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17 章
    阿宝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将剩下的信息看完,顺便给老爸回了条“一切安好”。老爸很快回复,问他什么时候回家。

    阿宝想起还没解决的麒麟就头疼。

    见识过神屠尚羽,他就不再对神兽的礼仪保佑幻想了。一言不合就打老家,他家的岛再坚固, 也经不起接二连三的摧残。

    为了房产,阿宝只能说自己生意太好,最近没空。

    丁老爸感慨了一下外面需要帮助的人很多, 立刻不纠结儿子回不回家的问题了,风风火火地跑去做善事。

    短暂的问候之后, 终于到了开启地府的关键时刻。

    各派站成一个“U”型,将阿宝包围在中央, 那个开口处,是给地府入口留的位置。印玄站在阿宝身后不远处, 准备随时支援。

    难得当众“表演”, 阿宝有些小紧张。

    司马清苦说:“就当自己在开演唱会好了。”

    阿宝说:“那不是更紧张?”

    司马清苦说:“他们拿的都是赠票。”

    ……

    阿宝看着四周一张张一本正经的脸,说:“有点想笑。”

    司马清苦说:“我可以打哭你。”

    阿宝拉过印玄。

    司马清苦立刻露出了和蔼可亲的微笑:“我可以,但我不打。”

    万事俱备, 阿宝念咒。

    地府入口缓缓开启。

    排好队的鬼魂们开始一个跟着一个往里走。阿宝和印玄走在最前面, 领路。

    走了不到一分钟,就到了阿宝平时排放煞气的地方, 但这里离真正的地府还有很远的一段路。将鬼魂丢在这里肯定是不行的, 那就得继续往前走。

    刁玉照着基本参考书, 画了大概的地图, 再往前五百米,应该有个真正的地府大门,那里有鬼差接应——正常情况下。

    但此时此刻,阿宝也没什么把握。

    浩浩荡荡的鬼魂大军像春游小学生,时不时东张西望。

    阿宝听到他们在后面嘀嘀咕咕地嫌这嫌那,这个说地府和传说中的不一样,什么刑具都没有,那个说都二十一世纪了,去地府的路竟然还是坑坑洼洼的,连条像样的柏油路都没有,可见资金也很拮据。

    阿宝听着听着,竟放慢脚步,加入他们的聊天队伍里。

    “你想投胎去哪里呀?”

    被问的鬼魂期待地说:“我想当沈慎元的女儿。他每天晚上都抱着我哄着我睡觉……我高兴的时候陪我笑,我伤心的时候陪我吃。想想就好幸福。嘻嘻嘻嘻嘻……”

    阿宝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五大三粗的男子:“你这辈子到底遭遇了什么?”

    壮汉鬼原地转圈圈:“其实,人家是金刚芭比!内心是blingbling、pinkpink的!沈慎元最符合我的幻想了,高大又可爱。当他的女儿,就能继承他的基因了。”

    阿宝说:“你保持住,下辈子一定能投个好胎。”没记错的话,四喜当年也挺喜欢沈慎元。

    走走聊聊,很快到了真正的地府大门口。

    这个大门颇符合大多数人的想象。高逾三十米,宽过十米,人站在下面,显得格外渺小。

    门是合拢的。

    阿宝好奇地上前推了一把,竟开了。

    阿宝称赞:“门轴真好。”这么大的门,推起来竟然毫不费力,而且没有老门必备音效“咿呀呀”。

    众鬼众人研究起门上的纹路。

    祥云、瑞兽、日月星辰……怎么看都很阳光。

    壮汉鬼非常嫌弃:“这个设计一点都不地府。”

    阿宝好奇地问道:“那依你看,怎么样的设计很地府?”

    壮汉鬼胸有成竹,滔滔不绝地说:“既然是地府,主色调必然是黑色,再用暗金色勾线以示尊贵。门最好是浮雕,图案嘛……不一定用刑具,用一些威力强大的漂亮武器就很不错。比如,镶嵌宝石的手套。”

    ……

    这个武器有点眼熟。

    阿宝点头:“你的提议不错,还能联系迪士尼出周边。”

    游客太散漫,终于有领队看不下去,出来维持秩序。

    各派商量,决定派人进地府探探情况。毕竟,收留鬼魂本就是地府的职责,他们送货上门,已经仁至义尽了。

    不管探路小组其他人员怎么安排,组长和副组长肯定是阿宝和印玄。

    阿宝选了司马清苦、潘喆和谭沐恩。

    理由非常简单:

    潘喆负责文,谭沐恩负责武,司马清苦是关系户。

    阿宝从门的缝隙探头进去,里面灰蒙蒙的,似乎有光,又看不到光源。他正要往里走,印玄一个闪身,走在了他的前面。

    阿宝下意识地扯住他的袖子,印玄反手握住他的手。

    两人手牵手往前走。

    司马清苦在后面“啧啧”了两声。

    谭沐恩仿佛习惯了,视若无睹地跟进去,倒是潘喆停了一下,转头看着司马清苦。

    司马清苦仿佛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看什么?”

