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19 章
    阎王吃完饭, 一抹嘴巴:“我吃完了,你回来了,我要走了。”说归说,他起身的时候还是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四喜的脸色,见他没有反对, 立刻喜上眉梢,屁股一拍就要走人。

    “稍等。”四喜的脚往前一勾,拦住他的去路。

    阎王毫不犹豫地坐回原地, 保持饭后的姿势。

    四喜说:“我们继续之前的话题。”

    阎王撇嘴,明显不想继续。

    四喜摊开手, 掌心多了一把弹珠。

    阎王瞳孔一缩,看他的目光带着明显的恐惧。

    四喜柔声道:“我带了人类代表过来。因为地府封闭, 数百万鬼魂滞留人间,已经造成重大危机。就算你想辞职, 但这个危机是在你任上发生的, 你责无旁贷。”

    阎王嚷嚷道:“我不管……我根据人类的方式,提前一个月提出了辞职要求,是你自己不肯答应。现在一个月到了, 我要走!谁都不能拦我。”

    四喜说:“我能。”

    阎王:“……”

    阎王像是要哭了:“你当初找我要鬼差的差事, 就是为了今天欺负我吧?!”自己就不该被“上古大神”这块金字招牌迷惑,以为抱上了粗大腿。实际上呢, 大腿粗是粗, 却练了无影脚。

    他越想越难过。

    四喜说:“我送了你一枚龙鳞。”

    这简直火上浇油, 阎王从袖子里掏出来, 递给他:“拿回去!”

    四喜伸手要拿,阎王眼珠子陡然瞪大,迅速地缩回手,不可置信地说:“送出去的礼物还能收回去的吗?你有没有节操?过河拆桥、忘恩负义!你怎么当大神的!”

    四喜说:“靠过河拆桥和忘恩负义。”

    阎王:“……”

    阎王吸了吸鼻子,看向一旁看戏的人:“你们想说什么?”

    阿宝意犹未尽地眨了眨眼睛:“希望地府能够继续运作。”

    阎王说:“都负资产了!负资产了!一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掰着手指数了数,还差一遍,“都负资产了!还怎么运作?你们凡人也有破产的说法吧!地府破产了,老子不干了!”

    从他掰手指那一刻起,阿宝就深度了解了对方的数学水平——连珠算都没有。

    阿宝说:“管理不善可以改善。”

    阎王说:“怎么改善?”

    阿宝说:“据说,为了维持地府运营,你把私房钱都投下去填补窟窿了?”

    说起这个,阎王恨不得把黄泉都吐出苦水:“我能怎么办?!总不能让干活的鬼差跟着我饿肚子吧!最可恶的是,某个大神还跟着鬼差一起坑我的血汗钱。”

    某大神无辜地说:“其他鬼差领薪水的时候,我总不能不领。”

    阎王告状:“你还领了双份!”

    某大神说:“我家有两口人。”

    想到他的另外一口,阿宝忍不住发出了阴阳怪气的呵呵声。

    阎王跟着呵呵了一下:“还鄙视单身狗。”

    某大神:“……”这可真没有。

    当谈判陷入死循环的僵局时,急需一个头脑清晰的人出来总结论点,并提出新的议题。显然,场中只有印玄能挑起大梁。他不负所望,一针见血地说:“当务之急,是解决地府的财政问题。”

    阎王翻了个白眼:“我急了几百年,看着问题变成了大问题,还能怎么解决……你们这是什么眼神。”

    毕竟是地府的阎王大人,鄙视不能太露痕迹。

    阿宝干咳一声说:“做生意嘛,我们首先要明确定位。比如说,地府到底隶属于天庭的子公司,还是自负盈亏、独立运营的企业。”

    阎王心情低落:“天庭已经不管我们了……当然是自负盈亏、独立运营。”

    阿宝说:“所以,你可以独立决策地府的事务?”

    阎王看了四喜一眼:“也……也不是太独立。”

    四喜给了一个非常和蔼的笑容:“我会辅助你,但不会干涉你。”

    阎王立刻说:“我要辞职!”

    四喜笑容一收,出尔反尔:“……我还是干涉吧。”

    阎王:“……”

    阿宝说:“那就好办了,我们找个靠谱的职业经理人,把地府生意盘活就行了。”

    阎王将信将疑:“上哪儿找。”

    阿宝说:“地府还有很多鬼魂没来得及投胎吧?”

    ……

    “应该吧?”阎王眨了眨眼睛。

    阎王叫了判官进来,找出地府鬼魂的花名册。里面分类极细,有按照死亡时间分的,有按照生前德行分的,还有按照财富分的。

    阿宝说:“按照财富分是……”

    判官说:“根据他们死后,家人烧的纸钱多少。阎王爷说,拿人钱财,□□。烧得多的人家,待遇自然也要上去。”

    阿宝:“……”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真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啊。

    阿宝和印玄各拿了一本,从德行和财富找合适的人选。

    进了万贵山之后,就怕被鬼气影响,一直躲在阿宝怀里不出声的曹煜突然探出头来。

    阎王惊叫:“鬼啊。”

    其他人都无语地看着他。

    ……

    阎王干咳一声道:“我只是想吓吓你们。”

    曹煜出来,看了名单两眼,说:“我倒是有个人选。”

    “谁?”

