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16 章
    刁玉看着阿宝从超市塑料袋里拿出来的小片长生副丹, 半晌无语。

    阿宝问:“很难辨别吗?”

    刁玉吐了口气说:“我以为它起码会装在一个白玉镶金的盒子里,下面用红丝绒布垫着。”

    怨魂珠呵呵冷笑说:“别做梦了,我都没这个待遇。”

    刁玉好奇地看向阿宝的手,声音是从那里发出来的:“这是什么?”

    阿宝摊开手:“怨魂珠。”

    怨魂珠银光顿时闪得刺眼。

    刁玉说:“你打算怎么处理它?”

    ……

    怨魂珠收敛银光,看上去温润得仿佛一颗珍珠。

    阿宝说:“找根绳子把它穿起来吧。”

    怨魂珠:“???”

    怨魂珠突然觉得胸口疼。

    刁玉“噗嗤”一笑:“有些暴殄天物吧。既然怨魂珠已经被你收服, 不如花点心思,做个好点的托,可以当戒指戴, 也可以当吊坠挂着。”

    怨魂珠深有同感:“你养只狗不还得买个狗窝吗?”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它接受了拟狗化。

    阿宝说:“戒指是个好主意!可以把它从中间劈开, 一半给我,一半给祖师爷, 多温馨!”

    怨魂珠承受不住:“分明很血腥!”

    反正是别人家的东西,刁玉也就是随口一说, 注意力很快回到手里的长生副丹上:“虽然长生副丹许多传说来历莫衷一是, 但它们和长生丹诞自同一药炉是毫无疑问的。长生丹是天地奇宝,吸收了炉内大部分精华。副丹的待遇可想而知,余下的精华还要与其他副丹均分, 效力与长生丹不可同日而语。”

    阿宝说:“借一步说话。”

    他将怨魂珠收入锁魂袋中, 拉着刁玉去了更僻静的地方,低声说:“长生副丹能修补长生丹吗?”

    “修补?”刁玉吃惊地瞪大眼睛。

    阿宝比了“嘘”的手势。

    刁玉看了看跟在阿宝身后的印玄, 眨眨眼睛说:“是……那场大战的后遗症吗?”她指的是对付尚羽的那次。

    阿宝点头叹息。

    刁玉面色沉重:“我想炼制长生丹的神仙也没想过它需要修补吧。”

    阿宝说:“怪不得天庭越混越凄惨, 今时今日, 连个售后服务都不提供的企业都是无法长久的。”

    刁玉忍不住又笑了。

    阿宝:“……”

    刁玉敛容说:“虽然书里没有记载, 不过我们可以推算一下。根据古书记载,长生丹吸收的精华是九千九百九十九,而其他副丹分享的是一。也就是收,你手里的副丹,可能只有零点几的效用,就算能修补,对长生丹来说,也是杯水车薪吧。”

    阿宝:“……”

    刁玉说:“而且,修补的话,就要将长生丹取出来……”

    她没说完,阿宝已经明白了意思。

    印玄能货到今时今日,靠的就是长生丹之力。一旦将它取出来,他可能安然无恙,也可能立刻老化。后面的那种可能就算只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他也无法接受/

    阿宝说:“难道没有其他办法吗?”

    刁玉叹气:“可惜,这世上只有一颗长生丹。”

    印玄见阿宝垂头丧气,抬手揉了揉他的后脑勺:“比起大多数人,我已是极幸运的了。若不是幸运,怎么会遇到你。”

    他们本来相隔百年,一个作古时,一个还未生,如今能在一起,还相爱相知,本就是奇迹了。

    刁玉看着含情脉脉的两人,忍不住插|进来:“虽然长生丹只有一颗,但有同类产品。”

    阿宝的脸瞬间多云转晴:“什么产品?那里有卖?”

    刁玉说:“我不知道哪里有卖,但古书曾记载,天上有蟠桃树,能结出蟠桃王,可使凡人脱胎换骨,飞升成仙。看字面意思,效果比长生丹还好些。”

    ……

    阿宝长长地叹了口气。

    刁玉有不祥的预感:“难道蟠桃王也坏了?”

    阿宝连点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号称无所不知的刁玉也沉默了一会儿,搜肠刮肚地想出了一句安慰:“科学在不断的进步,总有一天,会有人类制造的长生丹贩卖,以你家的财力,完全可以吃一颗,藏一盒。”

    阿宝安慰自己,也安慰印玄:“自从猪八戒证明猪能上天,就没什么不可能的。”

    吃了一顿凄美狗粮的刁玉表示自己现在很饱,需要去翻翻书,消耗体脂,有什么新消息再联系。

    她走后,印玄刮了刮阿宝的嘴唇:“可以挂油瓶了。”

    阿宝伸手楼主他的腰,头枕着肩膀,难过地一句话都不想说。

    以为有了希望,没想到是更大的失望。

    印玄低头,亲了亲他的头顶:“我会在一直待在你身边,我保证。”

    阿宝总算高兴了点,拿出怨魂珠,说:“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我就带着它打上天庭。”

    ???

