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21 章
    阿宝摩拳擦掌:“来来来, 我们讨论一下怎么弄死他!”

    ……

    四喜干咳一声说:“弄死之前,我们先利用利用吧。”

    阿宝冷笑。

    四喜说:“就当是废物利用。”

    阿宝说:“你觉得这种理由我会接受吗?”

    四喜说:“我想到了另外一个理由,你先听听——用大镜仙干掉旗离的可能性远远高于用旗离干掉大镜仙。”

    阿宝继续“呵呵”:“说得像你手里车马炮似的。”

    但敌人太多,看狗咬狗也不错。

    阿宝沉吟了会儿,问大镜仙打败旗离的几率。

    四喜给了两个字“吊打”。

    当年旗离、望月、鏖乘三个加起来, 才能让大镜仙忌惮一二,如今,旗离贬入凡间, 就算恢复了记忆,也不再是神体, 实力更是打了折扣。

    阿宝说:“再问一个问题,要是大镜仙打着打着, high了,突然想顺便收拾我们一顿, 怎么办?”

    四喜说:“这是个好问题。我们到时候一定要找个安全的地方看戏。”

    阿宝:“……”指望四喜站出来是不可能的了。看来, 大BOSS在关键时刻出手、头顶金光地收拾残局,只能在《西游记》里看到了。

    印玄心细如发,又问到另一个不安定因素:“鏖乘呢?”

    四喜有些头疼。鏖乘在天上的时候, 脑子还能用, 怎么下来就坏掉了。印玄担心鏖乘被萧弥月利用,但是, 眼前事情太多, 管得了东, 管不了西, 他只能先解决迫在眉睫的,于是又给出两个字——“观望”。

    阿宝问印玄:“是‘袖手旁观’的含蓄说法吗?”

    印玄似笑非笑地看了四喜一眼。

    四喜望天。袖手旁观就不错了,没有去揍他一顿,还是看在自己太累的份上。

    一直在旁边安静当观众的阎王忍不住说:“你们经常在背地里算计神仙吗?”太可怕了!

    阿宝这才想起,阎王好像也是神仙,连忙安慰他:“放心,我们只算计那些实力强大的神仙。”

    阎王:“……”这话听上去不是放心,是伤心吧!

    不过屈服于四喜的淫威,他只能哼哼唧唧地表示要摆驾回宫,不想再旁听这种“居心叵测”的会议。

    只要不涉及原则问题,四喜就是世界上最体贴的下属,当下二话不说,打开地府大门。

    阿宝叮嘱四喜保持联系,一有消息,即刻反馈。

    等他们走后,阿宝正要点个外卖吃,就收到一条来自“黎奇”手机的短信:你的朋友有麻烦了。

    阿宝将短信递给印玄:“你猜他下一条短信会不会发个银行账号让我打钱?”

    不是他看低麒麟大神,而是他一贯的做法都很low。

    印玄说:“你可以回复一条。”

    旗离毕竟不是普通的骗子,上条威胁短信虽然没有起效,去也不是无的放矢。这次应该也会加点干货。

    得到许可的阿宝十分兴奋,立刻拿手机回复:我的朋友啊,你一直很麻烦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对方似乎在等回复,不到一分钟又回了一条:我指的是,我们共同的朋友。

    阿宝立刻想到了四喜。除了他,想不出还有谁命中带衰。

    “四喜刚走就想骗我,哼哼……”阿宝咕哝着,准备发一条回去消遣一下对方,刚打了“这么蠢的朋友你弄死了算我的”几个字,就被印玄的手握住了。

    “嗯?”阿宝眨了眨眼,“打完再给你握。”

    印玄说:“好,但你先打个电话给连静峰。”

    阿宝一愣,内心无数个卧槽闪过,立即拨打连静峰手机,对方已关机,他又找商璐璐,还是一样。

    阿宝说:“旗离不是不能直接做坏事吗?”

    印玄颇为玄奥地说:“他可以不做,却未必不坏。”

    阿宝找谭沐恩,辗转要到清元派长老的联系方式,得知连静峰和商璐璐接了一个委托,去了某市郊区除鬼。

    阿宝说:“找清元派除鬼的本身就很鬼。”

    六派因为擅长不同,所以受到的委托也有区别。

    比如御鬼派通常以抓鬼为主,清元派以保镖为主,谭沐恩所在的黄符派业务稍微杂一点,反正黄符能搞定的范围内,连抓猫这种活儿也有。

    阿宝问长老有没有觉得哪里可疑?

    长老说并无可疑,因为委托人是老顾客,委托也很简单,顾客盘下一座古宅,有闹鬼的传言,所以请连静峰去看一看。没有最好,有就除掉。

    这本是小事,要不是清元派大部分弟子去了万贵山,压根不需要连静峰出马。

    再不可疑的事落到了旗离这里,都能脱层皮。

    连鬼循环这种连环杀人案都能策划,还有什么不可能?

