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26 章
    鬼王的身体犹如一座铁铸的城墙, 无法撼动丝毫。

    印玄从单手握管到双手握管,手背青筋微凸, 一贯清冷净白的脸色渐渐染红,额头渗出一层薄汗, 拼尽全力依旧阻挡不了鬼王的步步紧逼。

    站在鬼王肩上的阿宝抓着匕首,在仓促间与印玄对了一眼。

    事后想起来, 距离那么远, 又那么仓促, 哪能表达太具体的东西?偏偏, 当时的两个人心意相通,一个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一个瞬间明白对方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专心致志投入战斗的鬼王并没有注意到两口子在眉目传情中达成了一个战术。

    阿宝突然拔出匕首,凌空跳下, 鬼王抬手,用胳膊肘去接。阿宝单手在他的胳膊上托了一下, 再度往下翻。印玄就在他的落点处。

    鬼王猛然抬脚去踢。

    阿宝去势太急, 来不及变换方位, 只是将手中的匕首丢了出去,然后抱住鬼王的脚,在空中晃了一下,等鬼王落脚的时候, 就地一滚, 从那只大脚前滚了开去。

    印玄趁机一手拔出铁管, 一手丢出匕首。

    短距离投掷, 哪怕闭着眼睛也能中个七八分,更何况印玄在心里已经算了七八十遍。

    匕首插入鬼王腹部,一丝黑气逸散。

    鬼王不以为意,甚至不屑地哼了一声,仿佛在嘲笑他们的手段微不足道。

    印玄抡起手中的铁管,再度刺了过去。这次,铁管顶住匕首的手柄,匕首锋利的刀尖当即往里挺近三寸!

    鬼王动作一顿,低头看他,威胁着咆哮了一声,重新抬起脚步往前走,想要故技重施,将对方逼入墙角,退无可退的境地。

    然而——

    他失算了。

    印玄双手握着铁管,周身上下都散发着微弱的白光,但双脚仿佛在地上扎了根,一丝一毫都不肯往后退。

    鬼王越是用力,插在腹部的匕首就越往里扎。

    “唔!啊!”

    鬼王不断地发出吼叫声,给在自己鼓劲儿,却全无作用。

    阿宝从地上爬起来,飞快地跑到印玄身侧,握住他的手,一起用力。

    仿佛感觉到了他的助力,印玄那里陡然松了三分力度。阿宝猝不及防之下,没有及时补缺,让鬼王抓住机会,又往里前顶了一步。

    阿宝这才注意到印玄脸色白得仿佛褪了色,大滴大滴的汗珠从额头滑落。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狼狈的祖师爷。想起裂了一条缝的长生丹,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慌从心底窜起,身体直接凉了一半,产生了些微麻痹。

    印玄很快感觉到他的异状,重新加大力量。

    阿宝抬头看天。

    今天多云,月亮星辰都被厚厚的云层挡住,半点都透不过来。

    没有月光就没有煞气……

    他将清一色扯出来。

    因为用力太猛,清一色直接被吓“醒”:“你要干什么?你别冲动?我不是□□,你发射我我也炸不了!”

    阿宝说:“把你的煞气给我。”

    换做其他时候,清一色一定支支吾吾、讨价还价、推三阻四,但大敌当前,阿宝的脸色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清一色再肉痛,也只能将煞气源源不断地输送了过去。

    阿宝体内几乎被耗尽的煞气重新得到充盈,手腕立刻一稳。那煞气仿佛直接冲上了头顶,圆滚滚的眼睛对着鬼王一瞪,十分凶狠。

    鬼王正觉不好,想要藏到其他的替身中间,另外再战,已经迟了。

    阿宝一鼓作气,将他捅了个对穿的同时,六张噬魂符同时拍在了他被捅穿的位置。他的魂魄顿时如烟雾般消散。

    鬼王睁大眼睛,还想垂死挣扎,但六张噬魂符同时工作的速度委实太快,他很快消散了一魂,身体恢复原来的大小……

    “不,不,救我救我……咯、咯……”他努力地看向阿宝的方向。

    阿宝正扶着印玄嘘寒问暖,哪有空理他,倒是清一色,享受鬼王发散出来的怨气,“吃”得心满意足。

    倒是连静峰,跌跌撞撞地跑到鬼王身边,逼他说出商璐璐的下落。

    鬼王抓着他的手,往自己腹部的噬魂符按去。

    连静峰抽走了一张,要他说出商璐璐下落才肯拿走剩下的。

    鬼王三魂七魄被吞噬了一魂两魄,虚弱了许多,强撑一口气,说了个大概的方位。

    连静峰又抽走了一张。

    如此来回,剩下最后一张的时候,剩下一魂一魄的鬼王终于告知了完整的地点。

    连静峰信守承诺,将最后一张拿了起来,鬼王来不及高兴,拿六张噬魂符全部被按了回去。

    “?!”

