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25 章
    鬼王如抓狂的野兽, 边跑边吼,那嘈杂的程度, 犹如凌晨三点半,八字炮在床边炸响。

    阿宝被颠得头晕, 却不敢松开缰绳,还试着用控制马的手段, 使出吃奶的力气勒裤带, 硬生生地要他改道。

    “呃咳咳咳……”

    喉咙实在被掐得太紧, 鬼王发出奇怪的声响, 速度也终于减缓下来。

    印玄从旁边跳到鬼王肩上,一脚踢在他太阳穴的位置。

    趁着他被踢偏了脸, 阿宝提着裤带身体往右一拉。

    鬼王终于被扭转了方向,庞大的身躯摇晃了一下, 站稳,爬起来又跑, 还疯狂地扭动身躯, 想要将人甩掉。

    阿宝不断地变换位置, 一边躲闪,一边折腾,如此五六分钟,彻底惹火了鬼王。他张开利爪, 想要把阿宝从自己背上抓下来, 但每当如此, 印玄就出来搅局, 不是踢飞他的胳膊,就是用匕首削爪子。

    三人纠缠一路,竟又绕了回来。

    从垃圾堆里找了根趁手铁管的连静峰信心十足的上前接应。

    鬼王与他交过手,认为不堪一击得很,脚步不顿,用蛮力直接撞过去。

    连静峰握着铁管,平静地看着他疯牛般地冲来,在相撞的刹那,飞身跃起,握着铁管的手高高举起,然后划下。这一刻,铁管已经不是普通的铁管,好似星球大战里的激光剑,将鬼王肚脐以下直接劈开。

    鬼王发出一声嚎叫。

    他从出场到现在,嚎叫没停过,其他人内心毫无波澜。

    阿宝甚至还点评道:“音阶比刚才高了八度。”

    一直默默关注战场的清一色见鬼王受创,终于“抛头露面”:“主人加油!再接再厉。”

    “谢谢,我也觉得自己很有音乐天赋。”

    “……”清一色说,“主人,什么时候你手头紧了,千万不要怜惜我,一定要把我卖掉。”渣主人已经遇过两个,它不信接下去还有。

    鬼王撕裂了半体,实力大减,阿宝嘴上说归说,手下没停过,和印玄、连静风一起痛打落水狗。

    鬼王倒在地上,那样子,好似就等着裁判喊“ko”。

    阿宝说:“魂飞魄散再来一波!”

    打坏人的时候,最忌话多留空隙。

    阿宝深知其理,吐槽打怪两不误。

    他和印玄同时掏出“噬魂符”,毫不犹豫地朝鬼王丢去。

    鬼王突然仰头,身体炸开。

    噬魂符扑了个空,被气流卷飞两三米,一前一后、软绵绵地落在地面上。

    ……

    这是打赢了?

    因为最后一下没有击中,阿宝毫无真实感。

    他看向印玄求证,却发现后者的眉头依旧紧皱。

    阿宝说:“旗离不会还偷偷摸摸地躲在暗处吧?”让鬼王魂飞魄散再重组的桥段来一次就够了,多了就太老套了。

    “桀桀桀……”

    随着一阵熟悉得狞笑声,鬼王在他们的后方再度凝结成体。

    阿宝无语地说:“要不要给你点淀粉勾芡一下?”

    鬼王说:“本来想给你们一个痛快的,现在,我要让你们尝一尝万鬼噬心之苦。”

    万鬼噬心?

    听起来就很厉害。

    阿宝戳了戳清一色,想要点资料。清一色在“昏迷中”“梦游”到阿宝的衣襟里面。

    ……

    突然领悟了鬼王想把它磨成粉的心情。

    鬼王看着分站三个方位包抄自己的人,冷笑道:“只有你们有帮手吗?哼。”

    从坟地里召唤来的鬼魂原本在附近飘荡,如今又三三两两的聚集起来。阿宝正要嘲笑他换汤不换药,就见那些魂魄突然十个为一组,像叠罗汉一样叠在一起。

    “……”

    阿宝说:“他们打算用马戏团惊艳亮相的方式榨干我们的钱和掌声吗?”不然实在想不出,叠得摇摇晃晃的样子有什么鬼用。

    鬼王很快就告诉他“有什么鬼用”。

    他冲着他们吹了一口气,刚才还别扭地团在一起的鬼魂们摇身一变,竟变成了鬼王一号,鬼王二号……算下来,足足有五六十个。

    五六十个鬼王聚集,不说实力,光看面相——也是相当惊悚。

    阿宝退到印玄身侧,与连静峰背靠背站立。

    印玄提醒道:“他们只是普通的鬼魂,威力有限。真正要提防的,只有鬼王。”

    五六十个鬼魂突然互相奔跑起来,鬼王很快隐匿其中,难以分辨。

    阿宝强行将清一色从自己的衣襟里拉出来,威胁道:“除不掉鬼王,你就被磨成珍珠粉泡水喝。除掉鬼王,才是共赢。”

    清一色说:“我已经在为你们祈祷了。”

    阿宝没好气地说:“我们点儿够背了,你悠着点。”

    这话说的,忒伤感情!清一色又不想搭理他了。

    阿宝脚步慢慢地移动,想要从一众“鬼王”中找到那个真的:“鬼王有什么特殊标记能够让人一眼看穿的?”

