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遛2鬼 > 第 15 章
    怨魂珠“非常镇定”地说:“你抓错了。”

    阿宝捏了捏小圆珠:“那你声音别抖。”

    怨魂珠沉默了, 但四周的煞气疯狂涌动。

    消怨阵内,感受最深。

    贴在阵脚的黄符忽地极快抖动,不等众人反应,即起火自燃。谭沐恩等人补救不及,煞气钻入缝隙, 弥漫开来。千钧一发之际,数十张黄符从天而降,犹如大旱遇甘霖, 封在黄符烧完后的灰烬上,将煞气重新封住。

    众人抬头, 印玄从天而降,白发飘飘, 一派大前辈的风采。

    司马清苦凑上去:“祖师爷?阿宝呢?”

    印玄本就清冷的表情越发阴寒,看的司马清苦心惊胆颤, 正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就听印玄沉声道:“很快就会回来的。”

    阿宝需要自己的支持与信心,便给他。

    印玄给的信心对阿宝来说,大概是九牛一毛了。因为, 此时的阿宝自信心处于极度爆棚的状态。手指搓揉着小圆珠, 仿佛捏出个椭圆形出来。

    怨魂珠大部分煞气被吞,又两头攻击落空, 手中底牌出了个尽光, 已经是走投无路。它对阿宝恨之入骨, 若非他横插一脚, 直接废掉了自己最有效的进攻手段——煞气,蛰伏数千年、终于等到万鬼聚集这种千载难逢契机的自己,何至于落到这样的下场?

    也怪它太贪心,总想收集更多的怨气,不然早一天出手,也就遇不到阿宝这个克星了。

    怨魂珠稍微检讨了一下自己,又将更多的怨气撒在阿宝身上。怪他不近珠情,油盐不进,不肯与自己联手。

    天意弄珠。

    看来,珠算真的过时了。

    阿宝见它装死,掏出打火机烧它:“你疼不疼?”

    怨魂珠不疼,却郁闷,终于开口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先把煞气收回去。”阿宝说。

    怨魂珠愤愤地说:“你都快吸收完了,我还有什么可收的?”说归说,它怕剩下的煞气也被阿宝吸走,赶紧收了起来。

    阿宝看着煞气慢慢地流回珠子里,试着将自己体内的煞气也排了出去。

    怨魂珠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毫无察觉,竟慢慢地收光了,还打了个饱嗝。

    消除煞气后的万贵山晴空万里,是个春游的好天气。

    阿宝捏着圆珠往回走,与其他人集合。途中,怨魂珠用尽各种手段想要逃跑,都被镇压,到最后,它心服口不服地说:“你拥有这么强大的力量,难道不想干一番大事业吗?”

    “霸占天庭吗?”

    “难道不吸引人吗?”怨魂珠难以理解。它吸收了很多鬼魂的怨气,知道人类对神仙的敬畏。把自己变成敬畏对象的头儿,难道不是极大的吸引力吗?

    阿宝说:“我家有座岛,土地不会不断流失的那种岛。”

    怨魂珠:“……”

    怨魂珠无语地说:“天庭在你眼里只是一块地吗?”

    阿宝说:“不然呢?神仙们不会屈服你的淫威,不是死了,就是走了,剩下几个,不是你,就是我和我的亲友。这不就是换了个地方住吗?还不如家里舒坦,至少家里没有你。”

    怨魂珠:“……”

    它觉得自己快气炸了:“你是不是傻!我可以让你的亲人都飞升成仙!”

    阿宝说:“傻的是你,你可能不太了解我的家庭。”

    怨魂珠说:“呵呵,了解你家有座岛还不够吗?”

    阿宝说:“我家是善德世家。”

    怨魂珠:“……”

    怨魂珠终于喷发:“善德世家的传人为什么会变成尸帅?!你是不是在耍我?”

    阿宝笑嘻嘻地说:“惊喜吧?”

    如果可以吐血,怨魂珠一定要把这座山给淹了!

    阿宝和其他人会合。

    消怨阵已经拆除,其他人正在做善后工作。

    司马清苦骄傲地拍拍他的肩膀:“有乃师之风!”

    阿宝:“……”这句话真的是用来夸人的吗?

    他一边应付周围称赞的人,一边用目光寻找祖师爷。

    自己回来,祖师爷应该第一个跑出来才对……他不在,是不是说明……

    越想越心慌。

    司马清苦看穿他的心思:“煞气影响了万贵山众鬼,祖师爷带人去除怨气了。”

    阿宝说:“在哪里?”

    司马清苦摇头,儿大不由师,一边指方向一边数落道:“这才分开多久?”

    阿宝说:“难道你不会想念潘掌门吗?”

    ???

    司马清苦说:“我想念他?我想揍他!”

    阿宝说:“把‘揍’字改成‘亲’字,就是我此刻的心情。”说完,也不管他表情如何,撒腿就跑。

    司马清苦:“……”竟然强塞师父狗粮!也不知道找个师娘!混账!