    阿宝要来了郊区地址,准备亲自去看一看。

    因为目的地离这里开车五六个小时,阿宝想了想,干脆租了辆车,让三元开过去。

    上车的时候,阿宝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草鱼很快会回来的。”

    三元闻言看了他一眼。

    阿宝想起草鱼当年做的那些糟心事,又有些后悔,解释般地补充了一句:“回来以后让他开车。”

    三元系上安全带,就在阿宝以为他不会回答时,来了一句仿佛刻意被延时发布的“好”。

    几个鬼使里,阿宝最心疼的就是三元。

    同花顺可怜,却有了师弟邱景云的呵护。邱景云偶尔不清醒,但大多数时候很精明。而且,他把同花顺放在第一位,为了他,原则都可以退让。

    四喜可怜……个鬼!

    为了唤起三元对自己的爱意,曹煜经常追忆往事,口口声声想当年……虽然不知里面多少美化,但有一点可以确定,彼时的三元,或说严柏高,远不似现在这般沉默,仿佛连呼吸都是静音。

    心病还需心药医。

    阿宝心疼归心疼,感情的事也插不上手。而且冷眼旁观,他看的出,三元对曹煜的态度有所松动,只希望劫难都在过去,以后能一路顺畅。

    想着三元和曹煜的糟心事,阿宝越发觉得自己顺理和印玄在一起,是天大的福分,忍不住伸出手,扣住了他的手掌。

    印玄下意识地配合,目光却转过来,似乎在问怎么啦。

    阿宝笑嘻嘻地亲了他一下。

    印玄跟着笑了笑,不再问。

    抵达古宅附近,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附近大多数是工厂,早已关门,偶尔几座民宅也是门户紧锁。

    越靠近目的地,越能感觉到森冷的鬼气。

    一直藏在阿宝胸前的清一色突然挣断了绳子。

    阿宝以为它要逃跑,下意识地去抓它,却发现它一个劲地往锁魂袋里钻。

    ……

    阿宝说:“是不是开着窗户太冷了?”

    清一色吓得语无伦次:“快快,把我藏起来。别让他找到我……我会死掉的。快点。”

    阿宝问:“他是谁?”

    清一色生气地说:“现在是介绍你们认识的时候吗?你能不能有点眼色……先把我藏起来。有什么问题等会再说!”

    阿宝说:“你进了锁魂袋还怎么说?”

    “他离我越来越近了。”清一色紧张得声音都变了调。

    印玄让三元停车。

    停车后,清一色的情绪稍稍缓和,催促道:“掉头,掉头!快掉头!”

    阿宝说:“你不说理由,我是不会动的。”

    清一色说:“前面有我的敌人,不,克星!”

    阿宝说:“说清楚点。”

    清一色说:“我说得最清楚了,不能再清楚了。”

    阿宝让三元继续开车,清一色吓得撞车门,刚要碰到,就被阿宝逮住,捏在手里□□。

    要是怨魂珠能一把鼻涕一把泪,早就甩到阿宝头上去了。

    它撒泼、耍赖、威胁、嚎叫都使了一遍,见没用,终于松口说:“前面是鬼王。”

    阿宝说:“阎王的另一种称呼吗?”

    清一色气得半死:“就是创造我的鬼王啊!”

    阿宝说:“你为什么怕你爸?”

    清一色说:“他想吃掉我。真的别去,他真的很可怕。”

    阿宝拿出手机,打开视频网站:“来,《银河护卫队2》你了解一下,什么叫以绝后患、一劳永逸。”

    最后在清一色尖叫攻势下,阿宝还是松口,将它放进了锁魂袋。有了这段插曲,他们对古宅之行越发谨慎。

    这座古宅并不大,是个非典型的四合院。进门是个客堂间,左右两边都有房间,楼上左中右都有房间。从客堂间往前,是明堂。明堂右手边上下两层都有房间,前面有个小门,里面是小巷子,可以通到外面。但是主顾买的时候,把这巷子头三间也吃下了。理由是,这三间是前面那些人家的厨房。

    这都是长老提前介绍过的。

    以现代人的目光看,这房子的格局十分奇葩,利用率低,许多户人家挤在一起,平常的活动区域有很大重叠。怎么看也不像是舒适的住宅。

    长老还转述了那顾客的原话,说这里是他奶奶的老房子,有童年回忆,舍不得被拆,留下来做个纪念。他委托的时候,有个特别要求,希望不要破坏建筑。

    让清元派不要破坏……唔。

    阿宝说:“如果一会儿找不到古宅,我们就找找废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