    看着鬼王一脸死不瞑目的狰狞,连静峰冷冷地说:“我答应你拿走,没答应不放回去。”

    另一边——

    印玄面色苍白,几乎半个身子都靠在阿宝身上。

    阿宝小心地问:“长生丹?”

    印玄抿着唇没回答。

    阿宝心里顿时咯噔了好大一下,不敢置信地说:“不,不会吧?”之前是裂了一条缝,这次不会是……

    印玄说:“还好,缝更大了。”

    “没碎?”

    印玄摇头。

    大概预想得太坏,等结果比预想好时,阿宝反倒松了口气:“那就还有的救。”

    他这边还有的救,鬼王却是彻底没救了,随着最后的一魂消散,其他被控制的鬼魂也恢复了原样。阿宝就地超度了一番,让他们各自归位。

    做完这些,东边露出一道姗姗来迟的曙光,意味着这惊心动魄的一晚终于到了尽头。

    印玄稍作休息,外表已经恢复如常,倒是连静峰那一下受伤不轻,拖着一口气,说出商璐璐的下落后,就陷入了半昏迷。阿宝正要叫个车,让印玄先送连静峰去医院,那个讨人嫌的再度出现在面前。

    当旗离还是黎奇的时候,他还会装傻卖萌,遵循侦探小说家的人设,如今脸撕破得不能再破,他也就无所顾忌了。往人前一站,王八气场……王霸气场全开。全然不顾忌眼前几个病残的心情,抱胸嘲讽道:“怎么这么狼狈啊?是不是晚上出来的时候,衣服穿得太少了?”

    虽然阿宝急着送连静峰、救商璐璐,却知道自己越是焦急,旗离越是得意,沉住气道:“有个职业叫夜魔侠,你了解一下。”

    旗离说:“事到如今,你们还不肯服软?”

    阿宝说:“要是肯的话,有什么好处?”服软不过一句话,没什么肯不肯的。主要看利益。比如说给一块钱,作为一个路上看一块钱也未必会去捡的有钱人,必然是不服。但是,如果给一个亿……与其留给旗离,不如自己服个软,拿了做善事。

    旗离以为他们终于熬不住了,冷笑道:“好处就是我可以少折磨你们一次。本来打算一年三百六十五次,现在就一年三百六十四次。”

    阿宝很想提醒他,根据他之前计划耗费的时间,下半年可能要昼夜不停地冲业绩,才能完成目标了。不过念在双方实力差距委实太大,自己就不作死了。

    旗离一直记恨他们联合四喜破坏自己夺取蟠桃王的机会,又怕妄自动手为天所不容,无法飞升,满腔怒火只能付诸于言语,期待看到他们悔不当初的样子:“长生副丹的滋味如何?好吃吗?”

    阿宝原想着自己没吃,他得瑟也是瞎得瑟,猛然想起还有大半颗药被韦虹拿去救儿子,脸色微变:“你是神仙,怎么能下毒害人?”

    旗离笑道:“我什么时候下毒害人了?我放在长生副丹里的,是自己的一道仙气。普通人吃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若是不识相的人误食了,会造成什么后果,那也是自作自受。你说对吗?”

    小孩没事就好,阿宝非常给面子地点头:“你说的对。”

    ……

    旗离脸色又难看起来:“你们没有吃?”

    阿宝满口胡说八道:“我们家从小到大家规就很严,不能吃来历不明的东西。印玄是我爱人,当然也要守我们家的家规。”

    旗离阴森森地看了他们一眼:“没关系,上次没吃,下次还有机会。你们这次大战鬼王,就很精彩。”

    阿宝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想要怎么样?”

    旗离冷笑着重复说:“没什么,就是想给你们设置一些考验。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伐其身行,行弗乱其所为……你们这才哪到哪呢?”

    阿宝顿时明白,对方就如说的那样,不断地恶心他们,折腾他们,甚至期望有一次能真正地弄死他们。这样的小肚鸡肠,就算天界没有土地流失,其他神仙也恨不得找个理由弄他下来吧。

    见阿宝脸色难看,旗离总算完成了这趟的目的。

    “我已经有了新的计划……”旗离笑眯眯地说,“希望你们能够像今天一样,玩耍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