里仿佛藏着水怪。

    高强度的精神刺激使身体倍感疲倦。

    阿宝说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也就没有追问。

    渔民将船开回游艇的旁边,两边人就挥手道别,连个联系方式都没有留。那群年轻人显然没有精力再去追求神奇事件背后的原因。

    渔船驶离后,恢复平静的海面上突然一阵扭曲,过后,一条竹筏突兀地出现。

    海面荡起微漪,却很快平复,仿佛这条竹筏本来就在这里。

    竹筏上的萧弥月一口饮尽碗中最后一口茶,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等对方接起来后,轻笑道:“我从鏖乘的口中听到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你一定很想知道……与天庭有关。见面的地方……嗯,就选在郭庄吧。正好,你我的结婚纪念日就快到了。”

    回到游艇上,阿宝又被从头到尾检查了一遍,那细致而负责的态度,值得许多五星级酒店学习。

    印玄说:“你见过她了?”

    阿宝说:“还看着她喝了一碗加了各种调料的茶。”

    “她的确有这种习惯。”印玄皱了皱眉,“你喝了吗?”

    “当然没有。绝不接受敌人的贿赂,一滴水也不可以。这种骨气我还是有的。”阿宝又圆又大的眼睛灵动地转了转,笑眯眯地盯着他,“我想喝的话,有祖师爷给我煮。”

    印玄说:“我不会。”眼神十分真诚,绝不是客气与谦虚。

    阿宝找了个台阶下:“满大街都是奶茶店,怎么好让祖师爷动手呢。”

    旁听的臧海灵终于找到说法的间隙,询问他们是否返航。

    现在是下午四点十分,再过会儿,就能看到海上夕阳的美景。

    阿宝虽然很有兴趣,却怕萧弥月在附近,生出事端,还是决定回去再说。

    回去的路上,阿宝将两人的交谈一五一十地说了,连内心的吐槽也没有放过。

    只听对话,没看到真人,臧海灵不好做判断,只能问阿宝相信几分。

    阿宝十分为难:“选零分还是一分,是个问题。”

    臧海灵很意外:“这是个陷阱?”

    阿宝说:“我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个陷阱,但能确定她说的不全是真话。上一个成功骗过我眼睛的人叫惑苍,职业大镜仙。以他为镜,可以清醒。自他之后,我对演技就有了新的标准。”

    一个没事找茬的旗离;

    一个不知所踪的鏖乘;

    一个满口谎言的萧弥月;

    一个忽隐忽现的四喜……

    眼前局势可以说是非常恶劣了。

    阿宝坐在甲板上,看着天空云卷云舒,色彩变幻,突然参悟。

    他对印玄说:“我想学鬼神宗最厉害的法术!”

    印玄仿佛早就料到了这一天,平静地问:“是暂时的想法吗?”

    阿宝摇头:“我以前担心自己煞气吸收太多,会移了心智,想多为自己留点弱点,但是我现在想通了。就算我吸收再多的煞气,也不可能变成萧弥月这样的人。因为——”

    他微微一顿,伸手捧住印玄的脸。

    以他们俩的关系来说,这个动作已是阿宝少见的大胆。可他刚刚顿悟,内心一片火热,加上萧弥月一口一个“玄儿”,激起他的斗志——连萧弥月都能叫得这么亲热,自己身为正牌男友,有什么可顾忌的?

    他说:“我永远不舍得让阿玄伤心。”

    ……

    啊!

    阿玄!

    他真的说出来了。

    印玄握住他的手腕,在内侧轻轻地亲了一下:“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