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28 章
    萧弥月没有留地址, 但是鬼神宗内部有通讯方式,数百年没用, 却没有忘。他亲自去首都银行拿出了当年寄存的木盒。

    木盒拿到家,阿宝好奇地打量。灰扑扑的外表, 充满了不值钱的气息。

    但阿宝与臧海灵都很识货,一眼看出它年代久远, 是件古董。

    不过看印玄的态度, 更值钱的一定藏在里面。

    印玄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 坐在沙发上, 直接将盒子打开,取出了一截翠绿的竹节, 若在竹身上洒些水,说是新鲜砍下来的也有人信。

    阿宝猜测道:“这是不是老式的电话机?嘴巴对着它, 就能传音千里。”

    臧海灵认同这个猜测,里面一定放着什么千里传音符。

    印玄摇头, 抓起阿宝的手, 要他凝出一团火来。

    阿宝干笑着拿出打火机, 被印玄直接没收。既然躲不过去,只好老老实实地凝火。他凝神想了想,拇指与食指互相搓了搓,对面的臧海灵露出嘲笑的神色。

    不能怪他, 这姿势委实市侩了些。

    阿宝心头激起了真火, 那火传到指尖, 苗便窜了起来。只是小小的一簇, 也尽够了。

    在一旁准备的印玄当即将那截竹子迎上火苗。就听“啵”的一声,竹子爆开,喷成一团白雾,他及时说道:“我答应。”

    话音落,爆炸余音绕梁。

    臧海灵拔剑而立,如临大敌,阿宝直接缩入他的怀里,像只受了惊吓的鸵鸟。

    “好了,没事了。”

    印玄拍拍阿宝的后背。

    阿宝脑袋拱了拱,不肯出来。

    印玄也不恼,手掌温柔地抚摸他的头发,一下一下地安抚他的情绪。

    三人同行,必有多余。

    臧海灵默默地收起剑,蹑手蹑脚地出门,在花园里站了一会儿,体验着无人分享体温的孤独。

    他父亲打电话来询问事情的进展,听他说话有气无力,有些紧张地问:“事情不顺利吗?”

    “爸爸。”

    “……”上次听到这种口气,好像是他小学两年纪不小心尿了床。

    藏海灵并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正在脑海中翻看他的黑历史,一本正经又十分害羞地说:“妈妈上次提到的相亲对象……结婚了吗?”

    他父亲气愤地说:“你真的要等人家结婚生子了才肯回来吗?为了让你早点回家,人家都和前男友复合了,你还想怎么样?别太赶尽杀绝了,也给别人留条活路吧!”

    其实不是。

    他就是想问问自己还有没有机会。

    不过,和前男友复合了的话……

    臧海灵说:“会变成前男友,一定是有原因的。”

    老父亲冷笑道:“人家好歹是‘前男友’,你连‘男友’都没捞到过,至今就是个‘男’,有什么资格对别人评头论足。”

    臧海灵:“……”

    出门前说什么在外面受了委屈就打个电话回来感受家庭的温暖,都是骗人的!

    吹了一脸风,吃了一肚气,回到客厅时,阿宝与印玄从一团变成了一对,并肩坐着吃薯片。

    印玄看起来不太爱吃,但阿宝递到嘴边,还是会配合地吃掉。

    看两人恩恩爱爱,你喂我吃,时不时对视一笑的样子,藏海灵觉得风白吹了。

    再度收到萧弥月的消息,是在印玄答复后第三天。

    她同样用了一个爆竹传讯筒——

    阿宝睡到半夜,突然听到一声爆响,然后就见印玄开灯坐了起来。

    “怎么了?是萧弥月?她说什么了?”

    “她说了一个地点。”

    阿宝反应过来,拿出笔准备记下。

    印玄说:“东海33。”

    题目:东海33。

    第一种解答的可能性,东海是街道名:东海路、东海东路、东海南路……33号。

    第二种可能,是楼盘名:东海小区,东海精舍……

    第三种可能,是东海某个位置,33是纬度,正好东海的纬度是23°00′~33°10′ 。

    ……

    阿宝半夜失眠,对着题目抓耳挠腮:“这根本就是刁难,完全没有合作的诚意!我觉得我们应该重新考虑萧弥月的合作目的。”

    印玄说:“爆竹传讯筒传讯的字数有限,所以门下弟子有一门必修课,就是如何用几个字表达复杂的意思。”

    阿宝说:“不能多用几个吗?”

    印玄垂下眼睑,陷入回忆。本以为被时间冲淡的事,回想起来连细节都历历在目。

    他说:“萧弥月接掌掌门位之前,宗门其实并不富裕。”

    阿宝惊讶。祖师爷投资理财的观念难道是后天逼出来的?

