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22 章
    其实, 还是挺容易找的。

    在车灯的逼照下,外墙斑驳的古宅无处可逃,静静地伫立在街道尽头。

    车在大门前停下,车灯一关,整座古宅立刻融入黑暗中, 比夜空更阴森,仿佛一个等待进食的野兽。

    阿宝下车前将三元重新收入怀中。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如果清一色口中的鬼王真的存在, 那三元就是送上门的外卖了。

    阿宝整了整衣领和袖口,绕到车的另一边, 伸出手迎印玄下车。

    印玄握着他的手下车,提醒他:“车门还没锁。”

    阿宝:“……”收三元太急, 忘了这茬。

    在驾驶座下面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车钥匙锁上门之后,阿宝长吁了口气, 已经没了作秀的心思, 直接上前叩门。

    半夜敲门声在黑漆漆、空荡荡的巷子炸响,如巨石入静湖,没有激起千层浪, 却将门直接叩开了。

    印玄迅速挪到阿宝身后, 单手圈住他的腰肢,打算一有不对, 立刻后撤。

    门后空荡荡的。

    眼前是长老提过的客堂间, 黑得阴森, 好似有个人站在前面, 冷冷地盯着自己。阿宝打开手机里的电筒,往前照了照,才发现那是一堆木板。

    阿宝松了口气:“进了这条巷子,我心里就闷得慌,好像压着什么东西,沉甸甸的……可能是没吃夜宵的关系。”

    印玄说:“那是怨念。”

    阿宝说:“谁的怨念?”

    印玄望着前方,目带悲悯:“很多的人,不同的人。”

    人先产生怨念,后引发怨气。然而,此间充斥的怨念仿佛是一部部的纪录片,将很多人生前不甘的想法留了下来。这些想法会在无形中影响人的观感。

    比如:学生考试失利。他经过这里之前,可能是懊恼自己没有考好,但是经过这里之后,受怨念影响,会开始怀疑老师是不是改错试卷,或是考官为什么要出这么难的题等等。

    不过,这些情绪都是一时的,等走远了,离久了,就会淡化、消失。

    阿宝听了解释后,恍然大悟:“就是别人发泄的负面情绪。”

    印玄说:“不全然是。是你不知不觉地‘看’到了某些不好的事情,被动产生了负面情绪。”

    阿宝恍然。

    印玄说:“关于这方面的书,我回去之后拿给你。你好好看一看。”

    阿宝干笑道:“……我突然觉得这里挺好的,暂时别回去了吧。”

    印玄睨了他一眼。

    阿宝立刻说:“祖师爷说得对,我回去就看书。”

    说话归说话,他们脚下一刻没停,先将客堂间左右的房间检查了。里面就剩下一些旧桌椅,已积了厚厚的灰尘,显然没有住人。

    阿宝退出来,用手机照楼梯,摸索着往上走。

    脚踩着楼梯,发出不堪负重的吱嘎声响。

    阿宝小声解释道:“我变成尸帅后,体重没长过。”

    印玄步履轻盈地跟在身后,为他感到遗憾:“尚羽应该给你减肥的时间。”

    阿宝:“……”

    他辩解:“我查过,我是标准体重!”

    印玄说:“哪朝的标准?”

    不用问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阿宝强调:“不是唐朝!”

    话音刚落,就听“咔嚓”一声,一条木板被踩断了。阿宝矫健地往后一躲,靠入印玄的怀抱。闻着祖师爷的清香,他安慰自己:这是幸福的体重!

    印玄抱着他腰的手臂猛然一紧,突然将他抡起,转了个方向。阿宝差点成“失足青年”跌落下去,幸好印玄始终没有松手,将他凌空提起,等站稳之后才松了力道。

    转身之后,他们正面冲着明堂。

    那里有个黑影,无声无息地站立着,仿佛与他们远远地对峙着。

    阿宝受了木板的教训,用灯光照了照。

    不照不知道,一照吓一跳。

    那黑影是连静峰。

    阿宝说:“连掌门,这么晚了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连静峰说:“你们这么晚了,不也站在那里?”

    阿宝从楼上下来:“我打你手机你没接,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所以特意过来找你。你没事吧?”

