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20 章
    吃饭的时候, 怨魂珠单独要了一碗酱油。

    一边沾酱油,啃蟹腿的阿宝好奇地看着它怎么使用。

    只见怨魂珠,不,获得名字的清一色轻巧地跳入酱油碗中,滚了一圈, 然后娴熟地跳出来,落在摊开的餐巾上,小心翼翼地滚了一个点, 又跳入碗中,再跳出来……

    如此周而复始, 等阿宝啃完所有蟹脚,它终于滚出了一个字。

    阿宝想用餐巾没有污染的角落擦擦嘴唇, 被清一色嫌弃地弹开:“主人,看看我的字, 写得怎么样?”

    阿宝说:“非常好!看起来就像被害人临终前的遗言, 这应该是一桩情杀。”

    清一色:“?”

    阿宝说:“这不是情人的情吗?”

    ……

    清一色跳进酱油碗里,疯狂旋转,酱油汁飞溅而出, 被坐在旁边的印玄随手用餐巾挡住。

    等阿宝拿了各种生鱼片回来, 清一色正孤零零地躺在酱油碗里。

    阿宝用筷子戳了戳它。

    清一色叹了口气,惆怅地说:“主人, 给我改个名字吧。”

    阿宝说:“你更喜欢自摸?”

    清一色委屈巴巴地说:“清字太难写了。”

    “你为什么要写字?”

    清一色认真地规划未来:“遇到粉丝的时候, 总要给他们签名啊。”

    阿宝:“……”

    最后, 阿宝还是没有坚持了原判, 清一色为此闹上了脾气,挂在脖子上的时候就不安分地扭来扭去,将它放到口袋里,又放声大叫,那凄厉的嗓门,活脱脱一个特殊从业者遇到了老赖。

    阿宝没办法,只好贴了张符,让它闭嘴。

    虽然符本身没什么用,但“再多嘴就放进锁魂袋”的威胁起了作用,清一色总算消停。

    饭后,各派各回各家。

    阿宝与四喜有约,还要留一晚上。

    司马清苦跟着留了下来。

    阿宝好奇原因,他理直气壮:“朝中有人好办事,地府不是要卖地吗?我们托四喜的关系,先内部认购一批,以后房价涨了,我们一倒手,还能赚一笔。”

    阿宝摇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师父。”

    司马清苦有些心虚,生怕影响了自己在徒弟中所剩无几的高大形象。

    “这种事情早就该考虑了,要是当年就想到,我们早发达了。”阿宝搓着手,“来来来,师父,拿出你的私房钱,我们好好合计一下。”

    虽然人间的冥币看起来很便宜,但是,鬼差拿得多了,物价也就哄抬了上去。一百万人民币放在人间是个大数字,可换做冥币,那就是买支雪糕的钱。

    阿宝看向印玄。

    印玄二话不说,直接将曹煜交给他的复古版账簿拿了出来。

    阿宝看着账簿上的流动资金眼冒金光,与司马清苦一起,摩拳擦掌地继续投入到讨论中去。

    两人凑着脑袋,叽叽咕咕地计划了半天,中途还用电话将阿宝的师叔龚久也拉入伙,总算商讨出了一个比较完美的策略。

    一夜金钱梦。

    醒来的阿宝浑身是劲儿,好心情地揭开了清一色的黄符。

    早就憋了一肚子话的清一色忍不住质问:“你不是说,你是善德世家的传人吗?”

    阿宝一边刷牙一边点头:“窝四啊。”

    “你家里不是有一座岛吗?”

    “窝有啊。”

    “……那你怎么表现得这么财迷?”完全对不起它对善德世家的想象。

    阿宝漱完口,露出一口大白牙:“所以我们善德世家才有钱啊。”

    清一色:“……”这逻辑,好像没毛病。

    四喜出现的时候,收到了盛大的欢迎仪式。

    阿宝还送上了早餐吃剩下来了一枚苹果。

    四喜受宠若惊,但理智犹存:“我目前打不过麒麟,吃苹果也没用。”

    “呵呵。”

    四喜背后传出一阵非常做作的冷笑。

    四喜无奈地让了让,阎王负手走出来。那趾高气扬的模样,仿佛回到了初见面时,那英气逼人的青年。然而——四喜拿出了弹珠。

    刚刚还意气风发的青年立刻怂得像只鹌鹑,乖巧地坐到沙发上,乖乖地望着窗户不说话。

    阿宝问:“他怎么来了?”

    四喜苦笑道:“他在生气。”

    司马清苦与阿宝同时道:“你怎么可以让阎王爷生气!”

    四喜:“???”

    阿宝与司马清苦纷纷安慰阎王。阿宝表示,四喜这家伙很久以前就获得鬼鬼祟祟的,显然不是好人。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和他计较。

    阎王遇到了知音,开始吐口水:“赚钱计划泡汤了。”

    阿宝、司马清苦:“!!!”