    “虽然爆竹传讯筒造假相对便宜,但是,师祖还是要求我们精打细算。”

    阿宝说:“你还有师祖?他怎么不管管萧弥月?”

    印玄说:“他很早就过世了,萧弥月很早就当了掌门。”

    因为上代举债经营,萧弥月继任之初就是一个负资产的大烂摊子。门中不少弟子因为吃不了苦,挨不了饿,受不了穷,纷纷改投别派,只剩下他们两个相依为命。

    那段时间,他们师徒之情极为深厚。他曾一度将萧弥月当作自己的母亲,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会走到如今的田地。

    因为憋在心里太久,印玄讲得断断续续,不似以前说话那么逻辑缜密,基本是想到哪儿说哪儿,但拼凑起来,便是如今的心情。

    阿宝深知被亲近的人背叛是什么感觉——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他都以为父亲没有善待母亲而心存恨意。那感觉仿佛是心在被拉扯。

    他跪坐在床上,直气身子,想将对方整个人抱进怀里,却被反过来扑倒,压在身|下。

    阿宝:“……”只要能安慰到祖师爷,自己怎么样都没关系……来吧。

    印玄抱着他,头埋在肩窝里,很快睡着了。

    阿宝:“……”

    被人形棉被盖了一夜,醒来之后,神清气爽。阿宝照例召唤四喜,依旧没得回音。不过上次四喜走的时候,留了个留言的方式,让他把要说的话贴在地府门口,他有时间就会过去看看。

    阿宝将“东海33”当作一个谜语写上去了,但没有涉及前因后果。

    印玄将昨天晚上想出来的解答方式一一排除,到最后,一个也没剩下。

    阿宝说:“要不我们发到网上集思广益?”

    他说做就做,却因为粉丝量太少,无人理睬。这时候,找个粉丝多的朋友就很有必要了。他翻箱倒柜找到了张佳佳的练习方式,委婉地询问她转发微博的价格。

    张佳佳直接问哪一条。

    阿宝说了一句最新,张佳佳直接就转发了,没提钱的事。她知道阿宝的工作性质,他会求到自己,一定是十万火急。不仅如此,还帮他买了个头条。

    于是,一大清早,大多数还在睡的时候,阿宝那条询问的微博就被早起的粉丝们转得沸沸扬扬。答案五花八门,但大体思路差不多,偶有几个不一样的,也很快被印玄否定。

    直到,一个叫“大湖-神”的ID回答:用地图APP搜搜看呢?

    下面一群人表白,点赞和回复量惊人,估计也是个明星。

    阿宝没有细看,直接拿出手机搜索,就看到地图上果然有这个莫名其妙的定位。说它莫名其妙是因为定位在海里,周围什么岛屿都没有,而且东海33前面只有东海1、2、3、4,后面都是空缺。

    “这个对不对?”阿宝把手机递给印玄。

    印玄想了想道:“很有可能。”

    阿宝说:“我们过去证实一下?”

    “不用。”

    印玄说完,就出去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手里提着根竹子,用手三两下劈成几段,留下其中一根,让阿宝用火烧了,然后说了句:“APP地图。”

    阿宝:“???”早知道可以问,何必折腾。

    这次萧弥月的消息回复得很快,确认之后,印玄就收拾行李准备出发。

    阿宝有心让三元和臧海灵留下。

    萧弥月是敌是友还是未知,焉不知她的联盟是个陷阱?

    三元什么都没说,直接钻进他的怀里,打定主意赖下去。

    阿宝见臧海灵盯着自己的胸膛,立刻后退半步:“这种方法,你试都不用试。”

    印玄还在旁边呢,他又不傻。

    臧海灵说:“你们会需要我的。”

    阿宝无语地问:“你哪来的底气?”

    臧海灵说:“你仔细读读我的名字。”

    “臧海灵。”阿宝恍然,“葬身大海的灵魂……你绝对不能去!海葬是真正的死无葬身之地啊!”

    臧海灵嘴角一抽:“海灵是海中精灵的意思。”

    阿宝一阵见血地指出重点:“但是你姓臧。”

    臧海灵想了想说:“我妈妈姓霍。”霍是活的谐音,应该没有问题了吧?

    阿宝反对得更加强烈:“上个和‘huo’有关得,叫惑苍。”真是非常、非常不吉利了。

    最终,臧海灵还是如愿以偿。

    因为他说他会开游艇。

    ……

    这的确是个不牵连普通人的好技能。

    阿宝打消了请个游艇驾驶员,到地方后,让他自己坐救生艇回来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