    刚出来、还没明白情况的怨魂珠小心翼翼地问:“做不到什么?”它一定会想办法让他做不到。

    阿宝说:“给你做个好看的匣子。”

    ……

    怨魂珠说:“我热爱裸奔。裸奔是我的毕生追求。千万不要给我匣子,没听过一本书吗?《有珠何须椟》。”

    阿宝摇头:“我只听过《有琴何须剑》。”

    怨魂珠说:“《友情何须贱》?”

    阿宝转头问祖师爷:“难道我不分前后鼻音的吗?”

    印玄说:“冠夫姓以后,可以多练习。”

    阿宝:“……”

    阿宝说:“我编了个绕口令,祖师爷你感受一下啊。‘印瑰宝不是硬瑰宝,因为印玄喜欢印瑰宝,不是硬玄喜欢硬瑰宝。’”

    印玄:“……”

    刁玉这条路走不通了,阿宝不死心地拉着印玄去找吉庆派掌门潘喆算命。

    算之前,阿宝有些不放心地说:“请潘掌门务必牢记自己的派名。”一定要报喜不报忧。他脆弱的内心已经无法接受再一次的噩耗了。

    潘喆意会地笑笑:“你们想算什么?”

    阿宝说:“祖师爷最近遇到一劫,我想知道破解的方法。”

    这种说法简直比算命先生还糊弄。

    但潘喆丝毫没有见怪的意思,对着印玄的面容看了半天。

    他看哪里,阿宝也跟着看。生怕看出个印堂发黑。

    潘喆又看了看印玄手心的纹路,感叹道:“果然是改命的人,掌纹都似是而非。”

    阿宝说:“什么意思?”

    潘喆摇摇头,不欲解释,只说:“你们遇到的困境并不算真正的困境,很快就能找到解决办法。”

    阿宝眼睛一亮。

    潘喆说:“但是,解决办法的本身也可能是另一个困境。”

    阿宝说:“能不能说得具体点?”

    潘喆说:“比起眼前,未来更可虑。”

    ……

    阿宝说:“说好的牢记自己的派名呢?”比长生丹裂缝更可虑的事,根本想都不敢想好吗?

    潘喆笑笑道:“最后一句来了。但是,最后逢凶化吉的可能性极大。”

    阿宝高兴地掏出手机:“支付宝转账可以吗?”

    潘喆说:“结界内,无信号。”

    印玄默默地拿出一根金条。

    潘喆、阿宝:“……”

    阿宝又待了好几天,总算适应了每天给鬼魂造册的工作。有一天司马清苦说不用干了,他还不习惯。

    司马清苦说:“你忘了吗?今天就是你去地府排放煞气得日子。”

    自从有了怨魂珠,阿宝就可以随时随地得排放煞气。

    阿宝排得放心,怨魂珠吃得开心,两人很快进入和谐的主仆蜜月期——阿宝经受不住怨魂珠的哭闹,总算松了口,订了个暂时的领养期。

    一旦怨魂珠表现不合格,即刻对半切开。

    现在怨魂珠被红绳捆成了个粽子,戴在阿宝的脖子上。

    因为要打开通向地府的地道,万贵山的结界被暂时打开。

    结界打开后没多久,无数个信息提醒声响起,每个人都拿出手机查看。

    阿宝一边开手机,一边说:“没想到结界的屏蔽效果这么好。”

    信息前两条是广告,第三条也是个陌生号码,阿宝正打算直接略过去,就看到“想要解药,马上联系我。”

    他将手机递给印玄:“你知道这是谁吗?”

    印玄平时很少接触这些高科技产品,自然不会知道。

    阿宝将号码重新念了一遍,依稀有些熟悉……他打了个响指:“是黎奇。”

    离开王家镇的时候,他曾经向民警套出了黎奇的手机号码,正是这个。

    阿宝说:“我们要什么解药?他不会是发错了吧?”

    印玄想了想说:“如果我吃下了那四分之一片的长生副丹,也许就需要求解药了。”

    阿宝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

    怪不得拿到长生副丹这么容易,敢情是早有预谋。

    说来也奇怪,黎奇设计了好几场阴谋,复杂的有常乐村连环杀人案,简单的有这次用长生副丹钓鱼。不说这两个计划有多完美,也算是精心策划,可到头来,总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怨魂珠在旁边听两个人感慨,说:“这也是个珠算选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