    四喜解释道:“我只是希望地狱游能以做梦的方式来进行。”

    阎王郁闷:“地府见不得人吗?”

    四喜无奈地叹息:“从古至今,地府一直似真似假的传说身份存在,如果一下子出现,一定会引起人间恐慌。以做梦的形式,既可以对人类起到警示作用,也可以以试点的形式,进行缓慢的推广,更保险。”

    阎王说:“突然出现就突然出现,我们本来就存在啊。”

    四喜说:“天庭也存在。为什么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凡人的信阳日渐减少,也不肯展露神迹来挽回自己的地位呢?”

    阎王呆呆地摇头:“不知道。”

    阿宝等人也摆好了洗耳恭听的姿势。

    四喜说:“神仙依靠人类的信仰而生,人类却选择了科技为发展之路,天界式微已不可逆转,这是天道所限。如果天庭贸然改变,只会加速灭亡。地府收留鬼魂,鬼魂来自凡人,这是地府的生存之道。但是,如果地府贸然出现,使人类放弃本来该走的路,也会受到天道惩罚。”

    阿宝怔忡:“可是三宗六派都是……”岂不是也在天道不容的范围之内?

    四喜说了一句玄奥的话:“大势所趋,却容纳百川。”

    阿宝看向印玄。

    印玄说:“在不改变人类大方向的前提下,我们可以小范围的存在。”

    四喜点头。所以诸神去往三十三天外天,寻找另一片天地。所以大镜仙、尚羽、旗离各处蹦跶,却没有遭到惩罚,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没有影响人类文明的发展。

    阎王捂着胸口,心痛得不能自已:“所以,昨天你答应得那么痛快,都是为了忽悠我放弃辞职?”先画一张大饼,等他对大饼产生了感情,就将大饼拿走,留下几颗芝麻让他闻一闻,舔一舔。这是什么上古大神!一点神品都没有!

    四喜说:“不尽然。”

    呵呵。阎王不买账:“我要辞职。”

    四喜苦口婆心地劝说:“小范围的托梦可以。”

    阎王蹬腿开始闹:“这和现在有什么区别?”

    四喜冷静地看着他:“区别就是,你可以托梦给超级富豪,他们捐一次款,地府就能过一年。”这是他和曹煜私下商量后,确认过的。

    阎王掰着手指算。

    阿宝看不过去,准备提供十根手指给他,伸了一半,被印玄截住了。

    司马清苦看着印玄扫过来的目光,自觉地用自己的双手补缺。

    趁阎王消停的这段时间,阿宝说起旗离的事情。

    听到旗离开启了传销模式,四喜也只能用目瞪口呆来形容。“想当年他……”明明是一条傻乎乎的神兽,写匿名检举信还盖自己的印章,“人间历练真的很锻炼兽啊。”唉,自家的那条也变得不好忽悠了。

    阿宝又提到望月。

    “印玄的师父?”四喜眉头一挑,“你是说萧弥月?”

    印玄沉默地点点头。

    “鏖乘认为她是望月的转世?”四喜的脸色微沉。

    阿宝心里咯噔一下:“难道不是?”

    算了半天,依旧觉得不划算的阎王正打算大吵大闹一番,转眼看到四喜手里的弹珠化作齑粉,如细沙般,稀稀拉拉地从指缝里漏了下来。

    “……”

    阎王顿时安静如鸡。

    四喜看向印玄:“旗离与萧弥月,你觉得谁的危害更大?”

    印玄抿着嘴唇,半晌道:“你想先除旗离?”若想对付萧弥月,他根本不必这么问。

    四喜说:“传销危害广远,或会影响大局。”一旦人类文明出现影响,使天道出手,那么,他们这群天神们恐怕会被一锅端。

    他原本对旗离等神兽都采取放任态度,只要不搞大事,爱咋咋地,如今,又到了不得不插手的地步。

    深吸了一口气,依旧难以平静。

    ……

    早知道就去三十三天外天了。一群智障!

    印玄问:“你打算怎么做?”

    四喜挤出微笑:“我找帮手试试。”

    阿宝冒出一句:“萧弥月?”

    其他人都看他。

    四喜看着印玄的脸色,继续微笑说:“次一等讨厌的家伙。”

    阿宝又冒出一句:“尚羽?”

    四喜:“……”

    空气中隐隐传来兽吼声。

    四喜说:“看来是次一等又次一等讨厌的家伙。”

    阿宝说:“你吗?”

    四喜的微笑终于挂不住了,“我怎么可能比惑苍更讨厌?”

    ……

    阿宝恍然:“原来大镜仙竟然还活着。”

    四喜:“……”这个理由可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