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29 章
    上了船, 出了海,回头看岸, 回去很难。

    臧海灵觉得这趟旅行稳了,对着阿宝翻旧账:“你不是觉得我名字不吉利吗?为什么松口了?”

    阿宝说:“只是对你不吉利。”似乎觉得闷热, 他顺手解开外套,露出两排护身符、平安符、健康符、长寿符。

    臧海灵:“……”

    东海33位于近海, 附近有渔船、游船出没。

    阿宝坐在甲板上晒太阳。一艘游船在旁边抛锚, 渔民开始撒网捕捞海鲜, 游客们在船舱里边吃水果边等待。等渔民的网起, 兜里满满的鱼贝虾蟹,阵阵腥气里仿佛透着丝丝美味, 勾得阿宝频频看了好几眼。

    或许他的眼神太有压力,渔民主动打招呼, 问他要不要来一份。

    阿宝摇头说:“一份不够。”

    正好印玄从船舱里走出来,那一头银发的光辉, 将兜里海鲜们的鱼鳞贝壳都比了下去。

    游客们谈笑声陡然低了, 一个个伸长脖子往游艇的方向瞧, 不知谁说了一句“一起吃”,邀请声便此起彼伏,热情好客得叫人难以拒绝。

    印玄看阿宝是真的馋得慌,便跟渔民买三张票。

    渔民本想将两船并拢, 放张木板让人过来, 谁知印玄捞起阿宝, 足尖轻点, 直接跃了过来,且落地无声,轻得仿佛一根羽毛飘过来。

    臧海灵停好船,右脚一跨,人就到了游船上。

    因为印玄动作太快,众人不及防备,看的愣住了,这次反应及时,掌声如雷。

    臧海灵眼睛一扫,三男四女,心里顿时有了底。

    船上烹饪条件有限,奶油蒜蓉焗大虾、黄金咖喱蟹、芝士蒜蓉焗扇贝这些都是没有的,但新鲜打捞的食材,哪怕只是清蒸、白灼,也是极好吃的。

    美食一上桌,吃吃喝喝,气氛便热闹起来。

    年轻男女正是百无禁忌的年纪,说着说着,便大胆询问起交友、婚姻状况。

    阿宝怕费口舌,直接为自己和印玄贴了已婚标签,如此一来,唯一一个单身帅哥臧海灵便身价倍增,炙手可热。几个小姑娘围着他问游艇哪来的,为什么会开游艇,家里做什么的……

    疲于应付的臧海灵很快厌倦,寻爱之火刚燃起就死于疲乏。

    看他们三个谈兴缺缺,年轻男女识趣地换了个话题,说要玩狼人杀。

    反正萧弥月还没出现,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找点乐子打发时间。

    阿宝听完规则,暗道:祖师爷和臧海灵都有听风辨位的能力,和睁着眼睛有什么区别?只是对方说得口沫横飞,兴致勃勃,不好扫兴,就答应了。

    几个人抓阄,阿宝抓到的是狼人,瞄了眼印玄和臧海灵,一个赛一个的严肃。

    “天黑请闭眼。”

    随着法官一声令下,所有人闭上了眼睛。

    “狼人请睁眼。”

    阿宝睁开眼睛,看到对面两个狼人同伙兴奋地比这着手势,要杀印玄,这哪能行?他立刻以眼服人,制止这种屠戮同伙家属的行为,转手卖掉了臧海灵。

    狼人同伴接受了换货,齐刷刷地三刀,结果了臧海灵。

    阿宝闭眼睛的时候,瞄到印玄的嘴角隐隐含着一丝笑意。

    法官问完女巫、预言家,确认了猎人身份,便宣布天亮了。

    天亮了,臧海灵也凉了。

    他不甘心死得不明不白,高调亮明猎人的身份,义愤填膺的“掏枪”反杀阿宝。

    法官正宣布猎人带走了阿宝……船就猛然震荡了一下。架在两艘船之间的木板弹起、落下,跌入水中。

    渔民扒着围栏往下看:“水里有大家伙!”

    “是不是鲨鱼?”

    年轻人已经尖叫起来。

    臧海灵飞快地跑到甲板上,一脚蹬着围栏,探出半个身体去,被渔民一把抓回来:“回船舱待着!别乱跑!”说完,他迅速分发救生衣给众人,然后跑回驾驶舱。

    途中,船又被撞了两下。

    这种情况下,阿宝他们也不好丢下刚认识的朋友不管,三人分开,印玄居中,阿宝与臧海灵守船头船尾,万一有意外发生,他们也好及时救人。

    渔民发动船,飞快地冲了出来。

    作为一艘渔船改造的游船,它的速度惊人,比阿宝他们租的游艇还快了一倍。

    冷风夹着海水,刮得很紧。面上巨痛,睁不开眼,要不是阿宝体质特殊,此时大概已经毁容了。他眯着眼睛找印玄,却见对方正扑过来……

    阿宝下意识地伸手去接。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好似电视剧放到要紧关头,突然插播了一则广告。