    清一色说:“狂妄、不可一世的气场,以及不把全世界放在眼里的自信。”

    ……

    恕他眼拙。先前只有一个鬼王时,他也没看出来。明明只有一个蠢笨的老鬼暴跳如雷。

    知道印玄和连静峰正竖起耳朵听他们的对话,阿宝深感歉意:“不好意思,这就是一颗解闷的吊坠。”激将法用得杠杠的。

    清一色原本忍一忍,终究没忍住,开口道:“你们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阿宝还算配合,问了一句:“什么?”

    “反派死于话多。”

    “……”阿宝说:“ 那你多保重。”居然对它产生期待的自己也该多保重了,不要年纪轻轻的肝火旺。

    鬼王将自己藏起来之后,鬼魂军团终于出手。有个统一的总指挥,五六十个鬼魂进攻起来有条有理,仿佛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阿宝等人被车轮战,手中的黄符像沙漏一样,耗用得厉害。其中,连静峰处境最危险。尽管是三宗六派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但他一没有印玄的修为阅历,而没有阿宝的尸帅护体,连武器都不趁手,时间一长,身体受鬼王的阴气影响,渐渐迟缓起来。

    阿宝和印玄一直关注着他的情况,见状立刻一前一后将人夹在中央。

    连静峰还想逞强,可是越来越模糊的视野不允许。

    阿宝说:“这么下去不是个办法。”他们丢出去的黄符就算击中了,也只能伤到合体鬼魂中的一个。其他九个会立刻放弃被制服的那个,重新融为一体。

    也就是说,鬼王用十个鬼魂发挥出了十倍的效果,而损失却只是一个一个地减。

    印玄说:“必须尽快找到真正的鬼王。”

    道理他都懂,只是知易行难。

    不知怎的,他想起清一色的话:“反派死于话多。”阻塞的脑袋突然被手电筒照了一下,迎来一束光。

    阿宝突然高声对鬼王说:“鬼王,你不必再惺惺作态了,你的那些丑事,清一色……怨魂珠都已经告诉我了。”

    清一色要是足够大的话,一定会跳出去塞住他的嘴。可惜它不够大,只能继续躲在衣领里面,一边瑟瑟发抖,一边祈祷两个渣主同归于尽。

    “怨魂珠说你习惯奇特,有事没事就喜欢找人骂你。骂你越狠就越高兴。”

    “你还喜欢偷看老头子洗澡。说他们饱经风霜,阅历丰富,让你着迷。”

    “你最喜欢喝洗脚水,尤其是几个月不洗脚的洗脚水。说味道最醇厚,喝一口,余香十年。”

    “……”

    “闭嘴,我要杀了你。”

    鬼王终于按捺不住,中气十足地大吼一声。

    印玄始终关注众鬼的一举一动,听到动静,即刻辨别出哪个,连环攻击手段一刻不停地使出来,鬼王反应极快,又没入其他鬼魂之中。

    阿宝迟到一步,连鬼王都没见到。

    如此三四次,鬼王得意大笑:“你们不知道我在哪里,我却知道你们在哪里。”

    连静峰背后,一个狰狞的鬼王突然出手,手指竟然伸到了他的体内,在心脏位置用力捏了一下。

    那感觉,与心脏病发差不多。

    连静峰感觉到心跳跳动得异常快速,整个人的血液都往头顶上涌,双膝不由自主地软下去。只是他一向刚强,到了这个时候也不肯示弱,拄着铁管,拼命想要站稳。

    还是印玄和阿宝看出不对,撑住了他身体的重量,将人慢慢地放倒。

    听着鬼王嚣张的笑声,印玄突然抢过连静峰手中的铁管,朝着正后方的那鬼一刺。

    被刺的“鬼王”一愣,很快反应过来,肚子微微往前一挺,印玄手中的铁管仿佛遇到了石墙,每一寸都进得艰难。

    看抵挡手段就知道遇到了正主。

    阿宝当下接过印玄手中的桃木匕首,绕到鬼王背后,对准后颈刺了下去。

    虽然两处进攻分散了鬼王的注意力,但搞得地府天翻地覆的闯祸精显然有自己的生存之道。尽管被印玄和阿宝夹攻,他却丝毫不显狼狈,游刃有余地步步向前,让印玄连连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