    “手机?嗯,我没事情。”看着阿宝靠近,连静峰不着痕迹地退了半步,“你们看过我,可以走了吧。”

    连掌门虽然酷,却不会这么没礼貌。

    阿宝负手往前走:“顺便问问,上次说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连静峰斜眼看他,沉吟道:“再让我想想。”

    阿宝夸张地瞪大眼睛:“还想?!你知道现在房价一天三变,晚一步出手,一百万溜走。”

    连静峰静静地看着他:“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阿宝猛然松了口气,将放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上面赫然夹着一张黄符:“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被什么脏东西附体了呢。”

    连静峰冷傲地抬起下巴:“怎么可能。”

    “果然是我熟悉的连掌门,”阿宝笑着拍他肩膀:“我就说嘛……”一张定身符顺手拍过去,被“连静峰”躲闪开去。

    但他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前面是阿宝的定身符,后面是伺机而动的印玄。

    印玄手里微微发白的光芒投入“连静峰”的刹那,一道黑气从里面散了出来,但离体不到一秒,又缩了回去。

    阿宝出手晚了一步,只来得及将定身符拍上去。

    “什么东西?”他惊诧地说,“鬼的魂魄?”这是他在短短一瞬感觉到的。

    印玄说:“只有一魂一魄。”

    阿宝拿着手机,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仔细打量连静峰:“这的确是连掌门的身体,被夺舍了?”说到夺舍,想起清一色曾经说过这个话题,立刻从锁魂袋里放了出来。

    清一色一出锁魂袋,就鬼哭狼嚎:“啊,他在这里!我要死掉了!我被吃成了渣渣!啊,为什么我总是遇到渣主人?天啊,地呀,还有没有天理!”

    阿宝戳了它几下,始终没有得到回应,忍不住将它捏了起来,往连静峰面前一送。

    清一色瞬间僵直,仿佛变成了一颗僵尸珠。

    阿宝说:“它就是你说的鬼王?”

    如果清一色有腿,此刻一定学阎王疯狂乱蹬,可惜它没有,只能让自己全身开启震动模式,结结巴巴地说:“四四四四四……”

    “不要模拟回音。”阿宝说,“有什么对付它的办法?”

    清一色突然高声喘息:“啊哈……啊……我好紧……”张。

    阿宝听不下去,拿打火机,烧它屁股……也许是脑袋:“不许发出这种声音。”古宅,鬼王,喘息声……这结合起来像什么。

    大概出来好一会儿都没事,清一色总算恢复了几分神智,一边打量“连静峰”,一边说:“鬼王本是地府恶鬼,地府发生动荡时,他吞噬了数十万的冤魂,壮大了自己。那时候,连阎王都不是他的对手。”

    阿宝说:“你是他炼制出来的?”

    清一色说:“也可以这么说。”

    阿宝威胁道:“不许含糊,含糊就把你喂给他。”

    清一色颤抖着说:“我是他的……内丹。”

    ……

    ???

    阿宝疑惑道:“鬼哪来的内丹?”

    清一色说:“本来是没有的。但是,他抢了一条千年老蛇的内丹,把它放在肚子里,天天练,天天练,越练越厉害。但是,内丹再厉害,也是妖族的内丹,鬼王无法收为己用。所以,他只好把它当作武器用。”

    阿宝说:“既然这样,他怎么吃掉你?”

    清一色突然扭动了一下:“你看,我这里是不是有点平?”

    阿宝和印玄一起用手机照着,差点照成斗鸡眼,总算看清楚那颗滚圆滚圆珠子上一小片的平面。阿宝猜测道:“你被削了?”

    清一色悲声道:“没想到吧!他比你还丧心病狂!居然想把我磨成粉服用!幸亏大神下凡,把他弄死了,不然你今天就遇不到这么出色的清一色了。”

    呵呵。就冲着“他比你还丧心病狂”这一句,阿宝就敢让自己更丧心病狂一点:“一个鬼王,一个尸帅,你还有什么好要求的。”

    清一色:“……”

    每当阿宝天马行空,印玄就会扯一扯手里的风筝线,让他的思维回来:“既然它被大神打死,为何还会在这里出现?”

    清一色怅然地叹息:“大概是……阴魂不散吧。”

    说到阴魂不散,倒是启发了阿宝的灵感:“鬼死亡,就是魂飞魄散。但是,魂飞魄散是散,不是灭。如果有人将魂魄收集起来的话,他的确可能再出现的。”

    印玄颔首,认可了他的猜测。

    阿宝突然警惕道:“收集魂魄的多半是鬼王朋友,他不会藏在暗处吧?”

    印玄说:“帮他的,不一定是他的朋友,也可能是我们的敌人。”

    旗离!

    阿宝脑海立刻反射出这个名字。

    为了对付他们,他真的是用心良苦——换种说法,就是吃饱了撑的,损人不利己!

    阿宝问:“那现在怎么办?”

    印玄微笑道:“检验你学习成果的时候到了。”

    ……

    阿宝真诚地看向连静峰:连掌门,我在地府有点路子,后事你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