    潘喆说:“如果你想牵手的话……”

    司马清苦立刻将两只手插在裤袋里,还故意抖了抖脚:“你想都不要想。”

    潘喆说:“我只是想提醒你,你今年三十九岁,有个桃花劫。”

    司马清苦一边冷哼:“要你管。”一边在心里默默盘点今年遇到了哪些异性。

    印玄和阿宝走了一段路,突然听到空气中传来“叮当叮当”的铃铛声。

    他们急忙收住脚步,警戒四周。

    奇怪的风从正前方吹来,不及眨眼,两个鬼差就突然出现在面前。

    两个大叉叉顶在印玄胸前十厘米的位置,鬼差语气不善:“你们是什么人?敢擅闯地府!”

    阿宝推司马清苦上前解释。

    司马清苦就说人间已经鬼满未患,只好送了一批进来。

    鬼差脸色立马拉下来了:“你们怎么进来的?地府明明关闭了。”

    司马清苦又将阿宝推出去,介绍他是每个月都要定期进来排放煞气的尸帅。

    “尸帅”在地府也有些知名度,鬼差表情稍缓:“不管怎么样,你们擅自进来就是不对。念在你们是初犯,这次就算了。不过地府关门,不管是人是鬼都不能进来。你们从哪儿来就往哪儿回吧。”

    阿宝疑惑道:“送货上门都不收?”

    鬼差总算给他一点面子,说:“也不是我们能决定的,上头这么说,我们只能这么做。你们快走吧,我们还要去别的地方收拾残局。”

    两个鬼差刚要离开,就被印玄用定身符贴住了。

    鬼差眼珠子乱转了好几圈,定身符微微颤动起来。一个鬼差竟然能够说话了:“放肆!就算你是尸帅的朋友,也不能在地府撒野!”

    阿宝说:“纠正一下,不是朋友。”

    鬼差松了口气:“混蛋,你简直大胆、狂妄!还不赶快放了我们!”

    阿宝说:“是男朋友。”

    鬼差一口气堵在喉咙里,仿佛又开不了口了。

    印玄问:“地府到底出了什么事?”

    连本职工作都放弃了,显然不是整顿这么简单。

    鬼差说:“地府之事,与凡人无关!”

    阿宝说:“介绍一下,他是鬼神宗传人。”

    鬼差翻了个白眼,表示不屑。

    阿宝说:“简单说,就是打得了神,灭得了鬼。”

    鬼差的眼睛立即恢复了原状,态度也谦恭了许多:“有鬼闹事,地府正在内部整顿。”

    这就是不说实话了。

    阿宝叹息:“灭鬼的那招祖师爷一直没有真正演练过,眼下有个好机会,我们就试试吧。”

    印玄配合地抬起手,微光在他指尖流转,因为环境灰暗,看上去亮得刺目。

    鬼差大叫:“等等,我不干了!你们放开我,我不干了!”

    ???

    探路五人组一脸疑惑地看着他。都被定身符定住了,当然是什么都不能干,这有什么好喊的?

    鬼差喊的是另一个意思:“你们放开我吧,我不当鬼差了。你们去抓别的鬼差吧!”

    阿宝等人:“……”

    阿宝看向另一个被定身符定住的鬼差。

    那个鬼差从刚才起,一直保持低调的沉默,此时不得不开口说:“我也不干了。”

    ……

    阿宝说:“作为一名尸帅,我一直没有好好研究过我身体的各项功能……”

    印玄突然看了他一眼,眼里隐约有暧昧的笑意,等阿宝想看得更仔细些时,他已经转过头去。

    因为阿宝说了一半,留了一半,便有些冷场。

    司马清苦正想打个辅助,一直寻找“立功”机会,以求转正的怨魂珠终于开口:“这两个鬼差也是鬼。搜魂术对他们也是顶用的。”

    鬼差闻言果然脸色齐齐一变。

    其中一个鬼差咬牙说:“这样吧,我带你们去找我们的头儿,有事问他更清楚。”

    怨魂珠故意诈他:“我感觉他在说谎!这是一个陷阱。还是搜魂吧,保险些。”

    那鬼差怕极了搜魂,很快败下阵来:“算了,我说。其实是,阎王带着大部分的鬼差……罢工了。”

    ???

    他们猜了很多种可能,偏偏没有猜中这个。

    阎王不是地府老大吗?他罢什么工?

    那鬼差说:“鬼差说着好听,地府公务员,其实福利微薄。光靠地府的薪水和人间的小费,根本没有鬼愿意干。也就是指望一百年一次的天庭奖励。但是这个盼头近几百年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