    前一秒还是印玄在严密的海风中扑向自己,后一秒,他就跌进了腥咸的海水里,穿着救生衣上下扑腾。

    此时此刻,海面风平浪静,哪有什么大家伙。不止没有渔民口中的“大家伙”,连租来的游艇和渔民的游船也不见了。

    一条竹筏缓慢而优雅地靠近,筏上一人背对他坐着,长发绾起,长裙飘飘,只是背影,就美好得仿佛画中人。

    但阿宝不敢抱有幻想。

    自己明显掉入了陷阱,被迫与祖师爷、臧海灵分开。这时候出现的人,十有八九是幕后黑手。

    美人突然回眸,果然明媚脱俗。

    只是这张脸……

    阿宝抹了把脸:“萧弥月……前辈?”

    萧弥月微笑着转身,竹筏更近了,到阿宝面前才停下。

    她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只巴掌大的小炉子,点燃之后,又拿出一个小铜壶放在炉子上,开始烧水,途中时不时加茶叶与跳了进去,不消片刻,就露出浓郁的茶香来。

    “上来喝茶吧。”她向他提出邀请。

    阿宝上竹筏的时候,心里有强烈的排斥感。但是他告诉自己,必须忍辱负重,弄清楚对方的目的,然后毫发无伤地回去告诉祖师爷,并且,求亲亲求抱抱求安慰。

    水烧开了,她给他沏了一碗茶,客气地问:“味道如何?”

    阿宝将碗在嘴边碰了碰,煞有其事地点头:“不比‘半点点’差。”

    萧弥月说:“你喜欢喝奶,我再加一些。”竟真的拿出一罐牛奶,倒进了阿宝的碗里。

    ……

    阿宝半点都不想知道这碗茶是什么味道。

    她问:“玄儿好吗?”

    阿宝说:“在我身边的每一天,祖师爷都很开心。”

    “你叫他祖师爷,那你该叫我什么?”萧弥月望着他,露出期待。

    阿宝不想让她占这个便宜:“其实,我平时都叫他……老公。”

    萧弥月微笑:“你可以叫我婆婆。”

    阿宝装傻:“阿婆?”

    萧弥月脸色有一瞬间的阴郁。真的只是一瞬间,快得阿宝都怀疑自己眼睛眨太快,产生了错觉。

    阿宝干咳一声说:“阿婆特意设下这么大的结界请我来,是有什么特别的事吗?”他泡在海里没多久,就想明白眼前的状况是怎么发生的了。

    那艘游船的渔民是萧弥月安排的人,什么邀请上船,水中怪物……都是有预谋的。目的是让他们乖乖地待在穿上,任由渔民驶向萧弥月早就准备好的海上结界中。

    阿宝是尸帅,对结界免疫,所以当其他人都陷入结界中时,他掉了出来。

    ……

    开始以为是意外,但看萧弥月的态度,也许是有心。

    萧弥月说:“这些年,我没有一天忘记玄儿。在我心中,他就像是我的亲生儿子,我们患难与共,同甘共苦,不是母子胜似母子,就算发生了不愉快,我也无法真正放下他。”

    这话说得怪肉麻的。

    阿宝表面友好地笑笑,不予置评。

    萧弥月说:“我知道他这些年一直对我存有心结,我又何尝不是。我们都是那件事的受害者。”

    阿宝:“……”刚才发生了什么?怎么就都是受害者了?

    “有些话,我当年没有对玄儿说过,是不希望他背负太多。但人呀,一上了年纪,想法就会改变。原本靠着自尊就能硬撑下去的秘密,突然变得一钱不值。”她微微叹了口气,侧头看着海面,“你知道我为什么叫萧弥月吗?”

    阿宝暗道:这还有为什么?当然是父母长辈取的,难不成是作者取的?

    萧弥月说:“是我自己取的。”

    阿宝:“……萧弥月是笔名?”

    萧弥月说:“我原本叫萧诗霓。庆祝我弥月之喜的那天,仇家血洗了我全家三十六口,我是唯一活下来的人。从那一天起,萧诗霓就死了,活下来的,是满腔仇恨的萧弥月。”

    阿宝满肚子怀疑,暗道:一个刚满月的孩子就算没有被杀,也无法独自生存,怎么能成为“唯一活下来的人”?而且,改名的真正原因其实是不想叫“笑死你”吧?

    萧弥月并不知道阿宝的心理活动,见他一直不说话,以为被自己打动,再接再厉道:“仇恨迷人心智,我也不例外。日积月累,我的戾气越来越重,变成了煞气。”

    阿宝对“煞气”两个字十分敏感,顿时竖起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