    曹煜说:“我爸。”

    阿宝说:“你真是内举不避亲啊。”

    要不是三元是阿宝的鬼使,执意不肯离开,曹煜内心更希望自己接受这项挑战。人类的生意做多了,偶尔做做地府的也不错。

    他脑子转了好几转,说:“我爸是做旅游、酒店和餐饮起家的,非常适合地府现状。”

    阿宝嘴角抽了抽:“你想开展地府旅游项目?”怕地府工作量太少,吓死一波是一波吗?

    曹煜微笑道:“我记得进来的时候,你也很想到处走走看看。”

    阿宝说:“那是我胆子大。”

    曹煜说:“胆子小的人,一定更想来。”

    凡人对死亡有着与生俱来的恐惧。这种恐惧基于一个观念——“人生自古谁无死”。所以,每个人一定很好奇地府真实的面貌,想知道死亡后的另一个世界。越是胆小的人,就越想知道。

    有提前参观的机会,他们一定不会错过。

    曹煜说:“我们还可以借机做道德教育,让他们明白死亡不是终点,是转折点。”

    阿宝竟然被说得有些心动。

    阎王说:“这能赚几个钱?”

    曹煜说:“鬼魂入地府以后,住在哪里?”

    阎王看向判官。

    判官说:“根据生前的功德,会分配不同的住宅。”

    曹煜微笑道:“房地产在任何地方都是支柱型产业。”

    ……

    生意还没有做起来,阿宝已经看到金山银山。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这是阎王听过曹煜讲座之后,唯一的感想。

    他并没有听懂曹煜说的什么支柱型产业,什么连锁效应,但是,他听懂了一点——“光是收税,就能收到手软。而且目前地府的支出只是鬼差的薪水,绝对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干了!”

    阎王兴致勃勃地站起来,将自己的书案拍得邦邦响。

    地府红红火火的事业,就在这短短的一场会议后拉开帷幕!

    几百万的鬼魂终于被接收,但阿宝还是没能逛成地府——一心干番大事业的阎王下了逐客令,理由依旧是整顿。不过,这次地府大门不会再关闭,鬼差也会照常去人间接受新魂。

    阿宝等人从地府归来,受到英雄般的迎接仪式。

    这些年,各大门派虽然频频遇到大麻烦,却也频频合作,互相支援,关系比以前亲近了不少。这次任务圆满成功之后,一向“事了拂衣去”的潘喆主动提议聚餐庆祝,被一致通过。

    聚餐地点被选在最近城市的五星级酒店自助餐。

    阿宝与印玄、司马清苦、潘喆同车,开车的依旧是臧海灵。

    司马清苦看着坐在副驾驶座的潘喆,十分不解:“你丢下吉庆派弟子,跑来和我们同车是什么意图?”

    潘喆说:“凑数。”

    司马清苦冷哼:“我一个人可以坐两个位置。”

    阿宝闻言,身体一缩,坐到了印玄腿上,印玄十分合作地抱住了他的腰。

    阿宝说:“师父您随意。”

    司马清苦:“……”

    因为曹煜被死活不肯放人的阎王借用,阿宝放心将三元放了出来,让他一起用餐。

    怨魂珠见状羡慕不已:“主人,你什么时候帮我夺舍?”

    阿宝一脸问号:“夺什么舍?”

    怨魂珠不敢置信地说:“难道你眼睁睁地看着我一辈子都是一颗珠子。”

    阿宝说:“当然不可能。”

    怨魂珠松了口气说:“那就好。”

    阿宝说:“我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你一辈子,看你一个小时我都嫌累。”

    怨魂珠:“……”这个主人是从垃圾回收站里捡来的吗?为什么这么渣?

    打了一棍后,阿宝决定揉一揉:“审问鬼差时,你的表现不错,我决定正式收了你。”

    转正的怨魂珠骄傲地说:“我这么优秀,这是早晚的事。”

    “既然成了正式的一员,就应该取个正式的名字。”阿宝说,“我已经想好了,从今以后,你就叫清一色吧。”

    “……”怨魂珠说,“主人,你想的时间会不会太短了?要不再想想。”

    阿宝说:“清一色不好吗?”三元四喜同花顺清一色,般配!

    怨魂珠说:“我不要!”

    阿宝说:“还有一个选择……自摸。”

    ……

    自摸清一色……

    自摸清一色……

    怨魂珠脑内循环了好几遍,终于心不甘情不愿地开口:“清一色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