    阿宝顺着司马清苦指的方向,一路往前跑,跑到中途,就看到两个鬼魂慌慌张张地冲过来,顺手抓住,塞进锁魂袋里。

    逃逸的鬼魂不止一个两个,他一路走,一路抓,竟然抓了满满一袋。

    怨魂珠两次想从锁魂袋里吸收怨气,都被阿宝镇压了。

    怨魂珠耍赖道:“你抓了我竟然不喂我,渣主人!”

    阿宝:“???”

    阿宝说:“你可能对自己的定位有所误解。你是我的阶下囚,不是宠物。”

    怨魂珠震惊了,出奇愤怒:“我这么乖巧,这么听话,你竟然不要我?”

    阿宝说:“珠子没有脸就可以这么不要脸?你乖巧听话什么了?”

    怨魂珠说:“你让我把煞气收起来,我就收起来了。”

    阿宝:“……”好像的确有这么一回事,但是,不是惧怕他的武力与威严吗?

    怨魂珠见他不说话,瞬间有了底气,并且自我催眠,确信自己的确受了委屈:“我都自贬身价了,你居然还不接受我,你有没有眼光?”

    阿宝一边抓住从面前经过的鬼魂,一边咬牙笑道:“我没眼光,但我让你开光!”

    怨魂珠直觉不妙,打着转儿地想桃,被阿宝捏得死死的,然后开始念净化咒。

    他一念,怨魂珠倒没什么,附近心怀邪念的鬼魂遭了殃,一个个都瘫软下来,被沿路捡鬼的各派弟子捞了个正着。

    阿宝看怨魂珠消停了才停下来,继续前行。

    通神派弟子在印玄的指点下,老老实实地念咒,驱除怨气。火炼派和清元派弟子在旁边护法。

    阿宝路过时,与清元派弟子打招呼:“你们掌门和璐璐都没来?”

    弟子说:“掌门请了骆师伯过来主持。”

    阿宝暗道:孤男寡女在一起,说不定能日久深情,成全了商璐璐的暗恋。

    印玄闻声看来。

    阿宝立刻献宝似的捧着怨魂珠过去:“祖师爷,我有礼物送给你。”

    怨魂珠不满地说:“连个像样的匣子都没有。”

    阿宝说:“你没听过有个故事叫‘买椟还珠’吗?盒子太像样,就衬得你太不像样了。”

    怨魂珠:“……”

    印玄伸手接过它,一道微光从掌心发出,将它裹住。

    怨魂珠立刻哇哇大叫起来:“我已经投降了,你们虐待俘虏!”

    阿宝说:“你不是说自己是宠物吗?”

    怨魂珠说:“……虐待宠物罪加一等。”

    印玄说:“我对它下了一道封印,如果它释放煞气,就会发出爆破声。”

    怨魂珠又不高兴了:“万一别人听到动静,以为我放屁怎么办?”

    阿宝说:“你让别人有本事就找出你的屁|眼。”

    怨魂珠:“……”

    印玄重新打量怨魂珠,确认暂时没有危害之后,才还给阿宝:“你收着。”

    阿宝还想推辞,就听他又道:“做得漂亮。”

    难得得到称赞,阿宝有些不敢置信,飘飘然地说:“祖师爷再多说几句嘛。”

    印玄失笑:“我感到很骄傲,你比预期更好。”

    阿宝说:“会不会是祖师爷对我得预期太低了?”

    印玄嘴甜的时候也是真的甜:“我从未低估,是你让我惊喜。”

    如果阿宝有尾巴,此刻应该欲与天公试比高了。

    印玄问了打斗的细节,得知他吸收了很多煞气,又追问他此时身体的情况,一问一答地说了半个多小时,才算放心。

    处理好鬼魂的事,已经是下午时分。

    印玄与阿宝回营地,其他不当班的人正在帐篷里睡得香。一个留守的弟子带他们去了一顶空帐篷,说是专门为他们准备的。

    阿宝虽然不困,却很享受与印玄躺在一起的时光,于是陪他休息了一会儿,再醒来,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外面点起篝火,开始做饭。

    阿宝闻着饭香出来,拉着印玄坐到司马清苦身边。

    司马清苦正低头吃橘子,顺手分了一只给他。

    阿宝递给印玄,又伸手去讨。

    司马清苦说:“你们就不能分着吃吗?”

    阿宝说:“当然不分!”

    ……

    吃个橘子都要考虑谐音,做人要不要这么累。司马清苦说:“只是一个字,有必要那么计较吗?”

    阿宝说:“师父,想想你的名字,想想潘掌门。”

    司马清苦毫不犹豫地给了他第二只橘子。

    吃饱喝足后,阿宝没忘记此行的目的,去找刁玉问长生副丹的事,还将那四分之一枚拿了出来。